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做贼心虚

作品:《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呼是什么操作?

林程眉峰微挑,没再理会林沫沫的话,从旁边拿过一张创可贴将林沫沫的伤口贴上。

“好了。”

“谢谢。”

说完,林沫沫朝着林程咧嘴笑了,模样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笑什么?”林程有些古怪。

“没什么,”林沫沫摇摇头,想了想,又小声解释道:“奶奶也会帮我贴。”

林程帮她贴创可贴的样子,让林沫沫想到了刘翠芳。

林程是第二个会帮她贴创可贴的人。

听到林沫沫的话,林程心底莫名划过一丝触动,抬头认真看了林沫沫一眼——此时女孩脸上还挂着金豆子,却笑得一脸开心。

“真丑”两个字脱口而出。

林沫沫:“???”她哪里丑了?!

此时林程已经转身离开,继续之前的收拾。

林沫沫抬起手来看了看贴得并不算好的创可贴,弯了弯指节,‘报复’一般地小声说了句:“真丑。”

下一秒,又盯着指头上的创可贴傻笑了两声。

收起了手,林沫沫走到之前的杂物箱前面,正要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收拾,却被林程拦住。

“放着,不用你弄。”

“这一次我会小……”心的。

林程一个眼神,成功让林沫沫闭上了嘴。

林沫沫不知道怎么做能让观众喜欢自己、喜欢林程,但想到不做事情可能会被讨厌,顿时紧张起来。

“我可以帮你。”林沫沫挪到林程身旁小声说道。

见林沫沫盯着自己手里的箱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林程皱了下眉,直接拒绝道:“不用。”

林沫沫仍不甘心地站在一旁。

“到旁边去。”林程说道。

“我不碍事的。”林沫沫说着,抬手接过了林程手里的箱子上一堆摇摇欲坠的书报。

林沫沫坚持的模样让林程倍感头疼。

林程在四周看了一圈,终于在房间角落里发现了一堆上个屋主留下的快餐盒、塑料瓶垃圾。于是指着那堆不太重的东西对林沫沫说:“要帮忙的话,去把那堆瓶子拿到楼下扔了。”

“好!”

有了工作的林沫沫在屋里找到一个足够大的塑料袋,手脚麻利地那堆餐盒、纸杯纸碗还有饮料瓶统统装了进去。

然后,不等林程说,林沫沫便拎着那包‘垃圾’下了楼。

很大一包,不过倒是不重。

林程的余光从林沫沫那里收回,继续整理面前的杂物。

……

等到林程将屋子里的杂物暂时收拾到一块,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他好像忘了点什么?

林程暗想到。

看了一眼过于安静的房子,林程终于意识到他忘记什么了——他把那个小孩给忘了。

拿出节目组准备的只有通话功能的老式按键手机林程看了眼时间,随即皱起了眉:他让林沫沫去扔垃圾,用得着这么久?

林程沉下脸,放下手中的工作出了门。

孩子没丢。

林程走到一楼,便见林沫沫正蹲在几栋居民楼中间的大垃圾桶旁边,‘兴致勃勃’地摆弄着之前那包垃圾。

那些方便面碗、纸杯纸碗已经被林沫沫拆解开了,整齐地放平堆在了一旁,十来个易拉罐瓶也被林沫沫踩扁了。

此时这孩子正在对最后一堆饮料瓶‘下毒手’。

看着和垃圾堆融为一体的林沫沫,林程黑下脸,太阳穴一阵猛跳。

忍无可忍,林程终于朝林沫沫吼了一声:“林沫沫!”

听到林程叫自己的大名,本来还在聚精会神搞‘事业’的林沫沫吓了一跳,手一哆嗦,差点将手里正在处理的一个可乐瓶弄掉。

林沫沫愣愣地站起身来,疑惑地看向林程。

“过来。”林程的语气中带着严厉。

林沫沫刚想对林程说“只差一点了”,结果抬头迎上林程带着怒意的目光,林沫沫秒怂,垂着头,乖乖走到了林程面前。

“手里的也扔了。”看到林沫沫手里还捏着个瓶子,林程眉头皱得更深,冷声说道。

林沫沫被吓得手一松,瓶子‘哐当’一声掉地、滚得老远。

此时,直播间内,冷清的弹幕区里也终于热闹起来:

【哈哈,爸爸终于想起他家熊孩子了。】

【我就想知道,垃圾有什么好玩的。】

【可能在小孩子的眼里没有垃圾和玩具之分。】

【玩具都被没收了,只能玩垃圾了。】

【无语。】

【更无语的是我居然盯着这小孩玩垃圾看了一个多小时!】

【我也是。】

【有毒。】

……

——确实有毒。

坐在电脑前的陈宇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就在林沫沫‘玩垃圾’的那一个多小时里,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居然从五百多一举增加到了一千多。

——

这边,见林沫沫扔掉了手里的瓶子,林程不再多说什么,绷着脸带着林沫沫回了家。

林沫沫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却见林程的身影已经走进了居民楼的楼道里。

“还站着?”林程回过头来叫了林沫沫一声。

“唔、没。”林沫沫快步追了上去,走进楼道之前,还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身后、自己已经处理好的那一大堆回收品,一脸肉疼。

“洗手。”路过三楼的公用水池,林程提醒道。

“好……”

“洗好了。”林沫沫下意识地将手抬起来给林程看。

直到看见对方脸色紧绷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丢丢的松动,林沫沫才稍稍松了口气,跟在林程身后进了屋。

走进屋子的一瞬,林沫沫傻眼了。

本来凌乱的物质,一会儿不见竟然已经大变了样。

之前堆在房间里的杂物都被林程搬到了房子一角,靠墙堆放起来,只留下了几件必要的家具和用品,原本拥挤的房间顿时变得宽敞、整洁了许多。

林沫沫惊喜地将整个房间打量一番,又抬头看向林程,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光芒。

迎上女孩难以置信的眼神,林程嘴角微抽。

在这丫头眼里他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还是怎么?

