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01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领导同志啊,这个案子就是个消防疏忽的案子,没什么问题吧?”派出所的民警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哈着腰对座位上翻案卷的纪律说。

纪律翻了几页,忽点了点案卷,说:“这两个人的笔录,内容差不多,你们工作很敷衍啊。”

民警打了一下哈哈:“这不是,这案件情况很明确了嘛,大卖鞋厂消防不到位,线路故障着了火,大伙儿知道的情况都差不多嘛。”

纪律抬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眼底的冷意却看得派出所民警僵了僵后背。

低下头,纪律继续看案卷。

六年前着火的那个鞋厂,名叫大卖鞋厂。在当时,大卖鞋厂算是一个规模挺大的鞋厂,独立拥有一个厂房。然而一场大火,把鞋厂烧了个精光。所幸大卖鞋厂周边没有别的房子,火势没有蔓延出去。

只是高彬的父亲,高罗,被烧死在里面。

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纪律和宋不羁来到了六年前被大火烧毁的大卖鞋厂。

六年后,大卖鞋厂变成了真美丽鞋厂。

下里村经过多年的电子商务发展,已颇具规模。一眼看过去,褐底白字的鞋厂名字整齐一致地挂在房子一楼上方。

六年前大卖鞋厂独立一幢,今日真美丽鞋厂两旁已建了其他鞋厂。

派出所民警亮了证件后,鞋厂老板――一个发福的中年人,忙走了出来,把他们往里引。

“警官,我们现在消防措施可是很规范的,一楼楼梯都堵死了,楼下做鞋的和楼上居住的完全是分开的,前几天您们不是刚来检查过没问题吗,怎么今天……坐坐坐――欢欢,给三位警官倒茶!”老板把纪律三人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个宋不羁知道,六年前大卖鞋厂着火烧死一人,两年前又有别的鞋厂着火还牵连到旁边的楼房,烧死六人,自此消防抓得特别紧。如果不把楼下做鞋区和楼上居住区完全分隔开,是不允许你开工的。从一楼到二楼,他们一般会在外面再建个楼梯。

派出所民警说:“李总,不用紧张,今儿来不是查你消防――哎哟差点忘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们市局的领导,纪警官!”

先前在派出所时纪律没介绍过宋不羁,此时民警也不知怎么介绍,便略了过去。

李总恰到好处地一惊,忙说:“纪警官,您好您好!”

说罢便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打开抽出两根:“纪警官,您抽?”

纪律面无表情地摆摆手。

李总刚想把烟收回去,就看到旁边快速伸过来一只手。宋不羁满是笑意的脸顿时出现在他面前:“哎呀,这可是好烟呢,咱们纪队不抽,我抽啊,给我给我。”

宋不羁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把烟从李总手上拿了过来,先是陶醉地在鼻前一闻,然后两边各一根,夹到了耳朵上。

李总摸不清宋不羁是什么来头,心里估量了一下,虽然不悦,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眯眯地说:“我这办公室不禁烟的,您随意,您随意。”

宋不羁含笑地点了点头。

那后遗症的时效在来下里村的路上就过去了。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

本来他想恢复后就找机会离开,但转念一想,既然警方来这村庄,那肯定是有某种不得不来的原因。

而就在刚刚,在派出所里,他看到纪律要来了一个多年前火灾的案卷,看到那场火灾里唯一的一个死者――高罗,顿时明白了。

高罗。

姓高。

和高彬有关。

宋不羁知道高彬来自花城市下面的某个农村,也知道高彬父母离异,跟着父亲生活几年后父亲去世,却没想到……是这么去世的。

“我爸妈?我是孤儿,北山福利院长大的,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他们三个喝了点酒,在客厅里聊到下半夜。也不知谁先说起的,总之就说到了父母这个话题。

宋不羁记得,当时他说完这句话后,高彬和常非愣了愣,高彬反应快,紧接着便说道:“一个人没负担,轻松……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

常非反应过来后,也连连说是,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

当时没觉得怎样,如今重新回忆……

一个人没负担,轻松。

高彬他,这是有感而发吗?

后来,在常非也说了他的父母后,高彬有些羡慕地说了一句:“你爸妈真好。”

高彬平日里温文尔雅,对所有人事基本上都维持着恰到好处的情绪,甚少露出类似“羡慕”这种表情,他和常非听了,免不了要问几句。

那天晚上,许是酒精的关系,甚少谈论自己父母的高彬,难得多说了两句。

“我爸妈离异了。”

“我妈跟着别的男人走了。”

“我爸几年前去世了。”

高彬当时的语气无悲无喜,就像在说两个不相干的人。

“难道在高彬心里,他父母是死是活,对他都没什么关系?”宋不羁暗暗疑惑,忍不住往坏的方面猜测。

――不,不,有关系的……

――一个人没负担,轻松。

温暖的办公室里,原本觉得十分热很想脱衣服的宋不羁生生打了个冷颤。

旁边,纪律扫了宋不羁熟练的接烟夹耳动作,没说话。派出所民警皱了皱眉,心说这人到底是谁啊也太没礼貌了。但见纪律没反应,他便也不出头了。

李总把人请到会客的沙发坐下,摸了摸手腕上的金手表,笑问:“有什么是李某能帮上忙的?”

