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51.封印
  • 51.封印

    作品:《猎魔小队

    “喂,还有人站得起来吗?”

    时夜的声音在林间中穿梭,不久便被白色的雪所掩盖。

    “我还可以站起来,目前鸿和翎还在晕谜中,阿鲁塔情况未知,时夜你应该能够判断自己的伤势吧?”

    回答的是永莉,翎在刚刚开始传送的时侯晕了过去。他们被尼德霍格给直接从空旷的地下洞穴给转移到了不断的下着雪的密林之后,蛇就消失了,所有人都倒在了林下的雪堆里面。

    “暂时死不了啦,你去检查一下雪代的伤势如何?”

    “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嗯?什么意思?”

    “她没有心跳了,脑波存在概率无限接近0。并且在这种天气下,我觉得现场抢救不如等到一切结束了之後再重启比较好。”

    永莉的就像是冰一样,清冷、通透,在寒风中让人感到一丝丝寒意。之前虽然都没有感觉,然而按照现在来看她不象是人类,人类的常识在她身上不管用,期待她会对人类的情感有所呼应更是天方夜谭。人类所造之物,毕竟不是人类,或许只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工具罢了。因此要让‘工具’理解‘死亡’这种感受实在太难了。对她来说,并不存在‘死亡’的概念。

    “永莉你知道什么是‘死亡’吗?”

    永莉脸上一瞬间出现了‘听不懂’的表情。

    “我不擅长思考。”

    “是吗?那么伸出你的手来吧……”

    永莉眨了眨眼睛,有个白色物体在眼前移动,很小很小的白色物体。一个又一个,由上而下。在林间的空隙里面悠扬的飘落下来。永莉伸出了唯一完好的右手,一枚白色的雪花静悄悄的落在她的手上。

    “我拿到了白色的东西。不过,好奇怪,我确认了它的确有落到我的手上,可是它却消失不见了”

    掌心的确留着一点点冰冷的触感,然而却看不到那个白色物体,留下的只有透明的水。

    “你是第一次见到雪吗?”

    “这就是雪?”

    一片、两片、三片,雪花一片片落在永莉的身上,接着她用食指碰触其中一片雪花,雪花立刻融化成无色透明的水,渗透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只要是落下的雪花碰到了永莉的手,冰冷的白色结晶立刻变成水,结束身为雪片的生涯。

    “你觉得该如何让这些水变回雪花?”

    “不可能,办不到,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衣服上依旧有不断飘落的雪花开始堆积起来,绿色的衣服上面开始出现一片接着一片的白色斑点。

    “如果雪代就像那些雪一样的话呢?”

    “不能变回来吗——”

    把融化的雪变回原样,或许一般的人认为,可以让水结成冰,或者用降雪机让空气里的水分产生结晶,形成雪片的形状,或者使用魔法,不过——即使这样,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一片雪花了。生命因为如此才显得珍贵无比,那是对于他人来说,唯一的、不可重复的生命。

    “即使人类留下了身体,但是那仅仅是骸骨而已——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就是没办法再次见面,那个人已经没有未来——已经不存在了。”

    “那么这些雪,死掉了吗?”

    纤细微小的结晶。只需一点点体温、一点点压力,它便会轻易地消失。它跟所谓的生命完全没有关系,只不过是非常单纯的自然现象而已。

    “是的。”

    “那么——阿鲁塔也像那些雪一样吗?”

    “是的。人类啊,要是死掉的话一切就结束了,人类和你是不同的,一旦死去,就再也不能见面了。虽然魔法里面有着某些召唤死者的存在,但是那只不过是重现活着时的残像罢了,什么事都不能做,再也不能互相碰触,仅仅是操纵污秽的肉块而已。”

    “我现在还是不知道,死亡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吗?不管是自己的死亡或他人的死亡,都必须这么恐惧忌讳吗?我记得人类一定会死亡,那么——人类一直都在憎恨、哀叹、诅咒自己的存在吗?”

    “这就是宇宙的法则了,所谓的死亡,指的就是是指停止存在,再也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举例来说,如果雪代死掉的话,她就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会变成跟石头和水一样的物质——不会哭,不会笑,不会思考。那只是一具尸体,就算她的身体还在,她的心也已经挥发消失。所谓的‘死亡’是一种绝对无法挽回的现象。”

    只有雪静默的落下来的声音。

    “好奇怪,明明没有什么——”

    深红色的眼睛充满了透明的雪的尸骸,静静的流过了脸颊,缓缓地滴到了地面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听好了——世界上只有两种可能,只要可能性不是0,那么无论多么小的数字开始累积起来,那么结果就是1。”

    “但是以人类的身体来说,明显在那时侯已经超过了可以抢救的范围——”

    冰冷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啜泣起来。

    “我不相信那条会咬到自己尾巴的贪吃蛇会放过这样的大餐。要是真的没有可能性的话,他就用不着把雪代一起送过来了。”

