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50.保险
  • 50.保险

    作品:《猎魔小队

    “去死吧!!”

    崩溃的眼球怒吼着,瞬间扩大开来,看起来是自爆一类的东西。

    「消失」

    言灵,单单的一个词语,响应着蛇的话语,眼球下方出现了火焰。火焰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跳动,下一瞬间——燃烧只是短短一瞬,之后连黑炭都没有剩下。

    库塔消失了之後,她手中消失不见的魔导书再次出现了,静静的躺在了地上。上面的人皮封面浮现了血色的汗珠,还在发出悲鸣。

    地下都市还沉溺在杀戮之中,还可以听到远处兽人们的哀鸣,夹杂着某些令人不快的蜿蜒的声音,像是生肉在地上摩擦的声音。也有更湿润的声音,像是是从管子里面流出什么东西的声音。

    异形之物们还未退去,而是远远的看着着翎他们所处的那一片地带。没有一只敢于闯入那片被摧残一空的领域,哪怕那边有它们最渴望的血和肉,蛇的存在告诉它们这里可不是属于它们的捕猎场。

    “尼德霍格……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翎想支起身体,但是袭来的刺痛感和疲劳使得他的肌肉不听使唤,只能倒在地上大口呼气。

    「没什么,我只是来工作而已,顺手解决一下那些东西的」

    “剩下的呢……你总不可……咳……放过它们吧?”

    喉咙里面的血块被咳了出来,在黄色的土地上翻滚着,留下一道红黑色的痕迹。

    「又不关我事」

    蛇爽快的拒绝了。

    “你的工作?那是什么……”

    “尼德霍格,北欧神话里面啃食世界树的恐怖啃蚀者,鼓动着双翼,满载死尸于战场上飞翔的‘绝望之蛇。我猜你这回也是为了啃食死者才来这里的吧,对你来说死得越多越好。”

    时夜的声音从大坑里面传了出来,看起来他除了不能动之外一切都还算好。

    「没错」

    蛇到没有生气,轻松的对应了时夜的质问。接着它轻轻的在周围绕了一圈,特别是在永莉的身边停留了一下,然後它似乎开始笑了起来。

    「真有趣啊,泥偶造出来的泥偶,难得看到了好东西,等会‘保险’就要来清场了,今天就给你们一个特殊服务吧」

    “咳……特?”

    没有等翎把话说完,瞬间火花在他的头脑中爆炸着。视野变成一片红色,然后迅速地变暗了。

    原来翎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了,仅仅留下了战斗后的痕迹。异形们发出欢快的声音,接着四散开来,沉溺在单色的光源之中寻觅着血色。

    但是很快的,异形们发现自己并不单是扮演了捕食者的角色,同时也在扮演了被捕猎者的角色。

    地下的菌类如同星点一般的遍布大地,星光旁有个横飞的影子。不堪忍耐的存在,非人、非鸟——异形的影子,像是昆虫的翅膀,两个脑袋,清晰地浮现在地下永恒的夜色中。

    它的身体部分,不断的在蠕动变化着,发出着湿润蠕动的声音。异形将一个红色眼睛的兽人卷进了身体,然後那个兽人就像冰块一样融化开来。

    有些兽人可能是疯掉了,它们手持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砍向别的兽人们。那只异形就选择了这帮陷入疯狂的家伙们,它像海中的鳐鱼一般的游到了一只右手上架着奇怪武器的黄眼兽人身边,伸出了它的那只不定形的触手。

    但是下一刻,数千发金属的弹丸随着爆裂声撕裂了它那污秽身躯,它就像一只装满水的胃袋突然间炸开一样,飞溅出了各种各样的体液。这些体液还没有落到地面上就开始在空中燃烧起来,所溅到之处也开始随之被点燃了起来,将一票红眼睛的兽人们变成了夜色下的火炬。

    “坦克小子你们这帮砸碎,老子一会儿就去把你们打成碎碎。”

    恶膏非常郁闷,之前它手下那场大火烧得太好了,以至于把恶膏抢过来的农场都全部烧了起来。更加郁闷的是,他们没有赶上大大的Waaaaagh,好不容易度过了一条可以把跳跳冻成球球的大河,本来想和红眼屁精们玩两把的,但是这帮家伙跑得比屁还要快。最让他郁闷的是,好不容易飘来了一个看上去很好玩的跳跳,却被开着战车的坦克小子们打爆了。

    “看来这帮红眼屁精们养着很凶猛的跳跳,波士,但是为什么它们不拿出来和我们战?”

    “兽华佗你这个笨蛋,没看到这些跳跳很饿吗?”

    兽基米德指着远处正在将一个兽人吞下的不净之物。‘猎犬’之类的上位存在已经在尼德霍格来到的时候,吃光了目标之后就回到角度时间里面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低位的存在。

    “波士我们该怎么办?Waaaaagh还是Waaaaaaaaaaaaaaggggggh?”

    恶膏一脚把提问的重装老大一脚踢到了一堆食尸鬼里面去,前者像一台咕咚咕咚滚动的红色压路机一样直接压平了那堆食尸鬼,不愧是涂成红色的装甲,就连威力和速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你脑子里面装的是蘑菇吗,这时侯应该说‘为了搞哥毛哥,Waaaaagh!!!!!’懂了不?要不老子就把你送去搞哥毛哥那边刷它们的马桶!或者一脚把你踢进跳跳里面。”

    “波士你已经把它踢进了跳跳堆了。”

    “兽华佗,老子还有多少小子们?”

    兽华佗伸出了一只手,然後慢慢的扳着手指——上面还粘着不知道是谁的碎肉,它来来回回扳了十几次手指,就差没把它们扳断了,然后作出了回答。

    “波士,我们有很多很多小子。”

    绿皮里面只有“一点小子”、“一堆小子”、“一群小子”、“很多小子”、“很多很多小子”的概念。恶膏最多的时候,手底下的“很多”这个数可以形容为“很多”。

    “很好,小子们!!为了搞哥毛哥,Waaaaaaaaaaaaaaggggggh!!!”

    恶膏用尽他的肺活量,狠狠的大吼起来,叫声响遍了地下空洞,同时也宣告了绿皮大军的到来。

    实际上,这只绿皮大军并没有多少绿皮,经过和基利斯那一战之后,死了不少小子,然後种小子的田也被烧掉了,就连那块印着很多手表的奇异的布片也被烧没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又出现了不少绿皮。

    准确一点来说这只绿皮大军只有可怜兮兮的一千上下的绿皮,屁精只有五百不到,因为之前的智能炮弹用得太多了。无畏一架、战车四辆、运兵车整整一百二十辆。这里不能不说这个奇怪的比例问题,因为运兵车实在是太好造了——随便拣点铁片什么的,拼一拼,再装上个土制引擎,轮子,还有最不可少的大支砰砰枪,这就是一辆绿皮运兵车了,以至于是个技术小子就能够随便拼出来。

    至于什么刹车和方向盘之类的,记住,它们是绿皮。只要车子不炸,跳下车是脑袋着地还是屁股着地对它们来说都一样。

    然後绿皮们分散来开,和异形之物们大打出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