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3.深渊舞踏(三)
  • 一键听书

    43.深渊舞踏(三)

    作品:《猎魔小队

    「A组就位,目标标记开始。」

    「B组就位,已经可以开始狙击。」

    通讯频道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兽人们的节日隆重的开幕了,大量游行的兽人们挤满了街上。而基利斯的失败,也被这个节日所掩盖了下来,毕竟两三千多人的损失既不多也不少,稍微马虎一下就可以过去了。

    绿色的欢乐海洋就这么在奇异的街道上澎湃起来了。所有人的心情无一不高张起来,这点正好给了双方一个绝好的机会,魔导书这一侧,自然是趁着兽人们喜悦和放松的时侯大肆开始感染,毫不设防的喜悦心灵是最佳的饵料。另一侧则是靠着所有的兽人都沉溺在喜悦之中的时候,开始对各个感染点开始标记。

    「这数量也太恐怖了吧!」

    时夜他们身处与游行队伍中的核心部分,看上去两个蓝点完全淹没在了红色的海洋里面。红色的部分有深也有浅的,也还有一部分白色的光点,那是没有感染的兽人群。其中有着黑色的点,标明着那是极度严重感染的目标,也就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

    「你们两个有办法尽量将感染者和未感染者分开来吗?」

    「应该有。」

    「啥叫应该有啊!」

    「看反应啊,你说要是我们两个直接卸去伪装用的魔法会怎样?」

    「应该会是兽人大军过来歼灭你们两个吧。那又怎么了?」

    「你啊,知道红丝虫吗?就是常见的金鱼饲料的那种红色小虫。还有就是各种寄生虫的习性。」

    翎不止一次见过这些小小的,蜷缩在一起晃动的虫子们。那种虫子生活在烂泥之中,要一条条把它们拣出来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那为何我们所见的却是一团团的红丝虫呢?答案是氧气,缺氧的情况下它们会蜷缩在一起,构成一团团的红丝虫球,然後再用水一冲,就是一大团红丝虫了。

    还有一种名为刺血枪的寄生虫,生命始于羊肠中会和同伙以卵的形态一同被大便裹挟排泄到地上,这时候喜食羊粪便的蜗牛争先恐后冲上去进食,它们便进入了蜗牛体内,由卵孵化成幼虫,再被排出到地面。这时候粪便是被粘液包裹着的,表面晶莹,蚂蚁们以为是美味咧着大嘴暗喜,迫不及待的囫囵吞下。这些进入蚂蚁体内的幼虫大部分逆来顺受,而一小部分开始进入蚂蚁的脑部在合适的时间进行攻击。结果是导致狂躁的蚂蚁会选择清早羊们喜欢进食的时间爬到草的尖端,刚好被某只羊吃掉,刺血枪就在羊体内成熟、交配,产卵产下的卵,又开始一个新的循环。

    大自然是可怕的魔术师,就连他所放的屁都是七彩的。

    但是这可怕的七彩魔术要是出现在高等动物身上的时侯,那就是灾难了。假设感染的兽人们被暗中加上了这两种情况,那么他们就会受到刺激了之后将会缩在一起,然後由感染最深者身上发出来波动再加上魔导书的召唤,那就是血肉所铸成的召唤大门,召唤着在暗中窥看着这个世界的不净存在。

    时夜就是找准了这个想法,要在这之前抢先出手,尽量减少‘大门’的总量。运气好的话,将会迫使魔导书亲自出面召唤,这时侯就有了一个击破魔导书的可能性。即使没有成功,也可以将‘大门’的数量减少至最低,尽量不让其召唤出可以承受轨道炮击的召唤物。然後就撤退,并且开始轨道炮击。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局。之前在翎的反对之下,这个临时团队采取了尽量不去伤害未受感染的兽人的方法。

    「时夜,你觉得按照翎的意见来办有把握吗?」

    「雪代,我们可没有太大的把喔——」

    「那为什么还要这样,采取更有把握的行动不更好吗?」

    「要是那样的话,‘D’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要是我们希望的话,emeth单舰就可以把这个星球轰成玻璃球。不过那么一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好了,你们不要废话了,我和时夜马上就要解除伪装了,同时你们也会暴露。永莉妳听雪代的命令,翎、雪代,你们负责火力压制上来阻止你们的兽人。」

    《最初进化》

    「OK」、「了解」、「知道了」

    在次确认了所有人的答复之后,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要上了,搭档。”

    “从我身上下去!”

    得到了这样奇怪的回答之后,鸿笑了笑,看来他们两个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奇怪的对话了。一瞬之间,他们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融化开来,下一刻,兽人们的游行队伍立刻混乱起来了——队伍的中央,出现了两个人类。其中一个手持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剑,还可以看见上面缓缓转动的锯齿,另一个手里面什么也没拿。

    “敌袭啊!快点呼叫卫队!!”

    “对手是人类的剑士和魔法师!!”

