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10.来自S·S的强袭(二)
  • 10.来自S·S的强袭(二)

    作品:《猎魔小队

    雪原上常年挂着可怕的暴风雪,即使是风雪停下来的时候,这里仍然是像是一块生命的禁地一般。平均温度为零下二十度的雪原上边,是不会出现什么正常的生物的。虽然这里的确是有不少的生命存在,可是,它们是不可能大大咧咧的出现在地表之上。

    一只旅鼠,或者说是旅鼠的远房亲戚一类的小型啮齿类之类的生物,轻轻的挖开了厚厚的雪层,在雪原上露出了自己小小的脑袋——正好卡在了洞口,不然喧嚣的暴风雪就会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灌进它的洞里面。

    这时,它黑乎乎的小眼睛,似乎看到了暴风雪中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它们一类的生物视力并不算得上太好,应该说,常年生活在洞中的它们,没有什么必要有一双透亮的眼睛。但是它们却具备了更加灵敏的嗅觉和听觉,虽然无法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但是它的直觉告诉它,那绝对不能靠近的存在。

    在可怕的暴风雪中不断移动的,是把斗蓬帽檐压得很低,微微拱背,在漫天的雪花和狂风中像滑行一般笔直前进的男人们。他们的模样就像在暴风雪中迷路的死神,看起来有点滑稽。

    男人们散发出来的奇异气息,使得即使是没有什么自我意识的动物,也不得不意识到‘死亡’这种高等动物才会出现的情感波动、不,应该说,那是一种完全凌驾于‘死亡’气势之上的东西。

    要形容的话,那并不是憎恶、不是恐惧——虽然其中也含有这两种情绪——不过已经完全升华为某种异样型态。男人们的身上正散发出这种异常的气息。

    那种气息不是什么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进行杀戮而散发出来‘杀气’,而是更加的单纯的,却又无法说出来的可怕气息。感觉到了这种从来未有的气息之后,旅鼠猛然的回过头,深深的向迷宫一般的洞穴深处跑了回去。呼啸的暴风雪立刻堵住了它刚刚挖出来的洞口。

    男子们像出席葬礼似的,笔直的向雪原的另外一端滑去。带头的男子挥挥手——看起来是个简单的动作,但那绝对不是下意识的举动。就像乐团指挥一样,一个挥手的动作就带有许多意义。

    所有的身影都停了下来,这些人并不是随便站在那里而已,他们的站立位置形成了某种魔法阵。

    男子的帽檐压得很低,所以看不见他们的脸。可是不知为何,在深绿色斗蓬底下散发着危险光芒的那些眼睛,看起来却格外清楚。他们那身奇怪的装束上面,在左肩的位置,却有着和那身诡异的衣装完全不合的一个小小的金属牌。

    「Society of Sorcerer/魔法联盟」

    可是,像是腐蚀在金属牌上的文字既不是汉字,也不是什么英文字母,这种特殊文字是一种叫做‘真意文字’的魔法,文字本身具有翻译功能。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就会把它看成中文,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就会把它读成英文。

    “离目标地点大约还有两百公里左右,我们将会在二十个小时之后,到达目标地点。接下来,各位要做好一切交战的准备。”

    阴森的声音清澈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这并不是真正的声音,而是用一种魔法阵支起来的交流方式,即使对方和自己语言不通或者是身处于嘈杂的环境之中,这种交流方式就可以起到一个良好的交流平台的作用。

    其他的男子在暴风雪中静静的聆听着那位看似首领的男人所交代的每一个字。

    黑暗的房间里面,一位青年呆呆的坐在发出荧光的屏幕前面,有一个特大号的画面就位在青年正前方,大约有二十寸,青年只盯着这个画面。画面发出的光线照在青年脸上,让他脸上的阴影位置不断变化,看起来就像是在那张轮廓很深的脸庞上用水墨晕染,散发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青年并没有盯着的画面,那种空洞的眼神,根本看不出他到底在注视什么东西,只能大概知道他是看着荧屏没错。荧屏所发出来的光在黑暗中照应出他的脸,有点就像是用展览用的灯光照在用坏了的废品上面。

    “真是的!难得本大爷买你个人情耶!你就不能乖乖的休息一会儿吗!”

    说出这话的,是在房间的另外一端,同样坐在一台电脑面前的少女。那个女孩的轮廓,明显包含了异形的要素。虽然身穿一件非常普通的,正好合适她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子穿的粉红色的女用睡衣,也有着标志而又精细的五官,但是她和一般人仍旧有一线之隔,她身上长了人类女性绝对不会有的东西——头上像野兽一样的尖耳朵,以及丛腰部伸出的,不断摇曳的尾巴。

    “怎么可能啊……没做完之前谁肯去休息啊……还有几笔就完事了……”

    青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他依旧木然的盯着正前方的画面,手部却在做着奇异的动作,可以看出来是用鼠标在画着什么东西。如果是细心的人,或许就会注意到少女头上的青筋微微浮现……不过那位青年依旧死死的看着屏幕,完全没有回头。

    “时夜,你不是脑子坏掉了吧?竟然会说这种台词。”

    少女用讽刺的语气说到,不过被称为时夜的青年对这句话毫无反应。或许是已经放弃了吧……少女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继续投入了最后的上色之中。

    「还有多久才能够完工?」

    “少废话,很快啦,还有几笔就画完了!话说妳个死女人怎么会跑到他的床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漫画,还四处乱扔包装袋,你要把这里搞成垃圾堆妳才满意吗?”

