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0.绿皮VS兽人(三)
  • 40.绿皮VS兽人(三)

    作品:《猎魔小队

    先是一名兽人用他的斧头把一个砍砍小子的脑壳给开了,接着他把那个小子的尸体一脚踢进了战壕里面,里面的屁精们急忙把这个小子往后拖回去,说不定疯医正好少个小子身上的零件。

    这一幕被一个喷火小子看到了,它就直接拿着喷火器给那个兽人来了一下,喷火枪里面燃烧着的重油马上沾到兽人身上,直接把他变成了一根蜡烛。还顺带点着了几个兽人,把他们烧得在地面上滚来滚去。但是这是徒劳的,放进了白磷的重油喷火器只要烧到了就不会停下来,一直烧到骨头里面为止。

    那几个兽人滚了几下,就不动了,火还在他们的身上燃烧着。空气里面充斥着烤焦的肉和脂肪的味道,喷火小子狠狠地吸了一下,看来它很喜欢这种味道。接着它又用喷火器向靠近过来的几个兽人骑兵喷出了熊熊的烈火。

    其中的一个骑在战马上的兽人骑兵,他的厚重的盔甲保护了他暂时不被火焰所击倒。趁着这个小小的空隙,他举起了长枪,猛然的扎向了喷火小子。巨大的重量伴随惯性轻松的扎穿了喷火小子,可是他没有考虑到喷火小子背上背的是什么了。结果一团火球将几个绿皮和兽人一同吞食进去。

    火焰如同尚未满足的巨兽一般在战场弥漫开来,巨兽添着它的舌头,将一片又一片的步兵卷了进去,然後吐出一块又一块的焦炭。

    “死吧!败类!!”

    “让你场场俺滴砍砍!”

    一个兽人好不容易把他对面的绿皮右手砍了下来之后,便被那个绿皮用大口径手枪一枪打穿了胸口。后者完全不在乎的向周围开枪,在它打完一个*后才正好命中一个在一旁蹲着的小屁精……正当它想换*时侯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没了之后才骂骂咧咧的跑回了农场里面让疯医给它换上义肢。

    疯医的喜欢拿病人做实验,热衷于为伤残的小子安装各种各样的义枝,以及大脑移植等,通常它们会为了省事而把两者一起同时做,毕竟,小子们是要打仗的,时间紧迫得很。往往当一个绿皮醒过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被疯医变成了跳跳,或者跳跳变成了自己。

    一般只有惨到不行的绿皮们才会去找疯医做手术,看来这个掉了一只手的绿皮不是很清楚这一点。要知道,右手掉了无法装子弹的话,扔下手枪拣起砍砍不久完了?看来它只知道,右手是来拿砍砍的,左手是拿短枪的,现在右手掉了自然没法拿砍砍。这对于它来说,这比要了它的命还要紧,不能砍人的砍砍小子,说出来都会被跳跳给笑话。

    上次的疯医同学现在已经是痛苦老大了,它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兽华佗,它的手下现在有四个疯医和十个剧痛小子,这班家伙正在等着找几个绿皮来剖来玩呐,正想睡就给递枕头,那个断了手的绿皮和正在被屁精们扛进来的被砍开脑壳的绿皮被放在了一起。

    “老大,我们没有义肢了,咋办?”

    “凉拌!!把它菇的兽基米德给俺叫来,要它给做根假手。”

    “了盖,老大”

    一个剧痛小子飞奔着跑出房子,向兽基米德说了这么一回事。

    “这还不敢单?”

    兽基米德再一堆烂钢材里面翻了两翻,拿出了几根铁轨,然後用电焊和扳手当当的敲出了根假手。剧痛小子屁颠屁颠的拿了假肢跑了回去。

    “听到没有,等会乃觉得痛乃就叫出来。”

    “啊?兽华佗老大没有麻醉的吗?”

    “干,那刀子划下去要是都不叫唤,俺怎么知道乃是死的还是活的。”

    “说的也是。”

    那个绿皮咕叨着又躺回床上,这时剧痛小子们把它绑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干哈?”

    兽华佗狡猾的笑了笑,扬起了手中的电锯。周围的疯医和剧痛小子们围了上来,发出了‘嘿嘿嘿’的笑声,这个小子再傻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对劲。手术台上顿时血花飞溅……

    “Waaaaaaaaagh!!”

    那个带队的老大和剑圣打在了一块,有几次剑圣的剑差一点点就能够把这个绿皮的脑袋给砍下来了。周围的部队越来越少这件事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一心一意只想打倒面前的这个绿皮罢了,这也是为了后续部队能够一举打到敌人的方法——至少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对面的老大不是。

    “红眼屁精,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你说什么!为了兽人的荣誉,我要打倒你们这帮空间邪恶兽人啊。吃下我这一击吧!!”

    剑圣身上慢慢的聚集起了力量,正在等待着时机一击解决这个‘空间邪恶兽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有一群棒弹小子正在借助着战壕的掩护向他爬来。

    棒弹小子在兽人社会里是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究其原因,只有一个——他们知道,棒弹的保险拔出来以后,要扔出去的不是保险而是*本身!

    它们身上有很多很好玩的棒弹,每次它们把棒弹扔出去的时候,这些破片棒弹就会‘砰’的炸开来,把敌人炸得碎碎。它们也乐意看到不长眼的自己人被炸得碎碎。绿皮有很多爱好,其中一项就是亲眼瞧着别的东西被炸烂,他们更喜欢的就是看着敌人的大家伙被炸上了天,如果他碰巧还掺了一脚,那就更爽了。

    就当剑圣想要抡起那巨大的剑的时侯,他突然发现有一个长着长柄的黑家伙飞到了自己的面前,接着爆炸开来,破片虽然没有击中他,但是硝烟一下子弥漫在他的视野里面,让他一下子找不到了目标。

    下一刻,他发现了那辆把炮塔换成大炮的战车突然出现了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还是以最高速度冲过来的。

    按照他记忆里面的作战方式,似乎没有哪个指挥官会把投石车或者大炮或者法师放到前线的,接下来这只钢铁巨兽就这么直接辗了过去。

    “第二梯队,前进!”

