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3.练习再开
  • 3.练习再开

    作品:《猎魔小队

    “这就是你身上的伤口怎么来的原因?”

    不能不说,阳炎咬下去而造成的伤口,痛苦的感觉甚至比被暴走的魔力炸飞时候的痛觉来得更加的激烈。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被她咬过的地方,整整齐齐的出现了一大排深深的牙印。

    奇怪的是,黑洞洞的牙印里面没有流出半点鲜血来,就算用强光往里面照,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更加奇怪的是,就算泡在温泉里面,浑浊的温泉水也同样无法流进这样的牙印伤口之中,而是像被什么东西牢牢实实的挡在外面一样。

    “鸿,这种伤口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啊……脸上一个,手上一个,看起来很难看的……”

    “不知道。”

    在另一边愉快的泡着温泉的鸿伸手丛一旁的雪堆里面掏出了埋着的果汁,打开了瓶盖,喝了起来。

    “之前不是说了么,阳炎神格值不高,魔力操纵的不是很好,这种魔力造成的伤口说不定是一个小时就可以消去,说不定是好几天。总之,你就只能等啦。”

    “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了还没有消去……”

    现在的时间,是十二月二十日的上午十点整,经过了昨晚上的一场恶战之后,参加这场战斗的所有人都几乎觉得精疲力尽而回去睡大觉了。大概是因为初步植入而改变了身体基本能力的缘故,翎在躺下刚刚睡了几个小时之后,就感觉到了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线上来了。不过,这也有可能是来自阳炎那痛到家的魔力的功效也说不定。

    但是身体上伤口即使好了,可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没有那么好解决,所以翎起来发了一个小时的呆了之后,决定去泡温泉,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也正要去泡温泉的鸿。

    “算了,你比我们以前要好得多了,我们之前啊,只能靠自己本身能力来慢慢地恢复,所以只能在战场上面减少自己受伤的可能性。”

    “问题是这个伤口超级痛,而且还不是一个那么简单,就像是被一个特大号的捕兽夹死死咬到一样,说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减少疼痛感了吗?”

    阳炎的魔力,虽然是经过了经过精炼的魔力,但是其中的杂质依然不少,正是这些杂质才会造成了那么奇异的现象。虽然左脸上的大窟窿现在已经明显的开始结起了一层深灰色的伤疤——类似于之前整个手臂被砍下来的时候所包裹住伤口的东西,可是被咬的地方却是痛得不得了。

    “没有。”

    鸿干脆的回答道。

    “之前我也被她咬过,结果足足等了十六个小时那种诡异的伤口才消失。”

    “啊哈哈哈……看来只能等了……”

    翎不由得苦笑了出来。

    “昨天晚上,那两个被称作‘斐’和‘缪’的恶魔为什么会来这里?我之前有见过她们的……记得那个叫做斐的还说过‘我们以后会见面的’,当初听到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唔,她们大概是来问时夜逼稿子的吧——所以我一早就发觉到不妙而找了地方躲起来。”

    鸿颇有几分得意的样子说道。似乎他已经是非常习惯这种事情的发生了。

    “可是看起来这不算什么大问题吧。”

    “你错了!”

    顿时鸿摆出了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

    “其实前几次我也被她们两个抓起来和时夜一起赶稿过,当时是时夜负责其中的大部份线条和基本的颜色,我负责之后的一些加工……结果,三天之后,我终于活着丛那种地狱里面爬出来了,我第一次发现早晨的太阳有七彩光芒,而且整个世界好像倾斜了三十度。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想再次踏足那个禁断的领域了。你如果遇到的话,最好也像我一样拔腿就跑。”

    会让鸿扔下搭档,拔腿就跑的工作环境——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翎可没有勇气去试试看,至少不是现在。

    “啊哈哈哈哈……两位姐……不,两位女王大人——我过几天还要和圣诞老人打一架……”

    「放心吧,二十四日傍晚我们就会放您出去的,而且您画的快得话还能够提前一点,而且您的手艺也不差,这几天我也很想吃到您亲手做的三餐和甜点,不过最好晚上也要加上夜宵呢,婓,我们有多久没有吃到时夜大人亲手做的东西了?那味道可是超棒的啊」

    “…………”

    时夜根本就没有力气去遥头了,不,应该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吧?接着有什么东西往他的头上套了过来,时夜反射性地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正打算用手把那个东西从头上拿下来的时候,他就呆在了那里。

    刚刚想要从上面将它拿掉,结果那个东西却像是附在头上一样。要是用蛮力硬扯的话,似乎会连头皮一起掀起来,严重点的话说不定整个头都会变形。

    “这是啥啊!!”

