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74、074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从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那拿到的两本日记本, 与王余现在的笔迹进行对比,确定了其中一本果然是当年王余的。

这本日记本上没名字,日记也只写了十来天,每天都写得很简短。

但是日期却横跨了三个月。

当年王余并不是每天都写日记。

确定笔迹后,纪律和宋不羁便从头到尾看起了日记的内容。

“这写的完全是当年王余白天打工晚上学习的生活……”宋不羁看得感叹不已,“写得真是一本正经,多余的情绪一概没有啊,如果是我来写,估计能写一箩筐的废话,什么今天见到的那个小姐姐很漂亮, 车站遇到的小哥哥很帅……”

是的,王余偶尔写上几句的日记本,写的都是白天做了什么, 晚上又做了什么。用的句式几乎全都是“今天早上, 我去老王家送牛奶”这类。

俩人一页一页地翻下去,日记不多,很快就翻到了底。

然而没想到这最后一篇,内容竟完全不一样了。

“这几年几乎把花城转遍了, 还是没找到小一。写日记也没什么用, 反正每天做了什么去了哪都记在脑子里了,不写了。”

依旧简短,但是文字中透露出的意思,却十分耐人寻味。

这最后一篇日记被写在与上一篇隔着好几页的页面上。如果看了上一篇之后没有继续翻下去,可能就看不到了。

“小一……”宋不羁盯着这短短两行字出神, “她在找一个人,那个人叫小一……”

“可能不是真名。”纪律说,“你对这名字有印象吗?”

宋不羁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我以前叫什么……之前宋院长给我起的名字叫宋晚,后来初中毕业后我自己改了。”宋不羁说,“除了这两个名字,我想不起其他。”

“宋晚。”纪律眼底浮现笑意,“是说你在晚上被福利院捡到吗?”

“还没到晚上,是傍晚。”纪律眼底的笑感染了宋不羁,他说,“当年福利院有个小女孩是早上来的,就叫宋晨。宋院长那会儿起名比较随心,后来起的名,就包含了美好祝愿什么的,比如宋腾飞、宋永乐什么的。”

纪律:“你改名宋不羁,也是对自己的美好祝愿?”

宋不羁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头晃了晃,说:“两个原因。一,我不喜欢宋晚这个名字。二——”

他甩了甩半长的头发,一副潇洒自在的模样:“放荡不羁爱自由嘛,哎,我当年一看到这句话就觉得,嗯,这不就说得我嘛,改名改名!”

纪律笑问:“实现了吗?”

宋不羁耸了耸肩:“还行吧,除了房贷。”

“房贷”这个词一出来,瞬间接地气了。这真是和“放荡不羁爱自由”不怎么搭。

二人闲扯了几句,又回到了王余身上。

王余是被人掐死的,她死亡的第一现场他们几乎已经确定。而她被抛尸的眉山小树林里,除了发现的那枚纽扣和树干上的“m1”标记外,间接性的春雨几乎冲刷掉了一切痕迹。

扣子确实是刘文韬一件衬衫上的,他自己也承认了。但是对于他的扣子究竟是怎么跑到抛尸现场的,刘文韬自有一套无法证明真假的说辞——王余出事前,正在家里客厅缝补扣子。但就在那会儿,她遭受到了袭击。刘文韬说,扣子定是那时候就被王余抓在了手里,犯人没发现,然后就被带了出去。

“刘文韬这不就是间接承认了他家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吗?”宋不羁挑眉,“他故意的?”

“说不准。”纪律说,“刘文韬家里没有外人闯入的痕迹,如果真是这样,几乎可以断定是熟人作案了。”

yyxs.la

“最有可能是两种情况吧,”宋不羁说,“一,凶手就是刘文韬,他掐死了王余,然后把现场收拾了一番,之后抛尸。二,刘文韬案发时不在家,有人来找王余,王余认识他,让他进来了。接着不知发生了什么,那人掐死了王余,之后抛尸。”

纪律:“刘文韬说案发那天晚上他在公司正常上下班,打卡记录确实显示他那天是早上九点上班,晚上六点下班的,到家六点半了。他一个同事也证实了这话。”

说到这里,纪律意味不明地一笑:“关于他上下班时间这话大概是真的,但等他回到家后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宋不羁想了想王余的尸检报告,说:“王余的死亡时间推断是13号晚上六点半到八点之间吧?刘文韬当天六点半就到家了……刚好在王余的死亡时间推断范围内。”

不过按刘文韬的说法,他那天回到家后,王余就已经不在家了,家里就散乱着她失踪之前缝补的衬衫,和针线盒。

“你发现没有,”宋不羁又说,“这起案子,和卢浩才的一样,都是锁定了犯人,但你们警方却找不到任何证据支撑。”

虽然后来因为欧杰死前穿着的粉色毛衣上检测出了卢浩才的dna,但仅凭这个想要定卢浩才的罪还是有难度。卢浩才可以否认到底,坚决不承认杀人事实,他可以编造一个说法来说明欧杰毛衣上出现他血迹的原因。反正也没有其他证据不是吗?

