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新学校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 补订可以解锁新章节哦!  “你不用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徐佳对林沫沫说道。

林沫沫点点头。

想了想,徐佳又问:“你会什么?”

“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织毛衣, 还有捡……”林沫沫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一半便没再说下去。

“捡什么?”徐佳追问。

林沫沫咬着下唇,摇摇头不说话。

徐佳微微皱眉:林沫沫说的那些,放在真实生活中或许有用, 可是放在真人秀节目中,毫无意义,或者说毫无亮点。

“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之外,你还会什么?”徐佳又问道。

“没有了……”林沫沫想了想, 小声道。

第一次, 林沫沫因为自己会的东西不多,感到有些难堪。

徐佳眉头皱得更深。

“其他呢?我是说才艺方面的,你再想想, 你会什么。”

在真人秀的录制过程中, 才艺展示也是很重要的一趴, 中间在完成某些任务的时候,节目组很有可能会提示让孩子表演才艺, 如果林沫沫什么才艺都没有, 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林沫沫摇头。

“乐器会吗?”

林沫沫摇头。

“那唱歌跳舞呢?跳舞不会唱歌总会吧? ”徐佳退一步问道。

林沫沫点点头, 又摇摇头。

“是会还是不会?”

“学校里教过校歌。”林沫沫低声道。

徐佳无奈地看向陈宇。

陈宇轻咳一声,解释道:“这个孩子家里情况比较特殊……”

闻言, 徐佳叹了口气, 只好又看向林沫沫, 稍稍放轻了语气道:“去参加节目录制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唱你们的校歌知道吗?”

林沫沫应了声:“好”

徐佳想了想,又道:“才艺临时学也来不及了, 就练习一下唱歌吧。”

徐佳让陈宇找来几首简单的英文歌的谱子、又找节目组要来了《和爸爸一起生活》的主题曲。

教林沫沫唱歌的任务交到了来上班的王希和周奇两人身上。

王希拿过谱子看了一遍,问林沫沫:“会认谱子吗?”

林沫沫摇头。

“简谱呢?”

“不会。”

王希两人无奈,只好拿着歌词,一句一句地教林沫沫。

“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知道吗?”

“好。”

“那开始吧,在快乐的星球上住着快乐的一家三口……”王希唱出了主题曲的第一句。

林沫沫也马上跟着唱了一句。

本来王希已经做好了‘就算林沫沫唱得不好,也不能打击孩子、要给孩子鼓励’的心理准备,但让人意外的是林沫沫这一句竟然完全没跑调,而且吐词清晰。

“我们继续往下。”王希又试着教了林沫沫后面几句,结果每一句林沫沫都唱得很准。

压下心中的惊讶,王希带着林沫沫将整首歌唱了一遍。

第一遍顺利唱完,王希正打算带着林沫沫再学一遍加深记忆,没想到林沫沫却说:“我自己可以。”

“你?你是说这首歌你自己会唱了?”王希并不相信地问道。

林沫沫点头。

见状,王希心存怀疑地将歌词单递给林沫沫:“那你自己来一遍?”

“好。”林沫沫接过歌词单,只是看了一遍之后,便没再看,开始清唱起来。

轻快的旋律、活泼的歌词,配上女孩特有的清脆声音,竟然让这首歌仿佛像是被注入了灵魂一般,格外的好听。

听着林沫沫一字不差、一个调也没错地将整首歌唱完,王希和周奇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异。

“这孩子是个天才吧。”王希合上半张的嘴巴,感慨道。

周奇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或者说林沫沫在音乐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

“之前还担心她没什么才艺会被其他家孩子不下去,这不就是才艺吗!”

两人很快想到节目组录制主题曲的时候,林沫沫只要保持刚才的状态,说不定就能在整首主题曲中‘脱颖而出’,顿时激动起来,又拉着林沫沫唱了几遍,还专门录下了视频。

——

下午,陈宇回到练习室时,王希和周奇两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对方,结果却换来了陈宇一脸郁结的表情。

“陈宇哥怎么了?”

