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3.击破使魔
  • 23.击破使魔

    作品:《猎魔小队

    满满一箱的炮弹,被重重的拖到了迫击炮的旁边,沉重的箱子在雪地上画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沟。翎试着拿起了一枚*,放在手中细细的观察。

    拳头一样粗细的炮弹上面覆盖了一层金色的防护漆,整枚炮弹大约长20厘米左右,长着一副奇怪的样子,有点像被拉长了、倒过来放置的啤酒瓶,底部有着一圈易碎塑料做的底座。整枚炮弹拿在手中的重量,并不比突击步枪来得轻,甚至还略微的重一些。

    翎颠了一下重量,这种炮弹大概是在4.5公斤左右。就这个重量看来,整整的一箱炮弹,充其量也只不过是30枚这种炮弹而已。总体上来,光是这门迫击炮加上炮弹足有一百来接近两百公斤的重量,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一般步兵的携带范围了。

    “别傻站着,塞炮弹进来啊,底座向下放下去就可以发射了!这东西没有你想象中的复杂的!”

    雪代催促着翎,她身旁的永莉牢牢地扶着迫击炮的炮管,已经做好了炮击的准备。翎叹了口气,将炮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炮口上,右手一松,炮弹就这样滑了下去。

    可是没有想象之中的强烈爆炸声,不,实际上,炮弹根本没有发射出去,就这样直挺挺的掉到了炮管底部。

    “嗯,怎么没有开炮?”

    “傻瓜!保险你还没有打开啊啊啊!!!”

    就在雪代把炮管升起来,拿出炮弹的时候。突然间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味道消失了。

    烧灼的金属味也好,油乎乎的石味也好,突然间全部消失了。

    *的燃烧时间大概是一分钟左右,就算是*停止燃烧了,剩下来的物质还会继续的发出怪味吧?可是,空气中平静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异常的清新。

    “我说啊,前面那个小小的拉环一样的就是保险了,你看着样拉下来就可以了……”

    雪代还在一旁自顾自的拉开了炮弹的触发*,打开之后,只要这枚炮弹承受到了强烈的撞击,里面的*将会引爆炮弹里面的*,用纷飞的破片以及冲击波来大规模的杀伤敌人。

    “把炮弹给我,快——”

    雪代不解的望向了翎,可是,当她和翎的眼神交汇之后,瞬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炮弹在划了一个弧线之后,轻轻的落到了翎的手上了,同一时刻,雪代拉起永莉,扑倒在雪地里面。

    在拿到炮弹的一瞬间,翎想再次锁定自己感觉中最为可疑的地方。

    抓住坚硬炮弹的手指已经到了极限,延伸出去的感觉却抓不到任何的可疑之处。

    全身被一种很不舒服的浮游感包住了。

    大概就像是溺水的人无法抓住任何物体的无力感,将自己的感觉延伸出去,可是又无法找到目标——无时无刻不在的、危险的感觉却又在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翎想到了那支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突击步枪,要是那样子被吞进去,应该会没有痛苦。就像是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那时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脑子里面在想这种事,没有意义的思考开始加速。这是为了让濒临死亡的人起死回生的作用,但对于翎来说是没有用处的。

    嗅觉所描绘的世界慢慢的扩大开来,深深埋在积雪下的岩石一个又一个的纹理飞入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散发的味道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可以被仔细的描绘出来。

    现在才是需要高速思考的时候。

    世界正在被细细的描绘出来——无法形容的世界,既不是色彩鲜明,也不是轮廓清晰的,嗅觉所构建的世界。

    深深埋藏在积雪之中,毫无规律,毫无声响,无法眼见到的魔物,正在缓缓的潜行。如同阿米巴变形虫一样,缓缓的伸出触角,扩张、收缩。

    延伸而出的感觉抓到目标了。

    全力投出的迫击炮炮弹,贯穿了厚厚的积雪,准确命中的概念中存在的目标。爆炸卷起了巨大的火焰与暴风,甚至还有几块飞溅而出的弹片猛烈的敲击在翎的身上——要是生身的人类的话,弹片已经在他的体内不断的翻滚,撕裂出一个足以让人致命的大口子。

    弹片重重的撞在了战斗服上面,动能迅速的转变为热能以及形变,在毫无悬念的情况下溅出火花,然后弹开。甚至连一个痕迹都没有出现在战斗服上面。

    冲击之后,烟幕中逐渐露出类似人影的轮廓。

    还是一副奇怪的,可说的上是‘面无表情’的笑容面具,仿佛那就是它天生的样子,黑色柔软的皮肤上刺着金属片。

    黑影既没有苦闷的表情,也没有被猎物发觉的不甘,表情始终是沉静的,难以想象刚才它还被爆炸直击,可是它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程度的伤害,肯定打不倒对手。

    可是,并不是意味着,无法打倒这种生物、不,这应该已经不属于‘生物’的范畴之内的东西了。

    ‘汀’的一声,仿佛什么东西产生了裂痕。

    至于其中的意义,翎还没弄明白。

    “机能——幻想剑‘Phanta**’显现。”

    熟悉的声音伴随着物体破碎的碎裂声,突兀的出现在雪原上面。

    怪物的形状变得不正常了,那像人一样的胸部。胸口上浮现出一条斜线。以此为分隔线,它的上半身逐渐错开了。翎甚至能看见圆形的横断面。

    怪物的上半身逐渐错开,缓缓地滑落下来。黑色的血液随后喷向空中,落入了雪地之上,无声的渗透了白色的雪地。

    被两断了。

    怪物身上无端浮现出的各种由文字组成的魔法阵被瞬间突破,上体斜着落下——之前的攻击,完全无法达到这个效果。那些崩坏的魔法阵,大概就是组成这个怪物身体不可缺的一部分吧。

    灰色的长剑,从背后贯穿了怪物。如同炙热的刀具切开黄油一般,顺势将怪物的身体整个削开。

    眨眼间贯穿了怪物的利刃的主人,相比起怪物,出乎意料的小,有着人的外形。

    白色的人影,仿佛能够溶入冰冻的雪原。

    还有气的怪物,抬起了手。

    手臂像鞭子一样伸了出去,长得惊人。

    白色的人影向后跳开,挥动了手中灰色的利刃,怪物伸长的手臂,在人影面前‘啪’地碎落了,长长的手臂被切成了一个个骰子,连同着魔法阵一起碎了。

    “机能——‘恶鬼食’显现。”

    长剑的前段,远远地超越了音速,化为了冲击波,从雪面上传递过来。白色的波浪像蛇一样蜿蜒着,向怪物袭来。

    随着雷击一般的声音,冰蛇连同怪物一起弹碎了。

    高速飞溅的冰粒擦过翎的脸颊,深深地摩擦着他脸上的肉。脸颊上流出了鲜红的血。

    原本站在那里的怪物,已经在原来的地方彻底的消失了。身形也好,气味也好,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