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9.Android站立在大地之上!
  • 9.Android站立在大地之上!

    作品:《猎魔小队

    那个黄色的奇怪家伙狠狠的砸进了战场之中,整个战场顿时烟尘飞扬。

    因为它太大了,从头到脚看上去至少有一百米的身高,全身的颜色是金黄的黄色,如同太阳一般的耀眼。它的右手是一把巨大的链锯剑,侧面还有一挺50MM速射炮。左手是一门大型光束炮,侧面安装了一箱的*。还有一个揭去了上下底面用来作瞄准镜的油桶。

    它的脸上露出了阳光一般的笑容,脸颊上还有两个可爱的红颊。

    要是有人来过地球的话一定认识这个黄色的小可爱。

    皮卡秋,一只用铁皮拼出来的皮卡秋。

    很黄很暴力的家伙——它刚刚一下地就显露了它的可怕之处,左手的光束炮发出了‘吱吱’的巨大声响。

    然後一条数十米的光束横扫了战场。

    被击中的人们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痛觉就被巨大的光束给蒸发了。光线的温度到底要多高,才会让人在接触热线的瞬间就陷入一片火海,并化作灰烬四处飘散呢?

    人类的防线开始崩坏了。

    “口胡!想战的小子跟我来!我们找大虾米玩玩”

    -----------------------

    雪代在指挥所里面觉得这场战斗一开始就错了,双方是在互向比较谁比较愚蠢罢了。

    守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一击击倒对手的反击上面,攻方很明显就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消耗对手——虽然它们没有这个自觉,但是很明显它们这么做了。

    部队的多样性太少了,那么可能它们第一次只不过是纯粹的玩玩罢了。第二次应该也只是先头部队。

    就前面两批看来,后续部队的可能性只可能是只多不少。

    “将军阁下,我建议我们的部队后退重组,很明显崩溃的部队没有什么战斗力。”

    “……”

    指挥官陷入了沉思。

    指挥所突然激烈的振荡起来,一边的墙壁突然间坍塌下来。

    “找到你了,大虾米,来战吧。”

    恶膏用它那巨大的身体撞穿了指挥所的墙壁,两层楼高的身体塞满了指挥所的一角。

    指挥官喝退了冲上来的手下。将佩剑从腰间抽了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始了祈祷,斗气慢慢的笼罩了他的全身,度上了一层银色的光环,手中的细剑也开始发出轻轻的颤音。他举起了剑,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剑上面,剑也回应他的力量,发出了绚丽的光芒——如同要融化万物一般。

    恶膏也开始行动了,它挥舞着动力爪,和那把剑撞在了一起。

    动力爪上的能量力场爆发出青白色的火花,瞬间将剑融化掉。接着恶膏狠狠的抓住了剑的主人,然後把他撕成了两块。

    坏人干净利落的取得了胜利,他打倒了正义的骑士,接下来将会有重口味的**戏份!触手、捆绑、**、还有美丽的三角木马和蜡烛在等着我们进入到那个禁断的世界里面去!——要是那样就好了。

    “波士干掉大虾米了!”

    绿皮小子们发出了欢呼,宣告了它们的胜利。

    “就这点小虾米还不够俺们塞个牙缝,在灯塔里面捣鼓的小子们还真给俺们整个大杀器出来。”

    恶膏满意的看着皮卡秋不断的射出光线烧灼着大地,将光线触碰到的一切焚烧殆尽,偶尔还用它那大大的脚一下子踩扁在它行进路上的一切物体。

    恶膏深深的沉迷在皮卡秋所打来的破坏景象之中的时侯。雪代开始趁机逃跑。

    逃跑不是可耻的,尤其是当你的对手实力根本和你不在同一个次元的时侯。雪代腰上的9MM手枪对于恶膏波士来说,比蚊子强不了多少。

    同在指挥所的士官没有像雪代一样选择逃跑,而是选择了拿起武器继续反抗。

    “明明已经没有什么战斗下去的意义了嘛,与其选择无意义的死在这里换取荣誉什么的和我无缘啊……人要什么的活下去才有未来才有可能性啊……”

