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10.潜入的危机
  • 10.潜入的危机

    作品:《猎魔小队

    “……你们就不能用稍微正常一点的方法下车么……一个两个就像是被人家从车上像是弃尸荒野一般的扔下来。永莉妳干嘛也学他们这样子跳下来啊!”

    雪代用力的敲了一下永莉的脑袋,原本就很奇怪的永莉在和961这帮人混在一起之后就开始变得更加奇怪了。

    “嘛,永莉只是跟着我们采取同样的行动而已,永莉妳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完全不像是安慰人的话。翎开始有点了解时夜的行为了,恐怕这家伙就是那种喜欢把人卷进一些麻烦事故的类型。

    “我懂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你给我放在心上!”

    “我同时被下了两个内容相互矛盾的命令,我究竟该遵循哪一边才对呢……”

    看到永莉认真烦恼的表情,使得翎不由的笑了出来。

    “这几位是什么人?”

    桑塔切斯在一旁谨慎的问道,毕竟在这个时期看到一些异于常人的家伙,是人都会紧张起来。虽然961并不是那种隐藏于地下见不得光的邪恶组织,但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有他们的身份和来历。再加上上层人物的故意隐瞒,即使是和他们最有可能打交道的军部,绝大部分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雪代的任务里面还有一个隐藏的任务、不,应该说是‘义务’,就是负责961和一般社会的沟通,帮助他们隐藏身份。不受控制,不受拉拢的组织,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即使是在军部工作的同袍,雪代也不能将961的存在告知对方,这点在很久以前桑德士上校在吹嘘自己的战斗历史时候已经和雪代说过很多次了。

    “抱歉,这个是我正在执行的任务相关人士,具体不能提及,具体的公开情报可以在桑德士上校那里查询。”

    桑塔切斯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叫来传令兵,让他和桑德士上校取得联系,进一步确认雪代的话是否属实。之所以叫上传令兵并不是因为没有通讯装置,而是因为通讯装置有可能出现被干扰或者**入虚假的信息。毫无疑问,桑塔切斯是检哨这方面的老手了,即使面对的是官阶比他还要高的雪代,还是采取了这种保险的确认方式。

    所以雪代她们不得不被桑塔切斯停留在检查站数个小时,不过这个意外的插曲倒是意外的挽救了他和他的三十名手下的生命。

    “抱歉,随便问一下你们这边还有配发的行军携带食品吗?我们的补给半路上就用完了。”

    雪代用比较文雅的方法表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周围一圈人也不断的点着头,看来那餐饭谁都没有吃饱。

    “啊,那个倒是有,因为我们这边比较靠近本市,分配到的大部分都是前哨基地送来的正规餐,所以行军携带食品基本上没有人吃。在仓库登记一下就可以领出来了,各位要用餐的话请到二楼去,那里来的比较的安静。这边还有事,我就不安排人送你们上去了。”

    事实上就是告诉雪代‘没有人监视你们,敬请放心’之前的行为要说是出自于士兵的职责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人情了。

    “所谓的行军携带食品不会就是压缩饼干了吧……那东西我吃得太多了。”

    翎之前在高中的时候,就经常在课桌里面放进一两块压缩饼干,并且在上课时偷吃。对于身体正在发育的少年时代来说,无论怎样的东西都无法填满他们那颗年轻的胃。

    但是在看到永莉将一箱铁罐头摆上了桌面的时候,翎发现自己错得离谱。那是一种大型的铁盒,看起来足足有两个巴掌大小的,但是拿在手上并没有想象中沉重,目测似乎有两公斤的量,实际上拿到手上的感觉大概是一·五公斤左右。除此之外,还有想砖块一样大小的巧克力。

    “这东西怎么用,打开了就可以直接吃了?”

    “不要拿在手上,那是自热型的军粮,打开第一层之后倒点水进去,里面的生石灰自然会发出热量来加热食物了。在加热好之前先啃点巧克力就好了,永莉过来帮我敲开这块巧克力。”

    原来拿起来感觉轻的原因是因为里面塞进了一部分的生石灰,轻飘飘的石灰使得军粮比看起来的还要轻。翎就拉开了外层的拉环,往里面注入了一杯从一旁的饮水机里面倒出来的清水。

    氧化钙(CaO)遇到水(H2O)就会生成氢氧化钙(CaO+H2O=Ca(OH)2 ),并且同时放出大量的热量。桌上的铁罐头立刻发出了‘吱吱’的声音,那是遇到高热热源的水顿时沸腾、蒸发时发出的悲鸣。

    永莉轻松地将巧克力折成了好几块,分到了每个人的手上。在军粮加热完毕之前,他们只能靠着巧克力来减轻饥饿的感觉。

    “我说……为啥永莉你手上那块巧克力的量是我们的好几倍……”

    当然人心是永远填不饱的东西。鸿在这里点出了这个人类永恒的主旋律。

    “没事啦,我觉得永莉是一时错手而已,永莉妳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我懂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雪代你——你手上的巧克力也比我的也多出好多!”