房间收拾好,剩下的就是考虑怎么睡的问题了。

整个屋子原本就一个房间,只是之前的屋主人用几个木柜在中间隔档了一下,将屋子分成了里外两间:里面那间刚好挤下了一张用木板搭起来的不到一米宽的床铺,外面这间,刚刚林程则用几个大箱子勉强拼凑出了一张床。

“你要睡哪边?”林程低头问林沫沫。

林沫沫则摇摇头,表示自己都可以。

闻言,林程的视线在屋里打量了一圈,最后指着外面这一间,对林沫沫说道:“你睡这里。”

“好。”对于林程的安排,林沫沫并无异议。

倒是一直安静的直播间里因为林程的安排跳出了不少质疑的评论。

【爸爸让女儿睡外面?自己睡里面?】

【难道不应该爸爸睡外面客厅,让孩子睡里面的床吗?】

【这爸爸怎么想的?】

【而且孩子年纪还小,又是在陌生环境,睡在一起应该也没什么吧。我看白宇霖他们组住的小型公寓也是只有一个卧室,他们父女两就是住一起的。】

【我也看到了,还上了热搜,#白宇霖哄女儿睡午觉#,画面超有爱。】

……

直播间里的争议,林程和林沫沫并不知道。

这边的‘父女’两人已经将自己的行李各自拖到了各自的房间自顾收拾起来。

拿出行李箱里的床单、被套,以及节目组提前准备的用品,林沫沫开始铺床。

过程虽然艰难,但林沫沫还是有模有样地将床铺给铺好了。

林程收拾好里面,出来时便见自己之前搭的那个简易床铺上已经铺上了一套蓝色艾莎的床单被子,枕头旁边放着整齐叠成一摞的衣服,林沫沫则双腿并拢、乖乖地坐在床沿边上。

见林程出来,林沫沫眼里放出光芒,朝他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想向他显摆一下自己很能干,还是单纯地想求表扬。

不过,林程此时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上面。

为了让林沫沫在节目中更上镜,之前徐佳替她找来的衣服多是粉粉嫩嫩的颜色。好看是好看,就是不耐脏。

折腾了大半天,虽然林沫沫已经很小心了,但依旧弄脏了衣服。

想到之前这小孩在垃圾桶前面捣腾的画面,林程突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我没有弄对吗?”见林程的表情和自己期待的并不一样,林沫沫不确定地问道。

“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了。”林程皱眉说道,说完便直接拉开门去了屋外,将房间留给林沫沫。

林沫沫:“……”她好像又一不小心被嫌弃了?

与此同时。

直播间里也弹出了几条评论。

【虽然但是,爸爸也没必要这样吧。】

【感觉一点都没有爱。】

【这对父女的真实关系是不是不太好?感觉爸爸既不关心女儿,也不太会照顾女儿的样子。】

……

林沫沫在屋里换衣服,直播画面暂时被切换到了屋外。

2分钟后,等到林沫沫再次拉开门时,已经又恢复了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模样。

“我好了。”林沫沫对林程说道。

林程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拿上一些钱,又道:“在这里待着,我去买吃的。”

这里一层楼只有一个公用的炒菜做饭的地方,以两人目前的‘家庭条件’,还不具备自己做饭的条件,只能去外面买。

走出两步之后,想到什么,林程停下来,扭头看向还扒在门边的林沫沫,问:“有什么不想吃的?”

林沫沫摇头:“我都可以。”

“有什么想吃的?”

“包子!”

点了点头,林程出门离开。

林程出门后,林沫沫心里惦记着她之前那堆回收品,便趁着对方不在,偷偷溜下了楼。

幸好,这个时间不是统一拖垃圾的时间,外面路过的人也不多,林沫沫之前那堆瓶子、纸碗还在原处。

跑过去,林沫沫将之前剩下的几个塑料瓶捏扁、做好分类,又在楼道里找了一个角落将那些东西捆好、在角落里藏好。

然后才有折返了回来。

她想看看,这附近还能不能再捡到几个空瓶子。

……

不巧,这个时候林程拎着包子回来了。

林程刚回来就撞见林沫沫又在那几个垃圾箱和杂物堆周围徘徊。

见他回来,女孩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地从杂物堆旁边挪开了一步,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在这儿做什么?”林程沉声问道。

“没什么……我……”

林沫沫脑瓜子一转,又道:“我在等你!”

相关推荐:来自地狱的男人1综武世界的大反派学医救不了鬼杀队烽火小军医全民猎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