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38.黑色的预言书(四)
  • 38.黑色的预言书(四)

    作品:《猎魔小队

    一百二十只蝙蝠骑士所构成的空中编队借着夜色在两百米的空中缓慢的前进。蝙蝠那宽大的翅膀拍打着空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静的前进着。兽人的空中骑兵身上所带的并不是什么投枪,而是一种装着燃油的瓶子,里面还有一种植物的胶质。只要落到地面,瓶子里面的胶质一旦接触到空气,就会点燃那些燃油,这种武器勉强算得上是一种简易的*。

    就在他们即将飞到营区上方的时候,,一枚像太阳一样的照明弹在空中燃烧了起来,照出了他们的身影。接着就是三排整齐的弹幕就向他们扑了过来,37MM的防空炮所构成的弹幕。37MM的火炮如果直接命中战斗机的话,就会打出一个接近半米的大洞,更加不要说光光只有血肉之躯的蝙蝠骑士了。

    一旦被这样的防空炮击中,不要说是肉体了,就连他们身上*也会一起被打爆,接着会在天上变成一团四散的带着血肉、燃烧着的火球。

    第一轮的防空炮火之中,就有数十只蝙蝠骑士被凄惨的打成了一团团的碎肉,营地的上空顿时间飘下肉块和火焰所组成的雨点。蝙蝠骑士们艰难地在弹幕中穿梭着,稍微一不小心,他们就会被防空炮直接在天上撕个粉碎,变成微微冒着热气的烧焦肉块掉到地上。

    在那种可怕弹幕底下,就算是蝙蝠也产生了不小的恐惧,虽然它们无法看见那些构成弹幕的火线,但是一个个同伴的消失,也足以让它们知晓那些看不见的恐惧。骑士们慌忙的扔下放在腰间的*,一个个黄色的瓶子像是大规模的地毯式轰炸一样在营地的周围不断的降下。

    洛基的碉堡就挨了一个这样的*,那种不明材料的瓶子在重力的作用下撞向了地面,四处飞溅的燃油瞬间被胶质所点燃,立刻扩散成为一片火海。

    大概是那种劣质燃油里面混合了某种动物油料的关系,它冒出来的烟又黑又呛人,顿时将洛基从射击口处熏了回去。

    “艹,你们这帮绿吱吱欺人太甚啊!”

    蔓延开来的高温迟早会把沙包构建起来的临时碉堡变成烤箱。洛基顺手操起了摆在了剩余的几个*,把它们别在左边的腰间,方便在替换枪身上的*。也把那三个防御性*塞到了右边的腰间,至于那个便当雷,因为太重了,洛基没有将它带在身上。

    卯足了劲,洛基狠狠的冲出了燃烧着的碉堡,门口上面滴下来的火油还是烧穿了洛基手的一小块衣服,所幸的是,滴落下来的其他火油并没有烧伤他的身体——电镀的甲壳盔甲防御火焰的能力要比一般的盔甲好得太多了。

    空中的巨大影子不知道喊着什么洛基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但是洛基没有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他们身上。

    “确认周围情况——”

    洛基轻声的提醒自己。

    战上最应该注意的,并不是来自于敌人的威胁,而是己方的状况。掌握了敌人的状况只能够掌握打倒敌人的方法,而了解己方的情况却可以确保自己的生命。

    蝙蝠一样的影子扔下来的东西,没有命中营区,防空炮很好的拦截他们的进攻,大量的*在混乱之中被扔到了营区的周围。偶尔点燃了几个碉堡,不过里面的士兵也想洛基一样跑了出来,毕竟燃油所制的*威力并不是很大,只要不是被直接命中在身体上都会没事的。

    不过不巧的是有三个有重型机枪的碉堡被命中了,还有数十个碉堡也在燃烧着,四百多瓶的*就像是轰炸一样的将一大片的区域变成了火海。

    交织的火力网顿时出现了缺口,前方的兽人们不知道骑着什么大型的怪兽一路踏过了铁丝网,再次开始冲锋。

    不用说洛基也知道该撤去下一道防线,继续拖延敌人进攻的脚步,层层纵深的防线是磨钝敌人进攻矛尖的最好方式。

    天上飞着的蝙蝠骑士们不断的被密集的防空炮火蹂躏着,甚至有一小部分蝙蝠骑士宁可降到地上来也不愿意继续在天上冒着被防空炮火击中的危险。

    离洛基数十米外的地方,就有一位蝙蝠骑士带着他的坐骑迫降到地上。

    洛基第一次正面看到了他的敌人究竟长了什么样子——有着绿色的结实肌肉,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金属盔甲,长长的犬牙从丑陋的嘴里面突出来,乱糟糟的头发随意的绑在了一起。

