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9.植入与改造
  • 29.植入与改造

    作品:《猎魔小队

    炮艇的内部光滑、整洁,没有一丝灰尘,甚至什么都没有。

    “没人?”

    “嗯,没人。”

    雪代第一个登上了炮艇,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不由得有点失望。

    “还有无人机的哦,阿鲁塔,‘D’没有多少人手这件事你应该明白的吧?这里只有两个小队,765还有961,加起来不到6个人、其中765有4人,961有2人。所以大规模使用了无人驾驶系统——说起来,应该是emeth的人工假想人格索瓦纳的分系统接管这里的。”

    “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就没有管理战舰用的假想人格了,所以不是‘应该’,而是‘肯定’。”

    空气中传来一阵振动,接着平白的在空中构成一篇光幕,光幕中央映出一个少女的脸孔。年龄或许只有十二、三岁--起来最多也只有十多岁,不到二十岁,有着银白色的短发和金色的眼瞳,稍微注意的话还可以看出她拥有凛然的气质。仿佛就像是童话中的公主。

    一般人形容很可爱的小女生,通常都会用到‘像娃娃一般的可爱’来比喻,但是面前这位少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生下来就长成这样,外表也一直维持现状,身上散发出一种刚硬的感觉。要是人们经常以‘长得像花一样的美的话’来比喻女性的柔美的话,那么她就像是使用玻璃或者金属所打制的花。

    “真不知道你的态度是叫做‘冷淡’还是叫做‘毫不留情’。”

    “因为我可是假想人格。”

    屏幕中的索瓦纳仿佛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回答到,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

    “EXE,妳的升级改造将会在本舰上进行。羽翎,你的进一步植入也要在本舰上进行。”

    “哈?我?啥植入啊?”

    “标统一化标准战斗服,你不可能一直都使用甲壳装甲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并非‘D’的人员啊!”

    “同样可以使用的,是不是‘D’的人员不是必要条件。”

    画面上的少女冷淡地说着。她的语气和表情没有任何动摇,让人感受到她不是故意装出平静的模样,那种静谧的感觉十分自然。

    “大概是威斯特的主意吧……这家伙是开发科的主任,调动这种东西应该不是问题,你就收下这份礼物吧,我和时夜也同意了。”

    “放心吧,只会有一点痛的。”

    少女还是用冷淡的语气说道。

    “那么,雪代·阿鲁塔上尉,你可以帮助我们吗?EXE的改造……”

    “现在我被称为‘永莉’。”

    永莉打断了索瓦纳的发言。

    “为什么要我进行?那边不是有正规的‘D’的人员吗?”

    “首先,目前永莉是在妳的管辖之内,妳有必要了解一切状况,其次,时夜和鸿没有时间,标统一化标准战斗服植入要看他们的。而且我认为永莉的外在性别和妳一样,应该不会出现令人尴尬的景象。”

    接着就是一片沉默了。这个‘假想人格’要比永莉来得更加死板。

    ‘植入’因为种种周围环境,例如温度、湿度、地形,星球的运行、灵相、魔力偏差,以及其他各式因素的影响,无法完全按照理论来实行。所以进一步的‘植入’将会在固定的地点进行。地点一般是散逸层,而且为了要隔绝魔力流动的存在,将会在‘魔力无菌室’进行‘植入’的第二步——标统一化标准战斗服。

    这是炮艇在此飞升到了中间层之后,翎所得知的情况。

    “所以才要时夜和鸿两个人来帮手吧?”

    “没错,我无法掌握这里面的状况。”

    十五分钟后,当翎在里面被各种小型魔法阵綑得无法动弹的时侯时侯,他感觉上错贼船了。

    “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啊!不是说‘只会有一点痛’的吗?”

    “呼呼,翎你的头脑不行啊,你想想看,身为战舰假想人格的索瓦纳,会觉得痛吗?就算她会觉得痛,那也要是怎样的程度?”

    错误的判断会要了人命——翎在这一刻分外感到了这点的重要性。

    “没啦,时夜在耍你,要知道这些东西的作用是‘引导’而并非‘束缚’,还记得在鳌虾上面的事情吧?”

    纯粹的魔力。没有任何方向性的纯粹无垢的力量,将翎化为了一滩烂肉。巨大的魔力,要是无法引导,将会发生同样的事情。所以这间房间本身是一个封闭的结界,以确保魔法的稳定性。这是为了阻隔外来的影响,以便尽可能营造出符合理论的结果。

    “你就安心吧,人家原来要19道改造工序才能穿上动力装甲,你用个两三次穿上比人家好得更好的东西,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别废话了,要不我拿个40KG的恶魔锤敲你你才肯闭上嘴巴?”

    “都扁了,还能废话么!”

    然後时夜拿出了一样东西,要说第一次的注射器像一支像手枪一样的话,那么这支注射器就像是步枪一样的大小。

    “放心吧,容量2000ML,一瓶大升可乐而已。”

    “……你确定不会心脏衰竭而死?”

    人体的内部因为有渗透压的存在,要是一下进入大量的水分,渗透压将会被打破,水分会在心脏堆积,造成心脏衰竭。

    “安心啦,第一次的改造就是为了防止这个的发生。”

    时夜就像是死刑执行人一般,举起了步枪瞄准了翎,看那表情就像是要让人帮他配上‘哈哈,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台词,一股气势压迫而来。

    “我数三下,做好准备啊!”

