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3.魔法教室(一)
  • 3.魔法教室(一)

    作品:《猎魔小队

    “要……要命啊。”

    满身是绿色油漆的翎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充当进攻者的他刚刚冒头的时侯,三颗不知道从那里飞来的油漆弹准确的命中了目标,把他直接打翻在地上。虽然说油漆弹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最基本的动能还是有的。

    “算了吧,今天就到这儿了。看你这半生不死的样子,再练下去还是徒增疲劳而已。”

    时夜不知道从那里拿着步枪翻了出来,看上去没有半点疲劳的样子,倒是翎在一旁喘着大气。

    “今晚上帮你们总结一下失败的原因,等会吃完饭到五楼上面去就好了,顺便告诉你们什么是魔法吧?”

    “感觉好像上课啊……”

    “啊~这么说也没错啦,算得上是‘魔法小教室’吧?”

    “为什么总是疑问句啊?”

    时夜愣了一下,接着就露出被人家突袭之后吃惊的表情。

    “因为还要看看鸿大爷的意见啦,要是他突然觉得联系拳法不错的话,那么你们就等着上拳法课吧,虽然我也懂,但是还是交给专家来比较好。”

    “原来你会的啊,怪不得我会被打得那么惨……”

    “你失败的原因不是这个原因哦,白白被我打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总结出来吗?”

    从第一次练习开始,已经过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次的时间和上次鸿的近战训练一样,不过这次实际上比上次更累。无尽的搜索与反搜索、突击和防御。要说上一次单纯是体力活,这回则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劳动,虽然同样没有做出任何有用功,但是来得更加的累。

    “现在是3点这样,你有接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调整一下状态,也可以在我的书柜里面拿几本书来看看啦。”

    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个一身黑的家伙就转身跑出门去了,看来应该是去准备什么东西了。与此同时另外一扇门内,另外一个白色的家伙也跑了出去。

    “人渣你竟然和我抢晚上的时间!”

    “这是我的台词!”

    看起来这两个家伙乐在其中,不过这对于翎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要……要命啊……”

    另一个房间里面同样传来*声,看来这对于雪代来说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

    “雪代你那边怎么样?”

    刚刚说出口翎就发现了,不应该说出这话——同样是浑身绿油漆的雪代从那扇门里面爬了出来,看起来比翎还要惨,一点也不像被‘手下留情’过。不过考虑到翎和雪代身体之间的差距,要是换上时夜来训练的话,那么刚开头那一次手肘撞击就足以将她的骨骼打个粉碎。

    “比起‘现在怎么样’来说……你觉得我们今晚上会有怎样的遭遇?”

    961本部只有四楼而已,五楼的话按照一般的概念被叫做‘天台’。但是这天台实在是超乎想像,从第四楼上去的时候台阶明显比其他台阶来得更长。

    要是一般的建筑的话,多多少少会在楼顶的天台种上植物来防止直接的日晒雨淋。不过这里的话却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温室,足足有数个篮球场的大小。里面种植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也有在地上挖出来的水池。水池里种着的睡莲,在温室的庇护下绽开着紫色的花朵。地面上的草坪柔软得让人就想直接在上面打滚,鼻孔里面充满了植物的芳香味道。

    出乎人意料的是,这里还有出了人类之外的生物。并不是什么奇形怪状不可思议的生物,而是一只看上去很老的,以至于全身的黑毛都开始有点泛出暗红色油斑,甚至有一部份毛已经变白了的中型狗。

    而且那个外型绝对是一只土狗。

    “这是啥啊,用来讲课的神兽之类的?”

    “一般的老狗而已,笨狗一号。”

    “哎……今晚鸿你来上课吗?”

    鸿正在将一块白板搬起来,摆好,看起来就像是上课用的白板一样。通常的大学里面都有这样的白板来给老师使用,翎对这东西一点都不陌生。

    “不,我划拳时侯输了,所以要帮打下手。”

    要说黑色的时夜给人的感觉像是‘脱线’的话,这位白色的鸿就是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这两种类型的组合放在一起反差极大,也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怎么搭档在一起的。

    “今晚上主讲内容是魔法啦,放心好了,这次不会有任何危险。时夜那猪头不会傻到连自己的宠物都会卷进去的。”

    “这是他的宠物么……看起来都一身黑。应该有十岁了吧,都老成这个样子了。”

    雪代刚刚向过去摸一下那只黑狗,结果它笨拙的跑开了。

    “好差的个性……”

    “嘛,狗一般都是这个样子的啊,还有,不要乱说它的坏话哦,不然会被阳炎揍扁的。”

    被随随便便一拳就可以毁天灭地的魔族揍到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时侯今晚上老师出现在了温室门口,手里面还拿着一本及其厚重的书,跟在他后面的是永莉还有阳炎。永莉的手上也拿了一本书,不过上面好像写着‘美味!手把手教你做点心!’的书籍。

    “全部人都到齐了么?OK,开始上课,要听课的人坐在草地上就好了。”

