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59、05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第二日, 宋不羁先去提取了前几日订的蛋糕,然后带着蛋糕开车来到了北山福利院。

当年他是四月一日这天被路人送到福利院,于是便把这一天作为自己的生日了。至于真正的生日是哪天,他并不知道。

把蛋糕给院里的小朋友们一分,宋不羁跟着院长去了她办公室。

和院长说了会儿话,不免地便说到了欧杰。

院长对每个在福利院呆过的孩子都有印象,因为宋不羁的关系,多于欧杰的印象还挺深。

“那孩子,在另一个世界,定会过得好的。”院长安慰着宋不羁, 说,“逝者已逝,你也别太想着了。”

宋不羁点了下头:“听您的。”

又说了一些话, 宋不羁在福利院吃完午饭后离开了。

离开时, 先前和金大发一起买的那条狗追出来送他,冲他“汪”了几声。

bidige.com

宋不羁把手伸出窗外,潇洒地往后挥了挥,驱车离开。

下午他没什么安排, 本想立即回家, 但一想到昨晚纪律说的晚上约他……他为什么偏偏要晚上约?明明跟他说了今晚有约了。

摸了摸下巴,宋不羁戳开微信,戳了戳纪律。

宋不羁:纪队。

纪律没回复。

在忙啊?宋不羁琢磨了一下,又发了一条。

宋不羁:下午有空没啊?有空不如下午约啊。

还是没回复。

宋不羁左右没事,便漫无目的地在市区开车逛了起来。

这开着开着, 不自觉就往熟悉的方向开了——绿景花苑近在眼前。

宋不羁立即笑了,自言自语:“得了,不如回家,陪大发玩。”

无所事事宋不羁便稍转了下方向盘,准备往小区内拐。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前面人围了起来。

——那正是原先高彬的宠物诊所附近。

宋不羁心念一转,不再回家,驱车过去。

一靠近,纷纷扰扰的吵闹声就从车外传进来。

“作孽啊……”

“自作自受呗,怨得了谁。”

“到底还是大人的责任啊!”

“老黄就是这样一人,出事前别人说什么都不听,出事后就怨天怨地怨所有人了。”

“娃可怜,狗也挺可怜。”

“唉……”

……

宋不羁听得模模糊糊,却隐隐觉得不对,心跳突加快了些许。

他把车停在路边,快速下了车,快步走过去。

人群没有围得多严实,他轻而易举地就穿了过去。

人群中间,一个眼熟的妇人坐在地上,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哭闹。

“我可怜的囡囡啊……被狗咬断了手指啊……”

“可怎么办啊……”

“都怪旺财那只坏狗!早就该把它打死!要不然我囡囡也不会……”

“囡囡啊……”

……

宋不羁心里咯噔一下,旺财……是那只黑色的土狗旺财吗?

“大叔,这是发生了什么啊……”宋不羁悄声问旁边发人,控制着情绪。

“唉。”大叔叹了口气,“这人啊,家里养了条狗,你知道一个多月前旁边那绿景花苑发生了一起命案吧?”

“知道。”宋不羁说。

“他们家的狗啊,不知从哪叼出了一个死人脚,噫……晦气,太晦气了!”说到这里大叔抖了抖身体,然后继续说道,“她儿子啊,劝她把这叼过死人的狗扔了,她不肯啊,说什么养了这么多年吃了我多少钱啊,怎能便宜了别人——也不想想谁会要这种咬过死人的狗啊!这人固执得很,谁劝都不听,他儿子也没办法,就继续养着了。这不,前天就出事了啊!”

宋不羁:“是她女儿?”

“不是她女儿,她女儿还在学校呢,是她孙女。她儿子儿媳最近出差嘛,就把女儿送到奶奶家来了。结果,孙女贪玩,去逗狗,我听说啊,是她孙女拿了个肉包子,想喂狗,就把肉包子放手上,然后送过去喂狗。这狗极其护食啊,又咬过死人的,小伙子你说,这不咬下手指才怪吧?幸好也才咬断了一根手指……”

说罢,大叔唏嘘地摇了摇头:“要我说啊,还是她自己的责任,自己养的狗什么性子不知道啊,发生了那么晦气的事还不处理掉,偏偏要留下来,前天又不好好看着自己孙女……唉……”

宋不羁舌尖发颤:“那小女孩……那狗……”

“小女孩当天就被送去医院了,断指捡回来了,据说是接上了……那狗……唉,发生了这种事,被打死了呗。”

宋不羁深吸口气:“打、打死了?”

“是啊,不打死还能怎样呢?”

---

宋不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车上的。说是失神落魄,又好像差了点儿,他只是难受,但还没到神魄都丢了的地步。说是浑浑噩噩,也不尽然,他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还有力气走回车里。

只是,真的难受。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在街上碰到旺财时,旺财兴奋地扑上来的场景。那不断摇着的尾巴,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那咧开好似在笑的嘴巴……就这么全部都要埋在记忆里了。

真的很难过啊……

但是咬过死人的动物……宋不羁闭了闭眼。尽管能理解大伙儿的心情与想法,但是感情上,尤其他还曾附身过,就不太好受了。

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还不断地传入耳,宋不羁趴到方向盘上,无声地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人群散去,赖在地上哭喊的黄阿姨也被人拉走了。宋不羁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震动了一下,接着又震动了一下。

两条信息进来了。

他没什么心情理,也不想在情绪没收拾好的时候回复什么信息。

又过了好一会儿,宋不羁才抬起头。

门窗封闭的车内,没启动,没开空调,有点热。宋不羁没什么表情地启动车子,又掏出手机看了两眼,发现是纪律回了信息过来。

纪律:下午有事,晚上。

纪律:你很闲?

