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2.侵染之敌(二)
  • 22.侵染之敌(二)

    作品:《猎魔小队

    “看来这一段没有通路,只能冒雨过去了。”

    “没办法啊,谁叫唯一到那边的通路被封锁了,看上面的条码日期,应该是今天的时候的事吧。”

    雪代说着,一边做好了冲进雨中的准备。

    “喂,雪代你等……”

    还没有等翎说完话,雪代已经纵身跃入雨中,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搞什么鬼啊……我们跟本不知道往哪里去啊……”

    雨点盖住了这类似哀叹的声音。

    当雪代喘着大气跑到了便利店里面的时候,才发现了翎和永莉没有跟上来。

    “真是的,没有跟上来啊,搞什么啊……”

    雪代丝毫没有始作俑者的觉悟,并且把一切过错全部堆到了两人的头上。

    “不过算了,这种寂寞…这种昏暗、杂乱的混沌…这里才是真正的好地方啊!到处乱放的商品、乱摆的雨伞等等等……这里真让我满足啊!!”

    雪代的家里那么乱不是没有理由的,或许她的本性就是这样才是造成那个地狱的主因才对。

    “不过话说回来,我把他们两个扔在了那里……”

    不过下一刻她又将这点担心扔到了九天之外。

    “算了,也没差的,反正啊,那两个家伙合起来估计一个全副武装的战斗班都没办是他们的对手吧。翎倒是无关紧要,要是永莉又闹出什么麻烦来就不好说了……赶紧买完就回去吧。”

    说着她将一堆的方便面还有各种食物都扔进了购物车里面,然后跑去结账。

    “一共是三百二十元,谢谢您的惠顾。”

    即使是听到了雪代的‘赞美’店员小姐还是面不改色的将食品一件件的清点好,装进防水的牛皮纸袋里面递给了雪代。

    从商店走到地下通路的距离大概走路的话大概要五分钟,雪代过去的习惯就是没有特別换衣服,只在家居服外面套一件外衣就到商店买东西。这种短短的距离很难有‘外出’的感觉,搞不好也有人觉得到便利商店买东西跟在家里走来走去没什么差别。

    总之,这种想法很容易让人过于大意。

    事实上,很多人会在自家附近遇到被扒或被抢等强盗行为。有错的当然是加害者,但也不能否认因被害者疏忽而引发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于是——

    “哇——东西掉了!!”

    “搞什么啊,走路不看路的吗!”

    伴随着刻意调整过语调的声音,雪代的肩膀被猛烈的撞了了一下。大大的牛皮纸袋摔在了地上,里面装着的食物就这么冲破了厚厚的牛皮纸袋,在满是水的地面上翻滚着。

    “气死我了,你们这帮人搞什么啊!”

    从便利商店回来的路上,雪代被六七个个青年围住。那是一群外表看来品行不良的家伙——不管是发型、表情、服装全身都散发出‘老子是素行不良的问题人物’的感觉。其中的一个蹲下身子来,捡起了地上的一桶方便面。

    “啊,又是这些垃圾食品呢,我经常看见那些长得很锉的阿宅们经常买回去吃耶,说不定他们和这些东西一样是垃圾呢!”

    看起来都是十几岁的样子,但是身材却比雪代高大许多,每个人的身高都将近一百八十公分。除了体格有明显差异之外,他们的发型全梳成奇怪的发型,头发染了好几种颜色,其中也有人在嘴唇或眼睑上打洞穿环,身上的服装都是颜色怪异的皮夹克或外套。被外表看来素行不良的他们以半圆围在中间,可以感受到相当大的压迫感。

    “啊哈哈哈哈!!!没错啦,那些傻兮兮的阿宅们都喜欢吃这些东西啦,就和他们花大价钱买回来的那些古怪的垃圾一样,都是垃圾!!”

    青年们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喔,听起来是个女孩子耶,不过怎么回来买这种垃圾阿?莫非是宅在家里的男朋友叫妳出来卖的?”

    “啊哈哈哈,摊上这样的男朋友真是倒霉阿,不如妳和我们一起HIGH如何?保证叫妳忘了那种傻兮兮的宅男阿。哥哥我可是很大的哟,怎么样?你看吧,很壮观的哦,没硬都有这么大喔!”

