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 第四六九章 鼠洞
  • 一键听书

    第四六九章 鼠洞

    作品:《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你故意跟他起冲突?苏赫巴鲁的性子你很了解,你一定有机会提前制止他的鲁莽。”

    圣女缓缓点头:“我分析过,孙长鸣乃是大吴朝快速崛起的权臣,性情外圆内方,只要让他厌恶我,他就一定不会听从他们皇帝的命令,发力争夺成为我的夫婿,我这是为那几位皇子扫清一个最大的障碍。”

    老妪点了点头:“你从小就很聪明。”

    圣女对这样的称赞无动于衷,转而问道:“那几位皇子派人来了吗?”

    老妪笑了,她笑起来显得更加阴险:“当然来了。大吴人总是自以为聪明,以为自己可以作弊而不被人抓到,呵呵呵。”

    “四位皇子都暗中派了心腹重臣前来,诉说对圣女的仰慕,给出了优厚的条件。老身也就不一一跟圣女说了,反正就是什么未来的皇后之位之类。”

    “老身按照圣女的吩咐,对他们每一个人都说,圣女也倾心于他们的主子,嘿嘿嘿,然后向他们泄露了这一次选婿的考核内容。”

    冰原圣女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好。”

    老妪看了她一眼,忽然阴森森的说道:“只希望你别忘了,你首先是北原三十六部的圣女,然后才是桑岛国师的弟子。”

    圣女冷冷瞥了她一眼:“这个,不用你提醒!本圣女要开始修炼,你退下吧。”

    老妪躬身退出了房间,转身的刹那,嘴角却轻轻扯出一丝冷笑,圣女不会真的天真以为,大酋长会完全信任她吧?

    圣女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些天,在圣女光芒的掩护下,身为北原三十六部六大“巫祝”之一的老妪,也顺利地执行着大酋长的密令。

    ……

    憨妹回到了住处,就立刻亲自动手,将那只铜勺子仔仔细细的洗干净。孙长鸣在旁边看着,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勺子,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留下了很多古老的痕迹。

    但是憨妹当天晚上就用这勺子和大锅一起煮饭,煮了第一锅之后盛出来,竟然真的又煮了半锅!晚饭三人吃的肚皮溜圆,撑得孟丫丫把自己放平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好半天。

    而憨妹却使劲要把她拽起来:“不要躺着了,会长胖的,跟我去后院,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孟丫丫和孙长鸣几乎是同时看向了孙长嫣圆溜溜的身材,心中冒出问号:长胖?

    大哥拦住了三妹:“你又去后院干什么?”

    后院长满了荒草。他们上一次来京师,就住在这个院子里。院子是朝天司没收某个犯官的宅邸,一向疏于打理。孙大人上次来的时候,阮三生找人临时打扫了一下,但是后院没来得及清理。憨妹上次在后院抓到了一条好吃的小黑蛇,所以临走之前,憨妹很认真的跟阮三生叔叔交代了:不要整理后院,继续荒着。

    阮三生自然不敢不听。

    憨妹这次来京师,就一直惦记着再去后院寻宝,说不定还能找到第二条小黑蛇呢。大哥这一问,憨妹便一本正经的回答:“找好吃的。”

    孟丫丫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吓的小脸发白,缩着身子:“我不去、我不去,小姐你饶了我吧……”

    作为兄长、家庭地位极高的一家之主,孙大人当然要主持公道,制止憨妹伤害他人的行为。但是孙大人觉得:“丫丫啊,长嫣这也是为你好。你将来成了大修,总要面对各种妖魔鬼怪,你这么胆小,难道以后遇到了蛇精就落荒而逃?”

    所以大哥从后面一捉,就捏住了丫丫的衣领,顺利交给憨妹。在孟丫丫可怜兮兮的哀求声中,憨妹拽着她往荒芜的后院去了。

    孙大人笑了笑,开始处理公务。一方面是氓江都司和东狱镇抚司有些重要的决定,需要孙大人拍板;另外一方面,就是京师朝天司对于北冰圣女的调查。

    阮三生进来禀报:“北冰圣女一直显得很超然,不过她身边的一些人,分别来自北原不同的部族,想必也是各有私心,这些日子暗中和四位皇子的手下有所接触。”

    他呈上的资料,详细记录了这些秘密接触,朝天司在京师当真是无孔不入。

    屋子里还有另外两人,孟河北跟马其志。马其志忽然开口:“我抽空回了趟家,听到了一些消息。二皇子和北冰圣女互相倾慕,二皇子以未来皇后之位同北冰圣女相许,北冰圣女保证北原三十六部全力支持二皇子继承大统。”

    另外三人一起看向马其志,他两手一摊,道:“结合阮三哥监视的结果,实情是什么,岂不是一目了然?”

