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特训

作品:《猎魔小队

地下室里面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那并不是恶臭,也不是足以遮蔽视线的混浊空气。而是某种慢慢腐败、令人觉得无力的污浊气氛,像毒气一样盈满整个密闭空间,吞没那个空间里的所有物体。

翎开始觉得,这个气氛明显和上一次下来和家具进行战斗的完全不同,要是上一次的战斗给人的感觉是在玩RPG游戏的话,这回就像是在玩恐怖游戏——随时都有可能从拐角处杀出一个浑身是血的链锯杀人魔,挥舞着手中的链锯剑把可怜的主角给锯成几大块。

心里有一个十分肯定的声音:

「不行,绝对不要呆在这种地方,会送命的!」

之前在和平的地球的时侯,翎的求生本能都被闲置了起来,但是最近这几天的各种事情,已经将压在箱底、渐渐发霉的求生本能锻炼得异常的灵敏。目前这个求生本能不断的告诉翎:

「快逃快逃快逃,趁现在赶快逃走吧,快点快点快点——趁早快跑!」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翎默念着台词,用理性告诉自己,这些感觉都是幻觉,没有什么人会在圣诞节引发什么大战的。所以,是绝对安全的。

对于求生本能所发出的警告,翎按照他的推理迟疑了一下。所以他觉得刚才从心里涌现的危机意识,或许只是一时多心罢了。

门在地下室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按照鸿所说的话就是那里,翎轻轻的敲了敲门,可是却没有人来开门。

推开门之后,屋里的一切就这样映入眼中。总觉得气氛很诡异。室内虽然非常明亮,可是却有一种阴暗的感觉。就好像发现平常见惯了的房子突然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妖魔的乐园一样——如果这是恐怖游戏的话,再过五秒浑身是血的链锯杀人魔就会出现了。

这时,背后响起了马达的低沉转动声——那是链锯剑发动的声音,接着,有人从背後抓住了他。

“呜哇!!链锯杀人魔出现了!!”

“谁是链锯杀人魔啊!”

翎惨叫了一声,猛然回头一看,是鸿拿着链锯剑站在他的身后。

“吓了我一大跳呐……”

“谁是链·锯·杀·人·魔·啊!!”

看着一脸阴森的鸿不断的逼近过来,翎又想到了那次被当成青蛙一脚踩扁的痛苦经历,不由得惨叫起来。

“没……没有的事,鸿大爷怎么可能是链锯杀人魔呢,那是幻觉而已,幻觉而已。”

“那就好。”

平常一幅沉稳样的鸿竟然会有如此表现,难不成他害怕过圣诞节?

“好了,我们还有八天的时间,你就准备好被特训累死的准备吧!”

“为啥要特训啊……”

“因为要过圣诞节。”

当翎一头雾水的时侯,时夜从另外一个门晃了出来。要说鸿只是变得激动化的话,时夜的变化更大,往常要是只是‘少根筋’的程度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幅‘脱线’的程度了。

“没时间啦,快点给我去训练!”

“也用不着找上我吧——像我这种普通人一捏就死的程度也要训练么?”

时夜下来的时侯是拖着雪代的衣领走进来的,看起来毫不怜香惜玉,虽然被拖的那个也算不上是什么‘香玉’,嘴里面还嚼着三明治的雪代看上去怎么也不能和‘淑女’这个词联系起来。

“雪代妳过了圣诞节多少岁了呀~”

时夜的表请就像是路边用棒棒糖搭讪小萝莉的怪叔叔,一脸歪曲的傻笑样。

“17吧——我的生日是平安夜耶,你要送什么礼物吗?”

“就快要到了大人的年龄了喔~”

“等等!时夜你这危险的发言算什么啊!”

“没什么,在你过生日之间要被好好的修正一下妳的懒惰习性。”

时夜继续把雪代往房间的另一扇门里面拖,后者发出了悲惨的叫声。

“永莉,救我啊啊啊~”

正在二楼餐桌上横扫饭菜的永莉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刺着她的背后,吓得她猛然站了起来。但是几次的扫描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状态。所以她又安安心心的坐回了地上,开始继续横扫饭菜。

“大概是新植上去的皮肤感应系统异常吧,幻觉而已,幻觉而已。”

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将威斯特的筷子用一只叉子插在了餐桌上,将最后一盘比萨塞到了嘴里面。

出现在翎和雪代面前的,是另外一扇大门后的奇怪景象。一边是地下密林,一边是荒凉的城市废墟,还有一边是毫无任何障碍的沙地——不论怎么说,这些都不是该在地下出现的东西。

“你们两个想要干什么啊……”

“特训,上次老子熬夜之后睡了个觉让翎你侥幸跑了。”

“说起来上次好像有人偷跑呢……”

翎只能转移目标,免得被这个疯子缠上。

“我不是说了会被你们这帮怪物轻松碾死了么!你们可是连永莉都可以那么轻松的打赢啊!”

