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穿成至高女神像 > 80、第 80 章
  • 80、第 80 章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伊尔萨留了下来。

    席利乌斯为她安排了住宿的地方, 之后便匆匆离开,据说是去忙圣殿与教廷的事情了。

    伊尔萨其实本来还想再和他谈谈神力的问题,但她想了想,好像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反正席利乌斯不想交出神力, 这一点她已经很清楚了。

    她不是一个提倡暴力的人, 但如果席利乌斯一定要和她对着干, 她也不介意用暴力解决问题。

    前提是,她能打得过席利乌斯。

    现在席利乌斯的神力究竟强盛到了什么程度, 她根本不知道。以前神力很弱的时候, 她能够明显感觉到席利乌斯是远强于她的,但现在她已经收回了六个半神的神力,却还是无法探查出席利乌斯的真正实力。

    她无法判断,究竟是对方高她太多,还是他有意识地隐藏了自己。

    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机会摸到他的底细就好了,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更何况她只有一次机会,不清楚席利乌斯的神力她实在是不敢贸然出手。

    伊尔萨打定主意, 决定今晚就找个合适的机会去找席利乌斯。

    无论使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卸下防备。

    “伊尔萨, 伊尔萨。”康斯坦汀的呼喊将陷入沉思的伊尔萨拉了回来,“你怎么了, 困得睡着了?”

    伊尔萨回过神, 顺手端起手边的水晶杯轻啜一口,“没有,只是有点累罢了。”

    “要不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康斯坦汀手持银叉,戳了戳盘子里的蔬菜,不满地抱怨, “你看这些人都给我们吃的什么东西啊,比帕梅拉的鱼干还难吃。”

    伊尔萨:“……”

    她能理解康斯坦汀的心情。圣殿不吃荤食,所以给他们准备的都是精致新鲜的素菜。蔬菜,水果,还有一些色泽鲜艳但说不出名字的东西,虽然看上去很美味,但这毕竟都是素菜啊,这对康斯坦汀这种肉食主义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酷刑。

    ——对伊尔萨来说也是。

    她微微皱眉,无奈地说,“忍一忍,等明天我们离开这里,就可以去吃好东西了。”

    好东西也只是指肉而已,他们对好东西的定义就是这么肤浅而简单。

    随侍在一旁的圣职者眉头一跳,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女神大人的潜台词是说他们提供的食物不好吃吗?天呐,女神大人是不是生气了?要不要立刻汇报给席利乌斯大人?

    他很想将女神的评价反映给席利乌斯,但女神没有开口,他也不敢擅自离开,只好抖抖索索地站在原地,内心祈祷伊尔萨千万不要发怒。

    但他忘了,伊尔萨是能够听到他的祈祷声的。

    原先,这些圣职者的信仰只有席利乌斯一个人,但在看到席利乌斯对伊尔萨下跪后,他们的信仰出现了偏移。

    只要对女神心怀一丝虔诚与敬畏,女神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伊尔萨手持水晶杯,听到了圣职者卑微的祈祷,忍不住微微扬起唇角。坐在她对面的莱斯特看到她嘴角的弧度,温和地开口。

    “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伊尔萨对他挑了下眉:“我似乎吓到别人了。”

    莱斯特微微停顿,继而将视线移向她身后的圣职者,随即露出了然的笑容。

    “你说的没错,这里的食物的确很糟糕。圣殿的人似乎并不懂得如何侍奉神明,连最基本的祭品都没有……”他煞有其事地说道。

    祭品?招待女神大人居然需要祭品?那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岂不是怠慢了女神大人?!

    圣职者内心大震,额前很快生出细细的冷汗。

    康斯坦汀听到祭品这个词眼睛都亮了,他第一次如此赞同莱斯特的提议,并扬声使唤紧张无比的圣职者。

    “喂,你们怎么连祭品都没有,快去把祭品端上来!”

    圣职者一惊,大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便脱口而出,“请、请问祭品是什么!”

    “当然是肉啊蠢货,快点上肉,越多越好……”康斯坦汀不耐地敲了敲盘子,发出令人烦躁的清脆声响。

    “可。可是圣殿没有肉……”圣职者更加恐慌了。

    “没有肉?你们圣殿的人都是羊吗?只吃草不吃肉?”康斯坦汀感到难以置信。

    伊尔萨没有出声,垂眸看着杯中的液体。这液体不知是由什么花的蜜酿成的,在灯光下呈现出明亮剔透的琥珀色,随着她微微摇晃杯子而泛起涟漪,美丽而虚幻。

    很像席利乌斯的眼睛。她想。

    “万民都是女神的羔羊,你这么说也没有错。”莱斯特慢悠悠道,低冷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显得莫名阴暗,“这么说来,将羔羊作为祭品献给女神,也是可以的吧?”

    圣职者浑身剧烈一抖,吓得当场倒吸一口气。

    将羔羊作为祭、祭品……是指将他作为祭品端上餐桌吗?!

