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87、08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王余体力不支地倒在岸边。

她回头忘了眼远处还在腾腾往上升的烟雾, 咬了咬下唇。疼痛感顿时让她清醒了不少。

她……他们终于是逃出了那座岛,那个牢狱一般的地方。

旁边的小男孩已经熟睡过去,在夏日的热风中睡得无所无知。

实验基地的爆炸早就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通过王余的眼,宋不羁看到了远处一波又一波的人乘着船往岛上而去。

王余出来的方向和他们不一样,并没有碰上。

王余在岸边躺了一会儿,任由渐渐西落的阳光照在身上。夏日的阳光,即使已经西斜,也是灼热的。不一会儿,王余的脸就被晒红了。

长时间在烈日下划船,她的身上早已全是汗。她本就干涸的唇更干了, 大夏天的竟然起了皮。

王余眯着眼望着天空,享受着这几个月以来头一次的自由。她舔了舔唇,挣扎着爬了起来。

她抱起熟睡的小男孩, 一步一步地往搜救队的反方向走去。

地面上, 小小的脚印一边深一边浅。

画面跳转,宋不羁眼前一花,差一丁点儿就要被扯出去了。

接着他看到了二十五年前的花城。

此时王余的身边,已经没了小男孩的身影。

王余神色着急, 在大街小巷来回穿梭, 一边奔走一边不断地喊着什么。

宋不羁仔细听了听,发现她喊的是——

“弟弟,有没有人看到我的弟弟……”

“怎么不见了呢,我就离开一分钟啊……”

“弟弟……小一……小一……你在哪……”

……

没人回应她。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奔走,没人在意她的慌乱与着急, 没人在意一个小女孩的呼喊。

王余似乎再也撑不住,摔倒在了地上。她爬了几下,没爬起来,就趴在地面上,默默地哭了起来。

被晒得很是干燥的地面很快就被浸湿了。

宋不羁也忍不住流下了泪。

他已经恢复了身体,整个身体蹲在角落里,整张脸埋入到了手掌中,克制不住地流泪。

小书亭

是王余。

王招娣就是王余。

王余把他从爆炸的基地带了出来,在失散后又一直不放弃地在找他。而他呢?他把什么都忘了。

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小时候的记忆,却没有想着去找回。

这时候,他好恨自己。

如果他早点找回记忆,记起了王余,然后去找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可是偏偏……他现在的这些记忆,也是靠王余才想起来的。

是的,他已经想起来当年在实验基地发生过的事。

宋不羁蹲在角落里,不知道蹲了多久。蹲得脚麻了,他干脆就坐到了地上,也不管脏不脏,就这么颓然地坐着。

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他已经维持同一个姿势很久了。

宋不羁不想去接电话,就任由手机响了很久。

手机响了断,断了之后又再次响了起来。

宋不羁好似终于恢复了点神智,动了动右手,去兜里摸手机。

然而,等他动起胳膊的时候,他才发现,僵硬,很僵硬。不仅仅是胳膊僵硬,是全身都僵硬。

宋不羁费了好大的力气,在手机第三次震动起来的时候,才摸出了手机,然而手指不听使唤,不小心点了“拒接”。

他拒接了纪律的电话。

他解锁了手机,想给纪律发条信息说明下情况,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纪律再次打来了电话。

这次没再点错,他接听了。

然而把手机举起放到耳边,也是个吃力的活。

宋不羁听到手机里纪律“喂”了好几声,又叫了几声他的名字。没听到他响应后,声音带了急迫。

张了张嘴,宋不羁想先开口说话,但是喉咙就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

拼尽全力抵抗之后,他才堪堪发出了微弱的“啊啊”声。

“宋不羁?”纪律耳尖,听到了这一声,忙快速追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此时宋不羁已经把手机举到了靠近耳朵的地方,纪律明显焦急的声音清晰入耳。

他想说他就是附了下身,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然而他张了半天嘴,也只发出了一个“我”字。

纪律似乎在跑,电话中传来某种呼啸而过的声音。

“你呆在这别动,我去定位你的手机,来找你。”纪律说,“手机电还足吗?”

