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0.黑色的预言书(六)
  • 40.黑色的预言书(六)

    作品:《猎魔小队

    黑色的野兽在奔驰,它的脚下是无数的尸骸。

    不过要说那是尸骸并不正确,凡是接触到黑色野兽的东西,都变成了它身体里面的一部分,被称为‘尸骸’的,只不过是那些可怜的家伙最后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痕迹而已。

    野兽还在无尽的吞噬着生命,它空虚的身体里面却无法被这些生命所填满。它嘴中咬着不存在的尸体,牙间滴落着毫无颜色可言的血液,但它还在寻找食物。

    龇露獠牙的野兽,驰骋于夜色之下。它所吞噬的,是不被认可的可能性。历史是不允许被这些‘可能性’给改写的,这里的所有人,其命运早已经被不可扭转的历史所定下了。

    兽人们也是一样,他们同样也是历史的一部分,野兽向一群聚拢在一起的兽人扑了过去。作为兽人的他们,个体的兽人的能力,各方面都比人类来的要好。粗糙的、能抵抗刀劈剑砍的皮肤,在深夜也能够清晰看到目标的眼睛,极具爆发力的肌肉,能够轻易粉碎肉和骨头的力量——数不胜举的能力。

    但是一切在无可改写的‘历史’面前,他们也是一样的无力。

    这并不是什么战斗,也不是什么屠杀,更不是只为了杀戮而杀,能杀多少就杀多少的东西。

    这是缓缓前进的历史,无可更改的历史,预定中的历史。

    想要抵抗历史的兽人,亮出了他们的武器,发出了嘹亮的吼叫。

    “为了兽人的荣誉,不要畏惧,上啊!!”

    弓箭、投枪、石块和巨大的弓弩向野兽飞了过去,甚至形成了一阵密集的‘弹幕’。锋利的、在兽人的可怕臂力下足以贯穿厚重装甲的弓箭,粗大的、可以将人类轻松贯穿的投枪,用来击毁城门的大型石块,甚至是长达数米的弩炮剑弩,都对准了驰骋的野兽。

    “可笑啊——即使如此,你们还想着改变历史吗?白昼过去、夜晚降临,一切的时代终将结束。啊啊,黑之历史的改写绝对不可饶恕……”

    洛基远远的狂笑着,他的身边若隐若现的出现一位身穿黑衣的红瞳少女,少女手持着黑色的古书轻轻的微笑着。

    「无人能够逃脱真理的掌握——无论是我还是你,没有哪一个人可以逃脱,所以,无需可怜任何人」

    野兽丝毫不在意那些飞来的武器,它发出了喜悦的笑声,所有的武器重重的撞击到野兽的身上。可是那些武器也同样被无尽的黑雾所腐蚀,同样被野兽所吞噬,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野兽轻轻跃进兽人之中,黑夜中闪过了雪一样闪光,紧接着,兽群无声地破碎了。随着轻微的风声,兽人变为了肉片,肉片又化为了黑雾,消失在无尽的嘴里面。

    黑色的野兽在咆哮。黑暗中闪耀的钢色之刃,那是野兽的利爪在夜色中闪耀着,一切敢于阻挡在野兽面前之物,都被这锋利的爪子撕裂。咆吼化作了看不见的飓风,丛野兽的爪子之间挂了出来。

    兽人被飓风击中后,脚浮向了空中。飓风贯穿了兽人的胸口,击飞了兽人的身体。体格庞大的兽人如同纸张一样被挂到空中,兽人的肉体被风水平旋转着,缠上了身后的兽人,即是他们撞上了地面。风还在他们的胸膛里面不停地搅动着。

    尖锐的风螺旋着穿过了数个兽人,开了个风洞的肉块,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令人不快的声音。流出的内脏,喷出的血潮,都被风给卷了起来,粉碎的肉体冒出了火焰。然后化为了烟,随风而散,湿润的风声,就像是野兽在咂舌头。