“我和节目组那边的人沟通过了,说是主题曲已经差不多制作完成,不需要我们再进行补录了。”陈宇沉声道。

听到陈宇这话,一旁的两人也面露不满。

“为什么啊?凭什么后来补上的就不能录了,本来都是剪辑的一首歌,把程哥他们后录的加进去能有多麻烦。”

“就是,而且程哥在五组明星里还是唯一的专业歌手。”按照同类型节目的惯例,主题曲的主要部分应该让专业歌手来唱才对。

陈宇黑着脸没说话。

——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

这次公司为了力捧流量新人,不仅将他塞进节目里当代班爸爸,还为他争取到了主题曲的主唱权。

据他打听到的消息:公司已经买下了那首歌的版权,如今主题曲的作词、作曲、编曲都冠上了那个小鲜肉的名字。

另外的三组明星不满,便让其背后的公司和工作室给节目组施压,目的无非想在主题曲里多唱几句。

那三组争到最后,留给他们的一句都没有了。

……

看到男友一脸忿忿不平的模样,同时过来的徐佳面露犹豫,不知道要不要把她听到的真相告诉陈宇。

今天公司一个顶流小花的化妆师有事,便找了她们几个化妆师去临时帮忙,帮对方化妆时,她意外听到对方和经纪人聊到了这件事。

段北是最近公司力捧的新人,背后的资本力量很强大,让他去参加《和爸爸一起生活》主要是想为给他造人设。

为了让段北在节目里更加突出、拿到更高的出镜率,公司下了很大功夫。

将林程塞进节目也是公司的手段之一。

虽然参加节目的五组家庭是分开录制的,但一旦被剪辑到一起播出,观众就会对这五组家庭进行比较。

公司和节目组达成的协议,就是将林程这一组作为对照组,利用林程这一组的不好来衬托其他组的好。

另外,为了增加话题度、制造悬念,节目组可能会进行一部分恶意剪辑,到时候被开刀的也会是林程这一组。

正在这时,陈宇的手机响了,是节目组打来的电话,通知他们准备开始录制。

陈宇皱起了眉:“提前了?按照之前的安排,开始录制的时间不是在后天吗?怎么会提前了?”

“因为其他几位老师的时间做了一些调整,所以只能先将林老师这边的时间相对调整一下了。”节目组的人在电话里解释道,顿了顿,又道:“录制的时间是明天早上,我们导演组的人会在早上8点左右过去安装设备,9点开始录制,先录出发前的采访和先导片,你们做好准备。”

说罢,那头的人挂断了电话。

——

这边,见陈宇放下手机,王希赶紧询问:“陈宇哥,啥意思?你刚才说录制时间提前了?”

“提前到什么时候?”周奇也问道。

“明天一大早。”陈宇现在想骂人。

本来3天时间已经够紧张了,现在居然告诉他只剩下一个晚上的时间作准备,怎么可能来得及。

重点是他提前已经和林程说了录制时间是后天。按照林程的一贯作风,说了是后天,他就一定会在后天准时出现,但是如果临时改了时间,极大可能会面临的情况是他找遍整个c市都不一定找得到林程的人。

王希几人也傻眼了。

“明天?!”

“还是早上?!”

“这咱们哪儿来得及!”

“对啊,好多东西都还没准备呢!”

陈宇揉了揉发疼的头,看向两人:“别废话了,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抓紧能准备多少是多少吧。”

“那程哥那边呢?”王希问道。

果然听到王希这么一提,陈宇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希讪讪地闭上嘴,拉上周奇,分头忙活起来。

过了一会儿,周奇又带来一个噩耗。

“陈宇哥,有个麻烦事,之前咱们预定用来拍摄的那个房子,我刚才打电话给房东,因为咱们上一批的住客还没有走,所以没办法提前把房子交给咱们。”

“那就换一个,你再打电话联系其他家的,看看有没有能马上住进去的。”

“好,我马上打。”

……

半个小时过去。

周奇又打了十几通电话、在网上问了二十几家,依旧都没有找到大小、地段合适,并且马上能入住的房子。

“陈宇哥,怎么办,能找的我都找了,真心找不到了。”周奇哭丧着脸道。

“实在不行,要不去酒店拍?”王希提议道。

陈宇却摇了摇头:“酒店太假了,如果被眼尖的观众发现是酒店的话,再来几个故意抹黑的,后面更麻烦。”

“那现在怎么办啊……”

陈宇没说话,憋了半天,终硬着头皮于憋出来一句:“直接把孩子给林程送去吧。”

一旁三人瞪大了眼睛:“你讲真的?!”

