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24、第 24 章
  • 24、第 24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的心情复杂。

    她好心救人, 没想到还让这家伙给她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

    她微一思索,美丽的脸上随即流露出悲伤,显得她脆弱又动人:“塞缪尔,你明知道这不是我的本意。”

    “如今我只期望你能回到我身边。”

    塞缪尔的表情静止了一瞬。

    伊尔萨:我的忽悠起效果了?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片刻后, 他慢慢贴近伊尔萨的耳边, 阴恻恻地冷笑。

    伊尔萨:“……”

    不早说, 浪费演技。

    塞缪尔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脸侧,略微有些痒, 激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微微偏头, 视线刚要扫过塞缪尔那对乌黑的羽翼,就被他以略显强硬的力度捂住了眼睛。

    “不准看。”他声音低哑,带着某种压抑的焦灼与挣扎。

    伊尔萨惊讶于他的反应,但很快便明白过来。

    毫无疑问,塞缪尔已经被深渊的污秽之气侵蚀得差不多了, 这一点从他的翅膀和眼睛就能看得出来。但塞缪尔的潜意识,或者说他的本能仍然是清醒的,他无法接受现在这个如同魔物般的自己。

    他的内心深处依然存有身为天使的自尊与高傲。

    “我不看, 你可以放开我吗?”伊尔萨平静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轻柔。

    “可以啊……”塞缪尔轻轻笑了起来, “等你死之后。”

    伊尔萨:“……”

    没救了,这家伙已经完全坏掉了。

    她的双手被塞缪尔举过头顶狠狠缚住, 双眼也被塞缪尔捂得严严实实, 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在一片令人心慌的寂静与黑暗中,她只能听到塞缪尔沉重急促的呼吸声。

    像是在和什么做着激烈的斗争,又像是在被什么蚕食支配着。

    伊尔萨能够感觉到,他现在很痛苦。

    她沉默了半晌,忽然轻启双唇:“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你能为我做什么?”塞缪尔嘲讽的反问在她的耳边响起, “……你只会让我更加痛苦。”

    伊尔萨:“所以你就打算什么都不做,任由自己变成丑陋的魔物?”

    “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塞缪尔愤怒地提高声音,伊尔萨甚至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微不可察的颤抖,“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折磨你,让你也感受我的痛苦!”

    见他终于又恢复了那个愤怒疯狂的状态,伊尔萨反而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看样子还没有被完全侵蚀。

    她在心里悄悄问神念:“我可以暂时关掉自己的痛感吗?”

    “可以,不过要耗费不少的神力。”

    “没关系,神力回头再搞吧。”

    既然塞缪尔执意要虐他,那就让他虐好了。反正没有了痛感,这具化身无异于一具人偶,就算坏掉了也没关系,之后再重塑一个就好。

    重要的是,用一个化身来挽救塞缪尔的黑化,值不值得。

    暗暗做完决定后,伊尔萨深吸一口气。而后轻眨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在塞缪尔的手心轻轻扫过,“好,如果这样能够减轻你的痛苦。”

    “——那就动手吧。”

    她出奇的温柔,安静地躺在塞缪尔的身下。塞缪尔似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顺从,一时间居然没有任何动作。

    “怎么不动手?”伊尔萨声音轻轻,“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么?”

    “还是……你不敢?”

    “吾神……你还是这么傲慢。”

    塞缪尔发出一声嗤笑。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确是敢以下犯上的,他忽然倾身压了下来。不等伊尔萨做好准备,两排尖锐的牙齿便轻轻咬上她的耳垂。

    天使湿润的唇舌抵在伊尔萨的耳根,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廓里打转。他缓缓开口,独属于魔物的利齿随着他说话的起伏在伊尔萨的耳垂上细细研磨。

    “我从很久以前就很想知道,如果至高神是可以被触碰的,那她会感觉到疼痛和愉悦么?”