    翎可怜兮兮看着手上还不到两个指头宽的巧克力,最惨的是时夜,巧克力只有一小块交到了他的手上,大概就和指甲盖差不多。

    “我还在长身体,自然要多吃一点。”

    “没可能的,放弃吧……”

    “时夜你什么意思?”

    “阿鲁塔,时夜的意思就是指妳无论吃多少东西,怎么努力也好,女性该有的胸前的两团脂肪为主的器官是不会再变大了。或者说即使妳吸收的能量可以以脂肪的形式储存起来,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老老实实的堆在胸前而是转移到身体各处。总之,妳就一辈子老老实实的呆在76A这个水平吧,要知道,贫乳就是稀缺资源。”

    永莉即使嘴里面嚼着大块的巧克力还能够将字一个个的清晰说出来,同时当事人的脸上也清晰的浮现出了奇怪的扭曲般的笑容。

    “喂喂!妳夹带了私货对吧!我可没有想到那么多的啊!!”

    一时间整个二楼只能听到水沸腾的声音,鸿用一种‘自掘坟墓’可悲的眼光看着时夜,并且从他的身边挪开了。翎看到这个架势,也自觉地挪开了凳子,尽量的远离这个灾星。

    “其实你就是这个想法的对吧,时夜酱~”

    雪代用装出来的、甜得可怕的声音说出以上话的时候,再傻的人也知道那个被叫到名字的家伙死定了,不过那个可怜的家伙还没有发觉,正所谓‘当局者迷’。

    “哈?时夜酱,那是啥?”

    “永莉帮我把那个混球打成酱!!”

    伴随钝重的声音,时夜就那么倒在了一张凳子之下,接着一圈人就那么围上去拳打脚踢。

    饭前的小插曲永远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特别是殴打某些麻烦人物的时候。翎也在混乱之中给了那个麻烦人物来了几脚以泄心头之恨,这家伙在之前的训练里面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来几脚给他也是个不错的报复。

    不过时夜很快的一边摸着后脑袋一边爬起来,看起来这点伤害对他来说不算是什么,除了头上血流如注之外。

    “唔?怎么觉得头就像是裂开一样痛啊……”

    “一定是你太多心了。”

    旁边的凶手冷静的回答到,还悄悄的将摔坏的椅子踢到了一边去。

    “你看,这样子就没有事了,一切都是幻觉,幻觉而已。”

    “诶,是我多心了吗……”

    这样就被说服的时夜满足地点点头,接着永莉从衣服里面找出了一瓶急救喷雾,往他的头上喷了过去,不知道是急救喷雾的效果非常好还是因为某些诡异的原因,流血的状况突然停止了下来。

    自热型军粮的味道不算很好,但是也不算是很差,大量的不知名的碎肉伴随着说不上名字的蔬菜混合在饭里面,吃起来的口感并不是很好。不过饿着肚子的人没有资格对这些东西说三道四,虽然口感不是很好,但是军粮可是有着高能量和高热量的食品,很容易就填饱肚子。

    当全部人吃饱喝足了之后,无聊的坐在窗边看着底下的士兵们来来去去的搬运着货物,还有的士兵守在12.7MM的大口径机枪的掩体堡垒里面,观察着路上的车辆。虽然这个大型的检查站只有三挺这样的机枪,但是就火力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排的能够拥有的火力上限了,毕竟陆地上没有这种大口径机枪打不碎的炭基生物。

    原本一个完整的陆军排部应该有两挺大口径机枪,四挺小口径机枪,还有一门轻型迫击炮,但是因为检查站的环境下无法使用迫击炮而取消了迫击炮的编制,轻型机枪也被一挺大口径的机枪所替代,这样能在不影响火力的情况下够节约更多的人手。

