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3、13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高考日, 天空作美,一扫连日来的大太阳,风吹在身上凉嗖嗖的,大部分人又换回了长袖。

但纪律和宋不羁却不是那大部分人。

他们二人从心理医生那出来时,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

这点雨,完全用不到打伞的地步。

他们就这么走向停车的地方。

上车后,宋不羁往后撩了撩被细雨覆盖了浅薄一层的头发,说:“你说梁国栋自己躲起来就算了,为什么要带着赵碧春?”

纪律启动车子,从停车位开出去, 说:“专门带走一个人不像梁国栋的性格,除非这个人很重要。”

宋不羁:“如果是担心赵碧春知道什么,担心被你们问出来, 那梁国栋大可以直接杀了。你说得对——赵碧春很重要。”

fqxsw.org

不然梁国栋不会专门带走她。

但是赵碧春这么一个人人口中的柔弱女子, 在其中有什么作用?

仅仅是梁国栋的妻子?

他们启程回市局时,高考第一门科目正在进行。

杨希参加了高考。

花城二中也是高考的考场之一。杨希就在自己本校考试。

他是一大早被他父母送过来参加考试的。

自从发生了险些跳楼的事件,杨希在市局接受完了询问后,就被他父母带回了家。

先是他妈妈抱着他大哭了一场, 再是他爸爸把他狠狠教育批评了一顿, 并借此删了他手机里崔成的任何联系方式。

崔成的事杨希从警察那听说了,也听他爸添油加醋地骂了一通。

但他不信,他不信崔老师是他们口中的坏人。

崔老师明明那样好……杨希心想,他那样好……

考场里,杨希明显心不在焉。

周围人都在奋笔疾书, 教室里安静得只有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

静得仿佛连自己都心跳都听得到。

杨希拱着背,低着头,右手拿着一只黑色水笔,水笔悬在纸上。

他在发呆。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试卷,试卷上的字都在他眼前渐渐模糊。

“噗通——噗通——”

他听到了他自己越跳越快的心脏。

他一遍又一遍地想,他们肯定是弄错了,不会是崔老师,崔老师对我那么好,怎么会害我……

可是在心里小小的角落里,有一个声音同时小声地对他说道,不是崔老师难道是班长吗?当时他出事时,身边只有班长,还有他接了个崔老师的电话……

不,反正不是崔老师。

不是,肯定不是。

他一方面这么麻痹了自己,一方面又有点坐立不安,但又怀着隐隐的期待。

他爸虽然把他手机上崔成的联系方式都删了,但他还记得崔成的号。

于是昨晚上,他越想越忍不住,便往脑海里记下的这个手机号发了信息过去。

崔成没有立即回复,而是到了今天一早,才“匆匆”回复。

他回复说自己被警方追捕,目前在东躲西藏,连手机也不太敢用。

他还说自己是被人陷害的,他绝对不可能杀人,杀他。

看到这些文字的那一瞬间,杨希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但是很显然的,他松了口气。

他想,崔老师都说了,他是被人陷害的。

接着杨希问他能怎么帮他。

崔成也是隔了很久才回复。

不过他不是回复短信,而是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但是这个号码却不是他们聊短信的杨希记着的那个号码,而是另一个他不认识的号码。

“你听我说,杨希,我现在在躲警察……”电话中崔成的声音很小,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飘忽不定,又像是信号不好,断断续续。

但是杨希听清了崔成说的地点。

崔成说如果要帮他,就一个人到这个地点来,他有个朋友会在那等他,把“真相”告诉他。

杨希赶忙把这个地点记在了脑子里,又保证自己不会告诉任何人。

杨希不知道他的手机已经被警方监控了。

从他发第一条信息出去开始,市局就掌握到了情况。

纪律昨晚接到了杨希发信息给崔成的报告,早上去找心理医生前又接到了第二个报告。

杨希目前没有任何异样,在确定了他去考试后,纪律让他们继续监控着杨希的手机,以及他本人。

如果能借此引出崔成,就再好不过了。

“叮铃铃——”

交卷的铃声响起后,高考的第一门科目结束了。

校门口早就等了不少家长,他们都是来接自己的孩子的。

杨希出了考场,随着人群往校门口走去。

周围人有些人是他们学校的,认识他——发生了跳楼那么大的事,一传二二传三的,很快就传得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杨希用一个午休的时间成了“名人”。