“不然还能怎么样。”他本来还计划抽出半天的时间让林程和林沫沫一起吃顿饭,交流交流,彼此熟悉一下,现在也只能抓紧利用最后一晚上的时间,让‘父女’两人强制性熟悉了。

区别是她胸前没有挂二维码牌子。

‘咕噜噜’。

一个空啤酒罐被踢到林沫沫脚边。

“喂!要饭的,滚远点。”

“又臭又脏,老子食欲都被搞没了。”

“说你呢!没听到?”

接着,又有半截烤肠被扔到林沫沫脚边。

扔香肠的年轻女人不耐烦地开口:“行了,吃的也给你了,去其他桌吧。”

林沫沫一动不动。

这时,一个易拉罐瓶朝着林沫沫飞来,‘嘭’的一声,不偏不倚刚好砸在她的头上。

易拉罐里剩余的啤酒顺着林沫沫的额头流下来,流进眼睛里,刺得眼睛火辣辣的疼。

林沫沫没有吱声,抬起手、用衣袖用力蹭了蹭眼睛,又擦掉了脸上的啤酒,依旧守在几个黄发青年的桌旁,不愿离开。

黄发青年们怒了。

“md,你是傻逼吗?让你滚没听懂?”

“滚不滚!滚不滚!”

“让你滚!还不滚!”

几个青年一边骂着,一边拿过桌边的其他空啤酒罐朝林沫沫砸过来。

期间不时有人发出戏谑地笑骂声。

几人将空易拉罐扔完,又要拿起旁边的玻璃酒瓶朝林沫沫砸的时候,桌上的两个年轻女人出言劝住,那几人才讪讪作罢。

见差不多了,林沫沫蹲在地上将散落在四周的空易拉罐全部踩扁捡起,装进身后的编织袋里。

捡完,林沫沫朝着那几个黄发青年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才扭头跑开。

瘦小的身影连同她背后大大的编织袋很快消失在夜幕当中。

……

回去的路上,林沫沫将身后的废品卖掉,买了两个包子。

“你奶奶腿还没好呢?”包子铺的老板关心地问了一句。

“还没。”林沫沫摇头。

林沫沫无父无母,跟着奶奶长大,两人平时靠居委会的补贴和卖废品为生。

奶奶也不是亲奶奶。

林沫沫被亲生父母遗弃,扔在附近的旧货市场,对方拾荒的时候捡到了她。

上个月奶奶摔伤了腿,一直没好,捡卖废品的工作落到了林沫沫一个人身上。

——

回到昏暗狭窄的老楼房,正当林沫沫要开门时,屋里的动静引起了她的警觉。

“老东西还敢骗我,别以为我没听说,前两个月过节,社区都是发了过节慰问金的!”

“你把钱藏哪儿了?说不说?不说别怪我不客气!”

是张小强的声音。

林沫沫小心地收回手,跑下楼将卖废品剩下的10块钱整钱藏好,才又折返回来。

林沫沫打开房门时,屋里已是一片狼藉,奶奶倒在地上,她面前站着张小强。

张小强是刘翠芳的亲儿子,没有正经的工作,平时就在一些不三不四的地方混日子,没钱了就回来找刘翠芳要。

——

屋里的刘翠芳看见林沫沫回来,赶紧朝她摆手,示意她离开。

可惜,这时张小强已经发现了门口的林沫沫。

“想跑,跑得掉吗?”张小强冷笑:“老东西这么紧张,你是把钱放在这个小贱种身上了吧。”

说罢,张小强上前一把将林沫沫托拽进屋,不顾林沫沫的挣扎在她身上翻找起来。

结果除了5毛钱什么也没找到。

张小强不甘心地又拽过林沫沫身后的编织袋一看究竟。

里面依旧什么都没有。

“其他钱呢?藏哪儿了?!”

“没有了,全部都在那儿了。”林沫沫指着张小强手里那5毛钱说道。

“放屁!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

林沫沫摇着头不说话。

刘翠芳则在一旁哀叹道:“我平时每个月就那么点钱,过节慰问金也就发了50,之前腿摔断了又花了钱看病买药,现在哪儿还有钱。”

这话张小强似乎信了,‘啐’了一声,咒骂道:“你这老东西不如死了干净,怎么还好意思花钱治病!”

