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6.补给
  • 26.补给

    作品:《猎魔小队

    “啊,你们怎么了?看上去就像是上一次被本大人的威斯特超级无敌机器人26号一脚踩扁一样。”

    绿发的天灾突然的出现在大街上。但是始乎没有人愿意去正眼看他一眼,或许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正常。他的对面出现的家伙也是一样,一个人的脸上有一个拳印,另外一个的眼睛一直在不停的流泪,还有一个全身都是脚印。

    “看。妈妈,那边有一堆怪人树薯……”

    一个孩子指着威斯特,小声地说到,接着他的母亲立刻抱起了他,躲进房子里面,然後拉上窗帘。一切都显得诡异到家了。

    “你来这干吗……”

    鸿的语气显得非常沉重。

    “送补给啊!感谢高贵华丽大公无私沉鱼落雁的本大人吧!”

    一幅理所当然的语气。

    “沉鱼落雁是吗……”

    翎暗暗的叹了口气。

    “沉鱼落雁吗?《庄子·齐物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但是原意是无论作为人类有多么美丽,鱼和雁也会因害怕而逃走。庄子当初讲这个故事,其实不是称赞女性的美貌,而是说美貌没什么意义。再说了你是男的。”

    一个清冷、通透的声音说了出来,毫不犹豫的给了威斯特一击,但是后者完全没有在意。

    “出现了!拉面魔——”

    然後黑衣青年这回是旋转着飞向了天空,要是没有万有引力的话,光是气势就能够突破天际了吧,钻头那种东西根本就没有必要使用。

    “永莉,什么是拉面魔?”

    “阿鲁塔,这大概是是一种传说中的生物,或者说,它是一种想像中的,不切实际的幻觉。”

    头戴骷髅头盔的少女想了想,问到。

    “哪你刚才为什么打飞时夜呢?”

    “……”

    “几位,刚才时夜的脸上是不是有只蚊子?”

    绝对是**裸的威胁!翎咽了一下口水。

    “永莉你知道什么是机器人(Robot)三大定律么?”

    机器人三大定律

    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二.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三.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但是刚才那一下很明显的违反了机器人三大定律。

    “我是Android,又不是什么萝卜(Robot)。况且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威斯特那有狗屁时间去看这东西,即是去看了,也绝对会不在意的。”

    鸿解释了情况,看来制作者和被制作者都没有遵守这个东西。不然也不会被叫做‘天灾’了,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会走路的危险品!

    “哼哼,961,我们永远的宿敌哟,我们765将会击破你们统一世界的野心。去吧,永莉!就决定是你了!!”

    威斯特说出了意味不明的台词,就如同动画里面的主角一般。接着绿发的天灾也打着螺旋飞上了天际。

    “你以为我是口袋妖怪吗?”

    “永莉你竟敢背叛我!!”

    “原D961下属的,但是是‘原’下属。”

    少女用清脆的声音回答了威斯特的怒吼。最后万有引力为了阻止了威斯特升入天空,就紧紧的拥抱了他,以至他陷进去半米。但是绿发的天灾,还是站了起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算了,赶快把物资给你们吧,本大爷还要去修护卫舰还有玩呐。”

    就像一台故障了的机器打一打才会正常一样,威斯特难得正经了起来。

    “这个是发信器,标明地点之后,护卫舰emeth就会空投轨道舱。还有你们的鳌虾我拿走了。这还有里面有雪代的新任务。”

    威斯特向翎丢来了一个小小的手表。接着便消失在一家小酒馆里面,怎么看这家伙都像以‘玩’优先,不然怎么可能跑到小酒馆里面去?

    接着全部人都回到了旅馆里面,挤进永莉的房间之后,翎打开了手表,墙上出现了手表的里面的投影,就像电影院里面的荧幕一样。桑德士的头像出现在了上面。

    “观看以下内容时,请确保附近有成年人的陪伴,请注意观看距离,并且保持室内明亮。”

    “……动画片吗……”

    然後桑德士的头像动了动以示了动画片的开动。

    “雪代·阿鲁塔中尉,妳现在要接下的,是一个名为《司书》的任务,也就是和961一起共同行动,任务非常简单,找到魔导书‘无名祭祀书’就可以了,很简单吧?”

