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猎魔小队 > 49.乐园之蛇
  • 49.乐园之蛇

    作品:《猎魔小队

    库塔在下一个瞬间,就来到了翎的身边。她的脸上,并没有一丝不安的情况。飘舞的光蝶掠过了她的脸上,她的目光却没有盯着飞舞的蝶,而是露出笑容、死死地看着翎。似乎她的眼中看不到四处飞舞的蝶。

    “好了,你该去死一死的说~”

    漏进来的空气里响起了这样的奇异的声音,因为气压不足,库塔的声音变得极其尖利,听上去还有些幽默的感觉。

    库塔的拳头足以打碎钻石所构成的轨道炮,要是被这样的拳头重重的挨一下,那么整个人就会变得根本不像人形的物体。目前库塔就打算用这样的拳头给翎来上那么一下。

    “拜拜~”

    小小的拳头上面开始聚集了强烈的光芒,就和翎之前的拳头一样,将魔力进行小范围的压缩,然後炸开。不过身为魔力的证明,库塔自然在各个方面远远的强于所有人类。

    那一拳随着爆炸声打中翎的脸颊,闪光和随之而来的暴风将他震到了雪代的旁边,头撞到了她的脚才停了下来。

    库塔的拳头并没有命中预想中的目标,而是结结实实的打到了那只七彩的光蝶,产生的暴风将翎卷了起来,低压的空气里面,暴风的威力被狠狠的打了个折扣,只能将他吹飞。

    结界和外界相连的洞已经消失了,这里好不容易挤进来的空气依然被那只眼球吸了进去,再次化为真空的地狱。

    反而是库塔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上面魔力所发出来的光芒已经消失殆尽。但是目标还没有被轰杀成渣,这种现象太奇怪了。

    她很快就得到答案了。

    蝶的鳞粉洒遍了整个结界的内部,随着鳞粉的光逐渐暗淡了下来之后,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最先看到的是一朵玫瑰,枯萎的、仅有着四颗刺的玫瑰花,开始缓缓地旋转。接着就像走马灯的幻影一样,金色瞳孔的蛇慢慢的实体化了。蛇在空中盘绕在玫瑰的四周,依旧如同记忆中所见的那样优雅、高傲。仿佛这里的人都是他的臣民一般。当蛇看到了那枚眼睛的时侯。

    蛇放声大笑。

    (虽然周围并没有空气。)

    声音震动了所有人。

    (虽然声音本来无法在这里传播。)

    接着风充满了这里——春天太阳普照下菜花的温暖、夏日大海上所吹拂的清爽、秋日深山上成熟的细腻、冬夜雪原上的寒烈。风的味道传到了每个人的身边。

    “爬虫,你有什么可笑的说”

    「我在笑你们啊,被驱逐的过去的久远污秽记忆啊。」

    金色瞳孔的蛇轻轻的回答道。

    “爬虫,你是古神吗……?”

    眼球第一次发话了,浑厚,但是却像在话语中参杂了细碎的玻璃一样,足以让人类陷入疯狂的语气就证实了翎的猜测——那枚眼球才是这次召唤的关键所在。

    蛇摇了摇头,否定了眼球的话。

    “不灭不变的可悲神魔啊,你和我们是一样的存在,为什么要站在那一边?”

    「我可没有站在那一边哟。」

    “那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蛇稍稍昂起了头,它的嘴巴并没有动。

    「宇宙由恶意和疯狂组成,生命渺小而微不足道——你们对一切生命无理由的恶意、我对你们的恶意,也是一样没有理由的。嘛,谁叫我们的本质都差不多。」

    “西亚格,给我牢牢的记住这个名字吧。这将是你这只爬虫所能记住的最大恐惧。”

    「尼德霍格,你到不用特意去记这个名字。」

    蛇刚刚说完这句话,库塔就将结界炸裂开来,露出了原本的环境。原来被结界包围的领域内,所有的建筑以及一切生命都变成了红色的漫天雪花,透漏出开始腐烂的甜腻芳香。远处还可以看到四处蠕动的不净之物正在吞噬着兽人们。

    趁着飞舞的深红雪花还有还原的魔力所炸出来一片混乱之中,库塔开始了她的第一击。

    深红色的鞭子似乎就在空中所长出来的一样,发出了撕裂空气的嘶嘶响声向蛇和玫瑰袭来。蛇并没动弹,而是静静的看着库塔,根本就没有把她的攻击放在心上。

    破空而来的鞭子在离蛇很远的地方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慢了下来。原来只能看出个大概的外形也开始明显了,那两根深红色的,并不是什么鞭子,而是两条类似一颗颗深红色眼球所构建而成的粗线。所有的眼珠突然同时向同一个方向转了过来,还发出了令人不愉快的粘液的声音,同时上面的眼珠不断地滑落,掉到地上的眼珠还死死的盯住蛇,然后就像被扔进水里的钠金属一样猛烈的燃烧开来,将周围的大地腐蚀成一团团的深红色雪花。

    蛇轻轻的摇了摇尾巴。

    眼球所构成的鞭子在下一个瞬间就化为了满天的黄色沙子飘散在空中,大量的沙子吞噬了库塔的第二次的光束攻击。蛇轻松地侵蚀了库塔的武器还有攻击。

    「魔导书的精灵吗——真是的,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人家可不要你管的说~我最讨厌蛇了的说~”

