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7.雨前的宁静
  • 7.雨前的宁静

    作品:《猎魔小队

    梦。毫无缘由的梦结束了,像朝阳中的泡沫一般消失,一如既往地唐突。

    翎躺在战车的运兵室里面,大概是强烈的冲击把他撞进运兵室的吧。

    强烈的痛感来自眼睛的内部,使得翎的视线一片模糊——大概是撞到了眼睛吧,在100公里撞击的情况下,这个情况算好的了。

    “真倒霉啊……没想到肖格斯还会来一次报复性的攻击……”

    眼前出现了一黑一白的身影。

    那么,那些内脏、血和骨头是谁的?翎不禁想到了这个问题。

    “是你没闪开吧……鸿大爷”

    “闭嘴……你有这个力气还不如给我修车去”

    还是像说相声一般的对话。

    “你们两个也稍微注意一下我吧……”

    想也明白,战斗力70、80的两个人无论怎么说,都比普通人强太多了,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是肯定的。

    那么那一幕是自己的幻觉么。

    血红的肖格斯、奇妙的光球、被称为‘乐园’的沙漠,还有那条被称为尼德霍格的蛇。

    一切都是虚无边际的幻觉?

    “刚给你加了点料,死不了的。”

    白色的骷髅晃着脑袋说到。

    “加料?”

    “废话,不加料你早就变成一滩烂肉了,知道我们被什么打中了么?”

    魔力,那是……纯粹的魔力。没有任何方向性的纯粹无垢的力量。它改变碰到的东西。魔力对意志产生反应,变为那意志的形状。纯粹的魔力块碰到了意志薄弱的人类,那个人类的意志薄弱到无法定型自己的样子。不,应该说人类的意志很本无法确定什么是‘自己’。

    什么是‘自我’是个很模糊的说法。换而言之,就是自己与他人的‘特别’之处,自己和世界的‘不同’之处。

    要是没有这个‘自我’的概念,那么什么才是‘自我’。

    Cogito ergo sum(拉丁文:我思,故我在)、周庄梦蝶也就是这个意思。

    到底哪个是周庄,哪个是蝴蝶,取决于对‘自我’的认知。究竟是周庄梦中化为蝴蝶的一生,还是蝴蝶在梦中梦到了周庄的一生?

    翎对于这种哲学问题感到非常头痛。光光是想的,就觉得自己或许从来没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关键是时夜说的‘加料’是什么,为什么能够维持现在自身的状态?

    时夜拿出了一支像枪一样的注射器。

    “我们被打中的时侯,你的确变成了肉块,然後我给你打了这个。”

    原来那个时侯看到的世界是因为翎的变化,或许内心的深处,翎在不知不觉中内心所理解的世界就是那个样子的吧。那么,那块烂肉应该就是时夜没错了。

    肮脏、丑陋、可怕的世界。

    “那个是啥啊?”

    “抗体,我们‘D’的标准人员的改造身体的抗体。”

    “改造身体?我成了改造人么?”

    “那有这么快,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后边还有一堆等着你。”

    时夜顿了顿

    “当然你也可以放弃后边的步骤,选择不加入我们‘D’的行列中来,这东西只是最基本的改变一下你体内的一些很基本的东西,比如内脏,血液之类的强度,对你没有太大的影响。”

    “我们尊重个人的决定。况且抗体只是最基本的东西。”

    鸿插嘴进来了。

    “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权呐。”

    翎深深的吸了口气。

    “接下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时夜回头看了看屏幕。

    “离这里最近的防线大概还有15公里左右,我们去那里。”

    -------------------------------------

    雪代感觉很糟糕,并不是因为绿皮们的攻势很疯狂。

    是因为比起强大的敌人,更可怕的是无能的自己人。

    虽然命令书上面是让雪代完全接管辛克第2步兵团下属的大连,但是到了防线之后,指挥官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存在。

    “绿皮们算个球!我们这里要魔法有魔法,要斗气有斗气,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拿着烧火棍子的胆小鬼们绿皮才会这么嚣张,看看我们的厉害吧!”

    身穿布制军服的雪代和身穿盔甲的指挥官站在一起有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存在四块大陆,而南大陆是一个多种文化共存的大陆。换而言之,也就是即使是有了步枪也会有人拿着大剑和你拼命。

    雪代看了作战地图后完全绝望了。

    防线太过于单调了——就是一条完全由人肉堆出来的防线,和南甲那边层层线线的战壕完全就不是一回事,碉堡、火力点还有无人区还有更加重要的重型炮火都没有。

    南甲的外号就是边防要塞都市,要是相信剑和魔法的那一侧的话一定会笑话他们是一堆只会伸出头来给敌人玩打地鼠游戏的胆小鬼。

    南甲的政策就是不干预各种斗争,绝对中立,然而有什么大的变动的话还是会向各个国家派出支援部队。

    原因在于这片大陆上的次元特异点太多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可能蜂拥而至。

    “绝望了,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雪代完全陷进了悲观之中。

    明明之前来的时候还会以为961小队是最大的障碍,但是来了才知道最大的失败是没有估计到己方的下限。

    雪代你太天真了,雪代在心中念道——桑德士上校的坏消息还真不是一般的坏。

    “我们的黑色骑士团将会在正面和敌人来一场真正的较量,一下子把那帮绿皮踩个粉粹!防守什么根本没有什么必要!雪代你只要留在这里看就好了。”

    身穿黑色铠甲的指挥官如此说到。

    这家伙是白痴么?雪代暗暗想到。

    黑色的吸热性太强了,要是在白天的阳光下十来分钟就可以煎鸡蛋,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求士兵有什么作战能力?

    “不用了,我还是坚守防线比较好。”

    雪代拒绝了。

    “还真是希望看到765那些家伙啊……”

    一想到那些存在,雪代就觉得头痛,或许765小队的出现所带来的麻烦比那帮绿皮更大……(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