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舞台

作品:《猎魔小队

战车的内部变成了地狱一般的景象。

显示屏上面是腐烂的肉肠,之前的呼吸器不知道被撞到哪里去了,翎第一次知道了人类的内脏是有很浓重的气味的。钢铁的墙壁上只剩下缠在骨头上的肠子,还有排列在上方的内脏,粉红色的皮肤也不断渗出血。

长条状的管子,不停跳动的深红色器官,桃红色的翼状器官。

——肺部和心脏吗?

翎的肠胃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什么可以吐出来的东西了。即使如此,胃部仍然积压着自己,仿佛要用痛苦来忘却眼前的景象。

翎整个人陷进了钢铁和烂肉的墙壁里面,周围是烧焦的肉味,血混合着铁的味道。

眼前出现了一团红色的肉团,就像肖格斯的红色版本一般,它来到翎的面前,反复嘀咕着什么……

「Tekeli-li」

然後举起了触手,上面的尖端有一个肉球泡,里面流淌着黄色-蓝色的混合液体。

——消化液吗?

翎现在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全身的骨头肌肉就像是被人寸寸捏断一般,喉咙里边全部是自己的血。

触手狠狠地**他的身体之内,撕开皮肤,之后便是消化液的注入。

眼皮越来越重……翎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最后就像是一块小石子扔进了水面扩散出来的波纹一般展开、消失。

--------------------------------------------------

「汝/凡人/罪人的心中什么都沒有」

远处的光球注视着我,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告知諸生」

「我存于未來 預見三界幻滅」

「轉輪之鼓 奏十方世界之音色」

「東之宮殿 胎藏光明」

「眾生大悲 赤靈出遁」

「諸魔喲 涌現于此」

「靈之蓮法為主而立 理為其現」

「即為創世之理法」

「你的心中空無一物,連‘理’的萌芽都未曾出現」

「泥偶喲、來源于虛無、歸于虛無吧」

不可视的光球发出了这般的声音,消失了。唯一留下的,就只有我和黑暗,我仿佛知道这为何方,但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无论如何,都不觉得疲惫,或者哀伤。

但是就像是有人要打扰我的梦境一般,闯入这个世界。

疼痛瞬间袭来。

那是来自脖子上感觉,慢慢的扩散至我的全身。

先是从眼睛的内侧,然後是身体,最后慢慢的到达指尖。

我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通透,像是变成了一粒粒的水晶,飞出一片片绮丽的雪花,然后慢慢地死去了。

我本想叫出声来,但冻僵的喉咙却喷出了血。

我处在没有声音没有风的虚空中。这是个充满着静寂的世界。一个声音让我醒来。

「欢迎来到乐园来」

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出现,切断了我的世界。

于是我睁开了双眼。

脚下的砂土柔软却不会塌陷。风刮起的沙土轻轻的碰着我的身体却如同流水一般退去。

照落的星光从额顶如水一般渗入进来,滋润着我的身体。

我抬头仰望,天上青蓝的月亮仿佛会把我吸入天空。

脚下的东西轻轻的绊了我一下,我半跪着倒进了沙土之中。

沙土如同天鹅绒一般、柔软、温暖。

风中带着少许的清凉。

我的视线中映出来的是一座银色的十字架。

十字架的底部是一棵枯萎的玫瑰。

玫瑰如同生前一般鲜红,只是皱起来花瓣告诉我,她已经枯萎了。

十字架上传来了一个清凉的声音。

「欢迎来到乐园来」

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高贵的国王很有礼貌的向他的臣民们打招呼。亲切、优雅、高傲。

我认识这个声音。

虽然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我却能肯定我认识它。

那是一条缠在十字架上面的蛇。

黑色的蛇身,金色、如同人类眼瞳一般的眼睛,就像是要把我看穿一般。

蛇没有开口,但是那个声音还是传到了我的身边。

「在沙漠上,真有点孤独……」

「到了有人的地方,也一样孤独。」

「我捉摸这些星星闪闪发亮是否为了让每个人将来有一天都能重新找到自己的星球。」

蛇在自言自语。

我伸直膝盖站起了身。

蛇也抬起了下巴。

「你忘记了什么吗?」

蛇向我打起了招呼。

我摇了摇头。视线却看往我的后方。

沙漠上扭曲的小路上,留下了一条足迹的曲线。

我看着消失在地平线彼岸的足迹,不知为什么,心中涌起了不安。

「怎么了?你的心中开了一个大空洞,足以放下一头大象。」

“我的心中少了什么吗?”

我的胸膛中,跳动的是心脏。

我知道的,那指的不是心脏,是更为重要的东西。

「这不是我能够回答的。」

“是吗……”

「你忘记了什么吗?」

蛇再次发问了。

我想回答,却难以说出话来。

“忘了东西……”

我终于说出口了。

「现在打算往回走吗?路程很遥远啊。」

我点点头。

这是我来的路,我没有理由回不去。

「那里很远,我送你去吧。」

「我可以把你带到很远的地方去,比一只船能去的地方还要远。」

蛇刚刚说完,突然消失了。

蛇盘在了我的脚上。

我点了点头。

“我准备好了。”

「那么,请你闭上眼睛。」

话音刚落,我便感到脚上传来一股剧痛。

我的血液如同冻结一般不在流动。

我的全身流出了血。

血河缓缓地包围了我的身体,开始慢慢的燃烧起来,我的身体也慢慢变热。

我体内冰冻的血液再次燃烧,纯红的霞光包住了我的身体。

烧焦的胳膊先掉了下去。纯红的火焰烧光了我的肠子。能称为肉的部分都烧光了之后,骨头也喷出火焰。我剩下的,只有胸中微弱的跳动。

但是,应该已经被烧尽的双眼中,却清楚地映出那朵凋零的花。

「再见呐,下次见面时请称呼我为尼德霍格(Nidhogg)」

最后那个声音这么说到。(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骑马与砍杀大帝国沙漠皇帝征战异界我是飞行之光一个人的明末刀断楼兰