杨希当然也感受到了一些聚焦在他身上的视线,但他暗暗咬了咬下唇,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好像这样就能把这些目光甩开。

他边走边想,得赶快找到崔老师,然后和崔老师一起找出真相,找到真正的犯人。

那犯人肯定有妖术。他想,不然他怎么可能好端端地去跳楼。

班长从另一个教学楼出来,远远地看到了杨希,张了张嘴想喊他,但眼看着杨希走得飞快,已经快靠近校门了。接着他便看到了校门口杨希的父母。想了想,他终是没叫。

他中午不回家,直接在学校食堂吃饭,然后回寝室休息,下午再参加第二门考试。

杨希在校门口见到了自家父母。

杨希的父亲似乎想问什么,却被杨希的母亲狠狠一瞪眼,咽回了嘴里的话。

杨希的母亲本来是个较软弱的性子,一辈子也就听丈夫的话,属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种。但经过杨希跳楼这件事,她一夜之间变得强势了起来,这种强势也不是各方面都强势,就是在对杨希的事情上,她变得十分敏锐,处处以杨希为先。

就像现在,她知道她丈夫想问杨希上午考得怎么样,但她分明看出杨希不想说这个话题,就阻止了她丈夫。而且她更是感觉到,杨希有心事。

她接过杨希手中的笔袋,对他轻声细语地说道:“中午妈妈做了你最喜欢的鸡腿,一会儿啊多吃几个。晚上想吃什么你告诉妈妈,妈妈去买。”

杨希看向他母亲。

自从跳楼事件后,他母亲好像就换了一个人似的,其他方面还好,就是在对钱的问题上,比以前大方多了。

以前他妈妈总是说能省点就省点,没必要花就不花了,存起来以后给你买房娶媳妇。但是现在她母亲观念大改,这几天给他的零花钱不仅变多了,还一个劲儿地问他够不够,不够再问他要,要他想买什么就去买,别省着。可是他哪有什么需要买呢。十几年来养成的勤俭习惯哪那么容易就改掉呢。

“晚上吃糖醋排骨吧。”最终,杨希这么说。

阮怡琴连应了几声“好”,琢磨着晚上这糖醋排骨怎么做才做得好吃,又琢磨着应该再烧别的什么菜。

午饭后,杨希在家休息。

下午考试前四十分钟,杨希的父母把他送到了学校。

“加油。”阮怡琴对儿子说。

杨希点了下头就拿着笔袋转身往校门走去。

阮怡琴看着杨希的背影,莫名的有丝揪心之感浮上心头,揪得她张嘴一喊:“儿子。”

“妈?”杨希回头看她。

“没事,”阮怡琴勉强笑了笑,无从解释刚才的奇怪之举,就再次说了句,“加油。”

杨希进了学校。

等杨希进去后,杨希的父亲看了阮怡琴一眼,说:“别一惊一乍的,吓到儿子高考怎么办?”

阮怡琴瞪了他一眼:“高考高考,你心里就只有你儿子的高考!你就不担心儿子再出事吗?!”

“儿子今天在学校里考试还能出什么事?警方也安排了人保护他不是?还有那谁……崔成,警方不是说他已经逃了吗?他没有这么笨专门逃到警察眼皮子底下来吧?你就放点心不好吗?”

阮怡琴和他说不清,就说:“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在这等儿子考试结束。”

“考试结束之前再来就行了,不用一直等在这吧?你看这天气,下午怕是要下雨。”

上午已经下了会儿毛毛细雨,这会儿天更暗,云层中好似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我就要在这等,大不了我和儿子淋雨回去。”

“你要淋雨你自己淋,回头下雨了我给儿子送伞来。”

