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27.召见
  • 27.召见

    作品:《猎魔小队

    “雪代妳现在身体情况如何?头盔里面有身体监视器的,报一下读数。走路不便的话让永莉背妳走。”

    “轻微皮下出血,读数是96.3%。指示灯是蓝色的,我想没什么问题。”

    “OK,出发吧。”

    一行五人在旅馆处结账的时侯,店主人并没有收下钱。

    “各位可是我们辛克的大英雄啊!城主吩咐我们要特殊招待各位。现在城主有请各位,不知意下如何?”

    “看样子是不能拒绝了吧?”

    雪代苦笑了一下,当然没人能够看到她头盔下的笑容。

    “快一点就行。”

    鸿简单的同意了。

    “那么,门外就是马车,请各位慢走。”

    出乎意料大的马车,当马车的门缓缓关上的时侯,翎开口问了。

    “你说我们要去那边干吗?”

    “按照小说里面的话,应该是被领主接见,然後说‘XXOO,你是我们的英雄,然後要么给你封地,然后给你YYDD神器,最后你在敌人的攻击中使用了神器然後逃过一劫然後创立传说’的形式吧?”

    “时夜你不要再露出阿宅的本性好不好?我知道你这是在抱怨,但是麻烦你有点水平好不,要不我用链锯剑好好的教你如何抱怨。”

    “按照你们昨天的表现,再配合我们现在的身份,我觉得我们无非是有这几种可能。一:想拉拢我们来巩固自己的统治,由这点我们可以引伸出两种结局,要么被招安要么被干掉——危险的力量放任不管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按照雪代还有961的身份来说第一种不可能,那么只能是第二种可能性——要知道辛克市防线的崩溃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出在这里,现在这里统治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很大可能会出现这种可能”

    “真不愧是特殊用Android啊……分析得不错,那么接下来呢?”

    “二:借鉴于我们的特殊身份,协助我们。”

    “怎么看都是第一个啊……”

    “没人考虑我的说法么?这条可是大部份书里面都会出现的……”

    “时夜,你的伤好了吗?要不我来给你治一治?”

    凶手如此的说到。时夜不得不闭上了他的嘴。

    “也就是说鸿门宴吗?”

    在一天前的辛克市防线崩溃了,也就是说,这里的统治者可以很不介意的在递上几个‘失踪人员名单’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破罐破摔而已。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枪里面没有多少子弹——……!!”

    翎瞬间想起了那些被4.5MM子弹击中的兽人们,停止了发言。他实在不想看到这些子弹打到人类的身体上是怎样的光景。子弹呼啸飞出枪口,在空中脱去夹衣、露出高爆的弹头,同时加速前进——命中目标、变形、翻转,然後爆炸,瞬间把人类变成一堆肉片。那些肉片曾经是他过去的同类。变成了没有了未来,也没有了今天,仅仅停留在过去的记忆,仅存于他们亲人的心中。

    “抱歉,我失言了……”

    翎悄悄的擦去了头上的汗水,掩饰着自己的想法。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啦……记得你的*么?”

    “时夜你有办法?”

    “我有的是脑子,而不是办法。听着…………”

    当全部人下了马车的时候,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座豪华的内城,和实用、寒酸的外城们不同,它的上方有着大量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的饰品,即使那很容易被敌军的绳梯钩上去。金碧辉煌的城门和身穿重甲的骑士,至少在昨晚上,翎没有见过那些骑士有什么动作。鸿对这城的评价很简单。‘品位比时夜还要低’。在他的印象中,没有什么比这为少根筋的搭档更加没有品位的了。

    穿过了层层大门后,他们终于在大厅见到了这位城主。看上去五十岁的,头发灰白的老人。稍微来得肥胖一些,比起桑德士的绅士风度来说,这位城主大人根本就是不及格。

    “阁下,请问有什么——”

    “雪代·阿鲁塔中尉吗?”

    其实是上尉,雪代很想这样说,她抓了抓手中的头盔,免得让自己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是的,请问阁下召见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竟然背叛我军,将我军的兵力分布图交给兽人们,导致我军崩溃,造成大量死伤,你以为你们可以逃脱得了吗?”

    超级粗糙的手法,先不说绿皮们会不会看图就是一个问题了,他们宁可用Waaaaaaaaagh来代替战略和战术,这实在非常的有效,然后要是真的是间谍的话,会来到城主大厅然後被抓么?

