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5.召唤术
  • 5.召唤术

    作品:《猎魔小队

    “我说你们能对老师这样吗?”

    池子里面传来了某位教师的悲鸣。

    “我说你这老师能这样做吗!”

    岸上的学生们毫不犹豫的反驳了那位可怜的教师。

    “时夜你真是无可救药……”

    比起那帮没有良心的学生们,还是经年的搭档来得比较好心。鸿走到水池边,伸出手将时夜像是把杂草一样的从满是枯枝落叶的池子里面拉了起来。

    “我说你们还想看看召唤术吗?”

    “等等,你不会召唤出什么危险品来吧?”

    “一般啦,但是不危险。那个,我先告诉你们什么是召唤术吧。”

    时夜把一根水草从他的脑袋上扯了下来,扔回了池子里面。

    召唤术是一种相当特殊的魔法,它的等级不高,但是却相当的复杂,一般来说是属于降灵术里的高阶魔法。

    “降灵术的高阶魔法。说起来,不管是哪种魔法,都是把‘某个东西’从异界拉过来的技术,那个东西有可能是死者的灵魂、魔物、恶魔之类的。实际上召唤术的理论并不复杂,不过翎你就不要指望了,即使准备万全的情况下,你都不可能召唤出预定要召唤的物体。……嗯,应该说你连召唤用的魔法回路都没办法启动。”

    “就技术上而言还有许多的问题,不过大体上说来就是那样。要让从那边拉过来的‘某个东西’在这里停留一定的时间,或者想把它固定在这边的话,就需要一个‘容器’。”

    那是因为它们本来就属于不同世界的东西,所以非常不稳定,有时候甚至无法在这边的世界生存。它们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必须消耗大量的力量,反而导致动弹不得,最后只好回去。

    “之前我有和你们说过咒术的法则了吧?很简单的,咒术只有唯一的基本法则。共感法则‘接触过的事物间存在有某种形式的相互作用’就是这么简单,所有咒术全都是此法则的应用变化。由这点我们可以和对象进行非物理性的接触,然後将它们拉过来。”

    什么是非物理性的接触呢?非物理性接触就是哲学所谓‘意义空间’的接触。其实说的简单点就是指相似的事物。

    “等等,那么我也是被‘召唤’过来的了?”

    “召你妹,你那叫‘穿梭’。”

    所谓的‘召唤术’并不是能够完整的召唤一个人,而是召唤这个人的一部分存在,有可能是他的知识、有可能是他的力量。召唤师们就是借用这些力量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而打通两个空间使得这两个空间可以自由进出的,那种就被称为‘穿梭’。

    但是魔导书们的召唤术完全不在这两者的范畴之内。

    “所谓的降灵术,就是把自己或已经存在的某个人,变成装了魔物或者是恶魔的‘容器’。然而进行法术时,在自己还没变成完全被附体之前,召唤对方,并且构筑一个适合它的‘肉体’,这就是召唤术的本来面目。”

    “召唤术是相当的危险,首先最要紧的是,它是一门‘无中生有’的技术,要使用魔力来强制改变这个世界的法则,这跟物理上的均衡,也就是质量守恒法则有所抵触,虽然说变位时空代码(CODE)可以改变这一切,但是,要是半路停了下的话……瞬间可能会引发大爆炸。”

    学生们开始往最坏的方向打算了,要是这位老师一个不爽,故意在召唤术中失败,那么全部人都有可能遭到爆炸的打击。

    “也就是说,像是尼德霍格之类的恶魔也能够召唤出来了?”

    “听我说,即使是召唤术成功,它对施术者影响也很大。要知道,它在成功召唤之前,将会暂时‘降灵’到召唤者身上,这个过程非常的危险,假设你召唤出来的是一名在变态杀人魔,那么你的思路就算有一瞬间就会向他靠拢,解读他在杀人之中得到的快感,甚至是杀了人之后的手感。非常容易感染上对方的疯狂,这就是危险所在,即使是成功了也不例外。”

    就像是别人吸毒的时侯,你却获得了和别人一样的快感、甚至是身体上的改变——这肯定会在无意之中影响你的行动,使得你越来越向吸毒者靠拢。更何况召唤出来的对象有可能是更加疯狂、污秽的存在。更加不要说是身为‘宇宙的支柱’之一的恶魔‘尼德霍格’了,光是召唤它的一小部分存在就可以令得意志最坚强的生物发疯。