    “一”

    翎逐渐呼出气,身体的力气渐渐流走了,对面的压迫似乎减弱了。

    “二”

    郐子手开枪了。称职的郐子手用的是斩首人的伎俩:预备的时候,会详细地告诉囚犯死刑的顺序,囚犯如果知道了自己被斩的瞬间,可能会挣扎,即使不挣扎,人类的脖子,在真正紧张的时候是坚硬无比的。如果这么斩下去,囚犯会痛苦,而且斩首人也会不光彩。所以,就要告诉他们假的顺序,这样一大意,脖子一刀就能砍断。

    那个称职的郐子手得意的笑了笑,似乎刚刚完成了一件令人快乐的工作,说不定,这才是这位郐子手的本来面目。

    巨大的痛苦像翎袭来。火一般的疼痛充满了喉咙,感觉就像是用火棍插入鼻子和喉咙那样的疼,从胸口深处涌上了咳嗽感,被塞住的喉咙中,咳嗽消失了,喉咙的血液流进了胃里,灼烧着食管。像是喉咙被掐住一样的窒息感这痛苦的感觉,使得伤口的疼痛急剧增加——像是被巨大的木桩贯穿心脏的吸血鬼一般。

    手脚像是被切割开来,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在虚无中度日。

    烧灼一般的热量,通过肋骨和脊椎,传递到了全身。

    全身的肌肉开始痉挛。全身都疼,拔牙一样的疼。

    视野开始染上了一层彩虹色,所见之物发着七色的光芒,响着美丽的音色。

    “叮!恭喜你升级了,得到了标统一化标准战斗服,战斗力提升至35,学习到了……”

    ‘咔吧’的响声结束了这个郐子手的生命,像是大锤砸到某些东西上面发出的响声。

    “别宅了,时夜。”

    --------------------------------

    “阿鲁塔,我希望妳不要吓到了。”

    “哈?啥?”

    “我把衣服脱下的时侯。”

    “没事啦,我不会自卑的,要知道贫乳是稀缺资源,就算永莉妳要大也比不了我几分。”

    “我指的不是这个。”

    光幕上的少女发言了。

    “雪代·阿鲁塔上尉,妳知道什么是装甲么?”

    “用于抵挡或削弱攻击力,抵消或减轻攻击对于保护目标伤害的保护壳啊,怎么了?”

    “永莉的皮肤,是和装甲附着在一起的,我指的是那层看起来很像是衣物的东西。”

    “三号约束器固定,装甲板全部强制排除。”

    像是要做示范一般,永莉的右手接着不断发出小小的爆破声,覆盖在她右手上的衣物也一并脱落。

    眼前出现一条浊黑的手臂,血液逐渐从肌肉下的静脉渗出。看不到想象中的电缆和管线,Excellence-00E,永莉,android,不是‘机器人(Robot)’,而是由生命系统,造型解质,人造肌肉,人造皮肤所构建的人工半机械生命体——android。

    要是全部排除的话,看上去将是如同被剥光了皮的人类一样。

    android不允许直接脱下或者穿上新的衣物,这是原来‘黑暗科学之乱’之前就有习惯作法,为了防止人类的社会混进‘异类’。但是他们还是和他们的文明一起灭亡了,只留下了庞大而危险的遗产。

    “……!太过分了吧……威斯特这家伙”

    “阿鲁塔,妳这是伪善。”

    “为什么?”

    永莉没有对自己的手臂发表什么意见,反而将箭头指向了雪代。

    “‘因为跟人类有着同样外型,所以有像人类一样拥有相同的感觉’‘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android’。不过,有这种想法的或许只有妳而已。而我们仅仅只是工具而已,工具只要发挥它的作用就好了。”

    “妳是指挥官,在战场上,使用部下的生命,获得胜利,那是理所当然的吧?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工具。”

    的确,金发少女的脚下,是以部下的生命所换来的胜利基石。雪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况且我也不是阿鲁塔你所认识的过去的‘永莉’,不要把我和她的影子叠加在一起。”

    “?妳……怎么知道的?”

    “桑德士的唠叨里面。”

    “……真是个多嘴的老头。”

    像是回应了雪代的话一般,永莉的右肩、左肩、胸口、腹部一片接着一片,她的皮肤被不断扒开。简直是不成人形,不,是无法保有人类的形状,除了脸部和手脚的末端外,只有那里还保留着像人类的部分,正是这样才显得格外的可怕。那个身影缓缓地走着并在白色的地板上留下血液及体液,用着蚂蚁走路般的速度慢慢地、慢慢地向前走去。

    雪代像是在目送着怪物地离开一般的看着永莉。这个光是蠕动就会流血的东西能算是生物吗,更不要说是人类了。

    “仅仅是工具而已。”

    不断的反复强调这句话。

    但是雪代还是默默的背起永莉,意想之外的轻,只要稍微弯曲身体调整姿势就行了。肌肉和血发出了浓重的味道,和第一次见到永莉的时侯截然不同。血和不知名的人造体液就这么渗透了雪代的衣服。

    前方的就是调整用的水槽,水槽大到可以容纳一个人在里头游泳。

    “真是的……”(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