    白色的雾气中出现了四辆排成一排前进的重型卡车,卡车后面的集装箱显得更加的长。就这样的四架车子,在雨中的高速道路上飞奔。看起来驾驶员并没有将这种天气放在眼里。

    “奇怪了,STC技术的东西,怎么会是那个样子?和我们的车子根本不一样啊。”

    翎发现了其中的疑点。STC技术的标准化模板,是不可能改变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车子都被改造过了。

    前面的车子在一名高举牌子的士兵的示意下缓缓的进入了哨所,四辆车子就这样衡摆着进入到诺大的棚子中央,从车上下来的的是几位年轻的男性,他们的下车方式倒是异常的缓慢,好象是担心被摔到的样子,显得特别的小心。

    “永莉你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吗?这里雨声太大了,我听不清楚。”

    “没问题,我听听看……”

    上次的改造里面,永莉的体内加入了非常多的观测装置,有些或许大小还没有到一枚绿豆,但是这些昂贵的仿生器官的性能远比大型的观测设备来得更加精确。仿生器官除了价格和技术难度之外,其他方面比机械设备来的更加的强大。

    就比如说蝙蝠之类的回声系统,它的重量还不到5克,不但是体积上功能上也易经凌驾于人类的所有雷达系统上面。那种惊人的抗干扰能力,能够在从杂乱无章的充满噪声的回声中检测出某一特殊的声音,然后很快地 分析和辨别这种声音,以区别反射音波的物体是昆虫还是石块,或者更精确地决定是可食昆虫,还是不可食昆虫。甚至在数万只蝙蝠一起行动的时候,也不会因为空间的超声波太多而互相干扰。

    永莉的耳部就加入类似的仿生器官,在某些方面,这种仿生器官比起蝙蝠之类的回声定位系统更加的强大,要从杂乱无章雨声背景中准确定位这些人的话语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永莉却皱起了眉头,似乎发现了什么。

    “阿鲁塔,我发现那些人,除了能够说出人类范围语言之内的话以外,他们似乎还在用一种超音波互相之间在说什么话,我不了解那种语言,没办法说是什么意思。”

    “超音波?也就是说……”

    “是人外之物!!雪代,叫他们——”

    同时传来的是金属被撕裂的声音,尖锐的声音顿时盖过了所有声音。四辆重型卡车上面的集装箱被撕裂开来,并不是由外面强行将集装箱打开的,而是由内部撕开。是那些危险的货物们,直接撕裂了金属的箱子,蜂拥而出。

    那些东西就像是弓起背来的人类,剃光他们的头发,拉长他们的后脑在后面打上数个气孔,并且给他们加上像马一样的蹄子,然后背上一片片的像是甲壳动物的甲片,并且追加上一条和他们身体一样长的尾巴之后,就是那个样子的了。

    它们的手上就像是拿着一杆类似枪一样的武器,还能看到这种武器并非是‘拿着’而是‘连接’到身体里面。它们用来撕开集装箱的,并不是手上的像是枪一样的武器,而是在腹部延伸出来的两只爪子。

    “是泰伦异形的兵虫。看样子是暴虫(Termagant),不过里面应该还有角虫(Hormagaunts)之类的,控制兵虫的应该是一窝虫族武士(Warrior ),那几个‘人’也并非人类,而是基因偷窃者(Genestealers)的混血亚种。”

    永莉用冷静的声音回答道,正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剩下的三辆重型卡车的也先后被撕开来。

    角虫可以说是兵虫的一个变种,与暴虫相比它们更加直立,两对前足不是像枪一样的,而是已经化作发达的镰刀,修长有力的后足平时收缩在腹部,一旦展开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弹力,让角虫能够几下跳跃就接近到目标身边。

    要说角虫和暴虫多多少少还有点类似人类的话,那么泰伦虫族武士则是完全的异形体了。身高接近三米的虫族武士,它们的胸骨完全长在了体外,形成了象是大型防弹装甲一样的盔甲,比起兵虫们略显单薄的头部,虫族武士的头部完全的加厚起来,厚重的甲壳直线型的一直盖到了整个脑后,它们的四只手分成了两组,最上面一组是两把锋利的,一人多长的镰刀,下面一组是一边化为了大型的管子,一边则是连接到大型管子的管线,还可以看到在半透明的管线里面隐隐约约出现的不明物体。

