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19.购物(一)
  • 19.购物(一)

    作品:《猎魔小队

    “你们三个搞什么啊,为啥脸色看起来奇差无比?就像是见到了地狱一样。”

    桑德士的办公室里面,一下子挤进了好几个人,除了雪代看上去比较正常之外,其他人的脸色上就好象是阴云密布一样,原本轻松的氛围一下子沉重起来。

    “上校,叫我准备好东西有什么事情吗?”

    “实际上呢,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你被军队辞退了,所以房子要交出来。”

    桑德士慢悠悠的将一根金黄色的薯条粘上了番茄酱,然后塞进了嘴里,慢慢的品位着。

    “知道……矣矣矣矣矣矣矣矣!!!搞什么啊,我历尽千辛万苦差点死掉还被卷进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之中被人家当成玩具一样玩来玩去最后所有金钱都被人家拿走了之后还把我一脚踢出门所谓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就是这回事吗要我在饥寒交迫中将我年轻的生命的像是凋谢的花朵一样飘零或者是为了生计出卖自己的肉体吗!!”

    “妳妄想过头了吧……”

    翎不仅痛苦的抱上了自己的脑袋,在雪代家里面看到的奇怪的东西还是不断的浮现在他的眼前,应该是桑德士知道那里的情况了找个方法除掉那个禁忌之地吧。

    “嘛,不是说把妳真的辞退了,市民的情绪也会反弹的,这个算是惩罚啦。”

    “为什么非要惩罚我啊。”

    “上个给妳的任务呢,做完了没有了?书呢?”

    “啊……那个啊……书好像在时夜那边吧?不过你当初说‘找到’就行了吧?”

    “干,我让妳‘找到’人的话是什么意思懂不?意思是让你‘带回来’啊!”

    “这是强词夺理吧!臭老头!”

    “太伤心了,我养妳这么多年,妳竟然说我是臭老头!我真是伤心,没想到养了只白眼狼!”

    桑德士从上衣口袋里面抽出了一张雪白的手帕,开始擦拭眼泪。

    “雪代妳真是太过分了吧。”

    “等等啊,时夜你这混蛋,你还搞不清状况吗?”

    “妳之后要住在我们这边呢,感谢我们的恩德吧,叫恩人叫做‘混蛋’什么意思啊!”

    “没错啦,刚才我和时夜说了,从今开始的一年间妳要住在那边,然后跟随他们行动,这样的话我还能对外说保留你的一切军衔已及事务。”

    “那种地狱一般的地方有几条命都不够用啊!!”

    翎好心了拍了拍雪代的肩膀。

    “放心吧,妳是能在真正的地狱里面活下来的强人。”

    旁边的鸿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永莉也在不断的点头同意着,毕竟他们三人才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地狱。能在那个环境下好好的活下来,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桑德士走了过来,将手放到了雪代的肩膀上。

    “年轻人,好好干,我看好妳。”

    “不要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在桑德士的办公室里面不断的回荡开来。

    南甲实际上是个购物的好地方,永远不会枯竭的电力给城市带来了无尽的活力。蛋白质生产工厂也好、纤维合成工厂也好,这些深埋在地下不受日晒风吹雨淋的STC技术工厂只要有电源和原料就可以源源不断的产出它们的产品。

    这些巨大而又笨重的工厂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就开始深深地埋在了地下,南甲巨大的水流量充当了它们的能源以及天然的空调,即便是经过了数千年它们依然完好如初。南甲就是借助这些STC的产物发展起来的,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庞大而又复杂的机械巨兽们是通过什么原理来工作的,也就是说,它们一旦损坏,就毫无修复的可能性。

    大量的原料被从各地收集过来,在南甲加工为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说衣服和武器之类的都可以从STC工厂里面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再经过加工之后,贩卖到大陆上的各个地方。因此在这里可以轻易的找到许多地方的特产之类。

    “阿鲁塔,那个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蓝发的少女指着一个奇怪的像是水袋一样的鱼问道。那种长得像水袋的鱼前端扁平呈圆盘状,身躯向后细尖成柱形,两只眼睛生在头顶上,一张血盆大口长得象身体一样宽,嘴巴边缘长着一排尖端向内的利齿,腹鳍长在喉头,体侧的胸鳍有一个手臂一样的东西。

    “看样子,像是鮟鱇鱼啦,不过为什么鱼滩上面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卖?看起来就让人不想吃下去,好恶心啊。”

    金发的少女似乎对这种鱼非常的不喜欢,那种长达一米的巨大怪鱼看上去的确很恶心。

    “哦哦,这不是鮟鱇嘛?看起来价格不算贵啊,有多少条我都要了。”

    “喂,时夜你个混球不要乱用我的钱买一些恶心的东西啊!”

    “说什么啊,鮟鱇鱼肉富含维生素A和C。其尾部肌肉可供鲜食或加工制做钱松等,其鱼肚、鱼籽均是高营养食品,难得一见的美食啊,平常这东西都在深海数百米的地方,很难搞到的啊。”

    在她们身边的是一位看起来少了根筋似的青年,不过不知道为何,他似乎有一些常识之外的的东西。

    “我说,厨师大人,这团是什么?不会是寄生虫吧?”

