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4.入侵巢穴
  • 24.入侵巢穴

    作品:《猎魔小队

    “有多少?”

    “大概有二十只左右。离我们大概有两百米的距离,一时间还碰不到。”

    永莉冷静地回答了翎的疑问。

    “翎,暂时把你战斗服上面的灯关掉,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开,或者来一个*之类的魔法。”

    在人类眼里,这个地下水路根本就无法看到任何东西,即使是翎在战斗服的补助下,也只能在数十米以下,能够勉强判断出水面和岸边的程度。但是对于敌人来说,这里可能和白天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这里是敌人完全的主场,那么敌人必定会借助这一优势向他们靠近,但是打破这一优势并不是什么问题。既然这里的昏暗光线就可以让它们看得和白天差不多的话,那么更加明亮的光线对于它们来说就是不可直视的太阳。

    雪代就是利用了这一漏洞,借机反击。

    “阿鲁塔,翎,准备好,敌人要来了,大约还有三十来米左右,地点是水中。”

    两百米的距离大概用跑的也要接近数十秒,并且沉重的脚步声有可能被别人发现,于是那些家伙选着了使用水路作为了前进的方法,不仅水流的速度可以加快它们的行进速度,还可以使得它们隐藏起自己的身形。不能不说它们实在是聪明,要是一般人早就会踏进它们所设置的陷阱里面吧。

    但是有永莉这个生体雷达在,它们的行动却早已暴露了出来。

    “敌人潜伏在离我们二十米的地方,大概是准备袭击。接下来要采取什么动作吗?”

    “既然人家设下陷阱,我们没有可能不踩下去吧,永莉,你先走,做好防御光线的准备。”

    “了解。”

    “翎,*准备。”

    “没问题!”

    “等会敌人跳上来的时候,扔个*给它们玩玩,接下来就可以痛扁它们了!”

    “开始了,上吧,永莉!”

    翎开始集中起精神,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自己脑海里面魔法记忆投影在‘门’里面。从鼻子吸入的风摇动着他的肺,燃烧着他的心脏,从他全身的汗毛孔喷出。

    翎的喉咙深处甚至发出了轻微的低吼,不成句子的、甚至算不上是‘音律’的低吼,正如之前翎所知道的那样。只要能把一定的情报键入大脑里面,加以想象——然後身体就会自动构建出魔法启动机关,即便是不连贯的声音也可以代入一定的情报,构造出魔法启动的机关。

    ‘门’即为‘心脏’,物理上并不存在的‘心脏’。

    从遥远的天空直到大地的底部,充满各处虚空的风。伴随着虚空中刮起的大风的是无尽的光。

    低吼开始变成歌声,编织起了纤细柔弱的光之丝线,纤细的丝线中蕴涵着锐利,成为了一张大网,不断涌现的文字开始依附在大网上面。网中的是无尽的,强烈的光芒。光球缓缓的形成了,那种轻柔的光下面蕴藏的是无法想象的、刺眼的光芒。

    当永莉走到了敌人预定之中的陷阱的时候,那些家伙们行动了。由水中鱼跃而出,不紧不慢地包围了她,开始收缩包围网。在柔和的光照耀下,无数的触手在左右摇摆,甲壳和甲壳之间不断的摩擦,眼睛在昏暗的下水道中炯炯闪光。

    ‘……4,5,6’

    异形们的触手从左右伸来,长长的触手一击就能贯穿鉄壁,也能够轻易粉碎肉和骨头。四处杀来的触手,有着微小的空隙。永莉看准了其中的空隙,躲闪了进去。

    她所瞄准的,是触手的前端,不是拨开也不是格挡,而是横向的敲击,令其脱离原本的轨道。触手稍稍偏离了轨道。异形们的触手互相贯穿了胸膛。

    她顺手抓住了一个因为疼痛而分神的异形,一记铁拳将它的头盖骨敲了个粉碎,接着将那具尸体扔了出去,巨大的惯性将尸体变成了极具威力的武器,和一只异形一起牢牢地黏到了墙上。整个地下水道里面顿时响起了闷响——骨骼和肉体因为受到重击而发出的死亡悲鸣。

