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48、048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天台上风有点大, 从背后吹来,把宋不羁的头发吹得直往前飘。他烦躁地往后一撩头发,既渴望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又恨不得立即回车上吹空调。

十几度的天气,实在是很热了!

突然,头顶上的阳光被一片黑影遮住了。

宋不羁回头,看到后面纪律撑了把伞,伞大半都撑在了他头顶。

“在那边。”纪律抬起没撑伞的手,往前指了指。

天台很空旷,除了每家店中间隔着的栅栏, 竟然几乎没其他东西。宋不羁心想,基本上没什么人来吧。

纪律手指的那个方向不远,可以看到几滴血块, 以及血块旁边更小的痕迹。

风中好似隐隐飘来血的腥味。

二人一同走过去。

天台上的地面比较粗糙, 那并不大的痕迹看上去有种磨砂感。

宋不羁站在“m1”的标记前,低头注视着它。

这么看过去,那标记真的很小,不像先前在照片上看到的来得大。

这一个字母一个数字, 被写得很是妖娆, 那开端和末尾的小卷简直要卷到天上去了,比那泰迪犬的毛发还卷曲。

而且那数字“1”,真的就是数字“1”。宋不羁先前也怀疑过,这会不会不是数字“1”,而是字母“i”。但他立即就排除了这个可能——这肯定是数字“1”, 而不是字母“i”。

除了这个真的是只要有眼的人就能看出是个数字“1”,他强烈的直觉也告诉他,这肯定是数字“1”。

——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份如此肯定的直觉从哪里来。

先前看到“m1”时,宋不羁没有看得这么仔细,但不知为何,这次他看到,却比先前几次的感觉来得更加强烈。

他想起先前在照片中看到这个血色m1时自己短暂的失态,又想起去高彬老家在他旧书桌上看到的“m1”——很奇怪,当时竟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为什么,这次特别不一样呢……

宋不羁站着的身体晃了晃,然后蹲下了身。

纪律伸出准备扶他的手伸到一半,也跟着蹲了下去,手搭到了他背上,问:“没事?”

宋不羁直直地盯着这血色标记,慢半拍地回道:“没事。”

然而下一秒,他身体就突然晃了晃,然后重心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在纪律伸手接住他之后,他彻底晕了过去。

---

“这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你先带下去好好照顾着。”

“老师,我是个男人啊,我不会照顾小孩子啊!”

“以后你老婆总是要生的吧?提前感受感受为人父的责任,不好?”

“老师,不如我们找个保姆吧,哎,您看,除了这个,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同样年纪的小女孩呢。”

“说什么屁话,我们这是保密项目!小方带那小女娃,你带男娃,就这么定了!”

……

“实验男1号已经注射……”

“每隔一小时记录他的各项数值,每天跟我汇报。”

“是。”

……

“你说,我们会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啊……”

“你想你家人吗?哎,我忘了你还小不会说话……”

“我上面有一个哥哥,去年我妈生了个弟弟……家里太穷了,我爸妈就把我卖了……我妈跟我说对不起,她说我已经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但是弟弟离了她会活不下去……他们就选择把我卖了……”

“我好恨他们啊……”

……

“博士,我觉得我现在思维特别敏锐,脑袋前所未有地清明!是不是成功了啊?”

“这只是初步,以后你会更加感受到‘m1’带来的好处。”

“好,我肯定好好配合您!”

……

宋不羁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刚醒的眼中还带着显而易见的迷茫。

“m1……”他喃喃道。

刚才在梦中,他同样看到了一个血色的“m1”标志。只是梦里的那标志大得多了。

那是在整面墙上,一个巨大的“m1”标志。

它应该不是用血写的,而是用某种红色的颜料。只是看上去,特别像血。

那墙面也是粗糙的,质感看上去特别像天台上那个。

而比整面墙上的“m1”更令他感到茫然的是那些乱糟糟的对话。

那些说话的声音有男有女,有年纪大的,也有年纪轻的……但是完全不知道谁是谁。

宋不羁从小到大记忆都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好了。大多数人可能不会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但是他全都记得,不仅记得,甚至能说出当时的细节,他说了什么,别人又说了什么。

如果是他完全没印象的记忆……

那只能是他三岁以前的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记得三岁以后所有事,但三岁以前任何记忆全无。

他以前就意识到了这个不正常,但也没有多在意。毕竟正常人不记得三岁以前的事,实在再正常不过。

但现在……

他做的这个梦却告诉他,或许三岁以前的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宋不羁转了转脑袋,陡然发现了不对。

他怎么盖着被子?

——等等,这黑蓝色的被子是谁的?

“啪”的一下开了灯,他更是发现,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肯定不是他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从来没有这么整洁过。

靠近窗户的那边有张书桌,桌子上从左到右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叠书、笔记本电脑、鼠标,以及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

连桌前的椅子,都是一丝不苟地正对着桌子,好像从来没有人坐过——如果是他坐了再离开,那椅子的方向铁定是倾斜的。

目光慢慢地在房间内扫过,宋不羁啧啧称奇,住在这的人不是有强迫症就是有洁癖吧,这么干净,这么规整,真令人惊叹。

房间里空调冷气倒是开得足,难怪即使盖着被子他也觉得还好。

房间的窗帘有两层,一层是纯黑的,显然带有遮光效果,能完全遮挡住窗外的光。

宋不羁坐起身,往两边张望了下,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自己的手机,以及一张便签。

拿过手机,宋不羁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他这是睡了多久?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便签上照去。

【睡醒后先别走,冰箱里有吃的,微波炉热一热。】

没姓名没落款。

但宋不羁下意识的就知道,这是纪律写的。

那么,这里是纪律的家?他的房间?他的床?