    所有人之中,只有孟河北还是满心费解:什么一目了然?我要不要也跟他们一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否则是不是显得不合群、或者……太笨了?

    孙长鸣说道:“四位皇子之中,二皇子不是最俊俏的,母族实力不是最强大的,个人天资也不是最高的,北冰圣女凭什么倾心与他?二皇子并不知道北冰圣女的属下跟其他的皇子也有接触,但从我们的角度看去,就真的是一目了然:北冰圣女对每一个皇子都许下了同样的承诺,说不定每一个皇子给北冰圣女的许诺也是一样的。”

    孟河北终于明白了,同时他心中对自己未来的定位也终于有了取舍:自己对于这种推理判断,确实不如马其志这种纯粹朝天司出身派系,所以还是要往“打将”方向发展,只要境界高了,什么都会有的。

    而孙大人则是暗中赞叹,北冰圣女是个女海王啊,这一个池塘里就养了四个皇子,说不定还有别的鱼塘呢。

    “二皇子和北冰圣女达成协议,这样机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孙大人问道。

    马其志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父亲交出了中狱镇抚司,但是这么多年下来,除了中狱镇抚司之外,他自己手中还有另外一个情报网。”

    孙长鸣颔首,道:“交给你了?”

    马其志点头,孙大人却没有开口讨要这个情报网,这是宋公权的私产,留给马奇志傍身的:“好生利用,不要辜负了宋大人。”

    到了现在,所谓的“选婿”内情已经逐渐明了,孙大人和妹妹看不上北冰圣女,同样的北冰圣女也不会选中孙长鸣。她的目标是某一位皇子。

    孙大人看了看外面,夜已深沉,半弯月亮挂在北天之上,孙大人说道:“阮大哥陪我走一趟。”

    ……

    京师中紧挨着皇城的西边是大片高深的府邸,这里住的都是皇亲国戚,而且是有权有势的皇亲国戚,历史上曾经有无数外戚的权力盛极一时,也曾经搬入这一片区域,但是往往不过三代,就会灰溜溜的离开。

    这一片区域的核心位置上,有一座森严高深的宅院,正门上高挂着一张匾额,上书“英王府”三个大字。这是皇室大宗正赵继宗的王府。

    大宗正在皇族中地位崇高,负责处理皇族的宗族事务,不需要对朝廷负责,只需要让整个皇族满意,甚至很多时候,他也不需要得到皇帝的完全认可。

    朝堂重臣们都知道皇宫中有一位七境老祖宗坐镇,但是只有孙大人知道,皇室还有另外一位七境,就是这位赵继宗殿下。

    外人始终认为,赵继宗只是六境。

    可是沌魈曾经告诉东家,它跟一位人族七境合作过,那个人就是赵继宗!在境界这种事情上,沌魈是不会弄错的。

    今日深夜孙大人要拜访的便是这位大宗正。

    敲开了英王府的大门——这大半夜的门子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听说是朝天司的人,门子也不敢怠慢立刻就给通报了。

    孙长鸣和阮三生在门房中等候了小半个时辰,有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出来道:“大人请随我来。”管家在前面挑着灯笼,走了足有一刻钟,孙长鸣在一处偏厅中,见到了须发皆白的大宗正殿下。

    “见过殿下,深夜造访实在情非得已,请老殿下恕罪。”

    赵继宗态度不冷不热,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本王的身份,不适合跟外臣多有往来。”

    孙长鸣点头,将北冰圣女和皇子们之间的“交易”说了,然后道:“此事涉及皇室,故而深夜打扰老殿下,该要如何处置,就不是我等外臣能够置喙的了,下官告辞。”

    赵继宗也微微一摆手:“送客。”

    阮三生跟着孙大人出来,回头看看英王府的深宅大院,问道:“就这样了?”孙大人笑而不语,拍了拍阮三生的肩膀:“回去了。”

    孙大人要努力把水搅浑,北冰圣女和皇子们之间的交易,皇室宗族内部绝对无法容忍。

    ……

    隔天早上,孙大人被憨妹兴冲冲的叫起来:“哥,今天有好吃的!”孙大人打着哈欠随口问道:“什么好吃的?”