    雪代默默的念着这样的话,一边慢慢的接近被恶膏撞出来的大洞那边。从战场上面来,绿皮们根本就没有‘后援’这个概念。这样看起来反而是由那边逃跑比较的安全。绿皮们疯狂的使用着喷火器,这种武器对于在房子里面的目标有着良好的杀伤力,狭小的房间里面充斥着高热的火焰,让人避无可避。但是绿皮们的劣质重油也在同时发出浓烈的黑烟,这反而成了雪代逃跑的良好掩护。

    军绿色的衣服在黑烟中看起就像是一只小号的绿色屁精一般。绿皮们不仔细在黑烟中辨认的话,根本没法认出那是人还是绿皮。

    雪代紧紧的抓起手枪,从洞口一跃而出。——接下来,要看你的了。雪代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手中的手枪。

    外边的情况很糟糕,整个军团的传令指挥系统已经开始了混乱,没有人指挥士兵们该干什么,之前的勇敢行为要说是因为指挥得当的话,那么这根把士兵们捆成一团的绳子已经断掉了。上级的士官们已经被恶膏解决了,下级士官们还在战场上面,却不知道战局的发展,只能导致混乱。

    给这个混乱带来终结的是那只巨大的皮卡秋,整个混乱的战场如同一团乱麻一般,被一刀砍断。

    只要是正常的人类,看就知道了,胜利已经不在自己一方了。皮卡秋就像是特摄片中在城市里横行无忌的怪物一般,发出各式各样的光线还有火焰摧毁一切,军队开始不断的攻击怪物,然後被怪物轻而易举的消灭。

    目前就是这样的一幅光景。人类的阵线已经开始崩溃,退缩开来,防线就那么被撕开开来。绿皮们的大部队可以轻松的突进大陆的腹地,开始新一轮的杀戮。

    皮卡秋静静的站在了夕阳下面,它的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活动的生命了,甚至连个象样的东西都没有,因为绿皮的射击目标包括了人类、绿皮、树、路标、垃圾桶以及一切能够瞄准的东西。

    它仿佛像王者一般屹立在夕阳底下,由钢铁所造的战神,静静的竖立在那里,远处是慢慢扩大的夕阳。

    夕阳由原来的一个硬币一般的大小,先是慢慢扩大开来,然後迅速的由原来的暗红色转变为巨大的光团,光团吸收了了它所在地的一切,空气快速的被光团集中起来,周围的一切也被空气所带动起来,由内炸开,飞快的像光团集中过去。如同黑夜中向往光的飞蛾。

    光团仿佛做着深呼吸一般开始暗淡、缩小下去,它的内部开始因为密度的高度集中而产生了真空的领域,所有的物质在来到这个领域之前被强大的重力还原为了原子,然後像中间聚拢过去。

    原子开始分解为电子、质子和中子,然後被强大的引力吸引着,化为光点光球的内部流去——那是连光都可以束缚的强大引力。

    正电子、负质子、反中子开始从真空中溢出。

    构成我们世界的是原子,原子的内部又由负电子、正质子、中子构成,它们一旦遇到了正电子、负质子、反中子,就会开始在很短时间湮灭,同归于尽。然後释放出最为原始的能量存在。

    光团的深呼吸结束了,它将呼出的是死亡的气息。

    所有的一切以能量的方式呼啸而出,高热蒸发了一切可触之物,电磁场也同时扩散开来,光更是无尽的从中涌出。

    被蒸发了的岩石和金属以及被熔化成液态状的岩石很快就凝缩成极小的尘埃微粒。能量产生一股强大的向上对流的空气,将尘埃微粒吸了进去,地面上的空气则被消耗殆尽,成为极其危险的低压区,在这里的所有生命将会被自己体内的压强向外炸开而死。