“哈、哈、哈,放心吧,我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了——”

时夜疯癫的傻笑着,从口袋里面摸出了像是手枪一样的东西,枪膛的部分像是注射用的针筒一样,上面还有明确的刻度值。那是一种战场注射用的医疗用针枪。针筒里恶心的黄绿色的液体流动时,形成的图案就像不断扭曲的人脸一样,液体像生物一样在针筒里四处窜动。

总之那根针筒看起来有够诡异,要是把它注射进体内不知到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嘿嘿嘿……”

“雪代妳就认命了吧!”

“就算你那么爽快地说‘认命吧’,我也不会乖乖束手就擒的。针筒里装的是什么?看起来好像某种奇怪的试验品。”

“喔喔,你好好听着。”

“等一下!我随便听一听就好了,因为好像很恐怖的样子……”

时夜自顾自地露出了很得意的表情,接着指了指手上的注射器。

“这个就是阳炎的精粹化的治疗用魔力,大部份人类的伤都能够用这个治好。”

“有这个的话——在战场用不比较好吗,用不着浪费在我身上好了……”

“不行的哦,这个东西不能离开阳炎的身体太久,而且它有一项非常大的缺点,那就是——非常的痛,要是在战场上用一定会让人直接痛晕过去的。”

“所以啊,雪代,放心吧,鸿大爷只会把妳揍个半死就会放过妳了。”

时夜嘿嘿的笑着,右手拿着装有诡异液体的针筒,接着他把针筒交给了鸿。

“只要注射了那种魔力,那怕妳被打成了死青蛙也能够生龙活虎的跳起来,这下受伤可不是妳逃避用的借口了。”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地下室的厚重大门砰地关上,封住了她悲惨的叫声。

比起一脸死灰状的雪代,翎显得稍微有点坚强,不过,也仅仅是‘稍微’而已的程度了,他开始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听从那个叫他逃走的声音了。

“拿着这个,练习用枪,里面装的是油漆用弹,斧刃的地方改成了放有油漆的海绵。”

时夜踢来了一只步枪,模样长得和之前的突击步枪差不多,就是*和步枪的涂装明显和实战用的有很大区别,步枪上面有一道很显眼的红色斜线,看上去就像是标着‘禁止使用’一样。同样雪代也拿到了一只这样的步枪。

“我和雪代练习好了,你手下从来没有留情过,揍个半死收手这种程度的东西你可做不来。”

“好啦,好啦,废材你跟我来就好了。”

“我?”

翎哀号到,上次是被鸿打得找不到北,这回又换上了时夜——而且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那种人,不知道这会将会被揍成什么样。

“这回是城市战,你当进攻方还是我当进攻方?嘿嘿嘿哈哈哈~”

他发出了奇怪笑声,不断的刺激着翎的神经。要是被这样的疯子事先埋伏袭击,有几条命都不够。所以翎决定要先下手为强,尽可能的干掉那个疯子。

所以翎选择当上了防御方——可以事先熟悉环境,拟定逃跑路线、埋伏地点甚至是设下陷阱,这些都是防御侧的优势。虽然他还不太清楚这些东西该怎样办得好,但是已经开始有些像样了。

目前翎正蹲在两栋大楼之间的一堆废墟之间,前方是数栋大楼的交界处,那里有着良好的射击视线,同时也是要详细搜索废墟的必经之路。而目前翎所在的位置,即使被发现了也能很快的消失在废墟之中,是个可攻可守的好位置,至少翎经常在游戏中见到这样的好位置。

‘好了,现在就等时夜经过了……’

翎握紧了手中的突击步枪,虽然知道里面装的是毫无杀伤力的油漆弹。但是不知为何,翎却觉得这种东西能给他带来一丝丝的信任感。

‘要是打中他了,说不定就能够结束这特训……’

远处传来什么声音,就像是沉重的麻袋拖动在地上所发出来的声音一样。

“擦……擦……”

音源是在左边的大楼通路那边发出来的,沉稳而又坚定的向前移动,听起来并不像人类的脚步声。在废墟之中,最不可能隐藏得住的,当属是声音了。碎玻璃、沙子之类的只要踩上去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所以是不可能隐藏得住的,只要走在地面上,哪怕在如何神功盖世也好,都不可能避免这种声音。

这是陷阱?还是新的装备?仔细听起来,那种迈步的规律,是和人类一样的,只不过是大概是过于沉重的体重使得步子无法正常的迈开而在地上拖拽而行才发出了这种声音。

专门为了对应巷战而开发出来的重型装备——翎倒是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狭小的地方,不可能使用太大的火力,作为进攻方,要是有足够的装甲可以防御另外一方的火力的话,那么将会是压倒性的优势。

‘超重型装备?’