    异形们发出了粗犷的惨叫,雪代顿时间感到耳膜疼痛,稍稍皱了眉头,吞下了一口唾液来缓解耳道内的压力。

    它们不再胡乱冲来,而是围了起来缩小包围圈,丝毫不给予少女逃跑的空间。

    ‘……28,29,30。’

    永莉数完了之后,用一只手挡住了眼睛。随着爆炸声,四周充满了炫目的闪光。

    那是翎的*似的魔法,放出强烈的、仿如烧灼一样的闪光。这对夜行性的异形们产生的影响,一目了然,大量的异形们按着眼睛,不断的旋转着,异形们完全狂乱了,眼睛看不见,开始袭击周围的同伴。这逐渐成为了连锁反应。

    四处挥舞的爪子和到处乱射的触手,伴随着异形们红色血花不断的飞舞。

    翎注意到,那种并不是泰伦们病态般的荧光绿色血液,而是类似人类的,鲜红的血液。下水道下起了红色的雨,战斗服上摇动的灯光中,艳色的雨在飞舞,伴随着铁的腥味。

    那是红血球里面的血红蛋白里面所带的铁的味道。

    灰在飞舞,灰发出了柔和的光,像灯光下的雨一样闪着美艳的光泽。

    翎的嘴里感觉到了肉的鲜美,气管里充满了血的芳香,喉咙有吞咽的快感,只是空虚的肚子无法得到满足。他无法忍受这饥饿,吼出了巨大的声响。

    回应他的,是异形们低沉而粗旷的低吼。那是愤怒的叫声,悲哀的叫声,恐怖的叫声。

    但是翎并没有听到那足以让人失去战意的可怕叫声,他只是单纯的用拳脚将那一个个张着嘴的异形们逐个击破。拳头击穿了甲壳、膝盖撞断了骨骼、脚底踩碎了头盖骨——

    不久,下水道的走廊中变得满是血红,水面也染成纯红一色的时候,他的视野中已经没有可以活动的东西了。

    左胸感到了强烈的冲击,是从翎的心脏出现的力量。那力量,现在正要归还于心脏。 闪电般的力量顺着他的脊椎而上,带来极大的冲击。

    这力量搅动着翎的大脑。翎眼前的景色开始闪烁,一瞬间感到喉咙很痒,想要呕吐。

    翎顾不上呕吐的冲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特别冰冷的呼吸,沉入了他的胸中,然后扩散到了全身,心脏/门停止了骚动。它停止了跳动,在胸中安眠了。

    视力逐渐恢复了,身体开始恢复了自我。简单来说,那是一股很难受的感觉。疲劳感覆盖了全身,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够随心所欲的移动,身体的各个关节都在疼痛,呕吐感还没有消失。

    疼痛中,翎最先做的事,连自己都没想到。

    他笑了。

    人类从极度的紧张中解放出来的时候,据说是会笑的,现在翎终于相信有这么一回事了。

    “翎,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你整个人完全变了样……”

    “没事,应该就是之前说所的‘尽量少用’魔法的缘故吧,过多的使用这种魔力(CODE)将会慢慢侵蚀使用者的心灵啊,我算是第一次完全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现在状态如何?”

    “一般吧,应该没问题了。”

    雪代向蹲坐在地上的翎伸出了手,后者毫不犹豫的抓住她的手,站了起来。

    一直感觉到的疼痛,倦怠,已经从身体中消失了,身体感到力量不断流淌,物理的心脏有规律的地输送血液,令细胞活性化。翎再次做了深呼吸,令胸中的悸动平静下来。

    “等等。”

    永莉叫住了刚想往回走的两人。

    “怎么,还有吗?”

    “嗯,刚才打倒的是一般的部队。内部深处我还探测到有别的存在,估计是头目一类的。”

    “在哪?”

    “前边有路,要去吗?”

    “走吧,”

    翎说着,开始向前走去。(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