• 零点看书 > 现代 >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 102、你怎么做到的?
  • 102、你怎么做到的?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 补订可以解锁新章节哦!

    不止陈宇,就连林程的眉头也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

    导演本人此时也倍感压力。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搞事情。

    可是采访的台本是节目组给的, 上面明确标注了这个问题必须要问。

    她大概能猜到节目组的目的:节目播出,需要一些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博取眼球,无疑, 没有后台又没有粉丝基础的林程父女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这一段录制林沫沫怎么回答,最后一定会被节目组拿来进行特殊剪辑,制造舆论关注。

    她甚至都想到了后期可能会出现的标题:#过气歌手接不到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他曾是一线歌手, 如今沦为十八线, 就连亲生女儿都嫌弃#、#过气明星的心酸:不敢告诉自己的孩子自己曾是明星#、#过气男艺人瞒着孩子,竟然干了这种事#……

    面对这个明显‘超纲’的问题,林沫沫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个问题‘题库’里没有, 甚至找不到类似的。

    她不知道林程好不好……

    林沫沫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是不知道吗?”导演问道。

    林沫沫又摇了摇头。

    “你不觉得爸爸不好?”见林沫沫摇头, 导演猜测着她的意思。

    “不是……”林沫沫低语道。

    之前王希他们说过, 采访过程中,如果遇到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时, 不能干巴巴地说‘不知道’, 要想办法代入真情实感。

    想了想, 林沫沫将这个问题代入到了自己的身上,缓缓开口道:“我们家可能没有其他人家好, 但是我们也在很用心的生活。”

    说到这里, 林沫沫脑海中想到了奶奶刘翠芳, 又一脸认真地道:“她也没有不好,她只是无能为力。”

    卧室外,听到林沫沫开始回答导演的问题, 陈宇面上一紧。

    “不能让她再继续说了。”

    这分明就是节目组故意设的坑,偏偏林沫沫还跳了进去。

    说罢,陈宇想要上前去打断拍摄。

    然而不等陈宇冲过去,却被林程拦了下来。

    “程哥?”

    “让她说吧。”林程说道。

    “可是这样会不会影响不好?”照林沫沫这个说法,不就是变相地承认林程没有本事、挣不到钱了吗。

    林程没再说话,面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

    林沫沫并未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垂下眸子,继续说道:“可能她在别人眼里不够好,但是她给我的已经是她能给的最好的了……”

    “她会把每个月的钱存起来送我去上学,怕我被同学笑话,她会偷偷把自己的东西卖了攒钱给我买新校服,她会在商场搞活动的时候排很长很长的队给我领一个新的台灯、新的闹钟……”

    “她教我要懂礼貌、要爱干净、要……”

    ……

    林沫沫口中的‘她’被导演组的人自然而然地理解成了‘他’。

    他们曾想过,面对这个问题,林沫沫的回答可能是‘不知道’、可能是‘我爸爸很好’、甚至可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万万没有想到,林沫沫的回答竟然会是这样的。

    镜头之外,导演和一旁的副导演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款的震惊。

    ——原来过气明星这么惨的吗?还得努力存钱才能交得起孩子的学费?换个新台灯还得去超市排队领免费的?!

    怎么感觉活得比他们这些普通人都不如?

    ……

    原本在这个问题之后,节目组还准备了第二个问题:【你会希望爸爸不要是明星吗?】

    然而,面对眼前一脸真诚的女孩,导演却怎么都问不出下一个问题。

    随着导演喊“咔”,林沫沫的采访结束。

    收起台本,导演有些尴尬地走到林程和陈宇面前。迎上陈宇略带不满地眼神,导演硬着头皮故作无事地朝二人笑笑,说道:“采访部分就先这样吧,接下来我们开始下一个环节的录制。”

    几人重新回到客厅。

    导演让工作人员将一个抽签用的箱子递到了林程和林沫沫的面前,并道:“《和爸爸一起生活》的日子即将开始,在接下来的一周里爸爸和宝贝将体验一段与你们过去的生活既然不同的生活。”

    “现在在你们面前的这个箱子里有五张卡片,上面对应了五种不同的‘家庭背景’,这些都是真实的家庭状况,节目组从其中选出了网友投票数最高的五种。下面请爸爸进行抽签,抽到的卡片上的信息就是爸爸和宝贝接下来一周要体验的生活。”

    “爸爸和宝贝紧张吗?”在林程抽签之前,导演朝两人问道。

    林沫沫点点头。

    对于未来一周未知的生活既好奇又紧张。

    林沫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程将手伸进抽签箱,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这小孩还是太天真了。