    伊尔萨没有回答,安静得一如修道院里遥不可及的白玉神像。

    下一秒,塞缪尔便狠狠咬了下去。

    伊尔萨呼吸一滞,好在除了心理作用外,现在的她根本感觉不到痛意。

    温热黏稠的鲜血顺着雪白柔嫩的耳垂慢慢流下,滴落到青翠的枝叶上。塞缪尔见伊尔萨没有任何反应,深绿的眼眸又幽暗了一些。

    “看来你果然是感觉不到的。”他拿开手,露出伊尔萨的眼睛,然后打了个响指,二人的上方顿时浮现出一面如同镜子般的透明水纹。

    “那就让你亲眼看看吧。”塞缪尔动作轻缓地舔舐伊尔萨耳垂上的血迹,暗哑的声音里充满了赤|裸的恶意,“看看我会如何亵渎你这个……高贵圣洁的女神大人。”

    伊尔萨仍是一言不发,然而心里已经在疯狂骂娘。

    “草,这个兔崽子不会是想强|奸我吧?”

    神念颇为不解:“不是你让他折磨你的吗?”

    “我说的折磨是让他拿我泄愤,不是让他拿我泄|欲!”

    “差不多,可能他觉得只有这样才会让你真正痛苦吧……”

    “这个疯子什么脑回路啊喂!”

    刚一重见光明,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被人扑倒的画面,这个冲击力属实不小。但伊尔萨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认输,只好咬紧牙关,故作镇定,一动不动地任由塞缪尔撩开她的裙摆。

    “你不害怕?”塞缪尔一边轻轻抚上少女细腻白皙的肌肤,一边坏心眼地扇动宽大的羽翼,让伊尔萨的裙摆被微凉的疾风肆意掀开。

    “还是说……你根本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伊尔萨:鬼才不知道啊!

    她看着这样的塞缪尔,突然觉得荒谬。

    明明曾经是最敬仰女神的那个人,如今却要用最肮脏的手段将他敬爱的女神亵渎。

    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都不会再变回纯净的天使了。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又该怪谁呢?

    她突然对天使当初为什么会犯错这件事充满了好奇。

    也许是想得太多,伊尔萨的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她微微抬眸,怜悯而柔和地凝视塞缪尔,眼眸中隐约有水光浮动:“塞缪尔,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塞缪尔微微一怔,渐渐咬紧牙齿:“你又懂什么……”

    “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我很清楚你要对我做什么,而且我也会感到害怕和疼痛,也会产生愧疚和屈辱。但我是神,这些对我来说根本无足轻重。真正令我悲哀的是……”

    她深深地看着塞缪尔,清澈的瞳孔倒映出他混乱扭曲的神情,“我可以感受你的痛苦,却无法分担你的痛苦。”

    “这才是我最难过的地方。”

    塞缪尔身体一颤,彻底愣住了。

    他清楚地看到伊尔萨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角缓缓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奇怪,女神也是会哭的吗?

    她是在为他哭泣吗?

    天使布满仇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孩子般的迷茫。他不知所措地眨动眼睛,看上去可怜又无助。

    “……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会为我难过……?”

    瞧瞧,多么可怜的孩子,以前的女神居然忍心惩罚他,这是何等的铁石心肠啊。

    塞缪尔一边感慨一边将自己的手从塞缪尔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她小心翼翼地轻抚塞缪尔的眉骨,像抚摸一件珍贵的瓷器。

    “当然是真的,否则我为什么要来找你?”

    这句话的语气太过温柔,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之涌上塞缪尔的心头。眉骨处被少女抚过的地方似乎要灼烧起来,他沉溺在那双柔和宁静的湛蓝瞳孔里,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倏忽狼狈地别过脸。

    “……可我已经变成了魔物。”

    “是你将我变成这样。”

    他的余光扫过自己背后的漆黑羽翼,心绪变得杂乱不堪。害他变成这样的人是她,为他流泪的人也是她,她究竟在想什么?

    塞缪尔的眼眸又暗了下去。就在他绝望无助的时候,一双柔软洁白的手慢慢覆上他的手背。

    “我有办法,塞缪尔。”

    微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到伊尔萨浅淡的睫羽上。她定定地注视着塞缪尔,眼眸剔透动人,在光线的折射下漾开粼粼波光。

    “我一定会让你恢复的。”

    “你真的有办法救他?他那可不是用神力就能解决的问题。”

    回到学院后,伊尔萨直奔图书馆,一路上神念都在她的脑子里念念叨叨。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试一试。”

    伊尔萨没有多解释,开门见山地找到了布莱克:“布莱克,你之前说过的可以穿越时间的禁术,我能学吗?”

