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40、140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但是就在这时, 开了门的雷钧突然回转过身,对着这飞出来的蚊子又抬起了双手,眼看就要对拍——

“好险。”伴随着“啪”的一声响起,宋不羁惊险万分地避到一边。

但这一躲,却错过了出去的时机——“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雷钧走了。

而这时,宋不羁陡然感觉到了一股逼近的气息——何小贝。

何小贝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拍子,抬起手臂就往下挥。

电蚊拍!

宋不羁连骂几声,又避回了柜子底下。

“哎, 塞不进去。”

宋不羁听到何小贝的声音,扭头望去,发现何小贝把电蚊拍放到了柜底旁, 想塞进来!

宋不羁:“……”

不行, 得想办法脱身,这么下去保不准他们会把柜子搬了。

果然,他听到何小宝说道:“姐,我来把柜子搬开。”

接着便有脚步声往这边传来。

宋不羁:“……”

不行, 还有雷钧……得跟上雷钧……

没出几秒, 何小宝就走到了柜子旁。何小宝看着瘦弱,但力气可不小,很快宋不羁便察觉到了柜子的移动。

宋不羁不知道如果他留下,等柜子搬开,他能不能从这三人手中逃离出来。他选择了在与梁国栋三人面对面之前, 恢复身体。

恢复身体的范围是附身对象的十米范围内。

没多少时间给宋不羁思考,他把身体恢复在了二楼往一楼而去的楼梯口。

梁国栋他们住在五楼,即使发现了他要追下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恢复身体时没碰到别人,宋不羁松了口气,赶忙往一楼大门而去。

雷钧,雷钧在哪呢?

此时楼上,梁国栋本就锁着的眉头更是一皱,说:“别搬了,气息不见了。”

“什么?”何小贝吃惊道,“消失了?”

怎么可能?

何小贝和何小宝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突然间,何小贝感到腿上一痛。她低头看去,是一只蚊子叮在了她腿上。

难道刚才柜子底下就是这只蚊子?

“啪”的一声,何小贝面无表情地把蚊子拍死了。

梁国栋冷眼看着死透的蚊子尸体,说:“任务加一个,活捉宋不羁。”

何小贝迟疑道:“老板,刚才是宋不羁?”

“是他。”说话的是何小贝,他已经走回到了电脑前,调出一个监控画面,说,“他刚出了这栋楼。”

梁国栋和何小宝都聚集到了电脑前,看到屏幕上一个匆匆离去的身影——离开前他的半张脸被摄像头拍了下来,正是宋不羁。

---

纪律定位到雷钧开着的那辆警车的位置后,就往那开了过去。

等他开到龙山的时候,已是下午一点半。

警车安静地停在那,旁边有另一辆车开走的痕迹。

纪律下车,蹲在地上仔细查看了车轮留下的痕迹后,确定了那辆车离开的方向。

那是往市区开的。

纪律眯了眯眼。梁国栋他们藏身的所在即使是在市区,也该是监控不完善、人口少的地方。不,也不一定是监控少,“m1”团伙中有使用电脑的高手,连市局都监控都能入侵,那入侵控制别的监控,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了。

但是显然雷钧应该不会直接就把车开去梁国栋那,他肯定会饶一绕。

纪律坐回车上,正思考下一步是追着车轮痕迹追去,还是先去章家村,手机就响了。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他心里一动,接了起来。

“是我。”宋不羁问人借了手机,打了电话过来,“我现在在……”

宋不羁报了个地名,纪律让他在那别动,他去接他。

宋不羁在的地方距离龙山很近,纪律很快就到了。

“你怎么过来这边了?”一上来,还没坐稳,宋不羁就急急道,“雷钧……雷钧他下午要去杀颜子秋的父母!”