    非常的不简单。

    “然後妳现在被升为上尉了,恭喜,不过一般情况下,嗯~我的意思是指你不能去命令961那帮家伙,任何时候。他们的经验、战斗水平还有官衔,都远远高过妳。虽然不同属一个机构,但是妳最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至少活命的机会还大点。”

    “最后,我和唐纳德教主好不容易换来这次机会,你自己小心一点。”

    接着桑德士的头像消失了,然后出现了一堆物资的列表还有任务的目前所能够收集到的情报,其中有一张图片据说是‘无名祭祀书’出现的召唤现场。

    那是一个地下的洞窟里面,这里没有墙壁和天花板,像是处于粘稠的粘膜之中一样,布满粘膜的是无数微小的突起。像虫卵似的半透明的块状物像是在照片上蠕动着一样,地下铺满了骨片、红色的血液以及青色的内脏,看上去它们像是在无规律的运动着。

    照片还注明了是‘拉夏尔上士’所拍照的,还附赠了一份他的尸检报告。当他拍完照片之后,回到基地之后就躲在房间里面不肯外出,甚至还向企图进入他房间的所有人开枪。但是第二天,人们就在房间里面发现了他的尸体,被强壮的什么动物给撕扯碎了一般,甚至身体的一部分被化为不知道什么的物体。还有一些身体的部分和房间融合在了一起,就比如说一只眼睛嵌进了门上面,还可以看见眼睛的血管和门板合为了一体。

    地狱般的景象。即便是在战场上看到了各种各样尸体的雪代也觉得了深深的恐怖,看来桑德士的警告没错。

    ‘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死亡’,还有本身对于‘死亡’这件事的恐惧。拉夏尔上士可能根本不怕死亡这件事,但是却在害怕自己如何的死亡,见到那可怕的景象之后,开始产生了对‘死亡’产生了恐惧,甚至害怕了‘死亡’本身。

    雪代摇了摇头,尽量把这些危险的想法扔出脑袋。翎刚刚已经跑去呕吐了,永莉因为根本不是人类,什么表现都没有,鸿还在一边看着任务的报告,时夜却在旁边深思。雪代有些忍不住了。

    “你们打算怎么找这东西?”

    “拉夏尔上士给了我们资料了啊,很明确的。”

    时夜回答到。

    “那里明确了?这个地方在哪里根本没人知道,唯一知道的人已经死了,也就是说,消息断了。”

    “没,时夜指的是这个,它告诉了我们召唤的事发点在那里。”

    鸿指了指拉夏尔上士的死亡现场。时夜开始回答了

    “廷达洛斯的猎犬,异常时间的守门人。”

    “一只狗造成了这样的伤害?怎么可能!子弹应该可以干掉它的。”

    “它不是狗,‘猎犬’只是描述它的习性,廷达洛斯猎犬是居住在超太古时代的地球,绝对不净之物,那是地球上的生命体还没有进化、连单细胞生物都不存在的时代。它们住在时间的“角度”之中,与以“曲线时间”为祖先的其它生物(人类之类的普通生物),它们会在人类等普通生物中寻找猎物,并跨越时空,子弹这种东西干不掉它的,毕竟它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我们的时空是‘曲线’,它们的时空是‘角度’。”

    “它们的时空与“角度”的关系,所以它们只能在房间角落等有“角度”小于120度的场所实体化。只要它一出现,目前还没有什么人活着逃跑过。”

    雪代不由得看了看房间四处,似乎下一刻就会有‘猎犬’向她扑来。

    “放心拉,妳没见过它,是绝对安全的,它只会追踪进入异常时空的人,也就是说,这位上士进入过异常时空,这就好追踪了。”

    时夜往脸上喷了喷急救喷雾,希望它能去除一些因为脸部肿痛而带来的不快感觉。

    “我们先去拿补给品吧,越快越好。”(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