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蝶

作品:《猎魔小队

‘成功了吗?’

翎的肺部里面还残留着少许的空气,但是身体还在渴望着更多的氧气。

库塔被炸得只剩下了血肉模糊的下半身,还站在地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处因为低压的原因,血花不断的被从仅存的身体的里面挤了出来。

那只绿色的巨眼并没有行动,而是定定的看着库塔的尸体。翎搞不清楚那是怎样的目光,是因为它的智力不足还是因为召唤者死去了的原因,还是因为愤怒而没有采取行动,当绿色的瞳孔向他看过来的时侯,翎终于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

各种物质都能反射光,如果表面粗糙,反射就会成为漫反射。但如果是平滑的表面,就会以一定的角度反射, 这就是镜面反射的原理。只要是平滑的表面,什么都可以。现在一般使用的镜子,是在玻璃上涂上一层银的皮膜,更原始的镜子,是磨得光滑的金属。连金属都没有的时候,便是用水来照出身影,液体的性质可以产生均一的表面。

绿色的液体上,完全映出了翎身后的可怕的样子。

库塔轻轻的站在了翎的身后,双手叉腰,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那件人皮蓑衣在无风的真空里面飘动——恐怕是魔力的作用。之前的尸体还牢牢地站在远处,喷涌着血花。

‘呿!’

比起恐惧,身体早一步行动了。

——我无法原谅啊。

拳头闪耀着光点,那是将魔力强行压缩在手部才会出现的景象,然後画着带着雷电的曲线,向库塔的脸上轰去。库塔的脸只是稍微偏了一下,带着金光的拳头就这样贴着她的脸部的边缘擦了过去,不断炸开的魔力产生的小小爆炸却有意无意的擦到了她的脸上。小小的火焰烧焦了她的皮肤和头发,将她的脸部肌肉直接暴露在真空中。

血液被真空抽了出来,飞溅到了翎的身上。

但是库塔完全没有在意这个情况,她趁着翎的手还没有收回来的时侯,一把抓住了翎的右手,然後轻身一跃。整个人就这么潜近了翎的怀里,另外一只手噙住了翎的左肩。

小小的女孩高高的扬起了她的头,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然後上半身开始发力,她的头部就像一颗高速落下的锤子一样撞向了翎的头部,要是真的在这个速度下被撞到的话,整个脑袋就会扁下去,然後*从耳朵、鼻子、眼睛里面飞溅出来。

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回避这一击。但是库塔的头部,在接触到翎的头部的时候,停了下来。

翎的视野里面装满了库塔的笑容,她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翎,脸上的微笑看上去还是那么天真,但是翎深深的知道,那种微笑就像是孩子撕开玩具、或者是抓来的昆虫的那个时候的微笑。现在那只昆虫就是翎。

“这个结界要杀死我才能解开的说~不过,要好好负起杀死我的责任的说~~”

头骨里面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真空里面无法传播声音,所以库塔使用了最为原始的接触传音。

“什么——”

库塔把头缩了回去,通话单方面中断了,但是攻击没有中断。

借由头部后退的力量,库塔的膝盖猛烈的击中了翎的右胸,将里面所剩无几的空气混合着血液一击击出。在血液还没来得及喷出来的时侯,库塔的手从翎的身上放开了——手握成了猫掌般的拳头,然後轰中了他的脸部,将血液和空气在次击回了翎的胃里面。

喉咙的血液流进了胃里,灼烧着食管,火一般的疼痛充满了翎的喉咙,像是喉咙被掐住一样的窒息感。这痛苦的感觉,使得口中的伤口的疼痛急剧增加。

库塔最后扬了扬手,翎的身体就像被抛弃的玩偶一样,向远处飞了过去。撞在了某种透明的结界上面,应该就是这个结界将这个真空的世界和往常的世界分隔开来,外边的景象非常的模糊。

库塔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开始往回走了,想要去继续做没有完成的事情。

人类的大脑,全部依靠脑循环带来新鲜血液里面的氧气来维持生存和执行正常的生理功能,对氧气的要求最高,脑的供血供氧完全中断,在8~15秒就会丧失知觉,6~10分钟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但是翎还能够保证自己的知觉,还能够思考——应该就是那个‘空间湮灭引擎’所使用的魔力进行代替了有氧呼吸所提供的能量,可是即使是这样,身体还在易惯性的使用氧气,造成了。但是雪代完全没有这种东西,也就是说她处于缺氧的状态,那么就必须在短时间内打倒库塔,解放这个结界。

要如何打到库塔?决定性的,压倒的战力差……

‘等等,既然是压倒性的战力差,她为什么要设立这个结界?’

翎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这个结界的设立应该是在她还没有开始召唤那个眼球之前,将一切化为红雪的时候。

难道那个眼球有什么秘密不成,惧怕空气?