    “我昨天跟孟丫丫在后院,挖出来一个巨大的蚁巢,里面的蚁卵都有手指头大小,白白嫩嫩的,一看就知道十分好吃,我早上已经煮好了,就等大哥你起床了。”

    “嗯?”孙长鸣真有些意外了,还真的被她们又在后院找到上佳的食材?他起来飞快洗漱了:“走,带我去看看。”

    孙大人刚从自己的院子出来,就遇上了阮三生,他脸色惭愧见面就要跪下谢罪:“大人,我……”孙长鸣扶住他:“怎么了?”

    阮三生低声道:“小姐在后院发现了三阶妖兽吞灵蚁群……”

    孙长鸣一愣:“三阶妖兽?”

    京师乃是大吴朝龙气汇聚之地,有层层大阵护卫,内部居然出现了妖兽?可是孙大人回忆一下,那条小黑蛇……当时并未仔细查看,现在想来恐怕也是妖兽,应该是高阶妖兽的幼崽——有一些强大的妖兽在幼崽时期就像普通野兽一样。

    “去看看……”

    可是孙大人被憨妹拽住了:“先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跟丫丫已经等了你好久了,你看肚皮都快饿扁了。”

    孙大人宠爱一笑:“好,听我妹的,先吃饭。”

    等到了厨房,孙大人才看到半个厨房都堆着指肚大小的白色蚁卵!憨妹看到这些鲜美的食材就忍不住笑眯眯的,心情格外美好。

    “这么多?”孙大人吃惊,憨妹道:“对呀,这次真的是收获巨大呢,够咱们吃几天了。”憨妹拉着大哥坐下来,用旧铜勺从大锅里盛了一大碗先端给大哥,然后自己和孟丫丫才开始吃起来。

    还真别说,这种别致而鲜美的食材,吃起来真是不错,孙大人胃口大开,又多吃了一些,也幸亏现在憨妹能煮一锅半了,否则三人真是不够……

    yawenku.com

    “好吃!”大哥一抹嘴夸奖一句,憨妹就更加开心了。

    孟丫丫想到昨天驱赶那些巨大的蚂蚁,密密麻麻的……浑身就一阵鸡皮疙瘩。当时自己只敢躲在小姐身后,可小姐是真勇啊,挥舞着大勺子,另外一只手叉着腰,扎着马步一步步上前,竟然真的将那些蚂蚁全都吓跑了!

    不愧是我一生的大姐头啊!孟丫丫在心中敬佩称赞。

    孙大人带着阮三生去了后院。整个后院和后花园完全荒芜,他们之前没有来过,这一进来发现:“似乎除了杂草灌木生长的格外茂密,也没什么异常之处。”

    妖兽出现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邪气”,也就是说必然伴随着灭域而生。可是整个后院“干干净净”,感受不到一丝邪气。

    “蚁巢在哪里?”孙大人问道,阮三生领路:“我带大人过去。”

    这座宅院面积很大,后院和后花园连在一起,约么有着十多亩。阮三生带着孙大人绕过了一片高大的花墙,立刻就看到地面上有个巨大深坑。

    旁边还扔着铁锨、锄头之类。可想而知憨妹收集了蚁卵这种高端的食材后,兴奋的忘乎所以,连这些工具也忘记收拾。

    这个大坑有三四丈的范围,往下去更深,足有十丈!虽然已经被挖的面目全非,还能看到泥土中蚁巢的一条条弯弯曲曲的“通道”。

    阮三生当即就要跳进去:“我下去看看。”孙长鸣拉住他,有更好的办法。孙大人拿出一具古琴,轻轻拨动琴弦。

    有了自己的领域之后,这件宝物对孙大人的用处大大降低。不过若是论起查探大地深处,古琴显然更加出色。

    一道道音波发出,然后迅速反馈回来,在古琴中构建出了附近千丈的地下结构。阮三生在一旁看着大人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内心越发不安起来:这个院子当初是随意挑选的,该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

    等到第一轮音波全部收回,孙大人再次催动灵气,用力发出了第二波。这一次的音波穿透力更强,直达地下三千丈!

    阮三生站在一旁,闭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大人。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孙长鸣才收起了古琴,轻轻摇头说道:“本官……倒是有些大意了。”阮三生急忙想要问个究竟,孙大人却摆了摆手,说道:“京师中有没有黑市一类的地方,或者说对京师中灰暗势力非常了解的人?”

