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请叫我品红恶魔 > 572.此安库非彼安库
  • 一键听书

    572.此安库非彼安库

    作品:《请叫我品红恶魔

    “喝啊!”

    迷失安库手里不断放出火球,高射炮一般打在伊达明的周围。

    好在伊达明反应过人,不断做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空中机动动作,将迷失安库打来的火球全数躲过。

    伊达明死死地跟在迷失安库身后,任凭迷失安库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摆脱。

    就在迷失安库掠过一栋楼房的天台时,他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天台上的乌凡。

    此刻的乌凡是欲望使的姿态,即使迷失安库不认识,心底也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执着于追击迷失安库的伊达明就没有注意到楼房天台上的乌凡了,让乌凡笑出来声。

    “给我下来吧!”

    绿色的粗大雷蛇从乌凡双角上发射,进准地打在了伊达明的身上。

    “唔啊啊啊——!”

    完完整整接下了所有雷蛇的伊达明被电得不轻,背后的切割翼更是冒出了火花与黑烟,让伊达明坠向了地面。

    “搞什么啊?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打雷?我还恰好接住了……可恶,早知道今天先去买彩票的。”

    借助了右臂的起重臂弹射出去缠住一栋楼房的柱子,伊达明避免了狼狈地脸刹落地。

    伊达明疑惑地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事实上,主要是伊达明真的没有注意到乌凡的存在,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了。

    “安库,你竟然舍得用自己原本的姿态来与我们见面了吗?不过……你还真是会逗人发笑呢,竟然被一个人类战士追到这种程度,你的工具欧兹呢?不帮你一下吗?”

    乌凡双手环胸,对着缓缓降落的迷失安库冷嘲热讽道。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我……到底又在哪里?”

    迷失安库怔怔地看着乌凡,随即又是打量着不完整的右手,茫然的目光扫向四周。

    “安库,你又在耍些什么花样?不对……你这个状态……真的假的,你真的是安库吗?”

    乌凡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愕地看着迷失安库。

    “我是……安库?”

    迷失安库茫然地来回打量自己的双手,他现在算是刚刚破壳的雏鸟,什么都不懂,但保留了许多的本性。

    “哈哈哈……难怪安库那家伙只复活了一条手臂,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复活后遭遇安库的时候乌凡就注意到了,安库只有一条手臂,甚至还要借助人类的躯体才能正常活动。

    才八百年不见,安库就这么拉了啊?我们只剩一枚核心硬币都能维持欲望使姿态啊,不像某些人,只有一只手诶~

    乌凡不光是表面在疯狂嘲笑,心里更是有一大堆从人类学来的嘲讽词没说出来。

    安库并不是完整,眼前的这个迷失安库正是安库的躯体!

    这样一来,乌凡的计划就有变化了。

    “安库,我是你的同伴,我叫乌凡,八百年前我们就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啊。”

    乌凡诡异地笑着,走近了迷失安库。

    “乌凡……”

    迷失安库愣在原地,呆呆地回忆着那并不清晰的记忆片段,单凭感觉,迷失安库也知道乌凡和自己属于同类。

    《剑来》

    “跟我走吧,我需要你的力量,我也会帮你找到你丢失的部分的。”

    乌凡对着迷失安库伸出了右手。

    “好。”

    最让迷失安库动心的还要数乌凡的最后一句话,那是新生的迷失安库最初的欲望。

    最终,迷失安库稍稍犹豫了一些下便搭上了乌凡的手,跟着乌凡一起离开了。

    刚刚用起重臂登上这栋楼天台的伊达明站稳了跟脚,但望着远去的迷失安库与乌凡的背影,伊达明默默地驻足不语。

    他又不傻,以自己的实力同时面对两名欲望使,那不是勇,那是送。

    而且主要还是不划算,花费一堆细胞硬币激活装备累死累活地战斗,到头来也不会有什么收益,这买卖可不能做。

    “聪明的选择,伊达君!果然,选择你来做诞骑是相当明智的事情!”

    站在墙壁边缘的大洞口处,鸿上光生居高临下,眺望着战场中伊达明的表现,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抱歉啊,会长,我没能完成任务,让他们都给跑了。”

    解除变身的伊达明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回到鸿上财团,放下了背上的罐子,随后低着头颅歉意道。

    “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面对赢不了的敌人时,暂时的撤退与避让是合理的,没有人能靠着勇气去面对根本赢不了的对手。”

    鸿上光生十分开明地拍了拍伊达明的肩膀,欣慰一笑,随后面色又是变严了几分。

    “伊达君,我记得你是跟真木博士一起住的吧?”

    “啊,是的,博士酱其实是个相当令我满意的室友呢。”

    伊达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脸上的笑容分外灿烂。

    “那就好,你就替我跑一趟路吧,将这些紫色核心硬币交给真木博士,我需要他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鸿上光生双手捧着石制圆盘,面容相当严肃。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可是……”

    伊达明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胸脯,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因为什么?”

    “是这样的,博士酱的手臂上不是坐着一个诡异的光头娃娃吗?前几天他那个好像被弄坏了,我都没见着了,现在整天把自己关在单间里,嘴里不断重复着‘这个世界必将迎来美好的终结’之类的中二话,那自闭的模样看得我都很是心疼。”

    伊达明一口气说出了真木博士的近况。

    “这样啊,倒的确有些出人意料了。”

    鸿上光生只是不明所以地自言自语而已,让伊达明这样细心的男人留意到了。

    姜还是老的辣,现在的局面基本上都在鸿上光生的布局下吗?

    “等下次你们支付佣金的时候,我就会带上博士去精神病院好好做个检查的,虽然脾气很怪,但我觉得他人还蛮好的。”

    伊达明双手叉腰,有些无奈地叹气道。

    “这样啊,能让真木博士改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看来路君任职期间发生了不少事情嘛。不过还是就这样吧,这批紫色核心硬币一定要送到真木博士的手里。”

    鸿上光生敞开了胸怀,对着空气一阵抒情。

    相关推荐:解剖师:新概念法医英雄联盟之绝对概率这个策划是仙帝韩娱之新概念男团我大概是个假神仙冒牌剑仙从NPC到诸天霸主从NPC到超人玄幻:我,剑宗大长老,悄悄签到三十年我在亮剑当兵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