    胡子灰白的老者面露惊讶,很快又慈祥地笑了起来:“当然。只要冕下有兴趣,任何禁术您都可以学。”

    伊尔萨:“可是我听亚兰说过,学习禁术会让人陷入疯狂……”

    “您也说了,那是对‘人’而言。”布莱克高深莫测地说,“您是至高无上的神,禁术本就是您的东西,又怎么会伤害到您呢?”

    “那我就放心了。”伊尔萨长舒一口气,“劳烦你,把有关这方面的秘卷借给我学习一下?”

    布莱克深深行礼:“乐意为您效劳。”

    伊尔萨将伪装严实的禁术秘卷抱在怀里,匆匆返回宿舍。

    “所以你的办法是穿越到两天前,阻止塞缪尔被侵蚀的进程?”

    伊尔萨反问:“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不可行。”神念说,“无论你怎么阻止,他都迟早会被深渊的污秽侵蚀殆尽。”

    “那不就得了。”伊尔萨神色平淡,显然是预料到了神念的回答。

    “既然净化阻止不了塞缪尔变成魔物,那就只能穿越到更早的时间,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

    神念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伊尔萨打算做什么。

    “你要回到他被放逐深渊之前?!”

    “我是这么打算的。”伊尔萨坦然承认,转身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道,“不过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法术,得先回去试一下。”

    之所以会想到这个办法,一方面是想要得到纯洁强大的天使,另一方面是她对天使的过往很感兴趣。

    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想去看看曾经的天使究竟是什么样的。

    “你考虑清楚了吗?说实话,这个做法太冒险了,我们不建议你这样做。”

    “试了再说。”

    伊尔萨做好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神念也已经熟悉了她大胆随性的行事风格,于是再次归于寂静,让伊尔萨独自思考。

    伊尔萨一个人在僻静的小径上走了没多久,脑海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前面好像有人遇到了困难。”

    伊尔萨头也不抬:“我现在很忙。”

    “是个美女。”

    “但是再忙也要见义勇为,日行一善。”她立刻抬起头,望向前方树荫下的那一团人影。

    好像是几个不良少年,正围着一名银发少女,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不会吧,这里不是大陆顶尖的魔法学院吗,还会有这么低俗的事件发生?

    不过仔细想想,人渣与学校无关,更何况,这里可是龙傲天的世界,会出现这种galgame经典剧情也不足为奇……

    伊尔萨左右观望,发现这条路除了她压根没有别人经过。她摸了摸下巴,向那几个不良少年大步走了过去。

    “美人,和我们一起逛逛吧,我们可以教你高等法术哦~”

    “高阶法器也是有的,只要你喜欢,送你一两个法器不是问题……”

    “来吧来吧,一个人呆着不无聊么?”

    五个一看就资质平平的男生将银发少女团团围住,用调笑的语气与她搭话。站在他们中央的银发少女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繁茂的树叶在她的脸上落下阴影,叫人看不清她此时的神色。

    伊尔萨悄无声息地走到男生们的身后站定,而后幽幽开口:“请问,你们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轻柔平缓,如涓涓细流,瞬间吸引了一众男生的注意力。

    这些人纷纷转过身来,在看到伊尔萨清绝出尘的样貌后,顿时齐齐倒吸了一口气。

    “我、我们在邀请这位同学和我们一起研习高等法术,你也感兴趣吗?”

    “我们可以一起呀,人多热闹!”

    “对啊对啊,同学,和我们一起吧?”

    伊尔萨淡淡地扫了他们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到银发少女的身上:“你说呢,亲爱的?你想和他们一起吗?”

    她的语气柔和而熟稔,仿佛与少女原本就相熟。银发少女静静抬起睫羽,露出一双透彻如紫水晶的眼眸。

    那双漂亮的紫眸里闪过讶异,紧接着,一丝恍然转瞬即逝。

    “我不是很想呢,亲爱的。”她轻轻开口,嗓音清澈而柔软,有种异样的勾人。

    妈妈,她好可爱!