又过了好久,宋不羁才极缓极慢地“嗯”了一声。

“那别挂,说不出话没关系,想听我说话就敲敲手机,发出点声音。我一直在。”

纪律似乎预料到了宋不羁此刻的状况,或者说不管什么状况,先找到了人再说。

宋不羁刚才哭过,眼角红红的,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分外显眼。此刻听着纪律毫不遮掩的关切,再次红了眼眶,眼泪在眼底打转。

他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性,这么爱哭了呢?

手机里传来纪律虽然着急却有条不紊的声音。他在让人查自己的手机定位。

宋不羁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发现距离他进来,才过去了一小时。

短短一个小时,仿佛经历了悲欢离合。

好像前一秒他和王余还是小时候的模样,现在却已经阴阳相隔。

王余的尸体就静静地躺在自己面前。宋不羁僵着脖子抬了抬头,勉强看到王余露在外面的手指。

就是那双手,枯瘦,看着没什么力气的,却一步一步抱着他,冲出爆炸的火海,划着船桨,再把他带到了城市里。

宋不羁动了动手指——情绪上来了,他想握住点什么,让自己不至于那么无力,但是,手指比冻僵了还僵硬,简直像每根手指的关节上都黏了一层502胶水,动弹不得。

他想,他想什么来着呢……

这一瞬间,宋不羁觉得自己的脑袋也像僵住了一般,连思考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几秒钟就能闪过的想法,硬生生地在脑海里走了好几分钟。

他想,这就是附身尸体带来的后遗症吗?

---

纪律进来的时候,宋不羁维持着坐在地上,略低着头的姿势。他的手机被拿在右手,右手放在大腿上。

一动不动。

纪律扫都没扫王余的尸体一眼,径直走向宋不羁。

走到面前了,宋不羁还是一动不动。

纪律皱了皱眉,蹲下身,把手放到了他的右手上。

手下的皮肤冰冷至极,比以往任何时候的体温都来得低。

纪律的眉头皱得更深,用力握住了他的手。他注意到宋不羁似乎是想动,他放在另一侧的左手手指努力地往上抬了抬,但是,抬起的弧度很小很小。而就是那么一下,他似乎就用尽了力气。

纪律抬起宋不羁的头,看到他略咬紧的牙关和依旧红通通的眼角。睫毛上似乎还沾了一滴小水珠。

没有在这时候问他什么,纪律一言不发地一把打横抱起他,快步往外走去。

外面,刘文韬着急地迎上来:“他……”

然而却被纪律冷冷地瞥了一下,憋回了后面的话。

---

结束附身后,在等纪律找到他的过程中,宋不羁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僵硬,喉咙被堵得越来越厉害,脑袋也运转得越来越慢。

有那么一瞬间,宋不羁以为自己要死了。

因为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了冷。

很冷。

他活了二十七年,从来不曾感觉到身体有这么冷过。即使是冬季最冷的时候去天寒地冻之地,他也没有觉得冷过。

然而现在,他却头一次尝到了冷是什么滋味。

而且这个冷,他觉得并不是普通的冷,是一种浸入血液骨髓的冷,冷得像是要把他的身体从内到外地凝固起来。

纪律把他带回家后,他的身体依旧僵硬,而且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他房间的空调第一次开了热风,被子也第一次被裹得那么紧,只露出个脑袋。

然而似乎没什么用。

还是冷。

宋不羁已经渐渐松了牙关,他僵着身体躺在被子里,睁着眼看着纪律。

纪律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地把手伸进被子里,握着他的手。

怎么还是这么冷?纪律皱眉。

空调已经开到了最高,又是躺在被子里,这种天气正常人早该热得出了一身汗了。但是宋不羁他……纪律抿了抿唇,抽出手。

宋不羁只觉得手上一空,心里也倏地一空。

纪律本就脱得只剩一件短袖t恤了,这会儿他站起来,把t恤和外裤都脱了,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真热。

但是身边有个冰块似的人,这热又不是那么热了。

灼热的体温贴上来时,宋不羁心里颤了颤。他缓慢地想着,如果是他还能动的情况下,应该是他的身体会颤动,接着陷入躲开还是不躲开的矛盾中。

纪律躺得比宋不羁要略上些。他垂眸看了看宋不羁的脸,注意到他还有淡淡粉色的眼尾,伸手碰了碰,说:“哭过了?”

宋不羁说不出话。

纪律继续说:“没有下次了。要哭以后也在床上哭。”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是条咸鱼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