    所幸的是这样的大型怪物并不多,一整车的集装箱也只能装下八只这样的怪物,不过里面明显有只怪物的腹部武器完全不一样,巨大的枪管有点像过去中世纪的海军战舰的舰首,下方还有个类似冲角一样的小钩子。

    从二楼看下去,下面已经成了异形的小河了,大约下来了接近六十多只的泰伦异形。灰蓝色的肉体和偏白色的外骨骼使得这些家伙一眼看下去很容易和背景搞混。

    就在泰伦异形们冲出车子的时候,南甲的士兵们已经开始了行动。他们扔下了手中的正在干的活,拿起了背在身上的武器,寻找掩体躲了起来。离驾驶员最近的桑塔切斯猛然的抽出了手枪,在驾驶员还在猛然抽搐的时候近距离一枪轰掉了他的脑袋,接着桑塔切斯飞快地跑开,躲到了楼下的楼梯间里面。整个大棚里面就只剩下了鱼跃而出的泰伦虫族。

    “哈?军人为啥还要跑?”

    翎看到了这个景象,有点不解,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会选择躲起来了。

    三挺大口径机枪开火了,像是撕裂油布一样的声音伴随火线充满了整个哨所。三只不小心被火线扫到的兵虫立刻被大口径的子弹轰碎了上半身,碎肉混合着黏糊糊的荧光绿色血液四处飞溅。在陆地上,没有什么炭基生物能够抵挡这种大口径机枪的,即使是泰伦异形也是一样。

    兵虫们很快的运动起来,不难发现,它们都向借由车体虫族武士靠了过去,看样子是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子弹。而虫族武士则是以那只有着特殊武器的武士为中心,绕了一个圈子。

    很快的,泰伦们开始了反击,一团像是金属物体的炮弹从那只虫族武士的炮口里面射了出来,正正命中了一个掩体。顿时绿色的液体伴随飞散的金属晶体在掩体上炸开,整个掩体像是被炮弹耕过一般的直接翻了过来。

    “毒液炮吗……”

    雪代靠在墙边,默默的念道,那种东西她见过不少了,堪称半开放掩体和运输载具的噩梦。

    毒液炮是一种长而强力的生物兵器,它发射出的炮弹其实是一种具有高度腐蚀性的有毒晶体,外面覆有金属披甲用于传导电流。被击中的目标往往要承受巨大的冲击力,还有高压的生物电,最后晶体炸开,超高速的碎片能击穿哪怕是车辆的装甲,里面的人员和仪器不是被毒死便是被炸碎。

    被直接命中的掩体里面的人应该是完蛋了,运气好的话应该还能找到他们的尸体碎片,不过通常这只是奢望而已。雪代过去的队伍里面就有一个重机枪班在掩体里面被一发毒液炮直接命中,结果一整个十人的机枪班连一具尸体都凑不齐。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这回因为只是来补给生活用品的的缘故,一行人都没有一个带着武器过来,全部都是空着手的。

    “等重机枪停下来才能出去啊……被12.7mm的子弹打倒可不好受,即使没打伤人,动能就足够把你撞飞几米了。”

    这可不是在玩游戏,混乱的战场上误击友军的事件发生得可不少。等到战场进入胶着状态之后再进行突击才是明智的选择,目前这样从出去只能让混乱的场面更加混乱而已,异形们的数目远远多于士兵们,人数上的差距使得场面越混乱自然对它们越为有利。

    士兵们开始在掩体后面开火还击,顿时间子弹四处飞舞,打得大棚内火花四溅,偶尔也有几颗子弹碰巧击中了兵虫,不过这些子弹只是击出了一团团的淡绿色血花,并不能有效的击倒它们。

    泰伦异形的目的是掩护拥有毒液炮的虫族武士将重型机枪堡垒一个个的轰下来,然后让兵虫们冲锋,将人类一个个的从掩体后面拖出来干掉。而士兵们则是借助这个机会,开始重组形成三个战斗班,利用层层的交织火力拖死对手。

    很快的,士兵们就由四处集中成三个战斗群,第一群位于离车子最近的楼下,十来个手持突击步枪和*的士兵躲在数个房间里面,以墙壁为掩体向外边开火。第二战斗群则以外面的一个重机枪掩体为中心展开来,最后一个战斗群则是位于两者之间的仓库之间。

    就在士兵们完成集合的时候,一枚毒液炮炸塌了另外一个重机枪掩体。失去了重型火力的有效压制,异形们迅速的借助车子为掩体展开来,开始形成拉锯式的战斗。(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