    操纵着如此可怕兵器的**竟然说害怕蛇类,这种话哪怕是绿皮都不会相信。

    库塔再次开始攻击,这回她开始使用自己最为擅长的攻击。难以形容的声音瞬间响起,急速产生的魔力密度差异以声音的型态显现出来。接着——魔力启动。

    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无数红色球体。球体直径大约十厘米左右,没有羽毛或翅膀,没有闪光,像幻影一样飘浮在空中,那些球体在空中顿了一下。接着就疯狂的四处弹射。

    那个场景就像是点燃了一大框的名为‘疯狂老鼠’的烟火一样,四处乱射的红色小球正在以弹幕的形式向蛇靠过去。

    没有爆炸,也没有闪光或巨响。被红色球体碰触到的部分,都留下被挖掘的痕迹——那些红色球体上都有很多张小小的嘴巴,嘴里有小而尖锐的牙齿。那些球体会二话不说地啃住自己碰到的物体,咬碎、吞食,而且它们就像飞箭一样迅速通过,再沿着不定形的轨道弹开,然後回到猎物身上继续啃咬。

    一枚这样的红球就沿着永莉的身旁画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之后,突然向蛇的方向跳了过去。

    下一刻——“咣”的激烈爆炸的声音响遍宽广的下地洞穴,引起来一阵阵的回声。

    这是一道强烈无比的冲击波,不用说也知道是蛇发动的。有如怒涛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无形破坏力,把那些将一切物品啃得的红色小球全部炸飞,它们根本无法承受冲击波的巨大力量,通通就像是老鼠最爱吃的多孔乳酪一般,有些离蛇太近的直接变成了一块块的破片。

    冲击波只不过瞬间通过这个空间,然後就毫无理由的消失了。不过,在那之后,现场已经看不到半个能动的小球了。库塔也被这巨大的冲击波给击倒在地上。

    远处的眼球并没有插手出来帮助库塔,而是在念叨着什么不知意味的词语。

    然後以眼球为中心的开始,不断的浮现奇怪的影子,无法飞翔的翅膀、燃烧的影子、扭曲的黑色轮廓,各种各样无法形容的不定形的怪物们由各处涌现了出来。

    「旧日的污秽记忆,你们将要何时君临大地?」

    蛇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清澈透明,里面的讽刺味道就如同清水中的鱼儿一般清晰可见。

    不定形的秽物们,开始歌唱着各自那些单调的、恶心并且无意义的赞词,随着它们对深渊之主的赞美,攻击魔法接二连三袭来——那是恶意的具体化之物,忽明忽现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魔法弹,沿着不可思议的曲线向蛇发射而去。

    “闭嘴……!”

    足以将一切人类的耳膜打碎的低沉而又高扬的声音回响了起来。

    蛇的面前开始出现了复杂的图纹,下一刻,那些图纹发出强光——文字在空中构成了几个闪烁着光辉的圆环。这是防御结界。这些圆环各自维持不同的角度,高速旋转,将一切异型们的恶意隔绝在外边。

    异型所拖展的魔法朝着高速旋转的结界冲撞,但是没有半个能贯穿结界,反而通通被旋转的文字圆环给反弹开来。四处乱射的魔法将所触及的一切化为各式的腐败之物。

    「好了,该轮到我了吧?」

    不等异型之物们回答,蛇开始行动了。

    「我歌唱着亡者的哀悼、将蠢动的异兽葬送的咒之歌。」

    「司长于不净之理,理之尽头即为尘土。」

    像口哨一样细微冰冷的声音在地下响起时,异型们的一切攻击魔法都开始狂乱,并且凝缩起来,连逃离的场所都失去了,之后,只剩下像超新星一样放出光辉的纯粹能量的凝结。

    星星之间有着难以言明的鸿沟,逐渐扭曲的裂缝彼岸,有着跳动着的七彩光芒。

    不定形的秽物们在光芒的照耀下纷纷溶解开来,甚至没有时间发出惨叫。邻接的细胞们交互破裂、压坏,其构成分子以一纳秒的周期重复沸腾和凝固,甚至元素级别的结合已经不被允许——他们作为魔力精粹的肉体,连残骸都不剩地消灭了,归于尘土。

    库塔也不例外,她的身躯上“哔哩哔哩”地出现了复杂而细小的纹路,下一刻,身体开始沿着那些纹路分解,就像把刚组好的方块拆散一样,构成躯体的每一块部位都在震动。

    “啪”伴随着滑稽的声响。她的身体爆裂开来,冒出了红色的烟气,烟雾散去之后,地上连半片血肉都没有。眼球同样开始了崩溃,被压缩成为触手的空气也扩散开来。

    “纳哈格的葬送歌……尼德霍格你这家伙!!”

    将持有实体的不净之物归于尘土的葬送之歌,回荡在地下的空洞之中,一一将它们归于尘土。眼球的声音已经开始崩溃了。

    「西亚格是吧,我已经说过,你用不着特意去记住这个名字。」

    金色眼瞳的蛇停止了歌唱,静静的看着眼球的崩溃。看不出表情的脸上,应该是挂着胜利的微笑吧?

    「反正这个名字会让你永远难忘的。」(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