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4.圣诞老人与传说
  • 44.圣诞老人与传说

    作品:《猎魔小队

    “那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我们一共和他打过三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啊啊啊!每年都是!!现在已经是十九号了,还有五天就要和那家伙开战了啊,一想到这一点,我就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啊!!”

    天灾认真的表情开始龟裂,露出了那张端正的容貌底下所埋藏的疯狂。

    “喂喂,认真点行不?”

    “不,你不知道那是个多么难缠的家伙,要打倒他的话,常规武器是不可能的,核弹也好,黑洞*也罢,那东西都无法干掉那个身穿红色大衣留着大胡子的混球!这家伙简直就是藐视一切法规啊啊啊啊啊!!”

    身为宇宙支柱的恶魔的确不是能够轻易地打倒的。

    “那我们的练习有意义么,既然用常规武器或者是威力强大的武器都没辙的话,我们去和他打也不就等于找死嘛……”

    “不,其实也是有打倒他的方法的,不是用常规武器,也不是用核武器之类的东西,而是用这个。”

    威斯特把手伸进了大衣里面,摸出了一样让所有人都非常熟悉的东西。

    油漆弹,一枚小小的油漆弹。翎以前就被这种东西打得灰头土脸的。

    “什么意思……”

    翎根本就搞不清楚,油漆弹和打不倒的恶魔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要说之前永莉的动力部分还能够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则是完全的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人类和魔族之间有什么不同吗?”

    发话的不是威斯特,而是在一旁静静坐着的阳炎。

    翎摇了摇头。

    “魔族的力量就是它们的意识本身,也可以说魔族之间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魔族又分成许许多多的种类,为什么拥有相同本质的魔族会分成那么多的种类?”

    “……不清楚。”

    “那是‘定义’不同而造成的不同。要说这是什么回事的话,听一下这个吧。”

    “我要说的故事,是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少女讲故事宛如歌唱,以辞藻为源泉,翎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海市蜃楼般的幻境

    最开始的,是人的故事。

    弱小的人,和寂寞的恶魔之间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统治天地的邪恶之物,被恶魔中的坏人打败了之后,世界终于高兴了起来。

    ‘啊,那些腐坏大地的家伙终于不在了,花儿可以美丽的开放了!’

    ‘啊,那些操纵碧水的家伙终于睡着了,鱼儿可以无尽的畅游了!’

    ‘啊,那些玩弄群星的家伙终于流放了,星星可以随意的闪耀了!’

    但是世界很快又伤心了。

    虽然邪恶之物已经没有了,但是也没有可以为世界增添光彩的生物了。

    见到了邪恶之物的生物们无一例外的死去,剩下的也被打倒了邪恶之物的恶魔给吞噬了。

    世界一片死寂,能够听到的只有世界的哭泣。

    在世界上只有恶魔们,恶魔居住在地下,用他们的肩膀支撑着大地。

    他们听到了世界的哭声,纷纷的丛地下走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哭泣?’

    恶魔们同情的看着世界。

    ‘我这里已经没有活物了,要是你们愿意的话,请在我的身上居住下来。’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也不是活物,你看,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去,无论如何都不会变化,和你身上的小石子一个样。’

    世界失望的流下了眼泪,无论是下雨的日子还是刮风的日子,世界都在不停的哭泣。

    她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活物。

    她每夜都奔跑在山野间,用耳朵倾听着风,用眼睛在星灯下仔细地看着每一个角落。

    让她失望的是,没有一个活物能在邪恶之物们和那些恶魔之间的战斗下幸存下来。

    直到世界伤心地睡着为止,这时恶魔们就聚集在一起商量着。

    ‘啊啊,看到她那么的伤心,我们一起来制造活物吧’

    一柱恶魔提议道,别的恶魔也纷纷的同意了。

    ‘啊啊,那也好,那样可以把我们丛永远的枯燥无聊当中解放出来啊。’

    接着恶魔们开始忙活起来了,他们想用泥块来制造活物,但是泥块根本无法说话,也不会动弹。

    ‘啊啊,我们毕竟不是神,难道我们就这样失败了吗?’