    尘埃微粒飞快地升进了对流层顶,然后开始了水平扩散,形成了蘑菇一样的形状。

    在光团中心的绿皮们还没来得及出现过的部队,就这样被死亡的气息收割。直径70公里的杀伤范围已经没有什么生命了。

    和*、*的高污染不同,黑洞*显得非常干净,一切都以完美的能量形式表现出来。

    雪代离爆炸中心足有110公里,但是冲击波还是毫无意外的将她刮起来,扔进了树丛里面。大量的树木给她拦下了之后更加致命的二次冲击波。可是毫无掩护下的空地上的绿皮们可不好受,即使它们的身体远远强于人类,也被强大的冲击波给轰了起来,震碎了体内的器官。

    那只皮卡秋也在冲击波中遥遥晃晃,就像一只身高百米的不倒翁。

    战场上完全死静了下来,上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尸体,大量人类被砍倒在血泊中,烧焦的战车,到处都是的坑洞,绿皮们则是四处分散来躺在地上,绝大部分是死于巨大的冲力之下。

    “全部都完了吗?”

    雪代瘫坐在丛林里面。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剧烈的疼痛,那是被暴风给撞到所带来的肌肉撕裂的痛苦。

    细微的肌肉血管已经大量的损坏,血液缓缓地渗透入肌肉里面,带来大量的酸麻感还有微微的刺痛。

    耳朵的半规管也收到了强烈的冲击,使得雪代无法掌握平衡站起来,即使在蹲坐在地上,还是感觉像不断的旋转一般。

    “‘D’那帮家伙做的真是过分啊……当量那么巨大的*是怎么扛过去的……”

    雪代还好并不清楚那是怎样的武器,要是她知道了威力如此巨大的武器却有那样的外表,想必会很吃惊吧。

    “不管怎么说,还是活了下……啧……好痛!”

    站起来后才发现,伤势比想象中严重,身上的衣服好象是盔甲一般的沉重,每次活动的时候和身体的摩擦都会引起剧烈的疼痛。要是这个时侯有什么敌人出现的话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甚至没有别人的帮助下,能否活着找到友军还是个问题。

    远处闪动着巨大的身影,看样子像是三米多高的东西在林子的那一头活动。雪代见过那个东西,是在指挥所里面时恶膏的手下,一票小子的老大。细细观看还能看见跟在那个东西后面的数个两米多高的绿色身影。

    雪代手中的手枪已经不知道被冲击波甩到哪里去了。赤手空拳面对着绿皮是没有胜算的。

    绿皮们很快的发现目标然後跟了上来。老大拿起被改造成大口径机炮的左手瞄准了雪代,接下来便是沉重的枪声响遍了树林。然後发出了撞到硬物上的声音。当劣质*引起的烟雾散开的时侯,有一个少女站在了雪代面前。子弹就是撞在了她的身上,变形,然后被弹开。

    少女有着蓝色的短发,鬓角处留出了两道长长的头发直到胸口,深红色的眼睛还有细细的眉毛,标志的五官看上去长得恰到好处。但是看上去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打个比方说,在这种环境下面,有人会做出面无表情少根筋的样子吗?

    但是细细看到,她的绿色军服的胸口处,有个明显的球型印,应该是烧焦了的印迹。能够挡下能够一枪将人类打得炸开的子弹,仅仅是在衣服上面留下一个烧焦的印迹,还有那个装到了硬物的声音,就足以说明她并非人类。

    “雪代·阿鲁塔中尉是吗?”

    少女开口问道,声音里面有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冰一样,清冷、通透。

    “是的,你是?”

    “原D961下属的Android,编号是Excellence-00E,从今天开始直属于妳的管辖。”

    为什么会是‘D’的人?他们不是从来和别的政权没有别的来往的吗?雪代心中产生了一个疑惑。但是现在并非是疑惑的时侯。

    “Android?”

