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D-H961小队
  • 2.D-H961小队

    作品:《猎魔小队

    E-A4“鳌虾”式突击战车,准确来说应该是一种步兵战车,一方面给予步兵火力支援,一方面也是运输车辆,得名“鳌虾”是因为它有两个炮塔,车身后部两侧还有给乘员向外射击用的小型激光枪。整个车身就像一只披着厚甲,长着两只大鳌的龙虾。因为其炮塔的开放式架构很容易对应不同情况下换上各种武器,加上不错的机动性和防御力,使得这种载具广受士兵们的好评,同时也有大量的衍生车型。

    翎的面前就停着这样一辆的战车,严重磨损的偏蓝色装甲上面涂着一个骷髅头,骷髅头周围写着这样的文字“牺牲即为明日的基石”“力量即为正义”。文字围绕着骷髅头,形成一个图形,颇有几分气势。上面的两个炮塔一个是30毫米炮,另一个被换成了12.7毫米速射机枪,车体的两边是让步兵出入的门,高大的车身可以让步兵不弯腰就可以从战车里面鱼跃而出。

    在巨大得奇异下水道主水路里面,那怕是“鳌虾”这样的大型战车也可以通行无阻。应该说,就算是并排而行,也能塞得下十辆“鳌虾”。

    翎走近车子的时候,门打开了。但是打开门之后,翎没有发现他想象中的那一群满身是汗臭味的大兵们,巨大的运兵车体里面除了武器,大量的个人武器和装甲之外,什么都没有。

    “你的搭档呢?”翎不禁问道

    “驾驶舱拉,笨蛋,有谁会在运兵室里啊。”时夜摇了摇头说到“在那之前你最好穿上这里的防具,不然我们不介意看到你的身体和车子来个亲密接触。”然后指了指放在角落头里面的东西。“那是甲壳装甲,是以使用大量电镀或复合材料为原料的刚性装甲板铸造而成的,勉强顶得住一两发‘兽人’的子弹,在车体里面用正好。”

    当翎穿上那套笨重的、草草护住上半身和关节的装甲走进驾驶舱之后,见到了时夜所说的“搭档”——一名穿着和时夜身上的衣服差不了多少的人,除了衣服的颜色是相反的白色为底调,还嵌入了一部分的装甲,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模样。一名二十前半左右的男性,短短的黑发,一脸悠然自得的表情、就这么坐在炮手的位置上。

    “介绍一下,这是我搭档,鸿,你可以叫他人渣、猪头、傻瓜什么的……这边这位是羽翎,算是我拣到的新人”

    “时夜你很吵人啊,要不要我给这位新人来上一堂链锯剑实战见习课?”说完鸿就把一把上面不知沾了什么东西的链锯剑拿在了手里面。

    “还有,新人,欢迎你来到DH961小队,我们是隶属于‘D’的特殊行动人员,在完成任务之前为了你的安全,你必须跟随我们行动,意思就是,暂时加入我们。那边就是你的位子,副炮手,上面有操作OS在,而且时夜也给了你语言包,用起来比较简单。”

    “‘D’是什么?”翎问道。“……你觉得这是你现在该问的么,穿越者同学,我要是你我会先问该如何活下去,你的时间不多了。”鸿摇了摇头,说到。“时夜,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多远?”“70公里,一个小时的路程。”时夜回答到。

    “嗯,如果不出问题的话是一个小时,出了问题的话要看我们的鸿爷解决的速度了。”时夜补上这么一句话。

    “好好开你的车,我带新人去后面告诉他一些战斗的常识之类的。”

    “OK,有事的话我叫你。好好地教我们的新人同学。”

    当翎再次回到运兵室的时候,鸿带着他来到了一堆武器面前,这堆武器里面看起来什么都有,从手枪到RPG火箭炮,从小刀到链锯剑,还有奇怪的大锤子,上面好像还时不时的冒出奇怪的火花……更奇怪的是,似乎有类似于魔法少女变身用的可爱的魔法棒。

    “好了,挑个武器,然后我告诉你用法和使用该种武器在战斗中该处于什么位置,负责什么”鸿说到。“我先告诉你什么是DH961小队吧。”

    “我们是隶属于‘D’的战斗小队,一般来说,战斗小队的人数不等,有的是自己一人一小队,有些小队人数在10人以上,我和时夜是属于两人小队,我负责近距离战斗,时夜负责重型火力支援和远距离战斗。我们一般面对的敌人,是‘灾祸’,即是‘异相’。”

    “什么?‘异相’是什么东西?”

