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终宋 > 第812章 踏营(为盟主“你好大顺顺”加更)
  • 一键听书

    第812章 踏营(为盟主“你好大顺顺”加更)

    作品:《终宋

    这夜,史天泽正在见忽必烈派来的蒙古重臣,线真。

    线真是克烈部都元帅土薛的儿子,土薛可以称得上是蒙古国的宿将了,随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随拖雷参与过三峰山之战灭金,又随阔端攻蜀。

    蒙哥汗在时,把汉中六百户封给土薛作为采邑。

    换言之,李瑕现在所占的汉中,有一部分也属于线真的财产。

    虽然是蒙古人,线真不像他父亲那样战功赫赫,样貌显得很文气。

    他曾是忽必烈的宿卫,管理膳食,是忽必烈非常信任的人,如今任大蒙古国枢密副使,勉强算是文官。

    笔趣阁

    “天灾?”

    询问着史天泽为何会大败,得到了完整的回答之后,线真用蒙古语反问了一句。

    “打着打着黄河冰面塌了,所以输给了李瑕的,史丞相要我像这样禀报给大汗?”

    线真也很烦恼,他来之前根本还不知道史天泽大败的事,本以为到的时候史天泽已打了胜仗,会与他分享很多的战利品。

    结果赶上了这个坏消息。

    局势的变化也比史天泽想像中更坏。

    本以为,哪怕他这一路没能取得进展,别路的兵力也该攻入关中了。

    他这边除了当日留在后方的两万余人,他麾下的将士已成了惊弓之鸟,这几日兵将都被分派出去追捕溃乱之后的逃兵。

    再稍整军阵,继续派小股兵马过岸,继续稳扎稳打,不求大胜,但求继续牵制住李瑕主力,待别路破敌,也可分润些功劳。

    到时也算败得不那么难看。

    但忽必烈既派人来催促,来不及挽回了。

    史天泽只好先找一个理由。

    “我怀疑军中有世侯已经暗地里投靠了李瑕,才让局面变得如此糟糕。”

    线真问道:“谁?”

    “目前还只是怀疑。”史天泽欲言又止,捻着胡须作为难状,沉吟道:“保州张家与李瑕有姻亲……”

    “张弘范?”

    史天泽其实并不太怀疑张弘范,但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而眼下需要有人来为战败担罪责。

    帐中气氛有些神秘起来。

    毡毯上的线真把酒囊凑到火炉之上烤着,有些不信,道:“大汗很相信张弘范,真的是他?”

    史天泽正待开口,夜色中忽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他回过头看向帐外,久经沙场的经验让他警觉起来。

    倾耳听,远处那是什么动静。

    “……”

    “袭营啊!”

    “宋军来了……”

    喊声传入史天泽耳里,他很快速地就进行了思考。

    确实没想过李瑕会杀到这里,因为距韩城之战才过去六日,宋军也要打扫战场、安顿俘虏、救治伤员、休整体力,来不及做袭营所要的一切准备。

    就算来偷营,是如何穿过黄河冰面却没被巡卫发现的?如何无声无息就到了哈必赤营地附近?

    必是内应。

    今夜,是李恒值防……

    史天泽脑中忽然明白过来,李瑕的内应不是张弘范,而是李恒,那个终日穿着黄鼠狼皮袄子的西夏后裔。

    眼下更重要的却是如何防备。

    自从韩城之战后,蒙卒士卒根本还没从惊慌中回复过来,一旦被踹营,尤其是宋军忽然间已杀进大营,很可能会迅速崩溃。

    这不是闹着玩的事,史天泽很清楚,且在一瞬间作出了反应。

    “快!召集士卒!”

    史楫、史格掀帘冲了进来。

    “叔父!”

    “父亲……”

    “快,准备应战!”史天泽大喝。

    “叔父快走!宋军杀进来了!”

    史楫根本顾不上什么应战不应战,已径直扑向史天泽护着他要向外撤。

    线真则是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是蒙古名将之子,此时的反应却远不如史天泽。

    站起身来,那肥胖的身躯一抖,线真才想起他对这片地方根本不熟。

    “保护我!”

    史格听到这一句蒙语,连忙命两名亲卫架上线真,匆匆忙忙便向帐外跑去。

    史天泽处变不惊,虽不拒绝子侄辈带他离开危险之地的好意,却还顾着稳定局势。

    “张仝、李伯、张林、郭侃、崔德彰……”

    混乱中,史天泽点齐他麾下将领,下令道:“召集兵士!宋军不会超过两千人,稳定军心,稳定军心!”

