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12.收工
  • 12.收工

    作品:《猎魔小队

    毒液炮在空中爆炸的时候,角虫们又开始了第二波的冲锋。八只角虫刚刚想要跃进房间的那一瞬间,一楼的墙面就发生了强烈的爆炸。爆炸时所产生的直接威胁——强烈的冲击与暴风,以及像子弹一样朝四面八方溅射的水泥碎片将五只角虫撕成了碎块。

    鸿漂亮的一脚踢在了墙面上,厚重的墙面在他面前就像是一栋拙劣的土墙一样,炸裂开来。四散的水泥块无疑是最好的散射武器,那些想要再次跳进来角虫们就是被这些东西给击倒了一大票。

    当被暴风刮倒的角虫们刚想站起来的时候,两个从天而降的身影连同脚下的水泥地一起踩碎了它们的头颅,剩下的一只角虫刚刚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一张折叠椅像是打高尔夫球一样的轮了过来,重重的一击之下折椅的金属架变得扭曲得不像样子,它的脑袋则是像是高尔夫球一样的打到了空中。第二波的冲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全数歼灭了。

    一只暴虫刚刚想要站起来射击,结果它刚刚从车子探出个头的时候,那张变了形的椅子准确的飞了过来,砸碎了它的脑袋。

    原定计划里面,第一波的角虫交给了鸿和永莉,擅长近身格斗的他们自然是清理室内敌人的不二人选,之后的突击战斗就交给翎和时夜两人。由于手头上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时夜就半开玩笑的拿起了一张折椅来当武器玩玩。这种东西能够‘玩玩’玩掉两只兵虫,怎么看都像是在开玩笑。

    不过那个家伙就算是空着手,结果还是会一样的,这点翎早已经心知肚明。

    “废柴,用这个。”

    时夜顺手把一只角虫的镰刀折了下来,扔给了翎。那种镰刀并不算长,大约是接近五十厘米左右,后面还有一小段角虫的前臂肢体,看起来是可以当作握柄来用,同时他手上也拿起了另外一只这样的武器。

    “时夜你准备好了没有,下次跳跃就要往爆虫群中跳过去了。”

    “废话,这点用不着你提醒啊,剩下来角虫群就交给那两个怪物就行了。”

    差点脱口说出‘你也不是一样’,不过翎还是合上了嘴巴,因为那个怪物就在自己的身边,要是他突然心血来潮的话绝对会把自己扔进虫堆里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翎将‘巡星’的腰部喷口打开了,伴随着蓝色的光,巨大的推力将他重重的推到了空中,甚至击穿了大棚飞到更高的地方。空中的雨点不断的打在脸上,先是感到了火辣辣的撞击,然后是冰凉的感觉游走在脸上。

    翎再次看看了脚下的大棚顶部,和脑中的那群暴虫所在的位置进行了一下对照,然后调整了喷口,猛然的在空中下坠,蓝色的光芒顿时变得无比刺眼。

    加速度带来的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有只大手在前面拼命的想要把自己的内脏全部挤到身后去,虽然战斗服里面的小型重力调节机关可以在短时间内抵消这种可以将一般人挤成肉酱的加速重力,但是还是无法完全消去。现在即使是除去被抵消的G力,加在翎身上的G力也足有15个G,大致上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背上了一吨重的东西。

    现在的翎就相当于一枚炮弹——这是之前鸿交给他的战斗方法之一,在落地的瞬间,战斗服的小型物理法则改写机关将会在一瞬间开动,从巨大的冲击和急停下来的加速度重力下保护使用者,不过由于是简易型的物理法则改写机关,它的工作时间和可用的控制力度极短,实际上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炮弹准确的击穿了大棚,落在一群躲在车后的暴虫中间。翎用落下时候带着的巨大力量,狠狠地撞碎了坚硬的水泥地,一个接近三米的小坑就这样出现在暴虫堆之中,那个坑里面原来的大量水泥现在变成了夹杂在冲击波和暴风之间的霰弹。它们四处飞溅,射进离它们最近的倒霉虫的体内,变形、翻滚,在血肉之中挖出一个又一个大洞。

    离落地点最近的一圈暴虫已经被飞溅的水泥碎块给打成了一具具残缺不全尸块,旁边的暴虫们也被暴风和冲击波撞得东倒西歪。一群十六只一组的暴虫就在翎落地的时候被横飞的碎片给干掉了一半。

    几只暴虫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是开了枪,但是那些黑绿色物体并没有击中它们想要命中的目标,而是打中了自己人。墨绿色的爆炸团在别的暴虫身上炸开,将它们变成了一具具尸体,在近战的时候胡乱开枪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还没有等它们站起来进入到肉搏战的时候,翎便狠狠地用脚和镰刀逐一击碎了它们那畸形的脑袋。伴随着四处飞溅的血液,翎似乎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有点像是浓浓的鱼腥味。

    “你还没有行动吗,时……!!”