    很显然,兽人们把鸿当成了剑士——虽然拿着奇怪的剑,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在‘剑士’的行列中,至于另外一个黑衣的家伙,按照逻辑来说,剑士的伙伴里面一定有魔法师,那么他绝对就是魔法师了。

    “剑士大人,看你的了。”

    按照道理魔法师这么说到之后,应该默念魔法,然后向兽群中猛扔火球。但是这位魔法师却扬了扬手,将一个小盒子远远的扔进了兽群之中。那个小盒子立马炸出炫目的闪光和巨大的声响。在空旷的地下城市里面,顿时照亮了半边的天空,如雷一般的巨响也传遍了大街小巷。就算是再傻的兽人也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四散开来到处狂奔——有些是去避难,有些是去找到武器,然后向事发地狂奔,有些则是毫无规律的乱跑。

    震撼弹,一种非杀伤性*,大部分是通过声光来吓唬敌人,还有就是靠着巨大的声音来震聋震晕敌人,时夜所用的,恰好就是后面的那种类型的加强版——更加闪的光、更加大的声音。那枚震撼弹所扔下的地方,接近有近百名兽人倒在了地上。高达180分贝的震撼弹在狭小的地方,产生的回音足以震翻任何人类或者类人生物。

    “你每次出场都要那么劲爆吗?”

    剑士甩了甩手中奇形怪状的大剑,顺手砍翻了一个还在一边发呆的兽人,将他的上半身整整的扯下了一半。

    “不劲爆的话,我们的主角大人就不好下手了。我们分头走吧。”

    “赞成。”

    一黑一白的身影,立刻分开来行动。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那些匆匆而来的卫队,而是四处奔跑的兽人们。在翎眼里,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随着蓝点的高速移动,黑色、深红色的点不断的在地图上消失。

    地图上果然如时夜所料的一样,在失去了小部分的黑点之后,大量的红点开始以黑点还有深红色的点为中心集中起来,不难看出,整个城市里面已经开始集中并形成了数十个这样的红色地带。

    “永莉,开始加压轨道炮。”

    翎、雪代还有永莉,三个人正站在城内的一栋人工建筑上,它并不像那些螺旋式的尖塔无法站人那样,在现在成了最好的炮击平台,炮台自然是永莉,大炮自然是那门轨道电磁炮。

    永莉手中像一把奇怪的大剑一样的武器,现在被平放了下来,永莉一左手抓着*上方的握把,右手提着后方的大型握柄,将大量的电能注入轨道炮的核心——在那里会构建起一个电磁力场,将其中的弹丸在很短的时间,加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用30MM炮弹,目标是3点钟方向离我们最远的那一群。”

    远距离战的首要目标并不是离自己最近的敌人,而是离自己最远的敌人。这样的话,近距离内的敌人并不会很快的发现自己,同时也可以让敌人对战场情况产生误判,譬如说对自己的后援和退路无法把握。不得不说雪代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非常足够的,毕竟南甲最年轻的尉官这个名头不是假的。

    “了解,弹道计算完成,预计命中速度为8KM/S。”

    在这个速度下,30MM机炮的威力已经可以将防护最好的战车来个对穿了。

    轨道炮的炮口在‘汀’的一声,之后,炸出了一层烟雾一般的水气——炮弹在突破音障的时侯,造成的低压使得水蒸气在空中凝结起来。内部的电压也瞬间低了下来。

    那枚高速飞行的30MM机炮的目标,并不是锁定感染的兽人们,而是锁定了他们周围的建筑物。比起炮弹的直接杀伤,四处飞溅的弹片无疑更有威力。被击中的房屋正面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小洞,但是后面完全全部被击飞了——就像是快速打飞叠在一起的棋子一样,击出的力气越大,整个棋子塔受到的影响越小一般。

    可是房屋后面的目标就会有*烦了,四处飞散的石块威力就如同一发发子弹一般的飞舞。就连掉到地上,因为反作用力再次弹向空中的石块也能轻易的割开兽人的血肉、击碎它们的骨骼,像镰刀一般的收割他们的生命。在地图上所见的,是一个红**域里面被深深的划出一道深痕,它的中心部分早就空空如也。

    “大约在20秒内完成第二次加压过程,残弹10枚。”

    永莉淡淡的说到,似乎刚才那一击丝毫不关自己事一般。雪代握了握手中的步枪,确认了保险已经打开了,保险上面还有自己留下的汗。

    “慢慢来,不急。”

    这句话与其是在提醒永莉,还不如是说是在安慰自己。

    地图上面的两个蓝点后面跟着的是一大堆的白点还有少数的红点,怎么看都是‘猫和老鼠’的追逐模式。一方是鸿和时夜,一方是卫队的士兵门。

    “可恶啊,那边那个白色的家伙,给我停下来啊!!”