    一旁,林程瞥见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紧张的林沫沫,心里暗叹。

    随后,林程便在箱子里摸到了唯一的一张卡片。

    很显然,所谓的抽签只是节目效果。其他几组明星和他们的经纪恐怕估计早就选好了最利于展现自己的‘家庭背景’,现在箱子里的不过是其他组选剩下的。

    林程面无表情地将卡片取出来,在林沫沫期待地眼神中打开。

    卡片上一共6条信息:

    【家庭住址】:华阳区花园路,变电小区3号楼(上世纪修建的老式居民楼,房屋面积36平,一室一厅,卫生间和厨房为一层楼公用)。

    【爸爸职业】:罐装石油气配送员。

    【家庭年收入】:4.5万元。

    【交通工具】:公交车。

    【财务状况】:家庭存款6万元(定期,无法使用),因意外事故产生外债3000元,每月需还款500元;社保每月约400元;房租每月1500元;合计家庭每月硬性支出为2400元(折算为600元/周)。

    【本周可支配资金】:200元。

    ——

    “爸爸抽到了什么?”等到林程和林沫沫两人将卡片上的信息看完,导演‘好奇’地问道。

    “液化气配送员。”林沫沫回答道。

    林程则直接将卡片翻过去,对准了镜头和导演。

    导演笑了笑,对着‘父女’二人道:“这么说爸爸接下来就要化身罐装液化气配送员,为家家户户送去炒菜做饭用的液化气了。”

    顿了顿,导演又道:“另外,关于卡片上的信息,我再向你们简单说明一下。”

    “可支配资金相当于是你们接下来一周的生活费,根据你们抽到的卡片,这部分资金一共是200块钱,你们可以自行支配。而硬性支出这部分则需要爸爸在工作一周之后向节目组交出600元钱,这也是你们第一周的任务。”

    “林老师有信心完成任务吗?”

    “尽力而为。”林程说道。

    ……

    完成这一段的录制,关掉录像设备后,导演又拿出了一份《说明》递给林程,同时将刚才录制时没有说到的部分同林程以及身为经纪人的陈宇说了一遍。

    “节目正式开始录制的时间是后天早上,到时候节目组的车辆会直接将爸爸和孩子送卡片上标注的住所,这些,你们之前签的合同上应该也说了。”

    “另外,节目的播出形式稍微有了一些调整,会改成录播+直播的形式。”

    ——经过剪辑的节目会在录制一周之后、也就是每周日的中午12:00统一上线播出。

    除此之外,节目组还在iwo视频app上开通了vip直播通道,以vip用户互动式点播的形式对爸爸和孩子在节目中的生活进行24小时直播。

    “为了保证整个录制过程和全程体验的真实性,录制一旦开始,中途不会暂停,过程中,导演组不会给你们提供任何的建议或是帮助,所有的决定由你们自行做主,除非是非常紧急的状况,否则出现其他任何问题,也需要由你们自行解决。”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请在这一份补充材料上签字吧。”

    导演将一份补充声明递给了林程。

    接过协议,林程快速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在末尾落下了自己的签名。

    ——

    导演组离开后,陈宇的脸彻底垮了下来。

    “节目组太过分了!”陈宇不满地低骂道。

    无论是之前采访过程中的那个‘敏感性’的问题,还是后来对节目播出形式的调整,这些在他们签订的那份协议中统统都没有提到。

    这明显就是要将林程作为节目垫脚石、牺牲品的节奏啊!

    相比起陈宇的激动,林程倒显得淡定得多,仿佛对于这一切早有预料一般。

    “不然你以为这种便宜的好事为什么会落到我头上?”林程反问道。

    听到这话,陈宇沉默了: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

    ——

    不同于陈宇这边的凝重。

    一旁正在收拾东西的林沫沫却显得格外的心情好。

    林程和陈宇两人走近时,还能听到她蹲在行李箱便,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在高兴什么?”林程随口问道。

    林沫沫停下来看向林程:“没什么。”

    说罢,林沫沫又朝着林程投去一抹笑,道:“就是觉得爸爸你手气还挺好的。”

    听到林沫沫发自内心的话。

    林程:“……”

    陈宇:“?!”

