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魔法教室(二)
  • 4.魔法教室(二)

    作品:《猎魔小队

    “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你看,很明显对不对?要不我再给你们另外做一次示范……”

    随着音律般的旋律流淌在温室之中,时夜的左手上在次出现了魔力(CODE)构成的火球,另一只手上出现的是由‘火元素’构成的火球。两者虽然看上去外型一样,但是它们之间存在的本质可是不一样的。接着他把两手的火球轻轻的靠在了一起——

    右手的火球突然间开始扭曲、变形,像是由破旧的电视机里面所放映的画面一样,喀叽喀叽地闪了几下,最后变成了像是由沙子构成的物质一般在空中飘散。那些看起来像是粉末一般的红色物质还没有等落到地上就溶化在空气之中。

    所以当初鸿在酒馆里面像拍苍蝇一样拍飞火球,甚至是在城主大厅内直接直接摁爆火球的时夜,恐怕就是在手上直接将魔力凝结起来,形成一层保护层将它打飞的吧?

    当翎像时夜询问这事的时侯,遭到了后者的否定。

    “怎么可能啦,打飞和捏爆火球只是光用力气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谁会在这种情况下动用魔力干那么粗糙的事情?不过有几次我是动用了‘门’,进行了分子级别的筛选,使得火球的周围没有氧气才让它熄灭的。像是捏爆这种东西你都可以办得到的,要不要试试?”

    “不会有什么危——”

    一枚红色的、像篮球一样大小的火球划空而来,是瞬发‘魔法’,目标自然是翎的脑袋。

    与此同时,翎的手掌猛然间挥出,向火球击过去。散开的五指无疑是为了扩大面积,更好地拦截目标。

    像是轻轻的一拳击中手中那种钝钝的感觉一样、稍微带有一点麻木的感觉,就像是突然间接到伙伴的传球那种感触一般,火球猛然的在手中爆炸开来。

    就像是有一个大号的气球在手上炸开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直径半米的爆炸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只是周围的空气明显的发烫了起来,翎感觉到脸在微微的吸收着空气中的热量,带来一点点的不适。接着‘巡星’内部的空调网迅速调整了出力,将这一点点不适完全的排走了。

    “还行,要是下午的训练没有半点用的话,我真要把你塞进垃圾山里面去。”

    “测试我的反应么?”

    翎苦笑到,要是刚才没有拦下那个火球的话,那么它将会很准确的在自己的脑袋上爆炸。在下午的训练中,时夜的可怕命中率可是让他牢牢记在心上。

    “嗯,没错。”

    “对了,还有那啥了……下午那块会走路的水泥墩是怎么回事?”

    “喔,你说戈雷姆(golem)啊,这个东西是犹太教里面所传说的,会自己动的土偶。golem,希伯来语‘胎儿’之意。忠实的按照制作者的意愿而动,不怕死的土偶。”

    “用这东西来对付我太卑鄙了吧!”

    “卑鄙是主观的概念,作为前提,要把双方都放在同一个立场上来考虑。翎你和时夜明显不是同一个等级的,所以这句话不成立。”

    说这话的是那位拿着烹饪书籍的蓝发少女,她没有抬起头来,而是一边看书一边说到。

    “说起来,也有人把戈雷姆(golem)、安德洛丁(Android)、萝卜(Robot)搞混的。也还有人把赛博格(改造人/cyborg)和生化人(bioroid)搞混的。”

    接着一群人的视线都往蓝发的少女身上看了过去,不过她还在看着那本烹饪书籍。

    “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可以把这几个东西搞混——”

    说着时夜深深的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的叹气到。

    “这三者有什么区别?”

    现场就有一群不知道的家伙,如果在场有一位好心的阿宅,应该会反驳说‘一般人那里会懂这东西啊?’,不过很可惜的是现场即使有这样的阿宅,恐怕他也不会说出来。

    “……你们看好了,这是戈雷姆……”

    时夜拿出了板刷,将白板上的所有东西擦了个干干净净,然後写上了‘EMETH’几个字,将整块白板占满了。可以看出来因为莫名的愤怒而使得字迹开始扭曲化。

    “这不还是一块白板吗!”

    「传承与古老的泥偶啊」

    「真理的守护神啊」

    「不怕死的土块啊」

    接着白板突然间直挺挺的跳了下来——摆出了奇怪的姿势,看上去有如正在做蹲踞式起跑的人类,不过这样的一块写上了扭扭曲曲字体的板子摆出这个样子,在一旁观看的人也不会觉得这块板子多么的有气魄,但是事情往往超出人们的预料。

    “给老子拍扁这帮没有爱的家伙们!!!”

    “喝啊啊啊啊啊!!!”

    白色的板块发出了怒吼,呐喊声振动了空气。它迈着奇怪的步子啪嗒啪嗒地跑过去,向翎冲了过来。整块板子跳到了空中,带着千钧之力压了下来。

    “为啥又是我啊!!!”

    ‘咣’的一声,板子准确的命中了目标,然後渐渐的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落了下来。

    “这算什么……一点都不痛。”

    看来板子气势是足够了,但是可惜它的质量不够高,没有想象中的有力,翎轻松的攥住了这块活动中的板子。

    “这就是戈雷姆了,只要写上‘EMETH’(真理)在加上一些魔力就可以让其运作的东西,相反,只要这样就可以停止它的活动——”

    时夜用板擦擦掉了白板上面的一个‘E’字,让整个词组变成了‘meth’(死亡)。原来挣扎不止的板子立刻停了下来,变回了一般的白板。

    “萝卜(Robot)吗,是那个——”

    接着他指向了温室里面一颗不起眼的植物。

    “萝卜,Raphanus sativus,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十字花目 Brassicales,十字花科 Brassicaceae,萝卜属 Raphanus。一、二年生草本。根肉质,长圆形、球形或圆锥形,根皮红色、绿色、白色、粉红色或紫色。萝卜的根部是主要为人类所食用之处,但实际上整株植物都是可吃的。要注意的是萝卜分为白萝卜、青萝卜和樱桃萝卜三种。而胡萝卜并不是萝卜的一种,因为胡萝卜属伞形目伞形科。”

    “……你的幽默细胞死绝了吗?要不我让你的幽默细胞像喷泉一样出来确认一下它们的生死?”

    接着白衣的青年开始拧起了指关节,看样子像是要把某些东西打出来的样子。

    “其实Robot的原义是指奴隶啦,现在指的是是自动执行工作的机器装置,可以仅包括一个感觉与动作之间的连结——即使是安装车子零件的一只机器臂和其感应装置都能够叫萝卜(Robot)的。也就是说,单纯的‘工具’而已。”

    时夜挠了挠脑袋,这似乎已经成了某种习惯,翎觉得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安德洛丁(Android)就是那边那一位拉面魔……”

    厚厚的烹饪书籍用书脊的部分狠狠的砸中了正在挠着某人正在挠着的脑袋,把他打进了水池里面。书因为反弹的力量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再次回到了少女的手中。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