    恶魔们痛哭不止。

    ‘不,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要是我们无法让泥块说话,那么我们就等他们说话好了。’

    另外一柱恶魔说到,别的恶魔们也纷纷点头。对于不灭不变的恶魔来说,等待并不是什么难熬的事情。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第一块泥块总于发出了‘咔滋’的一声。

    恶魔们非常的高兴,他们将那块发出‘咔滋’声的泥块变成了虫子,从此虫子就以‘咔滋’的声音为语言,开始在大地上繁衍开来。

    虫子要吃草,于是恶魔们就创造了无数的花朵。

    但是世界上只有虫子是不行的,于是恶魔们又开始聚集在一起商量着。

    ‘我们把我们知道的事情教授一部分给土块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改变。’

    恶魔们纷纷的点头同意了。

    第一柱的恶魔教授了土块智慧,并可以发现隐藏的宝物。

    第二柱的恶魔给予了土块通晓语言的能力,

    第三柱的恶魔给予了土块逻辑与德行,

    第四柱的恶魔教授了土块甄别药草与宝石的能力。

    ………………

    …………

    ……

    最后,土块终于自己站了起来,他把自己称为‘人’。

    人穿梭在大地之上,分别给予一个又一个恶魔做的土块起了名字,恶魔们就按着人给土块起的名字来把土块变成相应的东西。

    ‘唔,这土块有翅膀,就叫它‘鸟’吧,有了翅膀就能够在天上自由的飞舞。’

    ‘唔,这土块有着尖锐的牙齿和矫健的四肢,就叫它‘狼’吧,有着骏巡于山野的刚健之脚,有着切肉割骨的尖锐牙齿,有着火热燃烧的血液和高傲的气质,这就是奔驰在大地之上的狼。’

    ‘唔,这土块有着漂亮的皮毛和脆弱的四肢,就叫它‘猫’吧,有着不愿意被弄脏的皮毛,有着纤细的只能在树上爬的四肢,有着冰冷的血液和媚俗的气质,这就是窝在富饶之地乞食的猫。’

    人把所有的土块都给起上了名字,世界上再次染上了美丽的色彩。

    可是还有很多土块想要在大地之上活动,但是人已经没有那个力量再去逐一给它们名字了。

    于是这些土块就自己立下了誓言,给自己起了名字。

    可以化为雾气,可以化为蝙蝠或者狼,惧怕阳光和银,这样的土块给自己起名叫做吸血鬼。

    发誓着以干净的水为生,可以操控水的给自己起名叫做人鱼。

    这些自己起名的土块也被恶魔们变成了相应的东西。

    它们有着人类以及无法比极的的力量。

    身体能具备战斗的牙齿,探寻的鼻子,守护体温的毛皮。

    它们成为了人类的憧憬。

    人类嫉妒它们,但也祭奉它们,把它们通称为魔族。

    但是它们是靠自己的力量再现于世界之上的,要是不确信自己的存在的话,还是会变为土块。

    无数的故事不断的发生在世界上,有着悲哀的故事,也有着喜悦的故事。

    故事和故事交融,又产生了新的故事,世界就这样一步步的缓缓向前。

    寂寞的恶魔们也不再寂寞。

    阳炎静静的停了下来,那个由辞藻堆切出来的海市蜃楼般的幻境也消失了,故事似乎到了这里就完结了。那种带着悠远的民俗风神话,应该就是来自魔族之间代代相传的神话吧。

    “这个故事还没有说完,时夜只跟我说了那么多,这个他说是我们魔族之间的创世神话,但是具体怎么样我不是很清楚。”

    “是吗……”

    “嗯,以前我还很小的时候他当作摇篮曲讲给我听的。”

    脑海中想象着那个少根筋的家伙守在床边,讲着故事唱摇篮曲的画面,翎有一种想要爆笑出来的感觉。不过身边的雪代却立马大笑了起来,她看上去也是想到了同样的画面。

    “没…哈…没想到那家伙还有这种时候啊…哈哈哈!!”

    “几年前的时夜更加不同,要不我给你看看照片?”

    威斯特冒出了这样一句。

    “唔,我没怎么看过时夜那家伙的照片。”

    “妳不是他养女么……”

    “基本上经常见面,没有什么必要留下他的照片啦……我懂事的时候就没有留下过他的照片。”

    “别岔开话题啦,谈正事要紧啊,圣诞老人和油漆弹之间是什么关系啊!”

    翎不得不插嘴进去,要是放任他们之间的谈话继续下去的话,很快就会跑题。(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