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44、044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这条街上的店十年前都还是居民楼。后来居民楼迁了, 这里都被改成了各种店面,但是屋顶却没改,天台依旧存在。”纪律抽出一张十年前这条街的照片给宋不羁看。

“嗨秀ktv右边是周大宝蟹煲,再过去是川味火锅。每家店上面的天台是相连的,中间有栅栏相隔。”纪律继续说,“我们在川味火锅的天台上发现了血迹,也发现了那人一路过去与回来的脚印,但是脚印太浅,只能判断出那人是个男性,身高在一米八以上。栅栏上还发现了半个手掌印, 但那人估计戴着手套,提取不到任何指纹。”

宋不羁拍了拍脑袋,运转起来:“只是发现了血迹, 没有凶器和衣物吗?”

纪律:“没有。”

宋不羁抱着怀, 用一种极缓慢的速度说道:“凶器和沾血衣物不见了,天台地面上只有一点血迹——”

他倏地看向纪律,盯着他的眼,肯定地说:“凶手有同伙。”

凶手在警察到来之前, 把凶器和换下的带血衣物放到了川味火锅的天台上。而从案发到现在, 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案发当晚所有嗨秀上班的员工行踪他们都一清二楚,没有发现有人在案发后上天台。那就只能是被别人拿走了。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拿走的,竟然没有引起警方的丝毫注意。

纪律点了下头:“同伙不是嗨秀ktv的。”

“等等——”宋不羁突然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的?”

“中午从嗨秀撤出来前。”纪律说。

“不是让我做无用功就好。”宋不羁说, 如果在他附身进去之前就知道了,他肯定要揍纪律一顿,要他做无用功不说,还在附身结束后做了那些事……虽然他厚脸皮厚惯了,自发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自己主动和别人主动,这是有区别的……

纪律眼底浮现淡淡的笑意,解释了一句:“夏霁带人再次搜查了整个嗨秀,依旧找不到凶器之后,我觉得不对,重新思考后发现有个地方还没搜查过,屋顶。”

宋不羁“哦”了一声,心说你还挺聪明啊……

“我也不是没收获。”宋不羁说,“至少我肯定凶手是那姓卢的。”

纪律:“嗨秀ktv有两个姓卢的,一个是卢浩才,一个是卢雪莉。卢雪莉是个服务员,案发当晚没上班。卢浩才,男,31岁,嗨秀ktv内保,身高在一米八到一米八二之间,身材健硕。”

宋不羁想起当时在走廊上被追和在杂货间被扫视的场景,忍不住抖了抖身体,却惹得纪律看过来,问:“你冷?”

“不是……”宋不羁摸摸鼻子,说,“我在嗨秀里面时碰到卢浩才了,他很危险,而且身手不错的样子。”

直到现在,宋不羁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卢浩才在走廊上看到他会追来,不就是只老鼠吗?

难道他们内保对老鼠都深恶痛绝?

宋不羁不禁想起楼梯前被前后夹击的场面。

但奇怪的是,那只小老鼠明明不怎么怕人啊……不对,是除卢浩才以外的人……难道是老鼠的天生警觉告诉它卢浩才很危险?

而且……敏锐的直觉告诉宋不羁,卢浩才追他,并不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若是说知道当时那只老鼠体内是个人,宋不羁是不信的。他不信有人这么厉害能透过现象看本质。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等等……当时他趴在洞里,纪律也看向他……纪律这是也认出他了?

宋不羁疑惑的表情太明显,纪律问:“想什么?”

宋不羁凝视着他,没答,几秒后反问:“你不问我是怎么确定凶手就是卢浩才的吗?”

纪律笑了笑:“你想说直觉?”

宋不羁一噎,他确实打算这么说,如果纪律问了。

然而笑容不过一瞬,纪律下一秒便抽出另一张照片,声音沉沉:“你看这儿。”

宋不羁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待看清了,便是一怔。

照片明显是特写,地面上被沾染到的血迹很大一块,然而比它更显眼的是,一个花式的字母“m”和数字“1”,m1。

它在血迹的旁边,像是用沾了血的手指在地面上画的,从m的左下角开始,流畅而妖娆。它很小,比本就不大的血迹都还小,只是此时在特地的放大下,有种蓦然清晰的震撼感。

宋不羁下意识地喃喃道:“m1……”

“怎么又是m1……”

简为源被杀后在他脚踝上发现的“m1”标记,在他老家房间书桌上发现的“m1”标记……宋不羁陡然觉得眼前的血字好像一团团红色的烟花,在他眼前炸开了。

被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猛然间像是苏醒了一般,潮水般纷拥而至。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宋不羁甚至分不清这些潮水中都有什么,就一瞬间退去了。

他头疼地扶住脑袋,往后退了几步。

纪律一把扶住他,左手放在他的后腰,右手摸了摸他骤然苍白的脸色,问:“怎么了?”

