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66、06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这起案子, 也和‘m1’有关。”

纪律的办公室内,宋不羁把电风扇开到了最大,舒服地瘫在椅子上,眯着眼享受吹风。

市局内是中央空调,天气不算炎热,还没到开空调的时候,只能自己开风扇了。

宋不羁刚回来时,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这会儿才像鱼儿回到了水里,恢复了些。

纪律压了压心中的心疼, 问:“要不算了?”

宋不羁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提出来的……我想改变。”

他对纪律笑了笑,眼底是深思熟虑后的认真。

虽然他对于纪律变着法子拉他去跑步去锻炼“深恶痛绝”,但他心里清楚, 如果不是自己愿意, 十个纪律也拉不动他。

他需要这么一个人,在他想做什么事却无法坚持的时候严厉地拉他一把。

比如运动,比如白天出门。

虽然他从小没生过什么病,最大的问题不过是怕热不想见阳光只想睡冰箱, 但这是好是坏, 他却说不出。他也曾有过担心,自己一直这么下去,会不会身体有天会崩溃。

不管怎么说,这看起来就是一种病。

至少让身体强壮健康一点是没错的吧,或许在还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那一天”到来时能抵抗一番。

无防盗小说网

至于怕热, 宋不羁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

他想改变想了很久,却一直无法坚持。如今,纪律出现在了他身边,甚至住进来了,刚刚好。

这一次好像能坚持了。

他眼角弯弯,看着纪律笑得柔软了些。心不知在何时就塌了一角,住进了一个名为“纪律”的人。

他又回到了正题:“发现尸体的小树林里,一棵树的树干上,被人刻上了‘m1’。”

“m1”刻得很不起眼,在一棵树的树干靠近树枝的地方,如果不是宋不羁刚好目光扫过,他们怕是发现不了。

宋不羁翻了翻手机,翻到某一张照片,递给纪律,说:“喏,我拍了。”

照片上的“m1”歪歪扭扭,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些具有美感。纪律凝眉盯着看了一会儿,才说:“这不像用刀刻的,像是……笔?”

“嗯。”宋不羁点了下头,“是黑笔,但下笔的那人用力很大,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拿笔在当刻刀用。”

“你看这儿。”宋不羁直起身,往纪律那边靠了靠,伸手指着照片上一个地方,说,“这儿有黑笔留下的痕迹。”

宋不羁指着的地方,有一道黑色的划痕。

纪律揉了揉眉心,说:“不可能是模仿作案,这标记也是那犯罪团伙所为。”

他们警方并没有公开上两起案子中关于“m1”的信息,可以说除了他们刑侦大队及某些领导,其他人并不知道“m1”的事。

宋不羁“唔”了一声,又靠回了椅子上,说:“你们内部人应该不会透露出去吧?”

纪律:“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我更认为是卢浩才那一伙人所为。”

“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四个‘m1’的标志。”纪律说,“我请人去做笔迹鉴定,看看是一个人所写还是几个人所写。”

宋不羁点了下头,没异议。

“其他的呢,你们还发现了什么?”纪律问。

宋不羁挑眉:“夏警官他们不是会跟你报告吗?”

“不一样。”纪律毫不迟疑地说,“我想听你说。”

宋不羁一笑:“好啊——我们在派出所见到了一个人,刘文韬,药企研发员,据说是不接受老婆死亡的事实,每天去派出所报道,要民警找出他老婆究竟是被谁杀的。”

纪律也是个敏锐的人,一听就听出了问题所在。他问道:“死者丈夫一开口就问死者是被谁杀的?确切死亡原因都还没出来,他怎么知道?”

宋不羁摊了摊手:“是啊,他怎么知道的呢,这真是很耐人寻味了。而且他家住在新海小区,你知道那个小区吧,不便宜。他自己说药企研发员,还是高级的,工资肯定不低。他老婆是花城银行的,工资也不低。他们能买得起新海小区不奇怪,但有一点很奇怪——”

“——刘文韬的穿着打扮都停留在十年前,连他戴着的那副眼镜,看上起都是最普通的。当然他可能是节俭惯了……还是有这样的人吧,为了研究其他通通都不在意,不修边幅。如果是这样,就是我想多了。”

“还有一点。听派出所的民警说,刘文韬和他老婆结婚十年了,但是刘文韬的手机里,竟然连他老婆同事朋友的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他老婆失踪后,他还只能专门去他老婆工作的银行逮人问……怎么想怎么奇怪。”

这年头通讯方式发达,去哪里考个试买个东西都可能会被拉住扫码加个好友送你点东西,连相亲也是流行加个微信再联系,还有人能没有老婆工作多年的同事的联系方式,宋不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人是活在哪个山洞里吗?

