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7.审判官与报告
  • 7.审判官与报告

    作品:《猎魔小队

    自从审判庭接管辛克市来,已经有了好几天的时间。不能不说审判长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很高,崩溃部队的重组工作进行得井井有条。

    事实上那些部队受到的伤害不是很大,除了中央兵团的四万人剩下一半不到的话,其他主要部队还是可以编排成建制部队的。这回的混乱也是来自中央兵团的士兵们带头崩溃而造成整条防线的崩溃,由于指挥官已死,这个责任自然转接到了中央兵团的各个指挥官的头上。

    大量的中级军官们被下放,甚至是被直接的处死。使得整个黑色骑士团完全被拆散来,大量的士兵也被混进了其他的部队里面。原来直属于辛克的精锐兵团就这样被完全的拆分完了。

    这种做法是常见的削弱地方政权的做法,最大限度的将原有部队的建制打乱,逐个隔离,即使士兵想叛乱也没有办法。更加不要说被架空下放的指挥人员了,新的兵团,新的士兵,使得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策划起任何暴动。

    安萨金审判官就这样掌握了这里的一切事态,部队要求的补给,以及伤员的治疗工作都要稳步进行,各种各样的行政文书像雪片一样堆在了这位年轻的审判官的桌子上。

    其中一份就是关于兽人们的报告:

    尊敬的审判长阁下

    在下是奎尔特·拉宁,城防队的骑士长。于昨晚上的辛克城防卫战里面和兽人的军队进了战斗了,我们城防队人手和装备都好不到那里去,我手下一百来号人,盔甲装备才三十来套,通常不穿上盔甲和它们战斗是一种有勇无谋的行动。但是昨晚上我们不得不在这种情况下和它们战斗,您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有勇无谋的行动,我们的背后就是手无寸铁的市民们,我们不得不拿起自己的武器和它们进行战斗。

    这不是为了什么荣誉,虽然您是一位伟大的审判官,无时无刻不将荣誉放在您的行动准则的首位,但是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而已,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荣誉’这个概念。或许他们可能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听到自己母亲在床边说那些勇者们和骑士的故事时才会听到那个遥远的词汇。

    这样说来很冒昧,但是对于市井小民来说,您要指望他们去了解生计之外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了。我们只知道,不去作战的话,就没有明天。我不止一次在战场上面见到头被砍下来,鼻、眼……还有内脏和粪便四处飞横,战争实际上是非常可怕的东西,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一点。

    请原谅之前我的唠叨占用了您的宝贵时间,要知道我们就是在这的状态下和那帮高喊着‘为了部落的荣誉’的混球们打成一团的。这种把战争看成是荣耀的混球们无论看了多少次都叫人想吐!

    那天晚上在我们发现之前,这帮混球们就占据了城门,当时值班的是瑞克斯特一组,结果我们最后在被炸成废墟的值班屋里面发现了他们的尸体——要是那还能算得上是尸体的话。一共十人的小组,捡回来的部分连一个人的分量都不够,兽人们用了及其大量的*来炸开城门,即使不是处于爆炸中心,那种威力也足够将值班小屋里面的所有人给炸得不成样子。

    万幸的是城门虽然被炸开了,但是城墙还没有被炸毁,兽人们只能一个个的通过城门。但是即使如此,也足够我们头痛的了,大量的兽人步兵携带了点燃建筑用的油料,它们往往先会将屋子点燃,然后再将屋子里面跑出来的人一个个杀掉。老人也好,小孩子也好,有些人身上就沾满了油料,一面燃着一面跑,然后跳到水池里面,但是油料反而在水面上蔓延开来,使得跳进水里的人要么被淹死要么被烧死。

    您根本无法想象那是怎么样的场景,整个池子里面堆满了烧焦了的人,身上满是被火焰烧成红红黑黑的部分,剩下完好的皮肤因为被水浸泡的原因而发出惨白的颜色,摆出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姿势,脸上露出因为痛苦而扭曲绝望的表情。光是想象就让人感到了绝望。离城门最近的一个池子里面我们竟然拉出了十五具尸体,人就那样整整齐齐的排满了池底。