    「时夜大人,您上次不是到了地球去了吗?您一定有买一本叫做《西游记》的小说吧?」

    “买了没错……难道就是这个就是……”

    「那位大人也有这本书,他非常感兴趣,也做了一个类似的东西出来」

    “孙悟空头上戴的那个东西么……一旦他不听话,三藏法师就会念经,然后那个东西就会紧缩起来,让悟空痛不欲生的金箍紧是么……”

    「嗯」

    “…………”

    像铁块一样厚重的沉默气氛填满了整个房间。

    「时夜大人,请您不要理会脑海里不断浮现的不祥想像,继续安心的工作吧!」

    「人类的头盖骨其实是很坚固的,安心吧」

    “妳们两个不联手去说相声真是可惜了……”

    「总之呢,时夜大人就请您快点工作吧」

    有个词语叫做感觉遮断性幻觉。

    如果持续进行缺乏刺激的单调行动,大脑就会惯性化,变得难以接受感觉刺激。

    作为关联,大脑维持清醒状态也变得困难,注意力变得低下,意识变得狭窄。这样人类就会陷入一种催眠状态,也有可能会看到幻觉。

    画师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电脑屏幕徒劳的挥动着鼠标,这就是一种缺乏刺激的单调行动,所以绘者的大脑变得惯性化这种事并不少见。

    这是纯粹的生理现象,所以把问题归结于画师的集中力和意志问题,是个很大的错误。

    当时夜第五次被头骨传来的强烈刺痛感丛一片混沌之中刺醒的时候,他再一次的坚定着对这种说法坚信程度。

    “呜呜……好想睡觉喔……”

    现在真的很想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他知道不能睡。他很清楚在两只恶魔的监视下睡着之后会有什么下场。

    「啊,时夜大人您应该知道苏秦这个人的吧?」

    “他谁啊……”

    「苏秦,战国时期出了名的政治家,他常常读书到深夜,很疲倦的情况下就用准备一把锥子,一打瞌睡, 就用锥子往自己的大腿上刺一下。这样,猛然间感到疼痛,使自己清醒起来,再坚持读书」

    「就是啊,您不觉得这种作法很令人佩服吗?」

    “妳们两个懂得很多嘛……不过,说话回来,缪,你手上的锥子是从哪里来的?婓,你手上的针又是怎么回事?”

    「幻觉而已,请您不要在意」

    要是胆敢睡着的话,说不定会像惊悚电影里的科学怪人一样全身**满针和锥子,悲惨一点的话还会被人家改造成六角螺丝起子。无论如何,要避免这种可怕的现象在自己身上发生。

    “还有四天啊……”

    时夜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他并不是要跟别人说这件事,只是在喃喃自语而已,总觉得这样可以稍微赶走一点睡意。可是笼罩着地狱的颜色变得更深了。

    “对,没错,还有四天我们就要和那个混账开战了!今年可不能再输了!那可是人生的污点啊!!”

    在回来的路上,鸿激动的对翎说到。

    “你们对圣诞老人就那么仇大苦深,至于吗?”

    “你没有见过这家伙,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恐怖啊,要是让那种疯狂的价值观蔓延开来,这个世界就没救了!一想到那个疯狂的家伙的所作所为我就……!!”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再慢慢说吧,现在大概是十一点左右,回去还能赶得得上午饭吧”

    刚才鸿表情看起来真的很严肃,使得翎不得不另外找个新的话题。

    当他们两人回到了餐桌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整了,不过今天奇怪的是,每个人的桌前只摆着一块大大的、烹饪好的牛排。和往常的丰富的菜肴完全不是一回事。

    “八成熟的牛排和全熟的鸡排吗,看起来时夜是没有时间煮东西了呢……”

    餐桌上坐着的,只有六个人,不,应该说,其中有两个是恶魔。

    「唔——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呢,光是看着那美丽的断面,就能感觉到鲜嫩的肉汁在嘴里面翻滚的感觉了!」

    「我开动了」

    如果完全不让画师睡觉的话,精神可能会错乱,画稿还是会生不出来,所以就让婓和缪就决定暂时放过时夜,让他稍微的享受一下睡眠的小小福利。不过即使是这样的福利,也是有限度的。

    翎对稍微有点生的东西有点抗拒,所以他自然选择了全熟的鸡排,雪代和鸿选择的都是八层熟的牛排,婓和缪面前的分别也是鸡排和牛排。

    轻轻的切开了外表是金黄色的鸡排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里面的汁水伴随着油缓缓的流了出来。当翎把一小片鸡排完全塞进嘴里面的时候,温暖而美味的肉汁带着一股芬芳的甜味顿时塞满了他的嘴巴。

    看来即使时间不是很够的情况下,时夜还能够做出这种东西出来已经很能说明他的厨艺水平了,即使是大厨师,恐怕也要在他面前跪下来要求他传授几招吧!

    “不过话说回来——时夜抽不开身的话,晚上的时间如何分配?”

    翎突然想到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很简单,你们三个一起来和我练习一下就好了,我会手下留情的,放心吧。要是可以的话,我还想叫她们两位其中的一位给你们指点一下。”

    鸿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三人。

    「我们是被禁止在世界上出手的,但是,要是建议的话还行」

    “那样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