    “轰!”

    宋军的霹雳炮炸在营寨外。

    史天泽连忙翻身上马,之后想起一事,大喝道:“传下去,李恒已叛投,诸路兵马若遇之,拿下!”

    “传下去,李恒已叛投……”

    突然。

    “轰!”

    有霹雳炮落在营寨内炸开,铁片四溅,有士卒惨叫起来。

    转头看去,只见百余宋军已出现在视线能看到的范围之内。

    “李瑕来了!”

    火光中,确见李瑕的王旗向这边移来。

    “咴!”

    马嘶声起,马蹄跶跶,宋军冲刺的速度更快。

    史楫大骇,根本不给史天泽继续发号施令的机会,牵着史天泽的马匹就走。

    史格连忙护着线真跟上。

    自爆炸声一起,整个大营已是一片混乱。

    哪怕还有成建制的蒙军,也在迅速向史天泽这边靠拢。

    “看清楚李瑕多少人!他多少人就敢冲我们?!”

    “父亲快走!”

    “拦住他……”

    ~~

    合必赤大营。

    守着营寨的蒙卒回过头,喝道:“谁?!”

    “淄来路奥鲁李总管想要见宗王。”

    两个士卒都是汉军,喊的也都是汉话。

    蒙古士卒一般也不用在夜里值守。

    夜色中,守营的蒙卒举着火把照过去,除了确认了对方的令信之外,还辨认了对方的脸。

    果然是李恒麾下的人,这几日常跟着李恒来见合必赤。

    “吴老六?”

    “是我。”

    “李总管呢?”

    “看那里。”

    那蒙卒才转过头,一把匕首已架在了他脖子上。

    吴老六用匕首一划,喷血的声音不大,但喷得到处都是。

    在他后面,一队人已经扑了过来,趁着蒙卒还没反应过来,当即就挥刀乱砍。

    “杀!”

    “噗噗噗……”

    吴老六又扑倒了一人,匕首勐刺了几下,再站起身,只见一队队宋军已冲进营寨。脚步声有序又繁忙。

    “六子,你真的没死!”

    一道矮小的身影已上前,手用力一拍,拍在吴老六身上。

    吴老六转过头,见是张贵,咧嘴一笑,道:“我还行吧?”

    “好你个六子,了得!”

    “了得!”

    有从一旁跑过的士卒凑趣喊了一声。

    吴老六丢开匕首,拔出佩刀,跟着队伍往前跑去,一回头间还向张贵问了一句。

    “现在信我们山西人了?”

    ……

    吴老六是吴王寨当地人,刘整驻军在此征兵时招的他。

    他这人武艺高,脾气也好,还识字,脑子活络,因此军中晋升很快,人缘也好。

    这些日子以来,他奉命混入蒙军兵营,做得确实不错。

    但来之前,林子颇怀疑他的决心,一直在做所谓的审查。

    吴老六当时很觉冤枉,说了两句话。

    “你们南边人当我们山西汉子全是傻的不成?是,是有给金人、给蒙人卖命的,但连谁是异族我们都分不清吗?”

    之后,他脾气上来,几乎是骂出来的。

    “老子不想让乡亲们缴着五户丝,缴着羊羔息,再把儿女送给蒙人当驱口,老子受够了!”

    当然不仅是因为他吼两句话便信任了他,但这两句话吴老六说出了他想要做什么。

    为了这场袭营,他已摸清了蒙军大营的各种布置,也摸清了合必赤的营寨地形,领着宋军径直杀向那位蒙古宗王。

    ~~

    合必赤原本睡得正沉,听得叫喊声,才翻身而起,已有蒙卒架着他便逃。

    连盔甲都没来得及披。

    才出大帐,迎面却是宋军杀了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个身材矮小的宋将,只怕还没有合必赤一半高。

    “杀了他!”

    这宋将正是张顺,在看到合必赤的王帐那一瞬间,他已不需吴老六带路,径直便迈步冲锋。

    合必赤还在上马,一转头见宋军已包抄了这片营寨,再逃也未必来得及。

    不如先斩了对方将领。

    他遂抢过一根狼牙棒便向张顺迎上去。

    蒙军连箭都来不及放,张顺抬手一拉,径直抛出一枚霹雳炮。

    “彭!”