男人直接走了。

此时校门口还有不少人,家长和学生都有。阮怡琴站在校门口,却觉得周围空荡荡得很,一抬眼,眼前便是杨希平日里乖巧的模样。

她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

不知怎么的,这种不安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越发强烈。

她脑海里倏地浮现出杨希转身进入校门的背影。

好像这么一去,就不再回来似的。

---

杨希捏紧了手里的笔袋,在众多走向考场的学生中穿梭。他一开始也随着大部队往考场走,但走到某个拐弯处时,他没有拐弯进教学楼,反而直直往前走。

直走过去可以到学生住宿区。

住宿区再过去便是一圈围墙,上面有铁制的栏杆,平日里有不少学生会在此接收外卖。但此时,有一根栏杆竟被拦腰拧向了一边,中间空出的一块,刚好够一人爬出去。

杨希小心地躲着在学校里巡视的人,来到了这,爬了出去。

站到墙外的水泥地上时,杨希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他成绩虽然算不上好,但其他方面的表现向来中规中矩,从没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让父母老师担心。

这是他第一次翻墙。

他的心“砰砰”直跳。

杨希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捏紧笔袋,却发现捏了个空,手指碰触到了一起。

笔袋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杨希也顾不上许多,他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四十,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二十分钟,距离他和崔成约定的时候还有两个半小时。

他要去找崔老师。

崔老师把他重要的藏身之地告诉了他,他要避开警察偷偷去找他。

杨希拦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目的地后,就松了口气般靠在后座发呆。

车子是从花城二中门口经过的。

杨希看着窗外发呆,好像什么都进了眼,又好像什么都没进眼。

他神色呆滞,一动不动。

这司机接到杨希后,一眼也没再看过他,只在手机上点了点,发出了一条消息。

——人来了。

---

阮怡琴在校门口徘徊来徘徊去。

此时校门口除了几个家长和快迟到匆匆赶来的学生外,已经没什么人了。

她的心仍旧不安。

她隔一分钟就看一次手机,她想只有确定考试开始后没有她儿子出事的消息传来,她下午才能放心。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杨希进去已经五分钟了。

而就在手机上的时间跳到两点四十五分时——

许是上天在提醒她什么,许是母子之间的感应,总之,不管什么原因,在那一瞬间,她抬头看向了马路。

一辆出租车开过。

出租车速度不快,但也不慢,没有多少时间给阮怡琴好好看清。

但就在出租车开过她眼前的几秒时间里,她看到了后座上那人的脸。

虽然不太清晰——隔着玻璃,车速又不慢,她的眼睛因为常年的操劳,视力已经不如年轻时好了——但她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那脸——那好像是她儿子啊!

她匆匆往前跑了几步,出租车留下一串尾气,已经驶离得快看不到了。

阮怡琴匆匆掏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想叫人来,但这时,她看到另一辆车空着的出租车开过,她忙伸手拦住——

等她上了车,急急告诉司机跟上前面那辆只剩一个小点的车子后,准备再次拿手机时,这才发现,手机似乎在她刚才匆忙上车时掉地上了。

司机开车空隙瞅了她一眼,说:“找什么呢?东西丢了?”

“没、没事。”阮怡琴勉强说道,捏紧了底下的坐垫。

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前面那辆坐着她儿子的车。

很奇怪,她是不识车的,平时在路上看到车时,觉得每一辆都差不多,除了颜色的差别。

但此时,她却一眼就能从车流中找到那辆车,明明它和其他出租车长一样。

司机又搭话:“前面那车里你老公啊?”

司机大约见多了这种场面,十分镇定:“你放心,我车技很好,铁定不会跟丢,也不会让对方发现我们跟着他。我啊,肯定能帮你逮到小三!”

阮怡琴根本没仔细听司机说了什么,只含糊地“嗯嗯”了一声,却更加坚定了司机的猜测。

“这年头出轨率真是越来越高了啊,唉,都怪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手里钱多了啊……要我说啊,这如果搁在古代,没钱养不起小三,就不会想着出轨了。”

前面那车已经开到了红绿灯路口,直开开了过去。而这时直行的绿灯已经开始十秒倒数了。

“绿、绿灯……”阮怡琴紧张地叫了起来。

“放心,来得及。”司机自信地说完,猛地加重了油门,赶在绿灯结束的最后一秒冲了过去。

“看吧,我就说我车技很好吧?”

阮怡琴眼里心里只有前面那车,好像只有把注意力集中到那车上时,她才不至于焦心到崩溃。

但也正因为她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车子上,以至于她忘了其他。

她忘了报警。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又结束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