    圣职者被莱斯特这番话吓得浑身颤抖,他忍不住抬头求助地看向高贵的女神大人,可女神大人却没有任何表示。

    她美丽的脸庞笼在阴影中,如同高不可攀的圣像,透着漫不经心的漠然,令他感到深深的敬畏与绝望。

    “……啊……啊……请不要……”圣职者畏惧而哆嗦地小声请求着。

    “嗯、你说什么?”莱斯特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观赏圣职者恐惧的模样。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居然会对逗弄一个小小的圣职者充满了兴致。

    伊尔萨意外地抬眸看了他一眼。

    她差点忘了,他是个残忍的享乐主义者。

    “请不要……吃……我……”圣职者的声音不住颤抖,之前冷静高傲的模样消失殆尽。

    “谁要吃你啊,一看就难吃得要死。”康斯坦汀不耐烦地打断他,金眸里透出厌恶,“真是倒胃口,快滚吧。”

    “……是,是!”圣职者闻言立刻忙不迭地逃了出去,偌大的餐堂一时间只剩下伊尔萨几人。

    康斯坦汀看着盘子里的素食直皱眉头,塞根则依旧安静地撸猫,他曾经是人偶,从来没有进食的需要,如今变成深渊魔物,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对伊尔萨来说,是非常省心的存在。

    伊尔萨微微歪头看向莱斯特,用陈述的语气说道,“你今天心情不错。”

    “你太了解我了。”莱斯特笑了笑,黑眸如同深邃的夜幕般闪动着细碎的星光,“这个地方,比我想象的要有趣得多。”

    “有趣?”伊尔萨不解地重复。

    “是啊。”莱斯特点了点头,眼眸含笑地问她,“你想听吗?”

    那当然是想的。但是……

    伊尔萨瞥了莱斯特一眼,果不其然在他眼中看到了“条件”两个字。

    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

    “没兴趣,不想听。”伊尔萨果断地拒绝了他。

    莱斯特耸了耸肩,面露遗憾,“好吧。反正过不了多久,你也会发现的。”

    什么东西神秘兮兮的。

    伊尔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忍住了想要问下去的念头。

    这顿饭康斯坦汀吃的很不开心。饭后由另外几个圣职者领着他们去了自己的房间,伊尔萨这才发现她所居住的房间居然离他们几个十分遥远。

    不,应该说,他们四个之间都离得很远,远到让伊尔萨有种隔着三座大山的感觉。

    巧的是,她的房间居然距离席利乌斯的寝殿最近。

    伊尔萨:“……”

    这也是席利乌斯安排的吗?

    夜色越来越深,伊尔萨独自坐在房间里,看着这个房间里各种精美罕见的摆设,默默等待着席利乌斯的归来。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伊尔萨用神力试探了下,确定是席利乌斯回来了。她想了想,将手放在墙壁上,随后上前一步,身体在一瞬间穿透墙壁,进入了席利乌斯的寝殿。

    和里赫尔、尤里安的寝殿不同,席利乌斯的寝殿一片纯白,看上去要更加低调,也更加冰冷。

    和他温暖的外表截然相反。

    伊尔萨走到床边随意坐下,打了个哈欠等着他进来。

    果然,几秒后,席利乌斯独自一人走进来了。

    他看上去一脸冷淡,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厌倦。他解下外袍,正要向里走去,余光随意扫视了一圈,在看到那个美丽曼妙的背影时,脚下忽然一滞。

    “……伊尔萨大人?”似是不敢相信般,他怔怔地开口。

    伊尔萨转过脸来,对他轻柔一笑,“席利乌斯,我等了你好久。”

    席利乌斯:“您……在等我?”

    “不可以么?”伊尔萨眨了眨眼睛,白皙的面容在昏黄微弱的灯光下美得有点不真实。

    “不是!我只是,只是没想到您会等我……”席利乌斯第一次露出手足无措的表情,这让他那张永远不食人间烟火的脸看上去多了几分凡人的真实和可爱。

    “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伊尔萨对他招了招手,姿态随意而放松,“我睡不着,所以就想来找你说说话。康斯坦汀他们太吵了。”

    对不起,康斯坦汀,我不是故意要诋毁你的。

    伊尔萨在心底熟练地道歉。

    听完伊尔萨的这些话,席利乌斯脸上的无措已经逐渐消散了。他重归冷静,望向伊尔萨的眼神也充满了刻意的恭敬与平和。

    “原来是这样。那么,伊尔萨大人,您想和我说什么呢?”

    很有防备啊。

    伊尔萨若有所思,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地微笑。

    “只是一些关于子民的问题而已。过来坐吧,我不太习惯仰着头说话。”

    她的话语暗含警诫,席利乌斯很聪明,自然听得懂。

    于是他慢慢向阴影中的少女走了过去。

    灯光似乎又暗了一些。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