    “可以这么说,我们之间是处于两个不同世界,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是‘异相’也就是‘不可预料的意外’,然而‘异相’经常会带来各个不同的世界之间莫大的力量,被称为‘灾祸’,我们就是驱逐,并且毁灭‘灾祸’的组织,通称为‘D’。在各个世界驱逐‘异相’,毁灭‘灾祸’。现在你所面对的‘兽人’就是‘灾祸’的具体表现之一。”

    翎细细的听着鸿的话,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么,我也是‘灾祸’了?”

    鸿摇了摇头,说到“你跟本没有什么危险性,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罢了,算得上是‘异相’的受害者吧。”

    “还有,那帮看上去象是‘兽人’的家伙们,其实是一种植物而已,我们都把叫它们叫做绿皮或者绿西瓜,看上去绿绿的,砍开了之后里面却是血红的,就像西瓜一样。”

    “植物!?这东西竟然是植物?这帮家伙差点就要了我的命!”

    “没错,它们就是这回异相所引起的异常现象--本来不知道那个次元里面的东西通过次元断层来到这里,并且开始繁殖起来。说起来,你似乎也是因为次元断层被刮到这里来的,估计是那帮家伙胡乱操纵次元灯塔造成的吧”

    “……我有这么倒霉么”

    “不,你还会更倒霉”鸿笑了笑“因为我们要炸掉你回家的路”

    “为什么会这样!我难道不能回去了吗?”

    “你想想,要是这帮绿皮通过次元灯塔来到你的故乡的话……我们就算可以过去消灭它们,但是代价可不小,为了你那个世界的和平,还是炸掉次元灯塔的好”

    回家的路、次元灯塔,那么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关联到我回家的路?翎将这两个连接起来之后,得到了这个答案“那么,你们这回是要炸掉次元灯塔么?要是炸掉之后灯塔重建的话,我就可以回去了?”

    “哦哦,理解能力真好,我很期待你能够活下去,并且回到你的故乡去”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故乡在哪呐?万一有个什么的话,也能在你的墓碑上刻点东西。”

    不知道是该说鸿的神经粗线还是应该说他思绪缜密,但是,这种情况下怎么看都是前者。即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恶意,翎还是觉得有种恶寒的感觉。

    “用我们的话来说,是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

    话还没有说完,鸿的脸色突然开始变了。

    “……其实,我们上一次的任务就是去那边,还是过着边的灯塔去的,大概也就是一个月之前”

    得到了这个意外的答案之后,翎似乎觉得回家的路不会过于曲折了,毕竟,自己的面前就有到过地球的例子。

    “嘛,不过时夜对那边评价不高就是了,不过我还没有见过他对什么东西有过很好的评价——除了他自己的恶趣味之外,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可不是好孩子的优良习惯,虽然说你也不是什么好孩子来着。”

    “你不是听见了吗,这可不是在你背后说坏话,再说,这是事实。”

    “闭嘴,否则时代的车轮就会从你的身上压过去。”

    “是你让我教新人的。”

    “我没让你教他这些。”

    时夜这么说着,但是战车依然开的平稳,看起来一般情况下70公里的速度并不快,可是考虑到周围的环境的话,能有这种技术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说话要说重点啊,同学,半天屁话没有实际的东西,万一这家伙一上去就被一发流弹打碎你来拼起来?”

    ‘这东西’无非指的就是某个拿上*的情况下测出战斗力5的人,不过本人没有什么自觉就对了。

    鸿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觉得一个小时能教什么,战术论?魔术理论?就算是步兵也要半年才能够有标准一点战斗力和战术修养,你当我是什么了,高速人才育成机么?”

    “……我确实高估了你的小脑”

    “为什么是小脑啊,一般来说管人体思维的不是大脑么?”

    “翎,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没有大脑,没有考虑到这点是我的失误。”

    “不要把自己的责任推在别人身上啊,要不是你开车的话,我会拿你来给翎上一堂及其生动的实战课的。”

    “哦哦,太好了,前面有上课的材料了,好多好多绿皮哦。上吧!”

    车子运行了十分钟之后,遇上了麻烦事了,这些麻烦制造者们似乎没有什么自觉,也真亏它们这么有空来制造麻烦。

    其实是地面上绿皮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他们的存在意义就是——战战战,不停的战

    地面上的战斗从来就没有停下来过,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敌人。如何分辨出敌人?

