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1.深渊舞踏(一)
  • 41.深渊舞踏(一)

    作品:《猎魔小队

    所谓的‘舞踏祭’是兽人们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

    在这一天内,他们用各种各样的舞蹈来向他们的神祈祷、祈求得到更强的力量。这是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仪式,这个节日并不像人类的节日的一样是固定的,而是根据星相的运行来确定这个节日的日期的。

    大部分庆祝各种各样节日的人信仰程度都很薄弱——或者该说其实都没有信仰——庆祝仪式早就变成一种形式而已。那些充满商业气息的现代节日景致,已经变成一种固定模式……总让人觉得充满了铜臭味。就像是为了金钱或者是单纯为了庆祝而庆祝——反而失去了节日原本的味道,就比如说新年。

    因为是一年一次的特别节日,所以人们的心情很容易受到煽动。店员们使尽全力向顾客宣传,有些人在周遭气氛的影响之下掏出钞票,有些人则是顺着节庆气氛大买特买……街上四处可见提着各种各样大包小包的行人,或是拿着系有漂亮蝴蝶结的蛋糕盒、礼物盒的行人。这就是翎身边的新年,没有半点活着的气息。

    可是兽人们的节日,与其说是‘节日’,还不如说是完完全全是为了仪式而举行的庆典。道路的两旁既没有什么推销的店员,也没有什么提着大小包、礼物盒的行人,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节日’气息。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节日’吧——内心所期待的那一天。

    在故乡越来越淡的节日味道,反而在异乡的异族里面变的浓厚起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似乎有那么一刻,翎又再次回到了地球上,但是非现实的光景立刻把他拉回了这个世界。

    街边的兽人在发光的巨大菌类旁穿梭如织,空中飘着雪——应该说是菌类的孢子团,它们在空中缓缓地飘起落下……然后不知道消散在哪,如同雪花一般。

    温暖总是相同的,但是这个世界远远比翎的故乡来得残酷——无法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在明天中活下来,只能够紧紧的抓住今天的每一刻的生命来的那么的脆弱,没有力量就会被异族所屠戮。

    「鸿你们那边有进展吗?」

    「有一点……我们发现了一些祭司用的奇怪物品了,但是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气息」

    魔导书,它们是以魔法师的人皮所制的书籍,上面记载着各种各样的来自于远古的邪恶存在。它们本身即使魔力的证明、魔力的源泉,但是本身又在因为是魔法师的人皮所制而憎恶魔力的存在。就是这样的矛盾集合体,它们能在暗中影响任何生物的本心,使他们沉沦,然後身心和血肉化为大门,令异世的邪恶之物穿过这一道道血肉大门,君临于这个世界。

    翎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加入到这次行动中来,或许仅仅是因为‘不能看着不管’这个念头。翎想起来真是有点奇怪,生物所遵循的是趋利避害这个规律,为什么自己会仅仅因为一个不理性的原因而把自己置于险境?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翎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既然自己的行为无法用逻辑来解释,那么用非逻辑的思维来解释就好了。

    拐过了热闹的街角之后,翎最先看到的是一朵玫瑰,枯萎了的、仅有着四颗刺的玫瑰花。在空中飘浮着,和那些一闪即逝的星光或者雪花一样的孢子不同,它静静的在旋转着。

    红色的圆圈浮现出来,仿佛要把周围的星光吸收进去。

    从花的周围,翎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蛇在空中盘绕在玫瑰的四周,很明显的是蛇的身体没有接触到花朵。

    「我们又见面了。」

    “尼德霍格……”

    「唉呀!居然记得我吗?」

    蛇明显的笑了起来,虽然无法从它的表情上看出来,但是语气中有种喜悦的感觉。

    “你来这里干什么?”

    「因为工作。」

    蛇点了点头。

    “哈?”

    「世界上是没有不必要的工作的,虽然应该也有有害的工作,不过作为一般论来说,我是很赞成的。」

    “我问的是什么工作……”

    蛇不再回答了。周围的兽人们没有一个发现有这回事,似乎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翎和尼德霍格的存在一般。

    「你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一下子把翎的话题给打散了,翎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好了,只能勉强作答。

    “大概是吧……”

    「并不一定是这样的,今天刚刚开始,只能在今天结束的时候才能确定。」

    “什么意思啊……这……”

    蛇和玫瑰的影像开始模糊起来,然後化为一片片的发光的蝶,接着四散开来,围绕着整个街道飞舞,不规则的环绕在翎的四周。蝶的七彩之光盖住了菌类所发出来的单光源,将整个世界然出一片七彩的景象。

    翎在这光景中不由得伸出了手,想要确认这绝美的景致,蝶身上的鳞粉一丝丝一片片的滑落下来,粘满了翎的手。鳞粉似乎就像一只手一样,指尖缠绕着指尖,两只手就这样交合起来。手中传来了燃烧一般的热感,但是却不是疼痛,而是像是有什么缺少的东西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一般……

    蝶带着七彩的光,飞向空中,然後消失在彼方。

    “刚才那是……做梦吗?”

    蝶的存在,在各个不同的文化体系中的意味往往是‘死者的灵魂去向彼岸’。这里看不见的蝶群究竟代表了什么……没人知晓。

    “你们他X的给老子醒醒!!!!”

    耳边突然爆开了时夜的怒吼,一下子把翎给吼了个机灵。虽然知道是神经末端传来的虚假信息而不是真的在耳边大吼,翎还是反射性的揉了揉耳朵。

    「雪代妳和翎搞什么东西啊,直接在大街上失神过去?要不是时夜吼一声你们还要白白站多久?想引人注目么?」

    「刚才我和雪代失神了?」

    「废话,永莉传过来的心电还有脑波反应,再加上你们两个已经有半小时没动过一步了,这不是失神是什么?」

    半小时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数分钟内发生的一样?

    人类处在半梦半醒的时侯,往往会错误判断时间,翎明白这一点。那么刚才所发生的是现实还是幻觉?

    「我……刚才看到蝶了……七彩的蝶」

    雪代发出了这样的信息。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永莉确了自己的情况。

    「我和雪代一样,见到了七彩的蝶」

    翎最后也确认了自己的情况。

    通讯频道里面沉默了一下,然后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魔导书’开始活动了,全员开始集合,我们汇总一下情报,准备行动!」(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