宋不羁解锁进入微信,快速回了一条——是啊。

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宋不羁回到微信主界面,发现是常非发了信息来。

常非:羁哥,你还没说晚上去哪吃呢!

附着一个可爱的柴犬举杯的表情。

宋不羁想了想,点开输入框。

宋不羁:咱家附近的商场不是新开了一家私房菜嘛,听说不错,就去那吃吧。

常非:aunt 7?

宋不羁:对,就去这吧。

常非:行,那六点左右吧?

宋不羁:嗯,我去你律所接你吧。

常非:不用啦,律所离商场很近,走几步就到了。

宋不羁:刚好我也没事,顺路。

宋不羁想了想,又发了一条。

宋不羁:你也快被你们侯律师带成工作狂了吧?这大周末的,不好好潇洒,跑去加班,太敬业了吧。

常非:下周就开庭了,虽然我就是个实习律师,但我也得认真对待嘛。

宋不羁:行了行了,你继续哈,我一小时后来接你,行吧?

常非:嗯,那到时候见。

和常非聊完这么一连串,纪律还没回信息过来。

宋不羁翻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啧”了一声,然后扔到了副驾驶座上,打了左转向灯,踩下油门,开走了。

同样是工作狂的纪律,肯定是在市局了。

……然而宋不羁猜错了。

当值班的民警亲切地告诉宋不羁纪队不在局里的时候,宋不羁疑惑了——那会是在哪里?

懒得猜,既然微信没回,宋不羁干脆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

“不接?”梁局皱着的眉头难得舒展了一些,“刚才就有信息进来,这会儿也不准备接?不会是女朋友查岗吧?”

纪律笑笑,说:“没有女朋友——那麻烦您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梁局摆了摆手,让他去接。

纪律走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纪队,微信不回,又这么久才接电话,在做什么呀?这么忙呐?”宋不羁懒洋洋的声音从声音中传出,经由电波的传送,好像裹上了一层磁性。

纪律笑了笑,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说:“和局长在说事情,不方便回。”

“哦——”宋不羁语调微扬,尾音拖得老长,“那行,等你们说完了先。”

“这么快?”梁局难得打趣说,“看你的表情,还说不是女朋友。”

纪律的脸上还带着一股罕见的柔情,梁局过来人,一眼看透。

“真不是女朋友。”纪律说,“男朋友——还在追。”

梁局的下一句话被呛在了喉咙里。他重重咳嗽了几声,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不过梁局毕竟是梁局,见过大世面的,稳得很,不过半晌就恢复了正经表情,只摇了摇头,感慨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了……”

不再说这个话题,纪律继续跟梁局讨论卢浩才一事。

周围有不少病人在散步,他们这是在花城医院里。

纪律是来看腿的。

他腿上的线已经拆了,不过还包着一小块纱布,今日是过来换药换纱布的。没想到这么巧,他在医院里碰到了梁局。

梁局的妻子赵碧春前两天做了个小手术,如今还在医院住着。纪律既然碰到了听说了,便去看了赵碧春。之后他便和梁局来到了医院楼下,一边散步一边讨论事情。

他的腿基本没什么大概,就等完全恢复了。现在只要不太使力,稍稍走些路还是没问题的。

从住院区出来后,纪律给宋不羁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宋不羁就接起了。

“纪队忙完了呀,在哪呢这是,有点吵啊。”

纪律要去停车场,恰好这时迎面过来一帮人,看上去像是一大家子,吵吵闹闹。

纪律尽量快速地走过他们,说:“医院,你在哪?”

“医院?”宋不羁惊呼起来,“纪队你好端端地去医院干嘛?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腿上有伤——是去换药吧?”

前段时间,纪律拆线的时候,宋不羁也陪着去了,当时还是俞晓楠这个大嘴巴偷偷告诉他的。如今俞晓楠不知道,纪律不说,他忘了问,也就不知道纪律究竟何时去换药的了。

毕竟纪律算是因为自己受的伤。

宋不羁开着车,戴着蓝牙耳机,他瞧见前面是红灯,便松开了油门,任由车子慢慢过去。

他说:“哎,纪队,这样吧,晚上吃饭,你也一起来呗。”

纪律“唔”了一声,说:“不打扰?”

宋不羁:“打扰什么呀,就是朋友间吃顿饭嘛,又不是什么重要饭局。对了,不如你把侯律师也叫上?”

话落,宋不羁还发出了个类似“嘿嘿嘿”的贼笑。

纪律笑了笑,说帮他问问。

作者有话要说:  很早之前我家养的一条狗就是被人打死的……好像说是太皮了……qaq伤心死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