    时夜慢慢的挪向一棵树,尽量的把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永莉第一次看到了他身上的完整的伤口,左肩整个被烧焦了,两道奇怪的伤痕从肩膀一直到脚部。那种奇怪的伤痕并不象是一道巨大的伤痕那种类型,而是一颗颗或大或小的乒乓球一样坑洞联结而成的伤口,还可以看到每一个洞里都有一颗血红色的眼球在伤口里面如同蛆虫一样蠕动燃烧着,将周围的血肉啃食一空。

    库塔的鞭子就是由那种眼球构成的,现在时夜的身上满是那种奇怪的眼球在伤口里面转动,看得人毛骨悚然。

    “S~H~I~T~这伤口也太要命了。不过比起这个来,你先看一下雪代的气管里面有没有血块之类的。要是有的话就捏住鼻子然後吸出来,不过不要用太大力气了,人类的肺部很娇嫩的。”

    不过当事人缺根筋到了无视它的地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优点。

    永莉没有多说什么,便低下头去,深深的吻向了雪代充满了血的嘴,接着将满口的混合着血污和血块的唾液吐到了地面上来。白色的大地上顿时染上了红黑相间的颜色。重复了几次之后,永莉确定了再也没有什么残留物了。

    “呀……真是可惜了,现在我可看不见呐。”

    时夜小声的嘀咕到。

    “时夜你在说什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没什么,血压过低,看不见而已,一会儿就没问题了……你知道如何电击心脏吧?”

    “不清楚——”

    “一只手放在胸骨右缘2~3肋间,然後另一只手放在左腋前线内第5肋间。电击功率不要超过300焦,太大了心脏会受不了的,争取一次成功。”

    永莉看了看自己变形的左手——弯曲得不像样子,里面的人工肌肉和人工骨骼被搅在了一起。库塔那一脚远远超过了它们所能承受的力度,将它们打成了这个样子。

    “左手用不了。不过,我尽量。”

    永莉用右手将左手臂刨开来,露出了深埋在骨骼里面的管线——电磁炮所用的电源就是由它们传输的。然后将混合着不知名体液的管线一一排列出来,贴到了雪代的肋间,接着将左手贴到了雪代的左胸上,那里早就停止了跳动。接着一股低量的电流通过了管线,雪代的身体因为电流的刺激而手脚胡乱抖动。

    “有心跳了。”

    小小的胸部上传来了心脏的抖动,那是生命的跳动。

    “这么说阿鲁塔不会死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笨蛋!”

    心脏又停了下来,似乎刚才那一下已经用尽了它的所有力量。

    “停、停下来了”

    “别愣住了,开始第二次电击,400焦!记住,只有一次机会了!下次成功跳动的话,马上胸外心脏按压,人工呼吸!”

    第二次更强大的电流再次为那颗心脏注入了力量,让它跳动了起来。但是乏力的心脏刚刚想停下来长眠的时侯,狠狠的一击拍醒了它。永莉的手掌重重的压上了那毫无手感可言的胸部,再次刺激了心脏。

    肺部同时也受到刺激,将积累在里面空气一排而净,可是它没有力量再次吸入空气了,长久的缺氧状态使得它失去了活力。但是一股带着体温的新鲜空气侵入了肺部里面——接着是一股力量将废气吸了出去。

    反反复复数十次之后,心脏开始有规律的跳动起来——胸脯也随之起伏。满是血污的脸上,嘴唇上的紫黑色开始退去,换上了惨白的颜色,至少是有了活力。

    “这样可以了吧?”

    “应该行了吧……永莉你还能动么?”

    “好啦~能不能动都一样的说~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们都要乖乖去死就行了~”

    浮在半空中的库塔再次出现了。时夜身上的如同蛆虫一般的数百个眼睛顿时调整了方向,望向了库塔,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光是这个光景就让人吓破胆。

    “呀~想不到妳们还有这个嗜好的说~”

    现在永莉蹲坐在雪代的身上,看上去就像是骑乘式一样的体位,双手还放在了雪代的胸部上面。怎么看都是一幅糟糕的场景。

    “身为魔导书的妳怎么会有那种道德感,别开玩笑了?”

    时夜慢慢的回答到。库塔轻轻的在雪花飞舞的林间无声的来到了他的身边,那些在血坑里面的上百只眼睛也随着库塔移动的轨迹开始了恶心的旋转,还冒出了侵蚀血肉所发出来的烟气。永莉同时反射性的将雪代挡在了身后,以防库塔的攻击。

    “命很大的说~被我的‘深红’给腐蚀到了还能够顶嘴的说~”

    “妳不是被那条蛇变回了魔导书吗——怎么还会出现?”