    ——恐怕全世界也只有林沫沫会觉得林程抽到那样的‘家庭背景’是运气好了。

    林程出门后,林沫沫来到那扇危窗前,隔着玻璃看着林程一路走出小区。

    直到林程的身影消失。林沫沫没动,依旧安静地趴在窗边。

    这一幕被传到了直播间里。

    【女儿这样看着也太可怜了吧。】

    【是啊,爸爸出门了,女儿就这么待在家里也太无聊了吧。】

    【什么都干不了,又没有玩的。】

    【爸爸都走了,她怎么还站着。】

    【这孩子该不会打算等着爸爸回来吧。】

    ……

    直播间里的观众显然都误会林沫沫了。

    她趴在窗户边不是在看林程,而是在看哪里还有可以捡的饮料瓶。

    这时,直播间里的观众看见林沫沫动了一下。

    就在众人以为林沫沫终于要从窗户边离开时,却见林沫沫只是换了一个姿势,又继续呆愣愣地趴在窗边。

    【还站着?】

    【感觉快成‘望父石’了。】

    【这样子好像我家猫。】

    【我家猫才没有这么爱我,不管我在不在家,它对我的态度都是一样的,爱答不理。】

    【哈哈,我家也是。】

    ……

    弹幕区的话题渐渐跑偏。

    见状,电脑前的王希、周奇两人有些担心。

    “陈宇哥,跑题了怎么办,要不要想办法把话题拉回来?”王希询问。

    “或者咱们下场去弹幕区暖暖场?”周奇也问道。

    陈宇却摆了摆手:“先不用。”

    顿了顿,陈宇又道:“数据和人气在线就行。”

    从数据来看,虽然这一段的话题跑偏了,但是直播间的人气却没有因此减少,甚至于弹幕数量还比之前增加了一倍不止。

    ——

    林沫沫在窗户边趴了一个小时,观众便在直播间里看了一个小时。

    期间不时还能看到几条评论从弹幕上飘过。

    【1 hour later……】

    【woc!不知不觉中,居然真的一个小时了。】

    【这孩子傻了。】

    【我也傻了,我居然盯直播看了一个小时。】

    【卧槽,我也是,要不是她偶尔眨一下眼睛,我还以为是我网卡了,哈哈。】

    【摸鱼中,看这个正好。】

    【不会一整天都要看这一个画面吧?】

    【来啊,看谁熬得过谁。】

    就在观众们开始打赌林沫沫还会站多久的时候,画面中的林沫沫终于动了。

    ——她在楼下的小院子里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更多的瓶子,也没有人扔瓶子。

    林沫沫心中颇为遗憾。

    可惜,没有钥匙,她又不能走太远。

    林沫沫从窗户边退开。

    【动了动了,终于动了!】

    【她这是要干嘛?】

    见林沫沫在房间里翻找起来,观众提出了疑问。

    【太无聊,准备开始‘拆家’了?】有人猜测道。

    这条弹幕刚刚飘过,就见林沫沫从旁边一堆杂物里翻出了一个盆子还有两块陈年老抹布。

    【她难道准备打扫卫生?】

    【不可能吧。】

    【这么小的孩子能干成什么。】

    【难道是提前教好的,准备搞个懂事孩子的人设?】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恶心了。】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人设。】

    【太让人反感了。】

    ……

    弹幕区里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

    好在这边的林沫沫看不到弹幕,并未受到影响。

    林沫沫拿着盆子,从屋外打来一盆清水,先用其中干净一些的抹布将林程和她自己两人睡觉的‘床铺’擦了一遍,将他们要用到的‘家具’、用品擦干净。

    剩下的脏水,林沫沫换了一块毛巾,开始擦桌脚、地板。

    从小到大,从上到下。

    来来回回,林沫沫一共换了好几盆水。

    认真、麻利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在作秀。

    这也让直播间里众人的看法发生了一些转变:

    【她是真的在认真打扫诶。】

    【不像是装的。】

    【我也觉得,如果是演的,完全没必要这样。】

    整整大半天的时间,林沫沫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经过她的打扫,整个屋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干净。

    【呜呜,女儿太乖了。】

    【别人家的孩子。】

    ……

    这边,林沫沫将最后一盆脏水倒掉,又将收拾出来的一些垃圾扔到了楼下。

    路过一楼时,几个老太太正在103那家人的小院子里聊天。

    见林沫沫从院子前走过,几个老太太都看了她一眼。

    “这就是来咱们这里拍电视节目的孩子?”其中一个老太太凑近了另外几人,问道。

    “好像是,听说还是什么明星家的孩子。”一人回答道。

    另一人也点点头,附和道:“对,就是她,今天早上我还看见他们家大人了。”

    “是吗?是哪个明星?”

    前面说话的人摇摇头:“不认识,长得倒是挺好的,估计不是什么有名的明星吧。”

    几人小声议论着。

    节目组要到这里开拍摄一周的公告提前就贴出来了,只是声势不大,来得也不是多有名的人,作为这里的住户,大家倒也不怎么在意。

    “现在随便一个什么人包装一下都能当明星了,谁认识。”其中一个老太太嘀咕道。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