    「朝一个目标开枪,打不中的话就是自己人,打中的就是敌人」——某绿皮老大的格言

    事实上所有的绿皮们在战场都这么做了,结果绿皮们的射击目标包括了人类、绿皮、树、路标、垃圾桶。结果就导致了实在没有什么敌人了,虽然绿皮们也能自己内斗起来,但是在老大的眼皮底下还是要安分守己的。

    所以地面上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找乐子了,只能去地下看看,毕竟老大的眼光是看不地下的,就算是地下的内斗,也是可以允许的,但是,不要搞的太大了。如果它们有这个概念的话,毕竟你不能期待木头(真的是木头)能有什么常识。

    所以时夜他们就利用这个漏洞闯了进来,偶尔的战斗很好的掩饰了战车的进行,就算是遇上了小股绿皮也能很快地用战车消灭,只要能够在别的绿皮没有来到之前逃逸就行。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目标在三百米开外,射程内,等会我扫平主要干路上面的那帮家伙,你们清理小路上面的,车子没办法进小路去”

    “我也要下车吗?”

    “不用,管好副炮就好,操纵很简单的,清理交给鸿大爷就好,80的战斗力清理绿皮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等等啊,你们说的什么战斗力怎么看啊,这又不是什么游戏”

    鸿没说话,走到武器堆里面翻了翻,拿出一个小器件,塞到了翎的手里面

    手中的东西长得很奇怪,外貌和龙珠里面的战斗力检测仪一模一样。看样子应该是制造的人无视了版权问题。

    “正如你所见到的一样,功能也是一样的,战斗力检测和通讯功能,但是,战斗力超出检测范围也一样会炸的。”

    应该不是无视版权的山寨货的情况,是故意做成这样。

    翎把这个战斗力检测仪戴在了左眼上。向鸿看了过去。左眼的屏幕上,出现了80的数字。

    “那么看这边的话……”

    翎转头看向时夜,屏幕上出现70的数字

    70、80,大概相当于30个翎的集合,一想到30个自己塞在一辆小小的战车里面,不由得让翎想起了刚刚离开的高中生活。

    每天上学塞得满满的公交车、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上课间那令人想要睡着的阳光和反射着阳光的中年秃头教师、放学后塞得满满的公交车、回到家里温暖的饭菜。

    还有眼下的战斗

    “别发呆了,注意好自己周围的敌人,注意不要让它逼近就好了!”

    在副炮手的驾驶位上,可以看到车体上的主摄像头传回的画面,传遍了整个驾驶室的30MM的机炮的怒吼下,主干道上的两帮绿皮们被瞬间压制下来。

    处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30×165mm,400克重的机炮通常只要击中一发,绿皮就像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小球,被全力挥出的球棒击中一样,瞬间炸开。数十发机炮扫过之后,大部分的绿皮都变成了一块一块的植物纤维,但是没有被击中的几只绿皮们很快逃到了一旁的小道里面。

    但是攻击并没结束,三百米的路程,仅仅是十五秒的时间罢了,刚刚逃进小道里的绿皮们还没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转角处出现的白色身影和链锯剑已经决定了它们未来的命运。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五只吗?”

    “吼!虾米(Humie/人类/Human)你用铁盒子车我们,现在轮到我用砍砍车你拿了”

    “WAAAAGH!虾米砍砍砍成虾粉!”

    最前面的绿皮狠狠地跳了起来,带着自身的速度,力量,还有一把巨大的斧头,然后全力挥下。

    鸿只伸出了一只左手,他中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摆出了一个剑指。

    鸿的手,划着螺旋袭击过来。绕开了劈下来的斧头,双指先是打在绿皮手腕的要害处,消除了握力。

    然后手指像是打板子那样打在了绿皮的手背上,绿皮的五指受不了了,只能张开。斧头也随之掉到了地上

    接下来就是一把低速旋转的链锯剑,狠狠的切进了绿皮的腹部,锋利的刀刃在电动机的牵引下,撕裂肌肉、割开骨骼,最后将绿皮变成了两块。

    就在这几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剩下的绿皮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原本它们以为两下就能够解决的虾米,竟然这么快的干掉了一只绿皮。

    鸿轻轻的甩开右手上粘到的血液,重心轻轻放在双脚上。

    “一只”

    “WAAAAAAAAAAAAAGH!!”

    第二只终于有反应的时候,刚刚举起斧头,鸿的左拳已经出现在它的眼睛面前。

    “虾米把那个小子的脑袋拧了下来了!”

    第二只绿皮的脑袋被打得翻过背的时候,这个声音的主人刚刚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就被一把刚刚穿过那个倒霉鬼的链锯剑通了个大窟窿,然后链锯剑直接向下一压,将绿皮锯开的同时,鸿并没有追击,而是一个滚身,向后滚开。

    “可恶的虾米!冲过去把他砍碎碎!!”

    剩下的两只毫不在意同伴的伤亡,执意往前冲锋。但是却发现无法行动。

    原因是它们过去的脚还在原地,现在的它们身上已经没有被称为“脚”的部位了,鸿在躲避的时候,已经将它们的脚斩断了。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