    “……”

    看来配合这个情况的兽人还是挺有自觉的,嘴里说着反派常见的台词然後在后边追逐,怎么看都像是‘反派整在追赶主角’的模式。鸿也没有回话,直接拿起了链锯剑往一旁的房子轮了过去。看起来很坚固的房子立马被链锯剑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到处四散的石块和烟尘很好的阻拦了追逐者的进路。特别是那些掉到地上的尖锐的石块,就像是铁蒺藜的翻版一样,还可以听到不小心踩到上面的倒霉蛋的哀号。

    “嗯,该到下一个地点了,就去神殿那边玩玩吧。”

    鸿刚刚计算着该去什么地方捣乱的时侯,突然有三个庞大的身影出现了,是三个身穿紫黑色的牛头人,其中最后面一个牛头人一边眼睛上还有一个眼罩,看起来应该是瞎了,但是这家伙手上却拿着一把大型的连弩。最前面一个拿的是一把和它身形不合小剑,中间那位拿的是一把战戟。

    “该死的白色恶魔,来尝尝我们的连续喷射气流……”

    话还没说完,三个庞大的家伙就这么冲了过来。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幅脱力的样子。

    “……SHIT……谁这么无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并不意味着他遇到了麻烦。第一个牛头人就这么猛扑过来,那把小剑在他的手里的可是被用得虎虎生风,在正前方舞得滴水不漏。

    但是对鸿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他描了一眼地上那块被链锯剑砸下来的、足有人头大小的石块,然後狠狠一脚把它踢向那个挥舞着小剑的牛头人的膝盖上面。后者的左膝盖关节立马和那块石头一起同归于尽了。但是剩下两位牛头人越过了伤者,继续扑过来。

    第二个牛头人手中的战戟,由上至下,猛的竖砍了下来,鸿轻轻的向后一闪,那把战戟就这么插在了地上。在它刚刚想把战戟拔起来的时侯,鸿重重的一脚已经把那把战戟踩到了地里面,然後踏着战戟的长柄,就这么冲了过来,一脚踩在了牛头人的肩膀上。然後跳到空中,接着像踩只青蛙一样,一脚踩到了最後一个手持连弩的牛头人的头上,高速跑动的牛头人还是像被车子辗过去的青蛙一般粘到了地上。

    “什么?居然把我当跳板???”

    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最後一个牛头人被一记回旋踢直接踢进了那栋倒霉的房子里面。还可以看到它飞出房子,一下子撞翻一堆兽人的景象。

    --------

    “哼哼……魔法师,现在喊破喉咙你的同伴也不会来救你了。”

    “等等,你个猪头,这句话是魔王在威胁公主的时候才会说的话,你说个头啊,身为杂兵,却没有杂兵的自觉吗?再说了,你也不是什么章鱼、史莱姆、一类的。要知道你这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六畜不认七窍不通的家伙,就连魔法少女用来作吉祥物的淫兽都比你有自觉啊,就比如说哪什么冥王用的长长一条的黄色雪貂之类的……”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次元的对话,但是毫无疑问的,被压制的一方很明显就能看出来是那个张着野猪脸的萨满。

    “可……可恶啊……魔法师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么?你就要被我们强大的兽人大军所毁灭了!”

    但是萨满身边的人数却明显的压倒了魔法师——数十个兽人步兵,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还有数个祭祀之类的兽人,前前后后围住了黑色的魔法师。

    “——哈、哈、哈、哈!”

    黑色的魔法师高声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毁灭!毁灭吗?”

    他哈哈大笑。

    “太棒了!一旦出生于世上,就无法逃过灭亡的定律——哈哈!太棒了!太好了!哈哈哈哈,太好了!”

    “可是啊,悲哀而可爱的蝼蚁之辈啊!很遗憾,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哈哈哈哈!你的行为在毁灭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不、不要嘴硬——”

    后一个声音明显的开始害怕起来。这个场景仿佛是一群LV十来级的勇者们直面最终BOSS。很明显的,两者的角色互换了。但是没有人在这场景中回过神来。

    “可怜的人们啊,我就让你们知道一下魔王的厉害了吧。”

    黑色的魔王举起了双手,上面冒出电光和火花,还可以闻到飘散在空气中臭氧的味道。

    “不要让他有吟唱魔法的时间!!”

    一个祭祀猛然的回想起来,接着它第一个冲了上去,但是魔王并没有使用魔法,而是直接一拳将那个祭祀轰飞。当所有人在注视那个祭祀的时侯,魔王杀入了兽人群之中。一瞬之间,有的兽人的头直接被按进墙壁里面,也有些被抓起来,狠狠的砸向地下或者别的兽人。

    一个刚刚想吟唱魔法的祭祀发现自己的左手瞬间被弯曲成奇怪的形状之后,不得不以哀号来替代那些古老的词语。

    最後一个站着的,是那名长着野猪脸的萨满,它已经被吓得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这才是魔王的样子啊,懂了没?杂鱼?”

    接着它的视线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时夜擦了擦刚刚狠狠打向萨满的手——上面全是鼻涕和眼泪。

    “记住角色扮演要称职一点,不然下次我就让你们一人一份便当。”

    接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乾坤大圣诸天从王语嫣开始影视世界从攻略女主开始签到从遮天开始登堂入室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