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番外2

作品:《穿成至高女神像

莱斯特最近很不爽。

不爽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伊尔萨的身边多了一个孩子。

还是一个酷似席利乌斯的小男孩。

令人厌恶。

伊尔萨整天带着那个孩子到处转悠,就好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宠物一样。即使是之前很受宠爱的塞根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这让莱斯特更加嫉妒了。

没错,他居然也会有嫉妒这样的情绪。

原本, 他只见过康斯坦汀和席利乌斯表现过嫉妒的样子。不得不说, 那个样子真的很丑陋很愚蠢, 让人忍不住想要嘲笑出声。

可事情轮到自己的头上,他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真是失算, 他想。

怎么可以让伊尔萨将一个不知底细的小鬼带回来, 还将他照顾的仔仔细细。

得杀了这个可恶的小鬼才行。

但又不能被伊尔萨发现,否则伊尔萨会生气的。

所以只能暗杀。

在女神的眼皮底下杀掉一个受她保护的孩子,这对别人来说几乎不可能,但对莱斯特来说,几乎是小菜一碟。

于是他开始寻找小席利乌斯落单的机会。

然而这个机会却迟迟没有出现——可恶的小鬼像一块牛皮糖一样, 无时无刻不粘在伊尔萨的身边,偏偏伊尔萨对此从未感到烦腻,还经常带着他和玛格达那个女人一起出去玩。

令人厌恶的小鬼和女人。

一直找不到时机下手的莱斯特一天比一天阴沉, 偏偏伊尔萨这个粗神经的家伙还总是察觉不到。

——更加不爽了。

于是他只能把这种压抑的怒火发泄到伊尔萨周围的人身上。具体表现为在与里赫尔的比试中下狠手,在萨巴赫双子的食物中下泻药, 在天使的翅膀上点火,以及在康斯坦汀飞行的时候用触手拖住他的尾巴, 害得他从天上猝不及防地坠落下去……

时间一长, 大家终于发现了多起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他。

众人愤怒不已,一起将他告到了伊尔萨的面前。

伊尔萨听了这件事,感到难以置信,“你们是说,这些恶作剧都是莱斯特做的?”

康斯坦汀怒道:“对!这个死变态, 差点害我摔死在山腰上,我去找他算账,他还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伊尔萨:“然后呢?”

“然后我就要揍他,结果……”康斯坦汀说着说着就没声了,不过看他那个忿忿的表情,伊尔萨大概也能猜到结果发生了什么。

结果一定是他输给了莱斯特,并且还被他揍得不轻。

这倒的确很像是莱斯特会干的事,看来他最近是惹起众怒了。

不过,恶作剧啊……这也太孩子气了吧?

伊尔萨感到一阵好笑,缓声安慰大家,“我知道了,这的确很过分,我今晚会找他聊聊这件事的。”

现在围聚在她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随时保持和谐与平衡,对她来说也是一件费心思的事情呢。这种时候冒出来给她添乱,看来得好好教训一下莱斯特了。

伊尔萨轻轻叹了声气。

入夜,银色的月光满满地倾泻在纯白的露台上。

藤蔓似的黑影在月色下缓缓浮现,渐渐幻化成一个身形修长的黑发青年。

伊尔萨平静地看着他,淡淡开口,“你终于来了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呢。”

莱斯特发出一声轻笑:“你会这么用心地等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伊尔萨:“……”

看来他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伊尔萨沉默了一会儿,斟酌着如何开口。莱斯特不紧不慢,转身走到露台的大理石围栏前,支起手肘,托腮望向前方。

他这个样子……还挺忧郁的,反而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所以呢?你想和我说的事是什么?”莱斯特淡淡出声,忽然转过脸来,轻笑一声,“该不会只是为了见我吧?”

“当然不是。”伊尔萨下意识反驳,莱斯特闻言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重新将脸转了回去。

“咳……”伊尔萨清了清嗓子,走到他的身边,微微侧脸看向他,“听说你最近对康斯坦汀他们做了很多坏事?”

“啊……原来是这件事啊。”莱斯特懒洋洋地眨了眨眼睛,心不在焉地说,“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恶作剧罢了,没什么好说的吧?”

好恶劣的态度,像做了坏事还不以为然的熊孩子。

伊尔萨感到些许新奇。莱斯特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他知道自己最近的行为有多少见吗?

“对你来说可能只是不值一提的恶作剧,但对康斯坦汀他们来说,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哦。”伊尔萨耐下心来,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俊美苍白的侧脸,“你应该一向是不屑于做这些小动作的。所以突然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莱斯特转过脸来,似笑非笑地看她,“心情好就不能做这些事了吗?”

“能啊,但是做这种事的人是你。”伊尔萨慢吞吞地说,“这就很反常了。”

“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一样。”莱斯特的脸上依然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黑曜石般的眸子在月光下微微闪烁着流光溢彩的光芒,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伊尔萨微微惊讶。

总觉得,这个语气……似乎是在闹别扭?