    火光中,铁片激射,射了合必赤满脸。

    “啊!”

    合必赤大怒,冲上前就将狼牙棒横扫。

    他满眼都是血,视线已有些模湖。

    而张顺就地一滚,单刀斩下,“卡”的一声,径直从合必赤的脚踝处斩过,将一只脚斩断。

    “啊!”

    这次是惨叫,合必赤登时倒在地上疯狂挣扎。

    “噗!”

    张顺起身,一刀,堂堂蒙古宗王的脑袋已经在地上滚落。

    一切发生得很快,踏营就是要以快打快,慢了反而错过时机。

    黄金家族的宗王又不是真的无敌于世,非要死得慢一些。

    战场上谁都一样,运气不好,让刀砍中,就死。

    在地上滚了两圈的脑袋停住。

    合必赤还虎目圆瞪,栩栩如生……

    ~~

    并非所有蒙军都陷入混乱。

    如东平世侯严忠范、顺天世侯张弘范就保持着清醒,也将麾下兵马约束得很好。

    尤其是张弘范,因受到史天泽的怀疑,其营地已有些远离主营,士卒并未太受到宋军闯营的惊吓。

    张弘范早留意到宋军很可能在声东击西,遂马上领兵去救合必赤。

    才到半路,只见前方溃兵涌来,一个个都在疯狂喊叫。

    “宗王死啦!逃啊!”

    “敢冲阵者斩!”

    随着这一声令下,刀举起。

    “斩!”

    刀锋对着溃逃而来的士卒就砍。

    场面愈发血腥。

    “溃逃的往两边,马上列阵。”

    张弘范冷着脸,又喝令士卒点燃附近的篝火,将周围照得彻亮。

    终于,前方逃来的士卒渐渐冷静下来。

    隔着溃军,他甚至还能看到宋军举着长杆挂着合必赤的头颅向这边杀过来,意图继续将蒙卒冲溃。

    暂时而言,张弘范并不能绕过溃军去击败这支宋军。

    “九哥,你看那是谁?好面熟。”张弘正忽然抬手一指,问道。

    张弘范眯了眯眼,摊开手,道:“弓给我。”

    他已认出了宋军中那举着长杆的士卒是谁,正是李恒麾下的吴老六,是李恒到了山西之后招募的,颇受重用。

    因吴老六常在李恒身边,见得多了,熟。

    弓被拉满。

    张弘范瞄着人群中的吴老六。

    混乱中有人撞了他一下。

    一恍神,吴老六已举着哈必赤的头颅转向了,宋军显然是发现前方有整好队的蒙军,不敢继续追。往别处继续去制造恐惧与溃败。

    “追!别让宋军再击溃其他兵马。”

    张弘范很快下了令。

    他策马追向方才那一路宋军。

    同时,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事——

    李恒是西夏王室后裔,过去也曾与王荛交好,李瑕的来信送进自己帐中那夜正是李恒送过鱼汤。

    还有,今夜是李恒巡防。

    一直知道军中有叛徒,竟是最好的朋友。

    之前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可笑……

    张弘范有些悲伤,有些愤怒。

    也有些庆幸。

    至少叛徒找出来了,没人能再冤枉他。

    追着追着,能听到远处有人在喊“小心李恒叛逆”,可见连史天泽都知道了。

    忽然,有动静从侧面传来。

    张弘范转头一看,只见是李恒领着兵马向这边奔来,马蹄急促,夜色中也看不清有多少人马。

    他毫不犹豫,张弓搭箭。

    这一刻,没有什么挚友,只有被欺骗后的愤怒,以及被栽赃后的冤枉感。

    李恒一直以来都骗了他。

    白首相知犹按剑。

    “嗖!”

    松弦,一箭激射而出,径直钉穿李恒的喉咙。

    “呃。”

    李恒应声而落,摔在马下,登时没了生机。

    轻裘快马的王孙贵公子,死时也与一般小卒无二……

    ~~

    似乎是忽必烈那一句“不急”传入诸路蒙军的耳朵里,战事陡然变得勐烈起来。

    人命也就愈发显得不值钱了。

    相关推荐:绿茵雇佣兵警局里的犯罪专家最不完美犯罪完美犯罪档案疯了吧!这叫高冷校花?大魔葫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大国重工:崛起签到万物三千年万诱引力[无限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