    说着那个青年还摇摇了自己的腰,伴随着这种下品的动作,青年们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厄……”

    雪代露出僵硬的笑容,环视四周。

    不幸地是,这里是晚上的住宅区——周围丝毫不见半个人影。就算有路人,大概也会避免让自己卷入麻烦之中,所以还是不要太期待路人的协助比较好。同时因为南甲不断的雨声,根本无法让别人听见,就算尖叫,会不会有人马上冲出来帮忙都还是个大问题。

    “哦哦,是COSPLAY嘛,男朋友真是恶趣味阿,那个样子好象是谁来着了?”

    “南甲的宛如靓丽的女神大人嘛,电视上面有说的喔!!好像叫做什么‘雪儿’啦。名字雷死人啦。”

    “哈哈哈,好熟的名字啊!什么女神大人啊……应该是宛如勇猛的‘战争女神’才对啦。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那家伙的胸部平得就像一望无际的平原一样,说不定就连敌人们见到就失去战意了呐。”

    “不过这样的家伙凭什么受到女人们的欢迎啊,最近又有很多女的特地装扮成那个样子啊!”

    缺乏知性和品格,不过时间的话倒是多得不得了——他们总给人这样的感觉,就连雪代的名字都被他们记成了别人的名字。其中还有一个人靠近了雪代,扯起了她的头发。

    “还有……妳这不是染色的吧?倒是胸部瘪得向那个猛女一样啦。”

    “滚开!不要随便乱碰我!耻笑别人身体上的特征的人,不如去死算了!你们果然是一帮低能儿,连半点理性都没有!”

    “哈,三八,你说啥?”

    故意走调的发音,意义不明的斜睨。青年们用卷舌音说话,左右晃动脑袋,瞪着雪代。接着其中的一人直接一个耳光将雪代抽翻在地上。

    “没有理性的应该是妳吧?还是今天是妳会比较暴躁的那一天喔?真是的,脸那么硬,打起来手都痛。”

    那个家伙甩了甩手,看来那一下痛的不只是雪代。雪代挨了那一耳光,蹲坐在地上,用手拭去了嘴角渗出来血丝。

    “切,像你们这种人,以为用暴力就能解决一切——”

    “喂,女神大人,这里可不是能让妳随便乱吠的神殿喔,被扁的时候就会痛,这就是真实世界吧?不好意思,这就是男女平等啦,就是因为这世界太过于和平了,妳们这些蠢女人才会这么嚣张啦,还玩什么COS那个凶巴巴的女人的游戏。”

    “哈哈哈,阿易你也太不讲理了吧?出手打女人耶。”

    “闭嘴啦,阿龙!你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啦,妳有没有在听啊,三八?”

    说着那个瘦高个的家伙一手扯过雪代的头发,用力的拉扯着。

    “好痛,放手啊!”

    “让我们这位女神大人体验一下这人世间的痛苦还有现实的沉重吧!”

    一帮人就这么将雪代围了起来,将她的恶狠狠的压了起来,拖到了路边一个黑灯瞎火的店铺下面。

    “喂!不要再挣扎了!你们安静点,动作快!!好了,我们换个地方玩,好让妳可以冷静一点吧,虽然妳的头脑会冷静下来,但是身体却可能会变热喔!!”

    “阿龙你说的是会摩擦生热嘛?嘿嘿嘿!!”

    说着一个戴着胖胖的带着眼镜的家伙将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圈成了一个圆,右手的中指不断的在那里出出入入。

    “嘿嘿嘿,东东你好下流,你到一边放风去。”

    “你们干什么,不要乱来啦!!”

    “嘿嘿嘿,臭三八,妳想道歉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喔。当然要做一些很爽的事呀,很爽的事是指……”

    “哈……哈……哈……”

    传来了奇异的喘息声,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走错了地方。

    宽松的衣服加上银白色的长发,虽然外表不能算衰老,但是却有着历经沧桑的面容,以及一对蓝色的瞳孔,手脚异常修长的他正像狗一样伸出舌头在雨中狂奔。

    “喂~~那边那个老伯。你来这里干什……”

    没有等那个被称作‘东东’的肥胖青年说完话,那个男人已经凶狠的扑了上来。男人摇摇头,接着刷的一声,他的脖子有如舞狮的躯体部位一样伸长了,露出了细长的有如管状的舌头,向肥胖青年猛地扎了过去。但是舌头只伸到了一半的时候,那个脑袋就突然缩了回去。

    因为一只灰色的拳头狠狠地打中了那个扭曲的脑袋,将那个男人打得飞了起来。(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