    兽人的指挥官下了命令,第二波攻击和第一波攻击完全不同,则是三千人的混合部队直接前进,注意不是冲锋,以为在窄小的地方,冲锋只会给部队带来不必要的混乱。这样的人数足以完全压倒绿皮们。

    但是突然出现的一辆钢铁巨兽打破了这个局面。农场前面的鱼塘突然分成了两半,一架数十米长的超重型战车由缓缓升上的平台运到了地面上,,它的全部装甲都被漆得通红,还可以看到主炮塔上面插了一只同样通红的角。以这台战车为核心,后边出现了三辆架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的战车。

    “捏哈哈!!老子就知道你们这帮砸碎人多,上次之后就他菇的特地做了这台割草机!”

    “红色有角可是有三倍于别的车子的能力啊嗷嗷啊!!俺的技术结晶啊。”

    那台战车和以往的多炮塔的绿皮战车不同,上面仅仅有一个炮塔而已,但是所有人看到它的那个‘炮塔’里面像蜂窝一样密集的枪管的时侯,就明白这东西绝对的步兵杀手,生命割草机。

    恶膏和兽基米德就站在那台战车上面,还可以看到它们为了下到水下而用的呼吸器。

    “波士,这个东西看起来没有脚呢……能不能威起来啊”

    一个老大这样子问到,它也是上一次皮卡秋的操作员之一,深深知道皮卡秋的可怕,但是这里的绿皮太少了,没办法一下子做出那么大的大杀器来。技无霸这回也是赶紧加工才造出了这台超重型的战车,要是没有红油漆的话,说不定还完成不了。

    “乃个傻缺,脚什么东西只不过是装饰而已,乃这种小屁精懂个球!!”

    技无霸张着大嘴反驳倒。恶膏倒是不介意这种小细节,对于一个战争波士来说,没有什么比‘战’更加重要的了。接着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Waaaaaaaaaaaaaaaaaaaggggh!!!”

    突然枪炮开始作响,各种各样的子弹扫过无人地带,扫倒了前进中的士兵。兽人军团坚定不移地前进着,最前面的队伍就像在阅兵场上一样行进,一头撞进了无情的弹雨中,一个个地像镰刀割麦子般被扫倒了。

    接着,绿皮们的屁精们坐着炮弹开始落下,因此炮火既准又狠。无人地带顿时为爆炸所覆盖,进攻者队形中火花朵朵,尘土飞扬,烟雾腾腾,充塞空气。弹片落处,血肉横飞,其状甚惨。然而进攻者丝毫不乱,稳步向前,直入火海。经过无人地带的路途很短,然而就在几分钟之内,就有数千兽人就阵亡。

    恶膏那辆红色有角三倍速的超重型战车不断做着高速移动,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台‘超重型战车’,上面的三十多支各种各样的枪管同时喷着火舌,将它的面前的目标打得渣都不剩。

    后面的那台绿皮无畏刚把夏洛尔一行人屠戮得差不多之后也发出了怪吼,然後从农场的后院就这么冲到了前方去,一路上撞翻了十几间房子,踩死了一堆屁精和绿皮。在它的面前什么东西都不能阻止它扑向敌人,然後把他们揍到仆街。

    兽人们的第二波攻势就这么被粉碎了。绿皮们还不满意,借着绿皮无畏和战车的掩护,它们开始反冲锋——冲到树林里面,砍翻那帮软弱的屁精老大。

    一辆战车的侧门被从里面一脚踢开,然後歪歪斜斜的撞上了一颗大树上停了下来,它里面致命的乘客就这么跳了下来。还可以看到这帮危险物品跳下车的时候地面在微微颤抖。

    “干你菇,下次俺要换一个驾驶员。它开得一点都不快。”

    “再也没有什么驾驶员了!!你个傻X,一把捏死了人家。”

    车上下来的是恶膏的亲卫队,之前的钢牙小子因为上次车飞了屁精的缘故,他们的体形明显的长大了一大截,现在它们全是超重装老大了,在绿皮社会里,超重装甲是终极的身份象征,只有战争波士,和那些近战数一数二的老大才有资格穿上它。当一个老大穿上它之后,他就成了精英中的精英:超重装老大。

    这群战场上的重装绞肉机乘着各种各样的战车杀入战场,绿皮技师们更注重重量而不是质量,这使得这些超重装老大每个至少都有一吨半重,他们在战场上的每一次冲锋都能将对方的阵地冲开一条血路,所到之处对手难逃一死,无愧于他们在绿皮里的地位。

    这不,刚刚下车它们的动力爪就将一堆红眼屁精们摁成了肉酱,还把他们那个敢在背上插杆小棋子的、一点都不威风的头头扔在了脚下然後一脚下去听了个响。然後在树林里面横冲直撞,撞出一道道的通路,留下一堆又一堆的肉酱。

    不知道是那个喷火小子觉得场面还不够火爆,于是就在树林里面放起了火来。然後所有的喷火小子们都有样学样,整个树林一时间成了烧烤场。要知道,绿皮们最喜欢的莫过于火焰还有爆炸了。

    兽人们的阵形完全被打乱了——没有什么军队能在大火里面保持次序。这时侯基利斯下了这场战斗中最为明智的命令。

    “撤退、给我撤退!马上!”(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