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8.初入南甲(一)
  • 8.初入南甲(一)

    作品:《猎魔小队

    翎拖着剧痛的脚在走廊里挪动着。

    契机就是那个圣诞老人的话题。鸿听见有人小声谈论,结果就开始了一场说教大会。过于认真的他,一直说教说了接近一个小时,一帮人只能正坐听着。最为凄惨的是雪代,打坐完了之后就直接听到了她的哀号,好像是坐得太久了,两腿都失去知觉了,结果只能拜托永莉将她扛了回去。

    看似轻松的打坐实际上难得不得了了,别说什么集中精神了,就连如何摆好正确的姿势都是一个问题。大概是因为战斗服的功能的缘故,原来的剧痛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不过麻痹的感觉还没有消去,翎只能蹑手蹑脚地走路。

    “最近的年轻人真是,一个两个正坐一下就要命了,啧啧,真是的。我说你走路就不能直起腰来吗?”

    倒是时夜没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经常被拖去说教的原因,他的正坐是除了鸿之外做得最好的,长时间的正坐竟然没有让他手脚发麻。不过要是他也被麻翻的话,中午的午饭就泡汤了。

    即使这样,中午的饭菜还是少得可怜,桌上摆的是米饭、菜汤还有盐鲑,都是比较基本的食品,不过往往就是这种基本才能显示做饭水平。那带着银珍珠般色泽的米粒放入嘴中后,略甜的米饭香味就在嘴巴里扩散开来。汤里是简单的大萝卜,完美的汤味和脆脆的咀嚼感结合起来简直不同凡响。

    “为啥今天中午的饭菜那么少啊……”

    不过即使是再好吃的饭菜也无法弥补数量上的差距,吃饭就如同战争一样,而战争,靠的是数量。想想看六个人面对一大锅萝卜汤(虽然很美味),每人的面前各有一大块盐鲑(虽然也很美味),然后是一碗珍珠一般的米饭(绝对的美味!)。看上去非常凄惨,就好像是揭不开锅的穷人那样,这点东西根本就填不饱所有人的肚子。

    “没有材料了……这两天材料就像是可乐一般的用的快。”

    “你这是啥比喻啊!”

    “闭嘴啊,所谓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念完经打和尚、吃饱了骂厨子就是你们这类人!”

    “时夜你的话里面有个很大的漏洞,我们根本没有吃饱,所以说‘吃饱了’骂厨子这句话不成立。”

    永莉一面看着烹饪书一面将翎的那碗饭倒进了自己的饭碗里面,之前她那一碗饭已经吃完了。

    “等等!永莉妳这样太狡猾了吧!”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规律,我只不过是在遵守大自然的法则而已,作为弱者你认命吧。”

    “Android会遵守自然的规律!?妳为什么不去抢雪代的啊!!”

    话音刚落,阳炎的筷子就将翎碟子里面的盐鲑夹走了。

    “雪代看起来太可怜了嘛,所以我们都不忍心抢走她的饭菜。”

    “……我刚吃了一口就让你们抢光了,当然可怜……”

    雪代泪流满面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饭碗和菜盘,不久之前前刚刚阳炎的筷子刚刚路过这里,顺带夹走了所有的饭菜。

    “我觉得再不去采购,我们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要不是因为食物莫名其妙的消失,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至少还能多撑几天的,哪里知道刚过了一个晚上,食物就全部不见了,而且看起来不像是被偷吃了的样子。不过既然这样的话,下午去南甲采购吧,随便去看一下桑德士上校和唐纳德教主,找他们商量一下对付圣诞老人的对策才行。”

    “OH YEAH!可以回去了!!一屋子的收藏在等着我回去擦灰尘啊!!”

    “嗯?什么收藏?”

    “头盔!一屋子的头盔,闪闪发亮的头盔哟。你们知道吗,一点点一点点的擦掉头盔上面积累下来的灰尘,露出它原来的油漆,或者是油漆下的钢铁,感觉就好像是在擦拭一件艺术品一样哦……”

    雪代一扫之前的颓废景象,开始了无意义的自言自语一般的喃呢。翎立刻间就觉得周围的空气开始了扭曲,有似乎进入到某种危险的领域里面的可怕感觉。

    “我之前的头盔呢,还来。那里面魔改造了N多东西,价值不菲啊!”

    重重突出了‘价值不菲’四个字,时夜的举动使得雪代的奇怪领域顿时停了下来。

    “啊哈哈哈……这个吗……”

    “我记得妳还未成年是吧,按照道理来说——工资补贴应该是一直放在桑德士那边了。”

    “你要干嘛……”

    “再也没有什么工资补贴了!”

    “你们是鬼吗!!”

    雪代的悲鸣再次响遍了雪原。

    南甲被称为‘永雨都市’是有原因的,在太阳能和星球表面热能的作用下,海面上的水不断被蒸发成为水蒸气,进入大气。水蒸气因为遇冷又凝聚成水,在重力的作用下,以降水的形式落到地面,这就是雨的形成。

    它位于这块群山环绕的大陆上唯一的山脊缺口,离海面只有数百公里,也就是说整个大陆的大气水分都要从这里经过。加上它的西边是高耸的山脉,东边是高海拔的雪原,终年往下吹着寒冷的风。海洋上的温热的水蒸汽遇上了寒风,开始液化,形成了大量的降雨。年平均降水量大约是30000毫米,贯通南甲的河流数目不下百条,它们流过南甲,向带着巨大的流量内陆进发。

    一年的365天里面,这里基本上有350天以上都在降雨,这里终年被一层淡淡的雾所笼罩。即便是在晴天里,也很难找到想要的阳光。这里每年的降雨量,换算成一个比较概念一点的说法就是,一年的流量大约是6000——7000立方千米,大约相当于60个青海湖左右,流量比地球上最大的河流、占了河流总流量20%的亚马逊河,要稍微大上一些。

    整个南甲的面积接近3000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总数约为4800万,兵力约为20万上下。大量公路、铁丝网、混凝土浇筑的半永久战壕组成了南甲周围的交通线路和阵地,使得这里也被号称为‘要塞都市’。大量运用了STC技术的南甲无疑是这块大陆上的最高战斗力水准,STC工厂所需要的能源全部都来自水力发电机组,要是有需要的话将可以在确保原料的情况下不间断的开工。

    和那些放弃了科技,宁愿回到了类似中世纪的城市比起来,南甲无疑是它们其中的异类分子。不过这种格局却更为接近翎过去的生活,灰色的城市和整齐的街道,还有那灰蒙蒙的天空,在过去看来死板得不得了的东西此时看起来分外的有亲切感。

    现在五个人都坐在一辆重型卡车上面,沿着公路缓缓的向南甲市中心开去。因为雨天的关系,车子不能开得很快,之前习惯了时夜在雪原上飞奔的那种感觉了之后,整车人都对这种缓慢而又平稳的开法感到了不可言喻的沉闷感,雪代就趁着这个机会跑到了车上的卧铺里打起了瞌睡。鸿则是闭着眼睛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有翎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窗外,看着一栋栋缓缓向后退去的建筑。

    雨中的视野并不好,稍微远一点的景色根本就看不到,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虽然近处也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道路植物,但是建筑——植物——建筑的模式不断的打磨着翎的热情,一丝丝的加重,把他的眼皮往下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