    当我将莱特家族的败家子瑞斯特·M·莱特扔回他的宅邸之后——他现在在您的牢狱里面,和他的父亲关在一起,这点您可以向他们宅邸的佣人求证。我召集来我的手下们,就这样匆匆奔赴战场了。

    我们在没有上级的指挥情况下就这样投入战场了,我们甚至不知道此时该干什么,只能一面击退兽人一面向城门前进,要是能守住那里,那帮该死的混球们就不能大肆的进入辛克城了。一路上我们战斗得非常辛苦,那些红眼睛的混球们不但力气大,而且人多,我当时带领着一半的城防军,也就是五十来人这样子,就在火光之中首次和第一个兽人小队交手了。

    它们的身体相当之好,能比我们承受更大的伤害。我不止一次见到满身是伤的兽人格下向它们砍来的刀剑,然后一斧头将那些刀剑的主人砍得骨断肉裂。要知道要是人类受了那样的伤的话一早就倒下了,即使是我的斗气剑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干掉它们,更加不用说别人的武器了。比起剑之类的武器来说,反而是长枪之类的武器来的好用一点,通常三四个人用长枪就能将兽人捅个透心凉。用剑的话因为距离的原因,只能一两个人围着一个兽人砍,一两剑通常对于它们来说不算什么,反而是它们的反击来的更加的致命。

    不巧的是城防军里面大部分武器都是刀剑,说是为了什么能够更好的利用斗气、看起来美观的原因。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真应该把他塞到战场上让他走上一圈比较好!就是因为这种傻到极点的原因,我们的五十多人的部队竟然在围殴一个十只兽人的部队时候就付出了十五人的代价。被它们一斧头下来,没有盔甲的人就会被砍断手手脚脚或者是留下一个非常深的伤口然后流血过多而死,即使是我身上的盔甲,挨了几下之后,底下的肉体依然隐隐作痛,再来几下估计骨头就要断了。

    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走远,或许,再多遇到几个兽人小队我们就完蛋了。不远处我们就见到一位剑圣带着一队兽人们到处破坏,要是和它们交手多少条命都不够用,剑圣那把大剑只要一下,就可以把一个人连人带盔甲一刀两断,更加不要说什么剑圣的特技了。之前的战场上,周围满是是白银级的高手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够勉强战胜一个兽人剑圣,看来这回兽人们是下足了血本。这回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能够拖几个兽人垫背也不错,兽人每少一个,城里的人就多一分安全。

    但是可能是老天保佑,我们见到了雪代·阿鲁塔小姐的手下,就是之前报告上提到的白衣剑士。就我的观察来说,他应该是青铜级的剑士才对,身上没有一丝的斗气波动。我就觉得很奇怪,像是他这样的低级护卫,为什么不去保护他的上级而跑来这里,莫非是兽人们的间谍不成?最重要的是,他之前还在酒馆里面和瑞斯特和他的手下们干过一架,并且打赢了一票白银级剑士,但是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即使他不是什么间谍,这样的场景对于一个青铜级剑士来说,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能够应付的阶段了,最多就是和一个巨魔打成平手的程度。我当时悄悄地下令,分散来开跟在他背后看着是怎么回事。结果一会儿他就遇上了一个手持长矛的巨魔,巨魔可是一种非常强壮的兽人,它们的体力远远强于一般的兽人,而且他们都有吃人的习惯,正当我们以为这个青铜剑士会被吃掉的时候,他做出了令人吃惊的事来。

    巨魔的长矛长度足足有三米左右,任何妄图想靠近它的目标都会被它扎个洞——一般都是在重要的器官上面。巨魔这回也这么做了,结果却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巨魔的长矛被架开来了,接着它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两段。当时的环境太混乱了,我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之后我走到巨魔尸体的时候,看到它的伤口就就像是被什么粗糙的东西锯开一样,因该是巨大的锯子之类的,但是那里有人会在战场上面带着锯子的?

    继续说回当时的情况,那个白衣的剑士用奇怪的手法干掉了巨魔之后,猛地跳到了空中。当时我们以为是某种可以飞上天的魔法,但是下一刻他就像一枚投石车扔出的巨石——不,远比巨石的速度来得更快,就连最好的弓箭手射出的弓箭都没有那个速度来得快!