    “闭嘴~妳这个烂玩具,我不是在问妳,再废话我就把妳慢慢玩坏。”

    晶灵化——所谓的晶灵也是‘高密度魔力团块’,魔力基于某种缘故而开始进行自我组织,形成物质,接着变成拥有某种外型的伪生物,这就是所谓的‘晶灵’。库塔就是这所谓的‘晶灵’了,魔导书因为其自身庞大的魔力的原故,形成向库塔一样的晶灵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说啊,库塔,你还是乖乖的投降被封印吧,还是可以少受一点苦的。”

    “哦~你要教训我的说?你看起来就像一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小虫子的说~”

    “你呀,知道这是那里吗?”

    “这片南大陆上,有雪山的话~是南甲的说~”

    “哦哦,真聪明!准确点的话是永雨都市南甲周围的雪山平原上。”

    时夜的语气里面充满了讽刺。

    “那和我投降有关系的说~?”

    “有啊,这是我家后花园——961的大本营。”

    库塔笑了笑,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身为魔导书的她,随手就能将一辆座大山抹去,自然不会在意这些问题。

    “然後呢?就你们这帮废材用地域优势就想封印我的说~?人类再努力也是废材的说~”

    “我同意这个说法,人类的确很废材。比起魔力值5000,神格值1300,战力6800的妳来说废材得不得了,哪怕你就是稍微释放一下魔力都会炸死一片。”

    时夜点了点头,人类和这些可怕的存在不同,生命在他们面前微小无比。

    “你不觉得今晚是个出来游玩的好日子吗?特别是对于某些猎食习性的动物来说。”

    “你说的是废材一般的狼的说~?就靠那些东西的说~?”

    “啊、不,我指的是狗。你想想看,这附近为什么没有什么和你们一般的存在?全部被狗吃了啊!”

    “犬科动物都是一样废材的说~你看看我都把你打成这样的说~”

    “Bye~Bye~”

    时夜突然蹦出了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妳说谁是废材?嗯!妳又打了谁?啊!”

    库塔的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影子,看上去库塔差不多大小。但是看上去和库塔完全是两回事。要说的话,库塔外表还是比较接近人型,但是那个影子袖口里面伸出的手腕,像兽掌一样覆盖着黑白相间的浓密体毛,从白色发丝当中伸出的,也是披覆着黑黄兽毛的野兽耳朵——非人的耳朵,竖在头上,尖尖的,而尖部又稍微的有点下垂。还可以看到一条毛茸茸稍微有点弯曲的尾巴,就像是带上了耳朵和尾巴的十岁左右的少女。

    像是流氓一样的语调就是由她的嘴里发出来的。

    “我~……呀!”

    没有等库塔说完,一只毛茸茸的拳头立马击中了她的脸部,巨大的爆炸声夹杂着冲击波在林间传播着,将大量的雪花从树上抖了下来。库塔如同火箭一样的飞出了树林,身上还因为和空气的剧烈摩擦而产生了一层火焰。但是袭击者并没有这样就打算中止攻击,再库塔飞行的路线上,袭击者再次出现了——就像瞬间移动一样。

    两只毛茸茸的手合在了一起,就像打排球一样的握了起来,然後她把身体拉得像一张满弦的弓一样,接着是狠狠的往下一敲——扮演了排球这个角色的就是在和空气剧烈摩擦的库塔。

    ‘咚咣!!!!……’

    空中发出了沉闷的爆炸声,单单的一击造成的效果就像是在空中炸开的绚丽烟火一样,足以看到这一击的威力之大。里面不单只是混杂了魔力这么简单,恐怕她的原本的力气就大得吓人。

    那枚倒霉的排球还没飞上数千米就直接受到了如此一击,顿时化为了流星砸向了地面。

    ‘嘭……!!’

    清脆的巨响响彻了整个雪原,流星落下的地方,并不是林间,而是空旷的雪原。在那里面,它将地面炸出了一个三十米的巨坑,泥土带着热气,混杂着石块四散在雪原上面,将雪化开来。接着另一枚流星再次落到了同样的地点,是那位有着野兽耳朵的少女的第三次攻击。这一击来得比前两次更加可怕,就像一枚高威力的*直接在地下炸开一样,烟尘混合着融化的石块飞散开来。

    大坑中,少女以骑乘式一样的体位压在了库塔的身上,饱含了魔力的拳头在夜色下振动着空气,发出了沉闷的嗡嗡声,然後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了库塔的身上。有规律的巨响振动着整个雪原,还可以看到大坑之中暴发出来的闪光。

    数分钟之后,少女咬着人皮魔导书的书脊,从大坑里面跃了出来。胜负非常明显,完全是压倒性的虐杀。

    “都说了要你老老实实的接受封印比较好了……”

    “那个是谁?”

    “我家里的废柴,威斯特的大部份机器人的编号都毁在了她的手上。”(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