    阮三生想了想,道:“有个人应该非常了解,我带大人去,他若是敢不说,别怪我朝天司不留情面!”说这话的时候,阮三生的脸色已经变得狠厉凶恶,这才是朝天司千户的真面目。

    阮三生带着孙大人便装出门,往京师中最繁华热闹的地方走去,找到了一座售卖珍宝古玩的“辨真楼”。阮三生进去之后挥手就帮店家把大门关上了,挥手拽过来一个柜子堵在门后。

    柜子中摆放着许多瓷器、玉器,叮当作响的倒下一片,柜台后面的伙计和账房连忙抢出来:“混账东西,摔坏了你赔得起吗……哎哟,原来是阮大人啊。”

    阮三生毫不客气的敲着柜台:“都给我闭嘴!外面放的这些都是坑凯子的,以为我不知道?再敢多嘴本大人全给你们砸了!”

    掌柜的和伙计们虽然客气却似乎并不十分畏惧阮三生:“阮大人瞧您说的,这些东西也得花钱买不是?”

    阮三生不与他们纠缠,问道:“杨七月在哪里?”

    “掌柜的不在……”账房先生还没说完,已经被阮三生隔空扣住咽喉提起离地!阮三生狠厉道:“别忘了你们玉真楼和朝天司的约定!真以为朝天司抓不到你们?”

    几个伙计脸色一变,纷纷喝道:“快把先生放下来!我们是看在朝天司的面子上,才对你们客客气气,别以为我们玉真楼就怕了你们,你这一套对别人管用,对我们玉真楼没……”

    他们七嘴八舌的还没说完,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厉喝:“都闭嘴!”

    阮三生盯着楼梯口,喝道:“杨七月你给我滚下来!朝天司有要事问你!”

    一直等到一个穿着打扮宛如富家翁的老者从楼上下来,阮三生才将已经憋的两眼翻白的账房先生丢到一边去。然后一脚踹碎了整个柜台,指着那些伙计说道:“所有人,打断一条腿,赶出京师,否则我敢保证,玉真楼以后再也做不成生意!”

    孙长鸣在后面负手而立,面色冷峻。来之前他也没想到,玉真楼负责整个京师附近一千五百里范围内,所有生意的“小掌柜”,就藏在京师这最繁华地段的一座高楼内。

    但是朝天司和玉真楼之间有约定,孙大人并不意外。不管玉真楼对外吹嘘的多么厉害、也不管玉真楼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没有朝天司的默许,他们不可能发展到今日的规模和实力。

    杨七月脸色变了变,道:“阮大人,下边人不懂事,您这样的大人物,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

    阮三生冷笑道:“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也不是苛责下人——我是在救他们、也在救你们玉真楼!因为有真正的大人物,看到了你们玉真楼嚣张跋扈!”

    杨七月立刻便看向了后面的孙长鸣,辨认了一下相貌,猛地一个激灵慌忙上前躬身拜倒:“杨七月有眼无珠!孙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孙长鸣此时也是满身戾气,厌恶的瞥了账房和伙计们一眼,道:“记住喽,我们是兵、你们是匪!胆敢蔑视朝天司,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如果这些人真的只是一家普通的珍宝店铺雇员,对朝天司口出不逊,阮三生或许会为难他们,但孙大人不会再多说话。

    可是玉真楼的几个小喽啰,便胆敢对朝天司叫嚣,孙大人容忍不得!

    “是是是,都怪杨某御下不严,我们玉真楼对于和朝天司的约定,一向格外看重,从来不敢违背。”杨七月连连点头,玉真楼牛皮吹的很大,也的确有极强的实力,只要有钱六境尊者也能给你请来。他们或许不畏惧某些朝堂重臣,甚至敢于暗杀地方上的一些高官,但面对朝天司这种“现管”的衙门,还就真的要老老实实盘着。

    孙长鸣当先往楼上走去:“上来,本官有些事情问你。”

    杨七月刚想提醒大人,这楼上有法阵禁制,就看到楼中花了重金聘请顶尖阵师布置的法阵,在孙大人面前片片崩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杨七月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能心里暗道一声:果然厉害,难怪凶名在外。

    上了楼之后,杨七月亲自用玉壶玉盏斟茶,孙大人却没心情喝:“本大人问你,这京师的大阵,究竟被渗透成了什么样子?”

    杨七月错愕,刚支吾一声,就被孙大人严厉打断:“若有隐瞒,罪同造反!”

    相关推荐: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盖世人王80年代厂区生活四合院:绝不当傻柱逆流90年代照亮大千世界我在斗罗卖魂环九州军火商大唐第一军火商永不放弃之混在黑社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