    接着那位剑圣的身边就像是爆炸一样的炸开来,一堆兽人被这个爆炸卷了进去。当烟雾散去的时候,我们看到了那名剑士和剑圣交上了手,剑圣当时跳到了空中,看样子是用致命一击砍向那名剑士,要知道,就算是白银级的剑士都无法挨住这一击,只要被击中就会由上到下分成两半。但是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剑圣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直接扔了出去!

    既不是用武器硬格,也不是回避,而是将对手扔了出去!

    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接着他撞向了剑圣,在那名剑圣再次飞向空中的时候,他用手上的板子——看上去很像是板子一样的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一挥,剑圣就直接分成了两半!整个事情发生还不到一分钟,剑圣和它的手下就全部完蛋了,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既没有什么华丽的斗气,也没有炫目的魔法,更加没有什么神兵利器!

    接下来我们就跟在他的身后向城门走过去,我们的速度竟然跟不上他的速度,虽然在烟雾和火焰中穿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竟然一边杀兽人一边前进,我们不出一会儿就跟丢他了。这时我决定遣散手下让他们分头去救人,自己一人单独跟着他看看他究竟去向何方。

    结果一路上都是兽人四散的尸块,看样子都是一下子就被直接干掉的,干净而利落。一路上我数了一下,至少有上百只兽人被这样的手法干掉,全部都是一下子就被粗糙的东西锯开一样。我就这样跟到了城门那里。

    城门那里变成了密集的战场,从各处赶来的部队将兽人们围困在那里,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那么快的赶到的,当我向周围的士兵询问的时候,才知道他们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敌人,到处都是兽人绿色的碎肉,另外一帮骑士说得更怪,他们压根没有碰上什么敌人!就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就只看见了几具被什么东西咬得破破烂烂的尸体。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兽人那边冲出了一大堆的萨满,那帮混球经常操纵着大量的闪电一个个的电翻士兵们,我们这边没有半个魔法师,要是有一个魔法师往里面扔个火球的话,那就一下子能够干掉它们。不过现在它们要是用出魔法的话,死伤惨重的将是我们。

    就在它们想要扔出魔法的时候,突然它们手上的闪电无缘无故的消失了。接着我们这边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一样,大量的烟尘盖过了一切,我只看到一个巨大的蓝白色的火球向它们飞了过去——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火球,这个火球实在是太奇怪了,一般魔法师扔出来的往往是红色或者黄色的火球。

    那枚火球并没有击中目标就爆炸的,而是带着明亮的光向城门外飞了出去,中间还好像流星一样拖出长长的尾巴,那种光简直无法让人直视。接着我听到了及其响亮的爆炸声,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只看到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道路一直通到了城外,这条路上,没有半个兽人,不,就连兽人存在的痕迹都没有剩下。兽人们的大军可能是看到了这一幕,决定撤退。

    我们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剩下的围剿城内兽人的工作就是正规的卫队来进行了。我们城防军小队在这次战斗中损失非常惨重,我所在的小队足足有一百多人,结果战斗后只剩下了七十来人。每当看到原来工作在一起的伙伴就这样消失了,我也觉得心中好像少了点什么。希望阁下您能好好地安置他们亲属,办理后事。

    辛克城城防队骑士长 奎尔特·拉宁

    这份很久之前的报告被安萨金来回的阅读了很多遍,并且多次确认了辛克周围没有再次出现了报告上面的人物,这位年轻的审判官终于放下了心来。

    “215步兵团呢?”

    “审判官大人,他们还在搭乘大型运输舰往这里赶。”

    一名仆从回答道。

    215步兵团,原来是要交代给雪代指挥的部队,中途在来到前线的过程中被安萨金审判官临时征用了。这回除了215步兵团外,还抽调来一支内陆湖舰队,由一架3200吨级的护卫舰,一架2000吨级的补给舰,三架680吨级的巡江艇舰队来执行任务。

    “这回幸好没有‘猎魔小队’参与,不然的话剩下来的场面一定会被这帮麻烦人物给搞的一团糟!”

    同时刻的961本部,翎和雪代正在遭受地狱般磨砺,正如同审判官安萨金说的那样,‘一团糟’……(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