    要是哪个作者写出这种东西的话一定会被愤怒的读者们抓住然後车飞的,甚至绿皮们还比这个倒霉的作者来的聪明,他们至少还会抓住任何一个它们能抓到的东西,然後给它起名叫做‘见跌跳跳’然後一把捏死。

    但是雪代不蠢,要说胸围和智商成反比的话,雪代无疑非常聪明。她明白尸体是不会狡辩的,特别是被一群重装骑士乱刀砍死的尸体。现在那帮铁罐头们从四面八方围住了这五个人,虽然要说这些铁罐头们移动力不高,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要指望撞飞他们杀出一条血路那是不怎么可能的。

    “哼,不就是一个战士加上一个魔法师还有男仆女仆吗?这回我还特地请来大魔法师哈里菠菜,还在大厅中央加了一块禁魔石,你们这帮间谍今天定要死在这里啊!不然我如何面对死去的将士!?”

    “女仆?指我吗?”

    “…………你说永莉是女仆?开玩笑,我不承认啊!!没有百合折边,没有女仆装……我·不·承·认·啊!!”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时夜还是少根筋的大叫起来。不过他倒是没有为翎鸣不平。

    “不就是一个中级魔法师还有个白银级战士吗?我承认我当初是小看你们了,不过这回在我的老师大魔法师哈里菠菜面前你一定会输的,要知道不同阶级的魔法师实力可是差了十倍的!你和他差了可是有两个等级的!!”

    那天被翎用突击步枪敲倒的,自称是‘莱特家族’的年轻人出现了,很明显的看得到他头上还有一个皮下出血的痕迹。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老年的魔法师,看样子就像是‘如果这不是魔法师,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魔法师’的类型。

    没人看到时夜嘴边发出的微笑——就像是猎人看着猎物主动进入陷阱中的一样。

    目前大厅里面看到的骑士一共三十五名,魔法师两个,城主大人一位。

    时夜的作战计划就是狭小空间里面的反击,按照建筑物的建筑风格,一早就判定出这场战斗的场地不会太大,对方肯定会对自己一方的人进行主要的狙击——也就是利用已知情报进行对己方的压制,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要压制时夜的魔法——禁魔石和魔法师,要压制鸿的近身格斗——无空隙的重甲骑士,利用人数和狭小空间的优势。

    但是很明显的。对方的情报出现了致命的漏洞。首先是没有把永莉考虑进去,其次是并不了解时夜所用的魔力体系,接下来是低估了鸿的近身能力,最后就是没有把翎这个因素考虑进去。所以时夜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对方的指挥就像是那场崩溃一样的傻。即使如此,时夜还是给出一套完整的小队作战方式。

    ‘默念心中的形状——明亮、无垢的光球、炸裂的闪光。’

    胸中的门发出了阵阵的跳动,一时间,翎还以为那是心脏的跳动。

    翎第一次看到了自己魔法的形成,先是一个小小的文字符号,开始以自己的轴心旋转,周围的魔力,就像是被这个旋转的文字所吸引一般向这个文字涌了过来。文字的转动越来越快,体形也越来越大。并不是像时夜那般的双重螺旋回路,反而像更加原始的细胞一般,最后,文字旋转成了光球。

    “去吧!我的魔法!”

    这并不是‘安全装置’而是翎为了肯定自己的第一步而发出的怒吼。即使它是那么微不足道

    所有人都在看着翎和他的光球,这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却恰好在时夜的预料范围之内。这种情况是人类的本能,本能的确定所有潜在的威胁并且给予它足够的关心的视线。

    光球在空中爆炸开来,将所有的关心烧灼开来。大部份人都按照自己的本能去行动了,那就是就是保护自己。结果就在一瞬间,战局逆转了。

    鸿的手并没有握成拳头,而是张开五指成了掌击,轻松的击在了一个舞着自己大剑的骑士的肩膀上。强大的冲力瞬间麻痹了骑士的神经,大剑掉在了地上。乱舞的大剑虽然对于鸿没有意义,但是有可能会造成骑士们的伤亡。

    接着他又一脚扫翻了一个横冲直撞的骑士,让他老老实实的躺了下来。确保他们安全的任务就交给了鸿。

    然後充当主战角色的是永莉,她的每一击都可以让人直接失去意识,飞到一边去,理所当然的为后面的人踏开道路。

    对于魔法师来说,没有什么角色比时夜更加的危险了,特别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位年轻魔法师扔过来的大型火球被轻松的在空中一下子捏爆,然後那只手带着余热击中了他的下巴,让他的脑子和头盖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大魔法师刚刚想瞬发魔法,结果却发现对手早就扔来了一个椅子,大小和他差不多大的椅子,结果他和他的弟子几乎同时倒在地上。

    “我是可以体会你们突然想要施展魔法的心情,不管瞬发有多快,在这种距离下,直接开扁当然比较干脆。连这种情况都没办法判断,一心只想依赖你们所谓的‘魔法’,把你们叫做‘魔法师’真是笑死人了。”

    当城主的眼睛恢复视力的时侯,他看到了雪代拿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脑袋。

    “将军,城主阁下。”

    金发的少女如此说到,并且用骷髅头盔敲晕了城主。(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