宋不羁简单地把他跟丢了雷钧的事讲了一遍,然后让纪律赶快联系其他人联系颜子秋的父母。

纪律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张局。

“颜子秋的父母住在景华区,我感觉雷钧是要过去那边。”宋不羁的后遗症已经开始,他用力拍了拍脑袋,克制地说,“梁国栋他们在那个小区,就前面那个……”

宋不羁没记住那小区名字,伸手指了指方向,让纪律赶快开过去。

小区也很近,很快就到。然而等纪律和宋不羁赶到之后,再次人去楼空了。

纪律在房内转了一圈,回到宋不羁身前,肯定地说:“你的异能被他们发现了。”

宋不羁在飘窗上坐下来,抬手抹了抹脸,说:“他们控制了这的监控。”

此时梁国栋他们就在不远处的车上,何小贝开车,何小宝在副驾驶座捣鼓着电脑。

“是纪律,纪律和宋不羁。”

何小宝把笔记本电脑递到梁国栋面前,给他看。

屏幕上,宋不羁坐着,纪律站着,俩人明显在说话。

梁国栋冷哼一声,说:“明白了吗,一定要抓到宋不羁。”

“是。”何小贝何小宝齐齐应了一声。

赵碧春坐在梁国栋旁边,她也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说:“咦,这位宋先生和纪队关系不寻常啊。”

只见电脑屏幕中,宋不羁突然把脑袋靠到了纪律胸前,而纪律非但没推开,反而搂住了他。

宋不羁后遗症发作了。

这次的后遗症比附身蝴蝶那次强烈多了。

宋不羁本来是抬头看着纪律的,但看着看着,他的视线就放到了纪律脖颈处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上面有血管……

他想吸血。

宋不羁忍了忍,不去看那地方,但眼珠子像不受控制似的,总是粘过去。于是他干脆闭了眼,把脑袋靠到了纪律胸上,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纪律一手环住他的肩,一手插入他的头发,摸了摸,说:“想干嘛?”

宋不羁哼唧两声,不答,说:“你说点正事吧,我转移转移注意力。”

刚才宋不羁简单地把他附身到蚊子身上以来看到的听到的事讲了。他再次讲到了雷钧。

雷钧要杀人,肯定有个目的地的。

可恶,如果能知道是哪就好了。

但眼下也只能靠张局他们了,及时找到颜子秋的父母,彻底保护起来。

“刚才我们过来时,你没叫……唔……后援……”宋不羁说,“你是料到了梁国栋已经撤走了吗?”

“如果梁国栋会在这等着我们到来,就不是梁国栋了。”纪律说。

“唔……也是,他一眼就发现了我附身后的蚊子不一样……咦,不对,这是什么?”

宋不羁从纪律胸前稍稍抬起了头,看到前面墙上一个壁画,然而这画上,竟藏着一个小型摄像头。

纪律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摄像头前,说了声“梁局”。

电脑屏幕前,梁国栋阴侧侧地笑了一声。

---

高考第二日的下午三点四十分,颜子秋的母亲王佩兰被咖啡馆的服务员发现死在咖啡馆里。服务员立即报警。

下午四点半左右,颜子秋的父亲被人发现连车带人开进了河里,死亡。

“我知道了。”纪律挂了电话,狠狠一拳砸向了方向盘。

又死了两个人。

宋不羁坐在一旁沉默着,他的后遗症还有几分钟就消失了。

从他附身在蚊子身上被发现,到纪律接到他,再到他们搜查了梁国栋离开之前呆的那房子,最后到去了青山区的交警大队查监控……还没等他们找到颜子秋的父母或雷钧,先传来的竟是夫妻俩死亡的消息。

这一刻宋不羁的无力感更甚。

他明明已经事先听到了雷钧要去杀颜子秋父母的消息,也看到雷钧出了门。但是——就在他被梁国栋他们绊住无法即使追上的时候,雷钧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和纪律汇合后,他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纪律。纪律也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下去,花城的警察们都在全力寻找颜子秋的父母。

但是找不到人。

他们家没人,周围邻居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

警方首先便尝试定位他们俩的手机,然而,手机竟然无法定位。

接着他们查的是监控,但是他们家周边的监控被人入侵,今天一天的监控都消失了。至于梁国栋他们呆的这个小区监控,更不用说了。

颜子秋的父亲是出租车司机,警方立即联系了该出租车公司,然而出租车公司不仅联系不上人,出租车上的gps也失灵了!