纪律暗含担忧的声音像是一束光,传入他的耳朵,传到他的眼前,轰然又炸开另一朵白色的烟花。

红色和白色在眼前交相辉映,一闪一闪,宋不羁闭了闭眼,又睁开,而后,仿佛从遥远时空传来的声音,他低低呢喃道:“我好像曾在哪里见过这个标记……”

纪律双目一凝,心里不知该说是松了口气,还是沉下了一块大石头,他诱哄似的开口:“还记得是哪里吗?”

太阳穴被宋不羁重重地按了几下,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纪律摸了摸他的脸,对上他迷茫困惑的眼神,缓慢而有力地说:“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乖,不想了啊。”

一遍一遍地安抚着,好半晌,宋不羁才深吸一口气,恢复了正常,双眼重新清明起来。

清醒了,后腰处横亘着的那温热便格外明显,尤其是被手掌碰触的地方,滚烫滚烫的。宋不羁不太舒服地动了动,往旁边移去。

纪律却没放手,左手一手,又把他抱了过来。

宋不羁皱眉,抬头抗议道:“纪队……”

纪律却是把右手食指放到他的嘴唇上,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宋不羁眉头皱得更深。

纪律把手指移到他的眉心处,想要抚平般按了按,然后问:“还记得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吗?”

宋不羁沉默了片刻,然后说:“记得。”

然后他又不舒服地动了动,挣扎道:“哎,纪队你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啊,离我远点儿行吗?”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这人身上热气也太足了吧?

纪律看着他的表情,挑眉:“现在反感?下午不是你自己主动扑过来?”

宋不羁:“……”

他无力地道:“那是两回事……”

纪律不理他,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可能见过m1这个标记的事,别告诉别人。”

纪律语气中的郑重太过明显,宋不羁停止了挣扎,暂时忽略后腰处的手臂,笑说:“告诉了别人会如何?”

纪律没有瞒他:“可能会有危险。”

宋不羁追问:“什么样的危险?”

纪律:“死。”

宋不羁脸上的笑意一瞬间更深,忽又快速隐去,他想说凭他附身的能力,无论什么境地下都能逃脱,但下意识的,他又觉得自己想得太理所当然。他想到了卢浩才,卢浩才究竟是为什么要追着一只老鼠?

沉默片刻,宋不羁说:“我知道,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脑子里一个声音也告诉我,不能把这些告诉别人。”

“不过,纪队啊,”宋不羁似笑非笑地看他,“可是现在你也知道了,怎么办呢?”

纪律捏了捏他腰间软肉,说:“我不是别人。”

宋不羁倒吸了口气,倒不是疼,而是……又热又痒。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倏地推开了——

“老大,卢浩才的信息查出来了,你……”

未尽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俞晓楠合上快掉下来的下巴,边往后退边倒豆子一般快速说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来这里——”

话落,办公室的门“砰”的一下又被关上了。

纪律和宋不羁的视线从门上移回来,彼此对视了几秒,然而纪律放开了他,宋不羁往后退了几步。

宋不羁往后扒拉了一下头发,提起放着湿衣服的袋子,说:“那啥,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回去了啊……”

纪律没阻止他,只说:“不留下听听看卢浩才这人的基本情况?”

宋不羁摇摇头:“听不听一样吧,他短短十五分钟内处理了监控,处理了能定他罪的凶器和带血衣服,这么冷静缜密的一个人,他肯定也想到了你们会查他,但估计查出来也没什么用吧——大发还在家里等遛,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找你吧。”

宋不羁说完,就提着袋子开了门出去了。

纪律站了几秒,也跟了出去。

俩人一前一后,相距不过两三米。不过宋不羁是直直往电梯而去,纪律却是一拐,拐进了刑侦大队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三个人——俞晓楠、谢齐天和金子龙,三人见到他,尤其是金子龙,立即站了起来,匆匆喊了声“纪队”,喊得又快又急,好像也遮掩着什么。

边上,俞晓楠偷偷地对纪律眨了眨眼。谢齐天眼珠子左右乱转,瞧见俞晓楠的动作,轻咳了一声。

俞晓楠的嘴巴说紧很紧,说不紧也不紧。见到这种可以八卦的事,她向来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纪律能猜得出,这姑娘回来后都跟他们说了什么。

纪律严厉的眼神一扫,三人立即快速变了表情,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小俞,卢浩才。”纪律先朝站得笔直的俞晓楠开了口。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名字写错了……修改qaq

感谢

顾天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3 14:57:39

墨水qvq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3 18:16:54

校服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3 19:11:41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