    在与少女对视的那一刻,伊尔萨觉得自己可耻地心动了。

    她自然地走到银发少女的身边,亲昵地挽起少女的手,然后对着面前的一群人微笑:“她不去,我也不会去。不好意思啦,请你们离开吧。”

    “离开?你说得倒是轻松……”领头的那个男生正要变脸,忽然在自己的脑海里听到了一个温柔缥缈的声音。

    【强人所难即为恶行,我必不得宽恕。现在,离开这里吧,向我证明你们的悔过之心。】

    “谁……”不仅是这个男生,另外几人也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他们面露迷茫,愣了几秒后忽然顿悟般惊呼出声。

    “女神大人!”

    伊尔萨的指引奏效了,几人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忙不迭地转身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女神大人我错了,呜呜呜请原谅我!!”

    伊尔萨:“……”

    银发少女静静看着那群人飞快远去的身影,转过脸好奇地注视伊尔萨:“他们这是怎么了?”

    伊尔萨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可能做了坏事,心虚吧。”

    “原来是这样。”

    少女若有所思地点头,忽然握住伊尔萨的手,精致的脸庞上浮现出恬美动人的笑容:“谢谢你帮我解了围,亲爱的,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她的身形高挑,但骨骼纤细,给人一种娇柔脆弱的感觉。肤色透着病态的苍白,五官如同人偶般完美无瑕,即使近看也挑不出一丝瑕疵。

    伊尔萨面对美人如实回答:“我叫伊尔萨,你呢?”

    “我叫艾莉丝。”银发少女微微歪了下头,晶莹通透的紫色眼瞳里流动着幽幽的微光,冰冷而妖冶。

    伊尔萨:连名字也这么可爱……妈妈,我恋爱了!

    艾莉丝看着伊尔萨盈盈浅笑,举手投足间透露出贵族少女的优雅与骄矜。她看了看发暗的天色,轻声道:“快天黑了,我的哥哥还在等我一起用餐,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吗?”

    这是……美少女的邀约!

    伊尔萨很想答应,但她今晚还有一大堆深奥的法术等着她去学习。虽然极为不舍,但她还是遗憾地摇了摇头:“抱歉,艾莉丝,我今晚还要学习……”

    “没关系,那就下次再一起用餐吧,反正都是这里的学生,以后有的是机会。”艾莉丝体贴地说。

    伊尔萨:“好,那我们说好了,下次再约。”

    “那我就先走了,伊尔萨,再见~”艾莉丝温柔地挥了挥手,转身步态优雅地离开了这里。

    伊尔萨注视她的背影,直到艾莉丝安全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我路见不平,不然一个大美人就要被那些畜生给活活糟蹋了。”

    神念:“拉倒吧,不是我告诉你,你会帮这个忙吗?”

    伊尔萨:“那我最后不还是帮了吗?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神念说不过伊尔萨,只好悻悻闭嘴。伊尔萨抬头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夜空,抱紧了怀里的秘卷,抓紧时间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站住!”

    一声厉喝在伊尔萨的身后响起,伊尔萨脚步一顿,扭头看向身后——

    竟然是之前跑掉的那伙不良少年,又折返到了这里。

    几人脸上挂着阴恻恻的坏笑,为首的学生提着一只油灯一步步走到伊尔萨的面前,一边用灯照亮伊尔萨的脸,一边不好意思地打量她。

    “刚才那个声音,是你搞的鬼吧?害得我们几个还以为是女神降临了,倒是把我们吓得不轻呢!”

    伊尔萨神色不变:“什么声音?”

    “还装傻,当然是我们脑子里的那个声音!我可是知道了,有一种魔法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说的就是你刚才糊弄我们的那一招吧?我可告诉你,这可是歪门邪道的禁术,是学院严令禁止的法术!你要是不想被我们举报,就乖乖听我们的话,否则……”

    几人慢慢逼近伊尔萨,同时发出反派专属的狞笑声,伊尔萨不动声色,指尖悄悄凝起一团浅金色的光芒。

    “你要做什么?”神念感知到了伊尔萨体内神力的波动,警觉地问。

    伊尔萨:“杀人灭口。”

    神念大惊:“不至于吧?吓唬他们一下不就好了?”

    “那得看我的心情了……”

    伊尔萨指尖微动,光芒化作细细的箭矢,正要射发出去,又是一声清越的厉喝打断了她。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伊尔萨与这群找事的不良少年一同循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她最大的敌人——龙傲天格伦,正站在不远处,正义凛然地盯着他们。

    伊尔萨:你跟我这套娃呢??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