颜子秋的母亲是月嫂,警方也去她做月嫂的家庭问了,得知在她女儿跳楼后,她就没来过了。

花城说大也不是特别大,但是当在这么一个城市找两个不知在哪的俩人时,就显得特别大了。

警方们没线索,但找还是要找。

监控一个一个查过去,开着警车一条路一条路地找过去。不仅找颜子秋的父母,也找雷钧。

但是他们在一个公共厕所里发现了失去意识的雷钧的搭档,也没发现那俩失踪的人。

雷钧的搭档被叫醒后,听说雷钧做出了那种事,当下便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但容不得他不信。他在晕倒过去之前分明看到了对他下手的人长着雷钧的脸。

他说他们那会儿是往青山区开的,雷钧在打晕他之后,可能也还是继续往青山区开。

于是青山区和景华区被当作了重点搜索区域。

然而雷钧在见完王佩兰回去的时候,并没有让颜子秋的父亲往青山区开,而是让他往护城河的方向开。

花城市区内有一条河,流经花城多个区,从天空往下俯瞰,形状像月牙,叫做月河,被称为护城河。

雷钧就让颜子秋的父亲往离他们最近的月河边开。

大夏天的午后,太阳火辣辣的,河边没什么人。

到达目的地后,雷钧就对颜子秋的父亲动了手。

他装作掏钱的样子,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针筒。说时迟那时快,针筒在颜子秋的父亲转头的一瞬间扎进了他的脖颈处。

针筒内的液体倏地被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你、你、你……”颜子秋的父亲不敢置信地瞪向雷钧,张开双手就要朝他扑过来。

然而雷钧早有准备,在□□发作前就先劈晕了他。

雷钧把他靠到驾驶座上,然后把他的脑袋摆正,好像在目视前方似的。接着雷钧拉开了手刹,自己下了车。

车门轻轻地被雷钧关上了。他像是注视着情人远去一般,温柔地对着缓缓往河里开的车子说了句“再见”。

车子驶入了河里,河水渐渐地覆盖到了车顶上……

雷钧眯着眼扫了眼毒辣的太阳,无声地笑了笑,然后大步离开了。

---

颜子秋的父亲是被一个清洁工发现的。这名清洁工每天下午四点多都要从这条河边经过,今天经过时觉得平时看熟了的河面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河里沉了辆车。

月河不深,水也算清澈,车子在底下看得一清二楚。

警车呼啸着过来后,车子被打捞起,驾驶座上的人耷拉着脑袋,无声无息。

“俩人都是中毒身亡。”白卓把俩人的尸体经过初步检验后说道。

“我们在咖啡杯上和车内提取到的指纹,和雷钧的指纹对上了,一样。”

杀了颜子秋父母的是雷钧。

在场有和雷钧一个所的警察,听到后狠狠地砸了一下旁边的墙壁,说:“早知道雷钧是这样的人,我就该把他直接关进牢里!”

上午的时候雷钧还是他们眼中勤勤恳恳的好警察,然而不到半天,他就正大光明地暴露了本性,杀起人来快又狠。

二十四小时之内死了三人了。

花城整个公安系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戒备中。

目前已知的犯罪团伙人员中,有俩人还曾是警察。

纪律和宋不羁没有回市局,他们还在青山区。

“马晓燕说赵碧春的父亲不姓赵,而是姓章?”宋不羁的后遗症已经消失了,他和纪律这会儿快到章家村了。

懊悔与愤怒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他们只能抓紧一切时间尽快逮到犯人。

“嗯。”纪律说,“如果马晓燕的调查准确,赵碧春的父亲很可能是章家村的人。”

他们先去了负责管辖章家村的派出所,询问十几二十多年前章家村有没有什么出名的人,或者哪方面能力特别突出的人。

《大明第一臣》

赵碧春的父亲如果真姓章,肯定有什么秘密,不然梁国栋不会大费周章地把赵碧春的父亲信息改掉。

纪律猜测,这人可能当年就在村子里挺有名气,或者有哪方面的专长,不然没必要去遮掩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派出所接待纪律和宋不羁的民警比较年轻,并不知道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便把他们带去了一个老同志的办公室。

这名老同志从警三十多年,对他们派出所管辖区内各村的情况都很了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初澄扔了1个地雷

东鱼扔了1个地雷

可能下周能完结?反正六月结束前肯定能完结了……所以番外你们想看什么?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