不对,那家伙明显的抽光了空气,应该不是会害怕空气的。

那么是为了防止这个眼球无限扩大?

应该也不会,库塔根本不会在意这一点。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外边,有什么令她们害怕的存在,才用这个结界将周围隔开来。

假设库塔的波动还未足以引起那个‘存在’的注意,那么应该是那个‘眼球’存在的情况下才会引起那个‘存在’的注意,那么得出来的结果有可能是那个眼球远远强于库塔。

证据——那枚光球,对于库塔来说,可以轻松的撕裂她的肉体,但是眼球却用触手来抓,光是这一点就证明了那个眼球的强悍。而且在库塔被击中之后,它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要么是不明白,要么是不在意。

不明白的话,为什么要去拦截光球?

那么剩下的就是眼球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翎得出来的结果就是,那个眼球才是关键之所在,设立结界,恐怕就是为了掩盖眼球的存在,要是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或者条件——比如说祭品——也就是翎他们才能够成长。

也就是说,外边真的有什么东西威胁着她们,所以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库塔才会说到‘要解除结界必须要打倒她’恐怕就是一种掩盖的手法,让翎把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库塔顺手把翎往结界上扔,恐怕也是欲擒故纵。

结论就是,并不是要打倒库塔解除结界,而是将某种信息传递到结界之外就行了。

「永莉,你还能够阻止库塔的行动吗?」

但是看到永莉的情况的时候翎就知道白问了。轨道炮像一根铁钉一样从背面贯穿了永莉的腹部,把她钉到了地面上。应该就是库塔在把雪代拖过来的路上顺手干的。

「拔得下来就行,大概可以撑个十来秒左右」

「我倒是可以行动啦,不过只能用魔法把那个轨道炮炸飞,会很痛很痛的。」

「没关系,时夜,上吧。」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如何击破这层坚固的结界了。

「翎,你知道如何打开结界吗?刚刚你似乎开动了空间湮灭引擎,多多少少还有点魔力,交给我来引导。」

「时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

「什么啊——我是猜到了那头可恶的死萝莉想干么了,那只眼球是关键啊,死萝莉一直在声东击西,不过你能想到也算你聪明的了。」

「该怎么办?」

「等我把永莉炸起来之后,把手放在结界和上面。人渣那家伙昏了过去,他的伤最重,其次是雪代,现在就指望你了。」

出现这句话的同时,轨道炮把手的地方突然间爆炸了,轨道炮像剑一样的导轨被冲击力从永莉的体内拔了出来。她并没有因为痛苦而迟疑,而是直接接住了还在空中飞舞的轨道炮,借着爆炸的冲力,向库塔扑了过去。

钻石的武器由上至下袭来,带着永莉身上的红色血液,在单光源的照耀下发出了闪闪的红光。作为奇袭,永莉并没有将大量的电能输入轨道炮里面,将它化为一把带着高压电流的巨剑,而是选择把它当成了巨大的棍子来挥舞。当轨道炮挥舞下来的时侯,库塔轻轻抬了一下左手。真空里面是无法传播声音的,但是看到那门轨道炮的钻石导轨撞到了库塔的细嫩的左手上面,瞬间就化为了四散的星光的时侯,就可以想象那一击的力度之大。

「就是现在!」

翎将右手重重的按到了透明的结界上面,结界并没有传来什么抵御的反应。

手部的景象开始模糊了,似乎是魔力跟不上身体的要求了,神经细胞开始出现错觉,饥渴的期望着氧气的每一个分子。手部也开始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了。

相反的,手部开始汇聚起了光芒。轻松的戳破了真空的结界。

翎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个结界这么容易就被击穿了,从那个小小的洞里面吹起了强烈的风!氧气混合在猛烈的风中,充斥了翎的身边。即使喉咙如同火烧一般,翎仍然在深深的呼吸着每一口气。

身体所渴求的氧气,深深的侵入到每一个细胞的深处。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轰鸣,体内的声音充斥着翎的头脑之中,以至他什么都无法思考——发光的蝶,轻轻的由自己的手上飞舞开来,缓缓地在暴风之中张开自己美丽的翅膀,撒播着七彩的温暖光芒。翎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这光芒……

远处的库塔在翎击穿了结界的时侯,就在半空中以旋转自身的方式踢出了一脚,永莉虽然提起了半坏的轨道炮,架上了自己扭曲变形的左手,试图架住库塔的一击。

结果就是整支轨道炮被库塔一脚踢成了四散的钻石构成的星辰,还重重的踢在了那只变形了的手上边。永莉就像是在路边被顺手踢开的垃圾一样。飞起,然後重重的落到地上,抛起一阵尘土。

闭上眼睛的翎并没有去在意这一点、应该说,他这样的状态下,是无法注意什么的。他的世界,充满着七彩的光芒。(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