来这里一趟,没拿到钱,让张小强非常不爽。

瞥向林沫沫时,张小强想到什么,眼珠子一转,突然心生一计。

见张小强神情不对地走向林沫沫,刘翠芳紧张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张小强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突然想到件好事。”张小强恶劣地笑道。

“没仔细看过,这个小贱种倒是越长越水灵了。”张小强走到林沫沫面前,故意俯下身,猥琐地笑了。

张小强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在林沫沫脸上啪啪地扇着。

“怎么样,跟着强哥出去混,我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你敢!”刘翠芳奋力挣扎着爬过来,拽住了张小强的腿:“张小强你个作孽的,你要是敢把她怎么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老东西,你养个贱种在身边浪费了多少钱我就不说了,现在是该她报答咱们家的时候了,你最好别拦。”

说罢,张小强一脚踢开刘翠芳,作势要将林沫沫拖走。

正在这时,屋外走道里传来对话声。

“阿姨。”

“你叫谁阿姨!”

“大姐。”

“谁是你大姐!”

“小姐姐,请问刘翠芳是住这里吗?”

“你找刘婶?”

“是啊。”

“喏,上去中间第三间,现在正闹腾的那间就是了。”

“谢谢。”

……

听到有人找刘翠芳,张小强停下来,面露警惕:刘翠芳认识的人不多,能来找她的无非是居委会的或者派出所的。

若来的是民警,自己就麻烦了。

听见脚步声逼近,张小强不甘心地扔开林沫沫。

“过两天我再来,到时候你们要是拿不出钱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放下一句狠话,张小强夺过林沫沫手里的包子转身离开。

楼道里,与来人擦肩而过时,张小强下意识地埋下头,加快了脚步。

——

这边,陈宇刚走上楼便看到了那间房门大开的屋子。

走近一看,整个屋子只有一个房间,很小,房里灯光昏暗,散发着一股老房子带有的霉味,此时,房子里像是经过了一番洗劫,破败狼藉不堪。

屋内一老一少。老的刚刚被扶到勉强算是床铺的门板上安顿下来,小的在屋里麻利地收拾着地上的家具碗碟残骸。

陈宇仔细打量着女孩。

虽然此时女孩头发散落挡住了半边脸,还有半边脸被打得又红又肿,但依稀还能看出来,女孩的五官和他们程哥是真的像。

陈宇眼前一亮,敲了敲门:“打扰一下,请问这是刘翠芳家?

“我就是刘翠芳,这位同志,你是社区的还是派出所的?”

“都不是,”陈宇走进去递上了自己的名片,想到刘翠芳可能不识字,又解释道:“我是星石娱乐公司的经纪人,我姓陈,这里有我的身份证明。”

“你有什么事吗?”刘翠芳不解地看向陈宇。

“是这样的,橙子台和iwo视频联合打造了一档真人秀节目,我们公司正在寻找一位小朋友和我们的艺人搭档参加,今天我过来,就是代表公司向你孙女发出邀请……”

说明来意之后,陈宇又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协议:“这是草拟的协议,如果看不懂我可以直接跟你们说。”

林沫沫摇摇头,从对方手里接过协议,将里面的内容念给刘翠芳听。

——这是一档叫做《和爸爸一起生活》的真人秀,主要展现明星爸爸的带娃日常。节目每周一期、一共八期,根据每周抽到的不同家庭背景,节目组会将爸爸和孩子送去相应的住处,并且给爸爸安排相应的职业,爸爸通过打工赚钱养活孩子。

林沫沫要做的就是和协议中那个叫做‘林程’的明星组成‘父女组合’参加节目录制,过程中她要对节目内容以及这份协议的内容保密。

如果一切顺利,拍摄完成后,她将得到2万元的报酬。

……

“两万块?!”刘翠芳被这份巨额报酬吓傻了。

“白纸黑字。”

“可是你们为什么会挑中我们家沫沫?”刘翠芳不敢相信这种天降的好事会落到她们家。

陈宇隐去眼里的尴尬,轻咳一声,正色道:“我们公司自然有我们的选人方法和标准,我们通过大数据网络、学校、论坛……总之很多途径,最后,经过层层筛选,确定这个孩子的条件是最适合的。”

“参加这个真人秀,其实就和学校的夏令营差不多,衣食住行所产生的费用都由公司承担,拍摄期间,如果需要请护工来照顾老人,我们公司也可以承担这笔费用。对你们来说没有损失。”

“而且……”陈宇的视线在房子里打量了一圈,找准了切入点,又对林沫沫说:“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们还可以额外支付一笔费用帮你们改善一下目前的居住环境。”

果然,陈宇这话一出,奶孙两人的眼睛都亮了。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