宋不羁:“……”

“刷”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宋不羁快速开门走了出去。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进一步发展下去了。

宋不羁抿了抿唇,打算直接回家。

要去玄关,就要经过厨房。

纪律家竟然是开放式厨房,与客厅接通。冰箱就在他要走的这条路旁边。

冰箱……

宋不羁对冰箱很有亲切感,他目前为止二十七年的人生中,可能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冰箱里度过的吧。

没忍住,他打开了冰箱。

纪律家的冰箱比他家的要小一点,但里面放的东西却比他家多。

咦,胡萝卜?

宋不羁:“……”

“啪”的一下,冰箱门被狠狠关上了。

还是一看到胡萝卜就来气。虽然每根胡萝卜的性格可能不一样,但大体上却差不多。

宋不羁哼了哼,扭头就走。

鞋子呢……

宋不羁在玄关处张望了一下,没看到鞋。

难道在鞋柜里?

他打开旁边的鞋柜,果然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鞋。

“啧,还真讲究啊。”宋不羁喃喃道。

——他在自己家里,常穿的鞋子从来都是摆在外面的,怎么方便怎么来。

就在他刚弯下腰准备换鞋时,大门被人从外打开了。

---

宋不羁又走回了客厅。

手上是纪律刚才带回来的一本案卷。案卷很薄,宋不羁快速翻过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等内容,看起了笔录。

“耀阳小区11栋楼11层的户主名叫何本学,是个化学家,和妻子于三年前车祸去世。现在住在那的是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女,何小贝和何小宝。”

宋不羁现在在翻的这个案卷,就是三年前造成何本学和他妻子死亡的那个交通肇事案。

“你饭吃了吗?”纪律问道,接着打开了冰箱。

宋不羁:“……不饿。”

纪律想了会儿,然后问:“吃面吗?”

宋不羁把视线从案卷上移开一会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嘴唇,最终说道:“吃。”

纪律勾了勾唇,开始煮面。

案子很简单,犯罪嫌疑人开车经过某个路口时没减速,等看到刚从路口出来的何本学二人时已经迟了。何本学当场死亡,他妻子则在抢救过程中死亡。接着犯罪嫌疑人便被抓捕归案,从刑拘到提请批准逮捕再到送去起诉,最后到法院判决,连两个月都没有,流程可以说是走得很快了。

案情实在是简洁明了,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清晰,证据充足,如果这都流程走不快,那才是有问题吧。

宋不羁看完后,纪律还在煮面。

此时一阵诱人的香气从厨房传来,宋不羁吸了吸鼻子,略略提高了声音,说:“牛肉啊?”

纪律“嗯”了一声,转头笑问:“会吃吧?”

宋不羁:“吃啊——何小贝和何小宝,他俩什么工作啊,你别告诉我,他俩有一人是在川味火锅上班的。”

“何小贝是瑜伽老师,何小宝是花城动物园的饲养员。”纪律动作利落地关火、盛面,转身把面端到桌上,招呼宋不羁过来吃。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既然已经留下来了,宋不羁就不再矫情,大大方方地走到桌前,拿起筷子吃面。

自从高彬被捕后,他家里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这么烟火气息的一顿饭了。他和常非,一个基本叫外卖,一个基本在外面吃,也就偶尔煮个泡面。

纪律也端了面过来一起吃。

一顿饭,二人之间并无言语,只有吸面条时的“哧溜哧溜”声。但缭绕在二人之间的气息,却像相处了多年的老夫老夫。

饭后,纪律收拾了一下饭桌,把碗筷等放进了洗碗机里。

“纪队,你刚说何小贝是女的吧?那卢浩才和她,也有可能是情侣关系吧?”宋不羁说,“好像也不能说明什么。这个案子——”

宋不羁拍了拍那本薄薄的案卷,说:“这个案子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你是怀疑何家兄妹可能与卢浩才有什么更……不能言说的关系吧?”

纪律不置可否,倚在沙发边上,低头看着半躺在沙发上的人。从推算来看,他那能力的副作用应该已经过去了吧,那现在这副样子,怎么还是像一只猫似的呢。

——让人忍不住想揉他的脑袋。

“现在还无法对你细说,不过何小贝何小宝,我估计他们不会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纪律淡淡说,“还有个好消息。”

“嗯?”宋不羁疑惑地抬头。

纪律:“欧杰死时身上穿的衣服还记得吧。”

宋不羁:“嗯,一件粉色毛衣。”

欧杰其实以前打死也不穿粉色,他认为穿粉色很娘娘腔,而他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但是宋不羁却觉得欧杰穿粉色应该会好看。只是当年直到欧杰离开福利院前,宋不羁也没见欧杰穿过粉色衣服。没想到却在他死后见到了……

脑袋上传来一阵安抚性的抚摸,纪律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我们在那件衣服上提取到了一小块不属于欧杰的血液,但是我们技术不够,就送到了省厅检测。下午消息传来,检测出结果了,他们提取到了一组dna。”

宋不羁急道:“那是不是就能锁定嫌疑人了?”

纪律:“我们的dna数据库里没有匹配的对象。我回来前夏霁他们已经去收集包括卢浩才在内等人的dna了。”

宋不羁点了下头:“你不去?”

纪律:“回来先看看你。你既然醒了,一起去?”

宋不羁思考不过三秒,立即站了起来:“去。”

作者有话要说:  在37章加了一个细节,一两句话……就是关于粉色毛衣的……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