    接着他拿起了一只水笔,开始在白板上写起字来。

    “所谓的魔力,前面威斯特已经说过了,是被称为变位时空代码(CODE)的存在。只要有时间和空间存在,就会拥有‘魔力’的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是无穷无尽的,和这世界紧密的结合着。我们的战斗服上面就有将空间捏碎,转化为魔力的装置——空间湮灭引擎。”

    这点翎已经试过了,发动了空间湮灭引擎、在数秒钟内就可以将被砍下来的手接还回去,余下的力量甚至可以和库塔僵持上一小会儿,不过过多的使用这种力量将会慢慢侵蚀使用者,使其远离人类社会,简而言之就是一把双刃剑。

    “但是要注意的是,魔力≠魔法。直接扔出的魔力球虽然可以在转化为物理现象,从而破坏目标,但是真正的魔法,是以魔力来改变这个世界——打破世界的定律,影响世界的天平,是无中生有的力量。”

    “等等,时夜。你之前不是有说过别人的魔法根本不是‘魔法’是什么意思?而所谓的‘魔力元素’又是什么?”

    翎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魔法师们,他们放出来的火球也好,雷电也罢,都很轻松的被时夜给抹消了,甚至被鸿像拍苍蝇一样的拍飞、

    “那些东西?仅仅是一种欺骗的手法罢了。来自于我们本身的欺骗,还有来自阿赖耶识的欺骗。”

    有一个为人熟知的理论——如果对人类暗示‘这是烧红的铁棒’,然后把木棒抵在某人的手腕上,之后果真会在那人手上产生烧伤的痕迹。从这件事可以知道,肉体和精神并不像一般所说的那样,是完全不相千的二元论,两者之间其实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阿赖耶识?”

    “嗯,这是你们的佛教用语,指的是八识中之第八识,又名“阿梨耶识”,是根本识,以下各识都由它生出。意译为‘藏识’,是世界和众生‘自我’的本源,它含藏着一切事物的种子。要是以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说的话,世界是‘本我’,是无意识的、最早,也是最原始的部分。而阿赖耶识就相当于‘超我’。”

    实际上也就是‘阿赖耶识’在欺骗世界,使得一部分波长符合的人类以及别的智慧生物可以直接感受到它的频率,却无法知道它的存在。要是两者之间发生共鸣,让不可能的东西被误认为可能,将这种结果强制显现,这就是一般人所谓的‘魔法’。

    阿赖耶识和施术者之间强大的精神共鸣力量,也可以对无机物产生作用。比如说火球术——让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误认那些可燃物是存在的,然後开始按照燃烧三要素,即燃物、着火源和助燃物开始燃烧。这就是火球术的真相。

    “这些所谓的‘魔法师’主要就是用谎言来欺骗世界——不过这个世界也不是笨蛋。只要他们无法继续说谎,破绽马上就会出现了。”

    “那些‘火元素’、‘水元素’什么的,也是在阿赖耶识的影响下出现的吧?我想,我原来在的世界无法使用魔法也是因为阿赖耶识的关系吧,在一个大部份人类都否定‘魔法’存在的世界,阿赖耶识也不可能做出‘欺骗世界’的举动,或许说,只有少部分人才能够拥有较为强大精神感应力,才能够强行使用‘魔法’对吧?”

    “废材你越来越聪明了。”

    “那么所谓的‘修真成仙’也是同样理念吧。”

    “嗯,举一反三,不错、不错。给你看看两者之间的区别吧。”

    伴随着高低起伏的旋律,时夜的嘴里开始吟唱启动用的安全咒文。

    「吾之存在即为魔力之根源」

    「吾之存在即为魔力之证明」

    「吾之存在即为魔力之体现」

    「受诅咒的魔力双重螺旋即为吾之血脉」

    「以吾之名/在此命令」

    「在此展现/燃烧之力」

    在他的左手上面出现了几个小小的文字,接着它们开使疯狂的转动、沿着小圈子高速环绕,然後变成了一个直径大约是四公分这样的火球。这种就是以‘魔力’所构成的火球。

    “火元素啊,集中在我的手上吧~”

    他的右手上开始聚集起小小的火苗,然後火苗慢慢的扩大,旋转起来,同样是直径大约四公分这样的火球。

    两者看上去完全一模一样。

    “看上去不是完全一样吗?”

    雪代有点好奇的问到。黑衣的青年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水池边,稍微晃了一下下巴,意示两个人都走过来看。接着他扔出了右手那一枚火球,当火球落到了水面上的时侯,“卡吱”的一声之后响起了一个小小的爆炸,将一片水面上炸出了一片彩虹色的胶膜。最后他扔出了左手上的那一枚火球。

    火球一下子落到了水面之下,碰到了池底的枯枝烂叶,然後开始了静静的燃烧,顿时将水底下的腐殖质烧出了一个仅有少许黑色渣子的大洞。整个过程中,火焰没有在水底下冒出半个气泡——完全无视了燃烧三要素,打破世界的定律。

    “都看见了?”(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