还是说世上真有这样的人?

纪律点了下头:“回头我安排下去,彻查刘文韬这个人。”

“嗯。”宋不羁说,“是要好好查一下,小俞在抛尸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一枚纽扣,这扣子和今天我们在派出所见到的刘文韬身上穿的那衬衫扣子一模一样。”

从小树林回到派出所后,刘文韬还没走,夏霁和俞晓楠就拿着这枚扣子去找刘文韬了。经过对比,就是刘文韬身上穿的这种衬衫的扣子。

扣子是白色的,上面有隐约流动的花纹。只是大约穿得久了,扣子有些磨损,花纹也暗淡了。每颗扣子上的花纹有些细微的差别,但不妨碍他们判断是同一种扣子。

但是刘文韬今天穿的这衬衫,上面并没有缺少扣子。

面对警察们的询问,刘文韬一开始表现得很茫然。

“什么扣子?”

“哦对,这个扣子像是我的。”

“我的衬衫?我衬衫上的扣子都在……”

但接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那天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客厅沙发上有我的一件衬衫,茶几上针线盒开着……难道她出去前在给我缝衬衫……我衬衫掉扣子了吗……”

刘文韬口中的这件衬衫被带了回来。

和他身上穿着的款式一样,两件衬衫就像是双胞胎。

“衬衫是刘文韬自己进卧室去拿的。他说他那天看到后就把衬衫收起来挂回衣柜了,针线盒也被收起来放回去了。”宋不羁说,“我们就在他家的客厅里站了一会儿。”

纪律问:“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宋不羁摇了摇头:“看不出什么,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吧。”

刘文韬的家,三室一厅,其中一间是他和王余的卧室,另外两间门关着,不知道有没有次卧,还是被改成了别的。

客厅的地面是木质的,有些脏,蹲下凑近了看,能看到浅薄的一层灰。地面上还偶尔冒出几个小垃圾,比如可能是不小心掉到地上的方便面调料包,比如不知从哪撕下的半张纸。

客厅里一个简单的电视柜,柜子上放着一台液晶电视,电视机旁摆着一盆绿萝和一盆仙人球。除此之外,便是沙发旁的一个小书架了。书架上密密麻麻放满了书,宋不羁看了一眼,发现大多和生命、基因、科学等有关。

沙发前的茶几上还凌乱散着几盒方便面,旁边的垃圾桶是满的,有点食物的馊味传出,天热不知几天没扔过了。

“刘文韬看起来是个不修边幅的人,生活上看来也是不擅长收拾。”宋不羁说,“可能从王余失踪、死亡开始,他家就没再打扫整理过了。”

“既然如此,那他可能就是你刚才说的这种人,为了研究其他什么都不在意。”纪律说。

不在乎自己每天穿什么,不在乎自己每天吃什么,甚至是不在乎自己每天赚多少钱,只要给他设备和材料,够他研究就行了。

宋不羁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说起来,我上网搜了一下刘文韬这个人,竟然还有个百科……他研究的方向是肿瘤……前几年还出了篇报道,说刘文韬在治疗肿瘤的领域似乎取得了了不得的进展,但后来就没下文了,像是不了了之了。”

纪律:“现在的研究方向也是这个?”

宋不羁:“回来的路上雷警官说起过,应该也是这个吧。”

纪律:“雷警官?”

宋不羁:“雷均,派出所一民警。刘文韬第一次去报警王余失踪时,就是雷警官接待的。昨天去眉山小树林勘查,他也在。今天也是他一路带我们过去。”

纪律点了下头:“小树林里没有其他发现?”

宋不羁摇了摇头:“王余被带到小树林是应该就死了,小树林不是案发现场,没其他多余痕迹了。”

正如宋不羁在小树林时所想的那样,除了俞晓楠找到的那枚扣子,以及他看到的“m1”标记,他们没再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

好像运气用光了一样,空流了一身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2682006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3 20:46:55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