谁知道时夜他们会不会动用这种重型装备来收拾自己,不过翎连想到时夜之前的诡异笑容……怎么样看上去都是会有这种可能的。

听上去足足有一吨重量的脚步声还在不断的前进,只要数十秒钟之后就会路过这个路口了。

‘等等啊……’

要是以对方的装甲状态来说,要是为了能在狭小空间里面承受大量的伤害,稍微估计一下,最大应该大约就是20MM的机炮了吧,那种东西的话,大约能够在坚硬的水泥墙上开一个30公分的大洞,要用装甲完全吸收这股冲量的话,大约也是一吨左右。但是要是考虑到火炮的威力和巷战的环境的话,大概要把所有的装甲都往前部放了吧?那么真正能够造成伤害的,应该只有侧面了。

也就是说,翎这回的机会就是那个声音刚刚来到路口的时侯,露出它的侧面的时候,一轮连射就能够解决目标。

声音越来越接近了,再走几步就是路口了。翎把头缩了回去,背靠着掩体,使得对方无法看见任何可疑的景象。接着那个声音好像‘咯吱咯吱’的转身过来,应该是查看这个方向,然後又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大概是要转身回去吧。

‘机会!’

这时侯只要站起来,向目标开火,假设的高爆子弹就会击中它那脆弱的侧面,从而击破目标。翎已经可以想像时夜那因为失败而开始抽搐的嘴角了。

翎突然转过身来,手中握紧了突击步枪,确认了是在‘点射’的状态。接着他猛的站起身来,向音源地扣动板机——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三发油漆弹飞过上百米的距离,击中了一块混凝土,绿色的油漆飞溅了一地。并非是翎的枪法不好,击不中目标。相反的,有一枚子弹准确的击中了目标。但是所谓的‘超重型装备’只不过是一块混凝土而已——看上去足有一吨重的混凝土,不知道如何动起来,在大街上行走着。

「不好,是陷阱,闪开!」

体内的求生本能告诉了翎目前所发生的事情。有了第一次犯下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了。翎一个翻滚,原地跳开了。

接着三枚油漆弹在原来的掩体的位置爆开,绿色的油漆溅满了翎原来身处的地方。和翎三发分散的点射不同,这三枚子弹的着弹点倒是很规律的成斜线角。要知道全自动枪械的命中率往往不高,通常只有前两三发比较接近想射击的目标,第一发之后因为枪口上扬的关系,剩下的那两发通常都会偏离一点目标,翎的射击通常就是这样的。

但是这几发排成一条线的着弹点就说明了对手是多么熟练的老手,斜线比起单纯的横线或者竖线更好的命中对手。

从着弹点的角度来看,射手大概是身处于楼层之中。翎立马向左边的大楼靠过去,顿时离开了射手的射击线,暂时安全了。

‘真是难缠啊……该怎么办好?’

翎从另外的角度看了一下着弹点,确认了时夜大约是在左边大楼的天台那里。看来并不是一早就发现了翎的所在地,而是在翎发动攻击之后才作的判定。不能不说灰色的‘巡星’的迷彩效果非常好,要知道,灰色、黑色、白色是城市迷彩的主要色调,看上去最不起眼的灰色恰恰是最合适的迷彩。

对于擅长近战的对手就要使用远距离的攻击方法来消耗对手,并且给予致命一击,反过来,面对擅长远距离攻击的敌人就要使用近身攻击来击溃他。

团体战里面经常出现的画面无非就是属控制攻防的打击系技能者,通常是剑士或者骑士什么的,位于队伍的第一线,以便挡下敌人的攻击。在后排的是拥有特殊攻击能力、但防御力和近身能力相当低的魔法师或狙击手。通常都是剑士或者骑士争取足够的时间,好让魔法师或狙击手能以正确的攻击手段来歼灭敌人。