    床上如山的、四处乱放的食物包装袋,还有看完了就随手乱扔的漫画,即使是那张很宽大的大床,也被这些有的没的东西牢牢实实的占得满满的。躺在上面,身穿紫衣的少女一面看着手中的漫画,一面露出了愉快的笑容,身为恶魔的缪,即使是身处黑暗之中,也能轻易的看到任何的东西。

    另一位紫衣的少女却老老实实的站在时夜的背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她们是双生的恶魔双子,虽然外表上面差不多,但是两人的装扮和行动方式完全不一样,就算是没有见过她们的人也能够轻易的分辨出她们之间的不同。

    「有什么关系啊?这里的东西又不是妳的~~还是说,这里的主人是属于妳的东西?」

    “妳竟然把人当作东西!?”

    「不是对吧?那就没关系了嘛。你说是吧,时夜~~」

    说着,缪像是在炫耀似地凑近正在电脑面前工作着的时夜,虽然后者完全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在那边傻笑着一边发呆一边反射性的动着手腕。

    「那个,阳炎她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缪,妳就别玩了——」

    阳炎头上野兽一样的尖耳朵的毛猛然的炸开了,愤怒的野兽在通常都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少女的脸上,依旧是毫无动静的一潭死水的样子。

    「跟她又没关系嘛~」

    听到这一句,少女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狞整起来。她灵巧地推开了椅子,从上面跳了下来。

    “缪,本大爷要生气了——”

    看着把手伸向设置在脖子上面的颈环——那是为了约束阳炎那不受控制的庞大魔力,防止她暴走失控而设置的约束器,光是一个就能够半永久的封印一般的魔族,虽然对于阳炎而言,那种东西只不过能截断一部分的魔力,远远达不到‘封印’的程度。要是解开它,阳炎那些被截断的巨大魔力就会再次活性化,让她恢复到全盛的状态。

    看着向前跨出一步的阳炎,缪从容不迫地笑着说到

    「妳在这里施以暴力吗?这可会造成大问题喔~~这个房间可是挨不住妳的失控的魔力的哦,搞不好整栋大楼都会被吹飞呢?」

    互瞪彼此的魔族与恶魔,与被夹在这对冤家之间的时夜——四周充斥着一触即发的紧张感。

    终于,阳炎就如同挨骂的小狗那样,两只耳朵啪答往前垂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的坐回到了椅子上面继续工作。看起来她像是主动认输了的样子。

    「把话讲明就好了嘛——别扭的小孩真是的呢」

    缪看似愉快地低喃道,当然这话小声到就连阳炎都无法听见的地步了。

    “画、画完了——”

    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了6的时候,时夜重重的倒在了电脑桌面前,在他正前方的是——一张微笑的少女图片。这是用水彩质感画出来的电脑插图。那张插图下面出现了一个细长的画面,画面里面是整整的一排少女的图片,同样是以水彩一般的细腻画笔所画出来的插图。

    “整、整整12张的大尺寸插画,无论你们干什么都够用了……分辨率就算是打印出来装饰大楼都够用了”

    说着他像是反射性一样的丛电脑的光驱里面抽出了记载着插画的光盘,有气无力举了起来。在婓接过光盘之后,那只手立马垂直的掉了下去。

    「唔,赶得上了,缪,我们出发吧,还要去印刷厂排好版——」

    还没有等缪开口消遣时夜两句,就被匆匆跑出去的婓给拖了出去,门扉被砰地推开之后,嘈杂的脚步声回荡在静悄悄的走廊之间。看起来两人就这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跑掉了。

    “呼、呼、终、终于能够睡一个觉了……”

    说着时夜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向自己那张凌乱的不得了的床——如果那还能**的话。接着他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像是低劣游戏里面登场的丧尸一样,一步一抖的向着床走过去。

    “等等!我绝不允许你这样躺上那张床!”

    阳炎猛地从后面拉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拖到在地。

    “搞什么啊……我很累啊,就让我好好睡个觉行不行啊……”

    “不行!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家伙的味道了,要是你敢睡上那张沾满她味道的床的话——”

    “可是我没有闻到有什么味道啊……恶魔这种东西哪有什么味道……”

    时夜轻轻的吸了吸空气,空气中什么味道也没有。毕竟她们只是伪装成为物质的能量,不是实实在在的物质,没有什么体臭,身上也不会有什么污垢。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味道’了

    “我说有,就是有——!”

    说着,阳炎伸出手,一下子拉住死死扣在时夜脑袋上的那个像是金箍紧一样的道具,用蛮力将它直接掰成了直直的一条金属棒。然后拿到了手中,像是搓废纸一样的把它搓成了一团金属球,接着随手扔到了角落头里面。

    “看到了?对于沾上了她的味道的东西,我就会这样处理!”

    “……那么大小姐……你叫我睡那里啊?”

    “哼!今天就让你睡我的房间吧,好好的感谢我吧!不然的话,你就只能睡大厅了。”

    还没有等时夜说出半个不字,就被阳炎像在扛米袋似的扛出了这个昏暗而又杂乱的房间,她的臂力原本就大的可怕——她那庞大的魔力被封印系的魔力约束器仔细封印起来,以防止魔力外泄,因此充斥在她体内的魔力全部转换为纯粹的体力。即使是让她扛着主战战车去跑马拉松,她大概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辛苦的。

    时夜脸上一直挂着呆滞的表情,对被阳炎扛起来走事情毫无反应。房间的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关门的响声传遍了整栋大楼,甚至把翎那扇虚掩着的大门给震得失去了原有的平衡——之前这门就被永莉整个拆了下来,现在还是小心翼翼的靠在门框上面,只要一点震动就可以将它震下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倒下的门,重重的砸到了睡得朦朦胧胧,刚想推开门,走出来的翎的脚趾上面,并且是准确的命中了大脚趾。

    ——早上起床的时候,没有什么比一块砸到你脚上的门板更加能令人清醒的了。(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