    还没有等洛基再继续的观察下去,兽人就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一把长长的投枪,虽然说是投枪,但是还是能拿在手上当作是普通的长枪来使用。这样的长枪可能无法贯穿洛基身上的甲壳盔甲,可是洛基不会傻到去亲身实验这种可能性。

    兽人拿出了投枪之后,低吼着一种奇异的声音向洛基冲了过来,接着他借助跑步的冲力,狠狠的扔出了手上的投枪。

    “什——”

    洛基一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一时间木在了那里。那支投枪尖锐的前端准确的击中了他的左肩。

    所幸的是甲壳盔甲足够的牢固,左肩的肩甲在被划出了一道深痕之后,投枪弹开了。不过盔甲并不能防御投枪所带来的冲击,洛基就像是挨了一拳击手的直拳一样跄跄踉踉的向后退去。

    “吼吼——吱吱、呼!”

    敌人像是发出了胜利宣言一样发出了吼叫,他从背后再次拿出一根投枪向洛基扑了过来。洛基的肩上就像是被重物撞过一样痛,看起来兽人的力气可不小,但是这并不代表洛基无法战斗下去。

    “干你大爷的,滚蛋啦!讲什么东西啊你!”

    人类的确是无法听懂兽人们的语言的。

    洛基将突击步枪的‘点射’档位拉上了‘连射’档位,将步枪提到腰间,重重的扣下了扳机。一连串的7.62步枪弹伴随着枪口蹦出的火花,准确的击中冲过来兽人,数发子弹打进了兽人的身体,因为强烈的撞击而变形的子弹在兽人的体内不断的翻滚,挖出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兽人只继续跑了两步,就因为体内的空腔大量出血造成的休克而倒下了。没有人救援的情况下,他要么会被在肺部聚集的血液淹死,要么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洛基可没时间同情敌人,要知道这里是战场,同情敌人意味着自己的死亡。

    他顺手扔下刚刚因为扫射而打完的一个*,再从腰间拿出了新的*装到了突击步枪上面。

    “切,子弹干嘛不能再多点!要是一个*里面有一百发子弹就好了。”

    第二只蝙蝠骑士又开始迫降下来了,这回他还没有从蝙蝠上面跳下来,就被几个士兵围着用突击步枪打成了血人,那只可怜的蝙蝠也被横飞的子弹打掉了半个脑袋然后凄惨的死掉了。

    “撤退!从第二防线开始迎击!”

    一个手持手枪的上尉发出了命令,士兵们开始随着他的命令逐一的退到了后方,继续围绕着碉堡或者沙包掩体作战。兽人们的骑兵队伍就在这时候开始驰骋,向人类的营地发起了冲击。一般的步兵要在布满铁丝网的路上面花费一分半钟才能够艰难的度过一百余米的防线,但是那帮连坐骑都身披重甲的骑兵们只要二十秒就能够跑完这段距离。

    六个骑兵像是示威一样跳过了洛基原来的沙包碉堡,之前他们利用火焰和黑烟作为掩护,在洛基干掉蝙蝠骑士的时候迅速的踏平了障碍物,冲了过来。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六把刀就会在数秒钟之内将洛基剁成几块——他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短了,数十米的距离根本让人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

    「无论身处何方,无论身份高低,无人能够逃离——」

    洛基的脑海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似乎一瞬间,世界完全停了下来。

    ‘谁……谁在说什么!’

    「无论是我还是你,没有哪一个人可以逃脱」

    整个世界的色彩一瞬间全部颠倒,原本染上黑暗色彩的世界,除了形状不变之外,其余的一切完全变成另一种模样。色彩相反的世界就这样凝结起来,显现出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漆黑的黑暗变成暧昧而又佣懒的明亮,覆盖在头上的天幕化作了深深的碧空,黑色的星星不断的发出刺眼的光芒。

    洛基的视线范围内没有其他会动的物体,无论是己方的战友还是面目狞睁的敌人,全部都像是就像背景画一样在那里木然不动,散发出不自然的感觉。

    眼中完全颠倒的世界,和洛基所认知得世界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完全平面的版画一样。人类的大脑无法理解眼睛所看到的空间结构,洛基很快就觉得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恶心感觉包围了自己。

    身穿黑色连衣裙的黑发红瞳少女如同幻影一般的出现了,少女仍旧保有真实的色彩和立体感,仿佛是身处于地狱之中的天使一般。

    「你、能够理解能够理解书的真理吗?」

    少女轻轻的抱住了那本巨大的黑色古书,微笑着对洛基问道。

    “什……什么真理啊……?”

    「历史的真理,不可改变的黑之历史」

    「无论如何,都无法逃避的真理,世界上不可改变的绝对真理」

    少女说着,轻轻的向洛基打开了手中的古书——(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