细细想起来,961这个组合,无非就是擅长近身的鸿和擅长远距离的时夜组成的小团体,至少构成了符合这种战斗的最低要求。

伏击的方案失败了,那么第二个方法就是突击,猛然的接近到魔法师或狙击手的身边,然後手起刀落干掉他,目前那位狙击手就在大楼上方。只要‘巡星’的一次加速跳跃,就可以轻易地跃上这栋不算太高的大楼。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接下来如果不能干掉狙击手的话,那么迟早会被命中率极高的子弹打个正着。

翎将斧刃推上了枪身,准备来一次突击。上方出现了一块白色的板子,上面还有一道一道很显眼的红色斜线——那个应该就是狙击手所用的突击步枪。

只要一个冲撞撞掉那只步枪,那么狙击手将会失去他的优势。经过了上次的地下城战斗之后,翎开始对自己近身战有了自信,相信时夜再可怕也没有那只小熊危险吧?

“切!”

‘巡星’的腰部喷口开始发出了蓝色的光,巨大的力量顿时震开了周围的尘土,远远看起来就像是爆炸一样。翎在巨大的推力下,贴着大楼飞了上去,强烈的风刺激着他的眼睛,使得他稍微出现了一点迟疑。当了解这不该是迟疑的时候,时夜的步枪已经离他不到一个身段的距离了。

眼看巨大的冲力就要把他带上空中,称为狙击手的良好靶子时。翎狠狠的一拳打到了大楼的窗口上,击碎了玻璃,在四散飞舞的玻璃中,他抓到了玻璃窗里的钢条。

也就是说翎采取了减速还有转向的行动,也就是把手当作轴心,利用自己的速度,身体猛然的旋转了起来,一脚把那只步枪远远的踢飞了。不过这股冲力还是过大了,使得他再转了一圈,才能够像体操选手一样借用了旋转的力量轻巧地跳上楼顶。

时夜正在甩着手腕,看起来那一脚力度太大了,震麻了他的手腕。

“我赢定了!时夜你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你就不能换个台词吗?”

看起来像是脱线的狙击手说的话还是一样的脱线。多说无益,翎就选择了最方便的说服方式。用沾满了绿色油漆的斧刃直接开始了攻击,第一击就由上至下的斜砍过来。这种砍法类似时夜的射击一样,斜线比起单纯的横线或者竖线有更加良好的命中率。

“咣!”

步枪没有砍下去,确切来说,是只砍到了一半就停下来了。斧刃并不是因为砍到目标而停下来,而是枪身的部分,也就是斧刃下来的那一小部分,被时夜的左手抓了个正着。接着时夜轻轻扭了一下身体——蹲下马步,右手散开、手指合拢,一掌轰到了靠近把手的*部分。

一个简单的杠杠原理,以左手为支点,步枪为杆体,发力点为右手,理论上的最大位移点是在翎的右手。一股极大地力量震松了他的手腕,将步枪笔直的打飞了起来。

翎只能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放弃步枪,将双手交叉架在胸前,尽可能的挡开飞来的拳头或者踢上来的脚。这种姿势可以使得大部份的攻击被格挡下来。时夜就在原地一个转身,利用回旋的力量,左手的手肘撞在了翎的两手之间。大部份的力量都被翎双手卸去了,不过翎的双手也紧紧的贴近了胸口。

“?”

翎看到了时夜的左手手掌是开着的,右手也化为手掌,紧紧了收束在腰间,就像是在积蓄力量……接着他的右手手掌狠狠的撞上了左手,翎的胸口在那一刻就好像是被巨大的锤子击中一般的震动起来,似乎整个内脏都被这一击粉碎了一般,余震将他直接打飞了——二次发力,专门用来对付防御技所用的打击技。

肺部的空气被排了出来,呼吸马上就乱掉了,感觉就好象在充满氧气的地方溺水一般,胃部里面未消化的食物仿佛也活了过来,正在一个劲的往外涌,不过因为姿势的原因,没有吐了出来,灼热的食物在食道里面转了一个圈,又再次回到了胃里面,只留下了苦涩的胃酸在烧灼食道。

视野里面因为暂时的缺氧而出现了说不上颜色的色块,接下来才能看出来是红色的砖墙和刺眼的灯光,还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那个黑色的影子举起了右手,接住了飞上天而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往下掉的步枪,然後把枪口朝向了翎的脸。

“……这种情况下不用开枪吧?”

“男人一定会遇上不得不拔枪的时候……”

这段台词翎听过一次——

“我可是能够扣下板机的家伙——”

希望这一种油漆能够很轻松的洗掉就好了,这是翎目前心中唯一的想法。

-----------------------------------------------

有病作者的话:

昨天因为电信直接人品,开得了17K的首页但是进不了作者后台,故而只更新了2K4,今天更新6K6补偿一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