    “光是召唤就可以令人发疯的家伙……”

    翎是无法想象那条身体可以算得上是‘渺小’的蛇竟然有如此的可怕。

    “我不是说吗,光是窥看宇宙这件事就可以让人疯掉,所以才叫你不要太过于了解,稍微了解一下就好了。等会我召唤一个东西来给你看看就行了。诺,看这个。”

    接着他从一个小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小撮黄黑色相间的毛发。看上去就像是阳炎耳尖上的毛发。

    “这不会是阳炎的毛发吧,你要用这个召唤什么啊?”

    “答对了。用它来召唤——你看就知道了。”

    声音朗朗响起,像是在吟唱诗歌,也像是在宣誓,要是用人世间的常识来判断,那听起来就像是意义不明的儿语。

    但是翎知道,那是魔法启动的一种资讯体系。一系列的资讯集合,它们听起来像是无意义的喃呢,但是只要将它们键入到充当魔法启动机关的大脑当中,就可以引起一定的作用,接着大脑会构筑魔力回路。然後通过‘门’——引发连锁的魔力作用,魔法就这样出现了。

    这回时夜并没有插入‘保险’大概是因为直接要用自己的身体充当临时容器,所以不可能使用代替自己的‘保险丝’。

    从他的脚部,渐渐的扩散出从地底渗出、直达天际的光芒,形成了一幅有着奇妙图案和文字的圆形阵列。圆阵的光芒瞬间盖过了光管所发出的光辉,将所有人包裹了进去。

    所有人的视野里面全部的颜色都倒转了过来——身边的景色虽然仍旧保持原来的形状,但就如同照片的底片一般,只有颜色颠倒过来。原本昏暗漆黑的天空变为了填满明亮色彩的遥远天空。光明嘹亮的温室变成了迫近头顶的暗色天棚,不管是人、树木或白板,所有的物体都变成那种色调,散发着诡异的气氛。

    如果要描述的话,这里的景色就像录影带的静止画面一样,跟照片里的风景相仿。云不会动,树叶也不会动,就连空气都不会流动,这并不是‘停止’而已,而是有一种时间被‘固定’住的不自然感觉。

    景色开始以中央的一个点开始扭曲,下一刻,点裂开成一条线,那条线裂成无数的分支龟裂的线条无限扩大。然后——风景四散碎裂。就像画有背景的玻璃碎裂一样,这个色彩逆转的世界变成无数碎片,一点一点崩坏。

    有什么东西出现在原来点的所在之处。

    有拥着一人身体大小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奇怪的狗一般,它没有四肢,而是滑动般在空中漂浮着。它有着尖尖的嘴巴,黄色的狗脸,白色的围脖还有黑色的身体,身体的配色上很像阳炎。它像是在游泳一般的开始在大棚里面滑动,甚至还滑到雪代的面前闻了闻气味,然后转头滑走了。

    “这是什么……常识之外的生物……”

    那只狗一样的魔物在翎的面前打转起来,像是对他有点兴趣的样子,接着又轻轻的飘开了。

    “妖犬——乌玛布鲁(Urmahlullu),巴比伦神话里面的主神提阿马特(Tiamat/混沌母神)和四目四耳的马杜克(Marduk/全能之神)相争时侯的第七化身。”

    这只妖犬就是当初在辛克时侯轻松吃下兽人先知的狗,混沌的妖犬乌玛布鲁。遇上这种对手,难怪兽人会输。

    “听起来好像很强的样子……”

    乌玛布鲁滑到了那只正在打瞌睡的土狗面前,闻了闻,结果不小心吵醒了那只半老的黑狗。然後被愤怒的黑狗追的抱头直窜,看起来夹着耳朵和尾巴的乌玛布鲁是真的很怕那只黑土狗。这个场面狠狠的雷到了翎和雪代。

    “一点都不强!”

    快要被老土狗追上的乌玛布鲁突然开始扭曲,晃动起来,最后消失了。

    “好了,今晚的课程结束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时夜擦了擦白板,意示着‘下课了’。

    “等等啊……我还是不明白为啥我们要这样准备过圣诞节。”

    “真麻烦,第二天叫鸿大爷告诉你们!”(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