纪律终于开口:“六年前的大卖鞋厂老板和你什么关系?”

李总一愣,说:“是我哥。”

话落,他叹了口气:“这还不是当年那场火灾嘛……警官您也知道当年那场大火烧死了一个人吧?唉,我哥作为鞋厂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肯定得被判啊……”

他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吉利,太不吉利了,鞋厂重新建好后,我请大师算了算,改成了现在这名――哎,警官您猜怎么着,这大师不愧是大师啊,起的名就是好!这几年我鞋厂生意真是越来越好了哇!”

纪律对他鞋厂的发展状况没兴趣,打断了他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当年火灾死的高罗,是大卖鞋厂的员工?”

李总这才明白过来,这警官是为当年的火灾而来啊!

“高罗当时在大卖鞋厂做鞋,他做鞋多年,技术挺好,又肯吃苦,这几年呀,我一直在可惜,这么好的人竟然就这么没了……”李总抑扬顿挫地叹了口气。

纪律问:“他人很好?”

李总点了点头,又摸了一下手腕上的金表,说:“高罗平时话不多,但大伙儿都很信赖他。他家就在鞋厂附近,每日总是一大早就来做工了,来了之后埋头苦干一天,也就中午吃饭会休息一会儿,连上厕所都很少去。如果他还在啊,我这一天一天的,不知要多赚多少呢……”

李总说着说着,又叹了口气。

宋不羁对李总这种话里话外当别人是赚钱机器人的说法十分反感,眼神冷了冷,直直地射向他。

李总可能瞎,并没有接收到宋不羁的眼刀,径直对着纪律唉声叹气。

纪律又打断他:“火灾是怎么发生的?”

“哎?”李总看了看纪律,又看了看派出所民警,说,“这当时不是调查清楚了吗?派出所那不是都有记录?”

纪律:“你说。”

李总又摸了一下金手表,眉头轻轻一皱,似在回忆:“当时,我记得是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鞋盒吧?火灾是晚上八点后突然发生的。当时鞋厂已经下班,工人们都回家了……”

纪律:“那为什么高罗还在厂里?”

李总茫然地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当警察们也问了一圈人,大伙儿都表示不知道――是吧,警察同志?”

xiaoshuting.org

李总转向派出所民警,寻求肯定。

“不错。”民警点了下头,“当年那鞋厂的员工都以为高罗已经走了,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还在。”

“不过也确实奇怪,”李总说,“高罗虽然工作很认真吧,但他几乎从来不加班,每天都在五点准时下班。”

纪律:“原因?”

李总摇了摇头,说:“不了解。他这个人吧,真的挺不爱说话的,有些事情问了也不说。”

宋不羁插了一句:“那天工作时,他的行为有异常吗?”

李总还是摇摇头:“过去太久了,记不得了。”

话落,他又摸了摸他的金手表。

他摸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宋不羁便看向他的手表,看到后,眯了眯眼。

手表不知是什么牌子的手表,大约也就是杂牌,看上去不怎么样,只是表面上金色的。

――这手表,有点眼熟。

正想着,就听到纪律又问:“高罗和他儿子关系如何?”

“高彬?”李总疑惑地皱了皱眉,“挺好的吧。”

这次没等纪律开口,宋不羁就忙问:“怎么个好法?”

纪律看了他一眼,又看回李总,等着他的回答。

“高彬是个好孩子啊,还在村子里时就经常帮他父亲做事,村子里其他人有什么事,他也都会帮忙,人缘很好。出去读书后也经常回来看望他父亲,他们家那新房,就是高彬出钱建的呢。”

“嗯?”宋不羁想了下时间线,奇怪地问,“他那会儿还是学生吧,哪来的钱建房子?”

李总呵呵一笑:“警官您这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农村的地啊,哪有您们城里寸土寸金呢。高彬成绩好,拿了不少奖学金,他们家又去贷了款,钱够了就建了。不过啊,唉,这老高啊,还没住一年呢,就去了。”

“这得是拿了多少奖学金,才能建一个房子啊……不是,有这么多奖学金可拿吗?” 宋不羁暗想道,“我当年成绩也还可以啊,好像也没拿到过能建一个房子的奖学金吧?就算去贷款……也不容易吧?”

纪大队长又问了几个问题后,三人便出了真美丽鞋厂,往高罗那没住一年的新房走去。

新房距离真美丽鞋厂不远,走路不过十分钟。

边走,纪律边问派出所民警:“高罗在本地还有没有亲戚?”

民警摇了摇头:“没有,高罗是外来人口,他是与他老婆离婚后才带着儿子到下里村的。”

一个离异的男子带着儿子独自生活,除了做鞋外也没别的手艺,虽然人挺好,但平日里也不大爱说话,而且并没有再娶妻。

宋不羁整理着得到的关于高罗的信息,一边整理,一边思考,很快便走到了那房子附近。

看过去,宋不羁眯了眯眼――那房子里亮着灯。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