    吃掉了头吃掉了肩吃掉了手臂。

    吃掉了身体吃掉了脚吃掉了骨骼。

    野兽的杀戮突然出现了结尾,完全没有任何前兆,地面突然变成了黑色的刀山。剩下和兽人,全都被黑色的钢刀完全串刺了。从地面高高伸到天空的无数利柱,像是猥亵着天空一般的带着肉块指向了高空。

    刀山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无数的肉块爆炸了,黑色的刀山产生了无数的枝杈。枝杈纵横无尽地散布在空间中,那是微细的黑色刀刃,刀刃将被穿透的肉块切得粉碎。

    最后发出的可怕声音,不,应该不是声音,而是要依靠想象力才能把那种感觉化为‘声音’的恐惧。

    刀山和出现的时候一样无声地消失了。已经不会动了的肉块重重的落到地面上,发出恶心的声音。接着肉块逐一的化为了黑雾,消失在野兽的嘴中。

    宁静的夜色再次笼罩了大地,会动的敌人已近完全的消失了。

    “安萨金审判官,如何?”

    洛基回过头来,对自己身后的黑暗说着。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年轻的审判官缓缓的从的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的手上似乎也拿着一本厚重的古书,不过那本书的封面,却不是黑色的。

    「全部都在历史的安排之中,你的出现也好,我的出现也好,都在历史的调和之中」

    黑衣黑发的少女如同幻影一般的出现在年轻的审判官身边,喃喃细语般的说道。

    “你是谁?”

    安萨金审判官对着少女问道,少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感觉,绝对不是人类的感觉。人类不可能不发出半点的气味,可是少女身上一点味道都没有,就像是空白的空气一样。

    「我是全二十四卷,黑色封面的古书——《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的原典,即为“书的意志的集合”,是据身书中,必将会得到祝福之人,是据身书中,必将被审判罪孽之人」

    「你手上所拿的,就是我(原典)的手抄本,上面零星的记载着一部分的黑之历史,确凿的、不可更改的历史,你们就这样凭着这样的一部分努力到了今天,这回可是因为上面记载的历史已经写到了尽头吧,你们现在根本无法预言未来,所以才会按照上面的记载来到此处找我吧?」

    “你了解得真清楚啊——没错,我们是无法知道历史的下一步才到这里寻找《黑之预言书》的。”

    库罗尼卡微微的笑了出来。

    「仅此一本的手抄本而已,上面所记载的不过是历史的零星断片而已,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即使你们这样的人,也可以轻易的拿在手上,也能够轻易地阅读」

    安萨金像是苦笑一般的笑了出来。

    “怎么可能……光是看到这本书里面的内容,就可以让意志不坚强的人陷入到混乱之中。就算是我,也不能看得太多,不然也会陷入到暂时的混乱之中。”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阅读了身为原典的《黑之预言书》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即使是那样,我们也有不得不去看的理由,人类的力量弱小的话,救不得不借助外来的力量,来帮助自己走出困境。我们就是凭着这本手抄本,一次又一次的成功预言了我们将要遇到的危险以及对抗危险的方式——”

    「没错,即使是你们的行动,一切都在黑之历史的预定调和之中」

    “不过……这书上并没有记载这样的事情……”

    「当然,这不是人类能够理解的事情,即使是抄写原典的人,也无法将这事情记录在其中,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掌握的禁断知识,抄写出这本书的人,已经沉没在黑之历史里面了」

    黑色的野兽化为了黑暗,消失在了洛基的影子之中。

    “当然,它记载的是完全的史实,我们所知的历史,不过是人类捏造出来历史罢了,数千年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洛基轻声的念道,知晓了黑之历史的他,已经了解了真实的世界。

    “即使如此,我们也要借助她的力量,度过这次危机——”

    年轻的审判官侧过了身体,向库罗尼卡做了个‘请’的手势,库罗尼卡闭上眼睛,脸上挂着的还是那样的微笑,接着她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就像是空气一般的消失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洛基随着审判官的引到,走向了静候在岸边的护卫舰。洛基口中,却轻轻的念着没有人能够听到的话语。

    “没有人能够逃脱命运啊……逃离了这一毁灭的命运之后,仍还被另外的命运所毁灭,生者必灭,合者定离,生者的时代终将结束。”(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