是在闹别扭吧?感觉像是在对她有所不满呢。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令伊尔萨的心里微微一动。她的睫毛忽闪,微微移开了视线,将目光落到了漆黑的夜色中,仿佛并不在意莱斯特的语气一样。

“不能说是很了解……但最起码要比其他任何人了解得稍微多一点吧?”她支起手肘,托着下巴轻声道,“就像你了解我一样,我们彼此彼此。”

莱斯特挑了挑眉:“我可以理解为,我们都是最了解彼此的人……这样的意思吗?”

伊尔萨依旧直直地看着漆黑的前方:“如果你承认你很反常的话。”

莱斯特定定地看着她,而后轻轻地笑了。

她在某些时候也是意外地固执呢。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有点反常。”莱斯特的眼神透着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这让他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可这都得怪你。”

“怪我?”伊尔萨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对,如果不是你把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带回来,我也不会这么生气。”

“我真厌恶你的身边聚满了人。”他今晚意外地坦率,或者说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直白,乖戾,肆无忌惮,“尤其是这种会吸引走你全部注意力的小男孩。”

伊尔萨:“……小男孩?”

莱斯特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女人。”

更准确地说,是漂亮的女人。虽然在他的眼里,除了伊尔萨以外的女性并没有任何区别。

这……

伊尔萨有点哭笑不得。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呀。说实话,她只是觉得小席利乌斯比较可怜,所以才会多关照他一些,倒没想过莱斯特会因为这种小事而生气,甚至还去迁怒其他无辜的人。

所以,他是在吃醋……?吃一个孩子的醋?

伊尔萨看向莱斯特的眼神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他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她的表情有点古怪,像是在憋着笑。

莱斯特阴恻恻道:“你喜欢的不就是未成年的孩子吗?还有在凡人的审美中算是上等的年轻雌性。”

这个说法……很严谨,也很精准,令她无法反驳。

伊尔萨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那只是正常的怜爱和欣赏,怎么被你说的好像变态一样。”

莱斯特发出一声不客气的嗤笑,毫无疑问是在嘲讽她。

伊尔萨:“……”

这个令人不爽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她本来还想软下性子认个错,结果这家伙居然嘲笑她?

“啊,对啊,我就是喜欢小男孩和漂亮女人的变态,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

她一转之前的好脾气,目光尖锐地看向莱斯特,语气也在一瞬间变得强硬许多。

他们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她没道理要为了他妥协吧?

伊尔萨莫名不满,她冷冷地板着脸,试图表现出自己的愤怒。

然而莱斯特只是深深地凝视她,低声道,“这的确跟我无关。”

真是令人不爽的回答……

伊尔萨正要发出一声更加讥诮的冷哼,莱斯特忽然继续开口。

“但如果只是喜欢小男孩和女人的话,为什么不来喜欢我呢?”

“……啊?”伊尔萨在一瞬间怔住了。

“我可以变回幼年期的模样,也可以变成符合你喜好的女体。”他深深地看着她,眼眸像夜幕中的星星般闪烁着细碎的微光,“为什么不来喜欢我呢?我可以满足你的所有需求。”

这番话属实超出了伊尔萨的预料,她微微发怔,眨了眨澄蓝的眼睛。

“……也不用为我做到这个份上吧?”她呆呆地说。

“你不喜欢?”莱斯特轻声问。

“不是不喜欢……只是……”伊尔萨有些不知所措,连说话都失去了一贯的流畅与冷静,“只是,你不用特意做到这种程度……”

莱斯特:“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好?”伊尔萨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这一次,莱斯特露出了意料之外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讨厌我现在的样子?”

“唔……嗯……可以这么理解……”伊尔萨模糊不清地应声,白皙细腻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浅浅的红晕,“总之你不需要特地变成小孩和女性的样子啦,就保持现在的样子,也完全没有问题……”

她早就不讨厌莱斯特的模样了,不如说,反而还有点喜欢。

他的身上有最极致的黑,因为纯粹而迷人。

当然,她原本从未觉得黑色有什么特别。但现在,每当看到浩瀚的夜空,她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莱斯特的眼睛。

这种心情,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她暂时不想让莱斯特知道。

不然总觉得自己会输给他呢——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在暗暗较什么劲。

她看着莱斯特的眼睛微微失神,而莱斯特的眼底却一点点盈满愉悦的笑意。

与刚才那副闹别扭的样子判若两人。

“所以,你是喜欢我的?”他嘴角噙着笑,微微凑近了些。

伊尔萨立刻否认:“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可你都脸红了。”

“是你的错觉。”

伊尔萨坚决不承认,莱斯特定定地盯着她,忽然幽幽地叹息一声。

“好吧,也可能是我多想了。”

伊尔萨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莱斯特话锋一转,突然一把握住伊尔萨的手腕,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呀……!”伊尔萨顿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莱斯特慢慢低下头,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迟早会让你承认的。”

说完,他微微侧头,对准伊尔萨的唇,深深吻了下去。

伊尔萨的嘴被堵住了,完全没有反驳的机会。

在漫长的深吻中,她被莱斯特抱了起来。

微凉的晚风吹了进来,但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热得几乎快要烧起来。

算了,她想。

就让他赢一次吧。

反正……她也没有输。

(完)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满熟练度通天箓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超科技先驱快穿之虐渣攻略至高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