    翎用挑鱼用的架子捅了捅那条恶心的鱼身上的一个畸形的肿包,那东西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恶心的腐肉一般。

    “那个啊,翎,你知道吗?深海的环境是非常的恶劣的,深海鱼在进化过程中为适应压力极大,极寒冷和黑暗的生存环境而形成了多种多样的生活习性和外表,鮟鱇的胃口很大,它生长在黑暗的大海深处,行动缓慢,又不合群生活,在辽阔的海洋中雄鱼很难找到雌鱼,一旦遇到雌鱼,那就终身相附至死,雄鱼一生的营养也由雌鱼供给。雄鱼寄生在雌鱼身上而生活。雄鱼遇到雌鱼时就咬住不放,不久就成为雌鱼身体的一部分。”

    “哈,这个小玩意是另外一条鮟鱇鱼?还是公的?”

    翎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小小的包包,那个只有十来厘米的肿包在一米多的怪鱼身上不算的显眼。

    “真的好吃么?那玩意?”

    永莉用手戳了戳那条鱼身上的肿包。

    “喂,永莉,乱碰那种东西的话说不定会得病的!”

    “我说你们几个不要在人家的店里面耍白痴了好不好……你们是问题儿童组合吗?”

    唯一有点常识的人不得不出面将所有人给全部拖了出去。

    “鸿大爷,我们在买东西啊……”

    “废话,食物原料桑德士不是给我们一整车了么?你还要买什么?”

    “特殊的食物还有衣服,翎、永莉、雪代他们都没有衣服以及日用品,可以的话我还要买一些……”

    接着就是狠狠地一拳轮到了那个少根筋的家伙的脑袋上面。不过,这回真正麻烦的不是这个家伙。

    “阿鲁塔,那个是什么……”

    “那是自动贩卖机。”

    “时夜,那个又是什么?”

    “那个?嗯——到底是哪一个啊?”

    “路边那些圆柱状的东西。”

    “那是公用垃圾桶啦!”

    “鸿,那个是什么?”

    “嗯,那个是上班族,很忙碌的中年上班族。”

    “翎,那个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第一次来这里耶!”

    永莉虽然在资料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可是无法把它们和自己的实际经验直接结合起来,所以会一个个用手去指,并且一个个去问身边的人并且要求他们说明。

    当然,她不可能顾虑到周遭的感受,会声音降低下来。并且到处指东指西,问些连小孩都不会问的事情,结果吸引了地下通路上行人们的目光。跑业务的上班族、跷课的学生、把货物从卡车上搬下来的货运员之类都让她问了个遍。结果就是周围的视线很明显地都集中在这边。有些人只是单纯觉得永莉显眼的外表看起来很稀奇,有些人用看似惊讶,或者不悦的视线死死的叮嘱她。

    非人之物,纵使有着人类的外表,但是内心仍然不是人类,即使混迹在人类之中依然可以将她毫不犹豫地挑出来。可是——

    “嗯,挺有趣的呢,这些东西。”

    “永莉你看上去很快乐呢?”

    “没有哦,翎,那种快乐什么的东西。”

    “?”

    “所谓的快乐,指的就是快乐是人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于是生理、心理上表现出的一种反应。快乐是一种感受良好时的情绪反应,常见的成因包括感到健康、安全、爱情等等之类的。第一我并没有什么需求,满足这个词自然和我无缘,后面的什么健康、安全、爱情等等之类的,更是没有边的事情。”

    “啊哈哈哈……”

    就像是狠狠地踢到了一块铁板一样,翎都不知道该如何把话接下去了。

    “永莉,你这么说就是错误的啊,人类这种东西首先就不是什么绝对理性的生物,当你把这些条条框框放到人类的身上的时候,就失去了任何的意义。”

    “用翎的那个世界的德国哲学家、天文学家、星云说的创立者之一、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唯心主义,不可知论者,德国古典美学的奠定者——伊曼努尔·康德的话来说‘快乐是我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这点就和你一样,将自己的世界完完全全的套在整个世界上面啊……其实‘快乐’这个词也就是很简单的意思,光是平平凡凡的走在街上,也就是没有不好或痛苦的事情存在,这点就足以称为‘快乐’了。”

    说到这里,翎感觉到胸膛深处一阵疼痛,时夜的话语深深的记起了他心中某些回忆。

    在过去的生活中无所意义的度过的每一天,和同学们插科打诨,在课堂上洋相百出,共同走在林荫道之下,看着阳光毫无忌惮的穿过叶间落到自己身上。过去的快乐的每一天就是这样,没有不好或痛苦的事情存在,但是当时却无法珍惜,任由时光就这么溜走。

    想起来自己真是个笨蛋,非要等那些东西消失了才会想起来,不过恐怕这时候那个世界的亲人和朋友们因为那个小小的魔法回路而无法想起自己吧。

    “废柴,你干嘛以纯洁的45度角仰望天空啊,这里只有天花板啊。”

    现实将他用回忆之中拉了回来。

    “啊,没、没事,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买衣服啦,买衣服!雪代和永莉身上只有一套衣服,你也要去买几套日常用的衣服啦,总不可能一直用睡衣的吧?”(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