    翎瞬间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了,那是臭氧溢出来的腥臭味。臭氧,又名三原子氧,因其类似鱼腥味的臭味而得名。其分子式为O3 ,是氧气的同素异形体,经常是因为氧气经过了高幅度的电压而产生了化学反应,产生了新物质的分子。

    譬如说高度电离化的气体也能够产生这种现象,游离电子和自由电子流体组成的物质的第四种形态——带有极高能量的电浆团。直径不到三十厘米的蓝色电浆球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死亡曲线,从翎身边数米外的地方飞了过去。

    虽然没有被打中,也没有被碰到,即使穿着战斗服,翎还是觉得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被烧到一样,痛得要命。和地下城里面遇到的章鱼怪的火球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可怕魔法。

    暴走的魔力激烈地相互缠斗,空气不断的被这些魔力缠斗转化出来能量给激发成电离化的状态。

    超高热的电离空气团块,一旦被触碰到,不管是什么都会被燃烧殆尽,就算是躲在厚重铜墙铁壁后面的对手,也会被烧得尸骨无存。这就像字面所说的一样,是一击必杀的招数:一旦施展出来,没有任何对手能够幸免。

    接着是一阵强烈爆炸。那枚电浆球烧穿了重型卡车厚厚的车体,落到了藏身到了车后的暴虫之中。白色光芒四散射出,由于魔力和魔力之间的转化和冲突,四周刮起强风、迸出闪光。

    闪光过后,钢铁巨兽似的重型卡车就像是夏天放在阳光下的奶糖一般‘吱吱’的融化开来,水泥所制的地面也因为高热被还原为了白色的石灰粉末。电浆球的落地点自然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幸存下来。

    在房间里面的鸿和永莉一早就趁着踢倒墙面的时候,冲进了角虫堆里面。比人还要高出不少的角虫就像玩具一样的被永莉打飞到空中、或者是被鸿抓起来当成武器一样的挥舞,然后带着旋转出来的离心力和它们的伙伴一起混合成一团肉酱。

    以于那些被他们两个冲散了的角虫自然就成士兵们的绝好靶子,虽然上百米的距离不容易命中目标,但是人数将这个缺点弥补了起来。一只角虫不断的被飞来的7.62MM步枪弹打成了蜂窝,有更多的角虫则是被大口径的机枪直接撕了个粉碎。

    大量的兵虫群们不到一会儿就被全灭了,只剩下八只巨大的泰伦虫族武士还在以一架重型卡车为掩体不断的发射着黑绿色的物体和毒液炮。

    “只剩下那群傻缺了。”

    接着时夜就像是投出长矛一般,将手中的镰刀射向一只虫族武士,镰刀准确的命中了它的胸部,但是它只是摇晃了下了。镰刀就这样插在了它的身上,它还是无所畏惧的向时夜射出了一连串的黑绿色子弹。

    “切,真是耐打啊!”

    时夜轻松的甩起手,将那些黑绿色的东西轻松的拍到了地面上。接着那只虫族武士就被另外扔过来的一把镰刀给贯穿了头部,它就这么倒了下来,那把镰刀不用说也知道是从翎的手上扔出去的。

    远处的鸿和永莉轻松的干翻了角虫群之后,目标自然转移到了虫族武士的身上。

    「吾的誓言即为超常之理」

    「吾乃常理之支配者」

    「于此显现」

    「凝结的核心、在此解放!」

    一瞬间画好的复杂纹路出现在虫群之中缓缓发着奇怪的光芒,看上去像是毁坏的齿轮一般的魔法纹路,慢慢的转动起来。纹路的文字瞬间开放来,化为数十道文字所编成的牢笼——爆炸声和热风所组成的死亡牢笼。

    两只虫族武士就被这一击绞成了碎块。剩下的五只虫族武士倒是跳开了魔法的范围,没有被卷进去,不过有一只不幸的跳到了空地上,被大型机枪和各种各样的子弹打成了碎块。

    “好了,剩下的四只小东西,一人解决一只就好了。”

    魔法的使用者平静的说到。

    “了解。”

    一直都是那么冷静的少女发出了回应。

    “人渣你再准点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看起来总是少根筋的青年如此的回答倒。

    “知道了,我尽量。”

    翎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好再次攻击。

    “目标从左到右,我、时夜、翎、永莉,OK?要上了!”

    简短的交代了目标之后,鸿顺手拿起了充当掩体的小型集装箱,直接将它甩了出去——既是充当打散虫族武士们阵形的武器,也是是掩护他们前进的诱饵。

    那一只拿着毒液炮的虫族武士再次开火了,墨绿色毒液炮炮弹将那个小型集装箱打了个粉身碎骨,绿色的液体和晶片混合货物的碎片飞舞在空中,顿时挡住了它们的视线。还没有等绿色的雾气散去,一个绿色的身影直接突破了过来。

    虫族武士们的反应非常之快,它们瞬间就举起了手中的‘枪’,喷吐着黑绿色的子弹。眼看着子弹就要击中永莉。刹那间,永莉用看似不受惯性支配的动作往上跳,躲开子弹。然后就这样在空中转身,用着回旋的力量,脚跟狠狠的一下,就把那一只手持毒液炮的虫族武士的脑袋敲了个粉碎。

    在那只失去脑袋了的尸体缓缓倒下的时候,第二个攻击者出现了。最左边的一只武士疯狂的挥舞着上臂的两把一人多高的镰刀,但是来袭者轻巧的绕过了镰刀的进行路线,一脚踢碎了它的右脚。在它失去支点倒下来的时候,来袭者的拳头也像雨点一般的将它淹没了过去,外边的高硬度壳体就像是脆弱的蛋壳一般被敲得四处飞溅,里面的肉体更像是被打得像是打散了的蛋黄一样。

    一旁的另一只虫族武士刚要迈开步子回去支援的时候,它发现背上突然多出一个人来。‘咔哒’的清脆一声之后,它就倒下了,从颈动脉的部分看来,无论怎么看,那个颈骨都应该是折断分开的。

    最后一只虫族武士除了发现在场的只剩下自己之外,还发现了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灰色的家伙。就在它发出高频的怒吼冲上去的时候,那个灰色的家伙也采取了同样的冲刺行动,就在两者相要开始触碰的时候,灰色的身影深深的蹲了下去——接着是猛然的跳起。

    虫族武士的视野里面立刻充满了白色的金属块——翎的膝盖上的那块控制金属深深的撞进了它的脸部,大概已经把它的眼睛给撞进了脑部里面去。

    “收工。”

    翎简短的吐出了这两个字。(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