    雪代猛然的想起了过去的那个身影——

    “一般来说是这么称呼的,可是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最初Android这个词是来源于古希腊语andro(男性),加上形容词意味的oid(接尾语),严密上来说应该指的是拥有男性外型的,但是我的外型是明显的女性,按照正规说法来说应该被称呼为gynoid,要是按照‘拥有人类外型的说法来说会被称为Humanoid。”

    少女很快的以冗长的介绍打断了雪代的回忆。

    “敌人战斗力为35,后面还有5个战斗力为7的家伙,要我出手干掉?”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雪代轻轻的点了点头。

    “蓝色的虾米都是怪物吗?”

    老大不由得怒吼到,毕竟被大口径机炮轰到,自己的身上也不会这样子的无伤。它刚刚说完话的时候,Excellence-00E,也就是那名少女已经开始了行动。

    一个离她最近的绿皮被她一脚踢在了右脚膝盖关节上面,那个绿皮就这么单脚跪下。然後少女接下来的一脚将它的脑袋踢到了背后。接着将它作为跳台,跳到空中,利用身体的重量和下落的加速度给了某个绿皮来了一个落踵,轻易地敲碎了后者的头盖骨。

    在一个绿皮扑向她的时侯,她轻松的闪开那笨重的斧头,顺势往它的怀里冲过去,然後用左手抓住了绿皮的脑袋,一下子把它按进了大地里面。

    那只绿皮老大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干掉,便吼着冲进战斗里面去。但是它庞大的身体、笨重的大刀并不适合来帮助自己的手下,它全力横斩之下倒是没有打中少女,却把自己的两个手下揽胸砍断。

    “完了哦。”

    少女突然的出现在了老大的身体下方的死角那里,然後用老大的手臂当成了单杠,翻出了一个偏亮的翻身,站到了老大的肩膀上面。一个漂亮的膝盖撞击将老大的头部打进了它的身体里面。

    一场没有血腥的屠杀战斗就这么结束了。除了老大那一刀帮倒忙的攻击之外,Excellence-00E没有让敌人喷出半点鲜血。

    比起绿皮来更像是怪物一样的杀人兵器,虽然有着人类少女一般的外表,可是语气里面透露出冰冷的感觉完全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那个少女的外表,恐怕是制作者为了麻痹敌人而故意造成那个样子的吧。

    幼年时期所遇到的永莉和她们是一样的存在吗?

    雪代第一次碰到永莉,是黑暗科学之乱的千年之后。千年前的人类们所创造出来科技,带给了人类繁荣的生活,却也给人类带来了灭亡——至少书上是那么说的。

    「那是一个人类所发明的电灯驱逐了黑暗,驱逐了恐惧,人心所不在信仰神的时代,却最终带来了自己的毁灭。」

    「未知的力量让一切都发狂起来,所有由人类制造的东西联合起来消灭人类。」

    「其中作为主力的,是在那时候被量产的Android,它们有着人类的外表,却没有人类的心,人终究不能像神一样创造生命,作为报应,人类的生存空间被它们一一用血腥的手段排挤。」

    「但是神没有放弃人们,祂用祂的神迹拯救了人类,直至今天。」

    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着的。在那场灾难之后,所有的科技都被当成了危险之物而全部深埋起来。时不时还有没有埋藏好的那个时代的产物暴走的情况。人类们深深害怕着这些自己所造之物。

    直到现在这片大陆上,除了被称为STC(标准化建造规范Standard Template Construction,简称STC)被保留下来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被放弃了。所谓的STC技术就是把一切所需科技标准化,模版化,只要有STC的存在,就可以在任何环境下使用任何原料生产人类社会的所需。

    除此之外的一切都被人们所遗忘,人们害怕着会再次重蹈覆辙。

    雪代后来了解到,永莉大概就是那时候所留下来的Android,经过了近千年的安眠,然後醒来的上时代的黑暗遗产。

    现在则是全新的Android,在次出现在了这片大陆之上。(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