但是卢浩才跑了。

这一跑就问题大了。

警方的关注点都到了他身上。

现在的王余案子和欧杰被杀案何其相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找不到证据,也不知有没有第二件粉毛衣上的另一组dna。

案子好像又进入了死胡同。

纪律已经和队员们开了好几次会,大伙儿除了分享彼此的调查结果,确定接下来的调查方向,也没讨论出其他玩意儿来。

宋不羁这会儿和纪律说完自己的看法,斟酌了一下,然后说:“要不还是我使用附身能力吧?附身到刘文韬家里某个物品上……”

看看他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什么,说什么,和谁联系之类,总之不管怎么样,案件的调查进度应该会快很多。

然而宋不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纪律严词拒绝了。

“不行。”纪律一脸严肃,“我还没无用到用你的能力的地步。”

宋不羁莞尔:“纪队啊,难道你不承认你最初让我当你们队的顾问,是怀着探究、利用我能力的想法?”

纪律没有否认,他说:“当时你表现出来的言行太异常,让人不想注意到都难。我一开始没把你和二十五年前的秘密实验联系在一起,只觉得你不一样,有秘密。本来我不该探求你的隐私,但后来我在简为源的尸体上看到了‘m1’……虽然毫无根据,但我当时认为,你可能和‘m1’有关。”

宋不羁摊了摊手:“结果果然有关。”

“不一样。”纪律说,“当时我以为你是凶手那一方。你的言行处处是破绽,但很奇怪,你说你不是凶手的时候,我是信你的。不过哪怕你没杀人,我还是认为你和‘m1’有某种关联。我观察你,让你跟着,本想通过你查查‘m1’,结果……”

“结果我确实和‘m1’有关,却不是你最初以为的关系。”宋不羁说,“然后你就被我迷住了哈哈哈——”

宋不羁笑得太嚣张,纪律都怀疑隔壁办公室的人是不是会听到。

不过纪律也顺着他的话,爽快地承认了:“是,我被你迷住了。”

“哎哎。”宋不羁一边享受着这话,一边忍不住老脸一红。

他觉得自己大约是越活越回去了,这纪律随便一句情话竟然都能让他的厚脸皮变薄。

等宋不羁笑够了,纪律才继续说正事:“还有四个‘m1’标记的笔迹,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四个人。”

“四个都是不同人?”宋不羁一惊,眉头一皱,“这个什么‘m1’组织,有至少四个人?”

对于隐藏在暗处的这个犯罪团伙,他们统一称呼为“m1”组织。

“简为源脚踝上的是文身上去的,这人没有选择直接用笔写,而是选择了更高难度的文身,而且手法不错。我认为这人可能有某种艺术倾向。”纪律说,“其他几个都是用笔。根据笔迹鉴定专家的看法,在高彬老家书桌留下标记的是个男人,在天台留下标记的是个女人,在树干上留下标记的是个男人——不过这种都是猜测,事实如何,还需要我们去查证。”

“女人……”宋不羁脑子飞快转动起来,目前为止,在警方的调查中,只有一个女人被他们所怀疑。

何小贝。

“一个女人在天台留下了标记,把凶器等东西带走了……卢浩才有次去了何小贝的家……那这留下标记的人很有可能是何小贝吧……”

纪律:“没有证据都不好说。何小贝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我们的监视内,但目前为止都没发现异常。”

宋不羁:“你先前说何小贝是瑜伽老师吧?”

“嗯。”纪律点了下头,“何小贝在她小区附近一家瑜伽馆上班。”

宋不羁脑子一转,突然说:“走,咱们去她上班的瑜伽馆看看!”

纪律一挑眉,说:“嗯?你想练瑜伽?”

宋不羁已经站了起来。

“反正案子现在也没什么进展,我不使用能力也帮不了你们什么,不如就去何小贝那探探虚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鹿儿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1 21:52:43

百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2 00:22:10

水墨青花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4-12 01:03:51

就,希望我下周能闲一点,然后多更新点orz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