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作品:《猎魔小队

“很好,什么都没有剩下,看你这回怎样爬起来!咳、咳!”

雪代得意的扬了扬的手上的步枪,不小心被*发射器里面尚未散去的硝烟给呛了个正着。可是还没有等她从刺鼻的硝烟里面回过神来,奇异的事情又再次的发生了。

原本四处飞扬的弹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周围再也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了。

像水一样,四散的黑色影子静静的向低处流去,迅速的合拢成为一潭黑色的死水。很快的,死水上面扩散出点点的波澜,接着那只怪物又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再次站了起来。

“……这东西看起来好像我见过类似的……”

翎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这玩意就像是终结者里面那种打碎了还会继续融合在一起的液态机器人一样。那种东西最后是被扔进了高热的钢水中才被解决掉的,但是这里是雪原,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钢水。

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液态金属机器人,而是一只根本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怪物。说不定它并不会害怕这一类的攻击,这种常识之外的东西,是不可能用常识来衡量的。

但是,高热攻击这个方法,值得一试。

“有个值得一试的方法,身边有*之类的东西吗?”

“铝热剂*两枚,你想用高温烧它?”

铝热剂*,是把铝粉和氧化铁粉末按一定比例配成的混合物装进弹头里面,当用击中目标时内部的*将会引爆铝热剂,反应猛烈进行,分解出氧化铝和单质铁,并放出大量的热,高达3000°的温度足以让铁融化成为铁水。

铝热剂*的燃烧时间大概是40~60秒,足以烧穿5厘米厚的钢板。可是,两枚*实在是太少了,两枚重量200来克的*必须恰当的击中某些部位才能够完全将这个怪物烧毁。

理想的方式是从上而下的攻击,火力才能得到最好的发挥,要是直射的话,高热的铁水只会贯穿对方。实际上也就是白白浪费弹药。

“如果这样的,那就只有从空中攻击了……不过,翎你的射击精度有达到那个程度吗?”

*是有一定的安全距离的,要是在安全距离内发射,弹头里面的引信*就不会爆发。只有等射出了安全范围之后,*里面的*才会自动激活并且进入触发状态。

必须要空中,拉开出一段距离,然后才能发射*,可是光是在空中控制自己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更不要说举枪射击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了。

“交给永莉好了,我负责地面上的牵制就好了,到时候我尽量把它困在原地,永莉你能瞄得很准对不?”

永莉肯定的点了下头,接过了雪代递来的突击步枪,并且确认了一下*发射器的状态,将那两枚*手动摆到射击位置上来。

“空中瞄准这种事不算难,稍微计算一下跳起的轨道和弹道就能够得到弹道分布了,我会按照可能性最大的弹道射去就行了汪~”

怪物在坑中的最深处,已经开始缓缓的爬上来了,看来刚才的两次攻击让它开始有些忌讳了,说不定它也会感觉到疼痛而开始慎重起来。翎举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三发点射打了过去。

怪物却没有回避,而是从身体主干上伸出数支手臂,保护着身体的核心部分。三发子弹相继在那些伸出来的手臂上面炸开,随着三朵转瞬即逝的火焰,怪物的手臂纷纷的被炸飞到一边,可是它的主干身体却毫发无损。根本用不上什么恢复时间,那些被炸飞的手臂,再次化为了影子融进了怪物的身体里面。

以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好的防御效果,看起来这东西还不傻,知道什么是效率。

“真是难缠的家伙……雪代你离开远一点,等会免得把你也卷进去。”

“我当然会跑得远远的,要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逃跑了。刚才你看我跑得多快!”

雪代骄傲的说到。

“这东西不值得骄傲吧……?”

翎叹了口气,将步枪的斧刃推上了枪膛。电热斧的斧刃开始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随着轻轻的鸣动声,斧刃的部分亮起了淡淡的光膜,在月光照耀下,染上了一丝丝静谧的色彩。

“要看好时机啊!”

说着翎用力的一蹬,强大的反作用力顿时将雪地上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就连冻土层也被整块的翻了出来。还没有等怪物反应得过来,翎已经落到了它的身后了。

瞬间转身、再次跃起。在怪物发觉之前,翎已经跳到了怪物的背后。略微显得单薄的斧刃闪耀着青白色的光芒,奋力的挥下——斧刃轻松的贯穿了怪物的身体,像是劈开一颗腐朽的大树一样轻松的劈开了黑色的躯体。

“这手感……怎么回事!?”

手中传来的感觉,就像是砍到一块柔软的豆腐一样,黏稠而又沉稳的手感异常的怪异。之前这斧刃无论是砍兽人还是砍飞龙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感觉到有些阻力,可是这一回,却像是切进流水一样的感觉。

怪物左半边被切开的身体如同裂开来的树木一样,半垂在身体之外。被切开的横截面翻滚着不知道是由什么东西构成的,一粒粒小疙瘩散发出恶心的腥臭气息。

怪物的做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它的脑袋如同毫无关节一样的整整扭了180度过来,那张血盆大口像是在欢迎着食物的到来一般张得大大的,能够细细的看清到它锋利的犬齿,以及嘴中足以撕裂黑暗的腥臭气息。

接着那被切开的身体,反弹似的合拢起来,将突击步枪融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翎试着想要用力将步枪抽出来,可是却发现,即使是再用力也好,步枪像是长了根一样死死的卡在怪物的身体里面,怎样都无法拔出来。

怪物露出笑容,像是天真的孩子在观看一支垂死挣扎的虫子一样斜过脑袋,颇有兴趣的看着翎吃惊的表情。同时伸出了自己的那六只手指的手,尝试着想要一把抓住他。翎则是果断的放弃了手中的步枪,并且在即将没入怪物体内的步枪柄上来了重重的一脚,借由反作用,迅速的和怪物拉开了距离。

怪物反而没有追上去,而是露出笑容,慢慢的看着步枪渐渐的淹没在自己的身体之中,那种热情、而又残忍的笑容看得翎毛骨悚然。这时,空中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一、二————”

翎自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在永莉还没有结束完倒数的时候,他迅速的向后跳去,以免被飞溅的铁水给波及。

“三!发射!”

‘镗、镗——’

响起两声沉闷的击发声之后,两枚铝热剂*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曲线,准确的命中了怪物的头部!带着铝热剂的弹头刚刚一触碰到目标,便自动炸成了一团绚丽的火焰,高热的铁水闪耀出近乎金色的美丽光霞,在黑色的枯木上如同花朵一般的盛开着。

可是,美丽的金色花朵瞬间凋零,顿时间化为一片高热的大网,横流的铁水如同渔网一样将怪物整个包裹了进去。(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